关闭

帖子主题:卜算子慢·庚子正、二月

共 16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卜算子慢·庚子正、二月

卜算子慢·庚子正、二月

江南达者 童山雷

阴云密布,连日不开,恰合疫期心境。楚客频传,噩耗令人悲哽。既逢春、暝意缘何永?未始料、祥和一片,居然尽恐灾病。

旧事尤堪警。念粤广京畿,亦曾坚挺。孰者无辜?总得几番痛省。定当须、求实循常径。以免又、伤疤漠视,气昂昂夸胜。

附:

斯境自是感觉沉痛压抑了些。不妨将同日得来、连印章也未遑钤盖之吾画《晴光璀璨辉南国》,及“作画适时手记”一并示此。或此亦即略示艺者“入世”与“出世”两重性,连同对光明之永恒追求罢——

一派南方郊野河滩,浦岸平阔清远,偶有房舍,掩映于浓荫斑驳之树丛。其景致本属寻常不过。唯作画之际,却以异常激情待之,着力表达这晴和云日辉耀之下,人心之欢快感受。画中远景主山,以其自身之结构旋律,并与轻腾晶艳浑茫之云日两相顾盼呼应避让等搭配感,竟然合成一种不易以言辞形容的、庶可名之为“令人神往”的感应关系。而近前滩路上,一男一女两名游者,点缀于斯,亦将这自然之景,暗行升华为吾人之心灵境界。兹画仅以三二点色墨,并率意飘洒、略无阻滞之行笔,于灯下一气挥写出。其作画之时,窗外暝色苍茫、漫天阴霾;且又恰值举国上下因疫情人多“禁足”在家。而但觉眼前满幅莹然剔透、微泛柔丽之光,视象果如自家二十载前所拟“缘尘世类仙乡”之境焉。——咳,看来,无论这身处何样境地,画者心中光明之境绝不泯灭,确是从艺之第一要素!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人生甚难者:尽历尘世辛苦、洞悉存世悲凉之后,依旧能够兴致勃勃且是诗意地对待生活·

卜算子慢·庚子正、二月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24 12:44:3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卜算子慢·庚子正、二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