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义勇军人物]“老北风”张海天传奇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4853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义勇军人物]“老北风”张海天传奇

[义勇军人物]“老北风”张海天传奇

现实里的东北土匪,的确不乏穷凶极恶之人,但也有不少“义匪”。东北的抗日名将很多,多数出身于土匪,“九一八”事变以后,这些土匪各自选择了自己的道路,一部分当了汉奸,多数选择了抗日,“老北风”就是选择了抗日道路的一个有名的土匪头子。

老北风张海天是中国第一个扯起抗日大旗的人,他率领的这支队伍成为中国第一支率先抗日的队伍,仅仅是日本侵华后的第五天,老北风便在盘锦这块土地上给了日本人一个重创。

“炮头”实际就是土匪中带兵打仗的神枪手,他的枪法,必须得到大家的认可。炮头在表演自己的枪法时,往往是在墙上插根秫秸,然后离百步远打枪,打上了,往后挪,挪到一里地远了,还是打得上。另外就是打飞禽,天上飞过鸟,要点射而下,并且说打鸟头便不打鸟脖。打小家雀,一枪出去,打碎了不行,要留下完整的尸体。“炮头”又分为“正炮头”、“副炮头”。

1928年,张海天离开“老头票”匪帮,第二年他又参加了纪兴玉的“西胜”匪伙,仍当“炮头”。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很快占领辽宁全境,横行肆虐,残害中国百姓。国难家仇面前,东北许多土匪打起抗日的大旗,对日本鬼子展开了抵抗。张海天也决心拼死抗击。他召集部下说:“原来当土匪是想发财,这回鬼子打进来了,国没了,家也没了,还升什么官?发什么财?要不打日本,还有什么人性?还算什么好汉?” 众人一齐响应,打起“抗日自卫军”的旗号,报号“老北风”,开始了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英勇斗争。

其实有人说,“老北风”这个报号含意深远。“北风”本是麻将术语,为本庄的上家,本庄能否吃上牌,全看北风位置上的人出牌如何,北风是可以控制本庄的。发动“九一八”事变的罪魁祸首是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张海天取报号“老北风”,正是取麻将牌的北风克本庄之意,暗含一定要克敌制胜、打败日本侵略者之意(当然,这只是一种传说)

抗日英雄本名张海天,又名张贺年,报号(绰号)”老北风“。1880年生,原海城县高力房村九台子人。祖籍在山东,清末逃荒来东北,兄弟五人,他排行老大,11岁给地主放猪。辛亥革命爆发后,为本村地主张海兰家赶车、当炮手。翌年,被迫为当地警察分所当杂役,由于不堪警察们的欺凌辱骂,盗出枪支投奔报号为“老头票”的大股土匪。因他虽无文化,但天资聪颖、胆大心细、重义气爱乡土,杀富济贫,颇孚众望,被推为头目之一。“九一八”事变后,毅然放弃战匪生涯,走上抗日救国道路。日本人在蚕食东北的同时,成立了“东北民众自卫军”用以“以华治华”,川岛方子等认为,收编地方土匪才是成立“自卫军”的出路,汉奸凌印清成了收编土匪的一个很有名气的人物。1931年10月,“老北风”率领二千多部下投靠凌印清,被日本人的枪支弹药全副武装起来。11月中旬,“老北风”率领部队包围了凌印清驻地,俘虏了驻地里的全部日伪军,一时名声大振。12月下旬,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主力占领辽河一带的田庄台和大洼,“老北风”与项青山率领三千余人猛攻田庄台,击毙日军五十余人,伤敌一百余人。随后,“老北风”率部追击日军到大洼车站,杀了个三进三出,日军败退营口。这是土匪部队与日本正规军正面作战的胜利,其影响可想而知。

在国内史料研究中,关于“老北风”最有影响的事件当属“波利事件”,不过,这个事件的传说成分比较重。1932年9月,“老北风”派人去营口绑架了两个英国人,其中一个是住在南满通商口岸营口的一位英国医生的18岁的女儿廷科·波利(国人文章里说是一个大商人的儿子)。英国政府向日本政府提出了强烈抗议,迫使日伪政府派员与“老北风”谈判,“老北风”提出以步枪一千支、子弹十五万发、手枪五百支、轻重机枪各二十挺的代价交换人质。经过多次交涉,日军答应了“老北风”的条件,用上述武器换回了人质。

得了日本人的武器再去打日本人,这个事件成了“老北风”足智多谋的例证,而英国学者贝思飞对这一事件却有另外的说法。贝思飞在《民国时期的土匪》一书中谈到了这个事件,没有提及“老北风”和此事件的关系,对交换条件有着另外的说法,“匪帮要求日本人交纳100万元赎金,外加枪支弹药,接着它又提出,如果‘日本鬼子’在一周内撤出东北,它将无条件地释放人质。”而人质事件的解决却是一个叫小日向白朗的日本人出面的结果。小日向白朗是个日本浪人,隐瞒身份后也成了南满一个很有影响的土匪头子,中文名字尚旭东,绰号“小白龙”,“在发生‘波利事件’的时候,他已经秘密地完全控制了‘东北抗日义勇军’。”

“老北风”在对日作战中打过不少胜仗,凡小股日伪军听说“老北风”来袭,均心惊胆寒,仓皇逃窜,有的伪军干脆阵前哗变,投靠义军。1932年5月,“老北风”被任命为东北抗日军区第二军区第三路司令长官。以后,“老北风”数次受伤并回北平疗伤,曾受到张学良的关照,1939年5月2日,“老北风”在贫病交加中逝于北平。

有根据其抗日事迹改编的同名电视剧《老北风》,又名《义勇义勇》。

“老北风”张海天传奇

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的第五天,在辽宁省盘山县,绿林好汉张海天、项青山、蔡宝山和盖中华便扯起了抗日的大旗,组织起第一支抗日武装,向日本帝国主义打响了第一枪。从此在辽河岸畔茫茫芦苇荡中,凌河滩地密密青纱帐里,与敌周旋,痛击倭寇汉奸,英勇地捍卫着民族尊严,留下了许多传奇的故事!

一、易帜抗日

老北风张海天又名张贺年,1888年出生在辽宁盘山县沙岭镇九台子村(当时隶属海城)的一户贫苦农家。童年时因家里穷没有读书,二十二岁那年去给地主家赶车和当炮手。后来因遭到水灾及不堪忍受警察的凌辱,怒走于江湖之上,纠合亡命啸聚山林,走上杀富济贫的道路。“海天”是他的绿林报号,意为海城大天,老子天下第一的气慨。

关于“老北风”这个字号,有着不同传说。有人说,张海天不仅练就了一手好枪法,还身怀神行绝技,能够蹲着跑路而迅疾如风,故名“老北风”;又有人说,张海天天生不怕冷,即使隆冬腊月天,他也从不戴帽子,在天寒地冻中能光着头皮去顶刺骨的北风,所以有了“老北风”的绰号。还有人说,打麻将时,坐“本庄”的最怕“北风”,而日本关东军司令的名字恰好叫“本庄繁”,张海天为表示自己是本庄繁的死对头,所以取了“老北风”的字号。这些说法未免带有传奇色彩,但“老北风”这个字号,确实说明了张海天威猛剽悍的体魄与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当然,“老北风”的名头能够响沏辽南,还是因张海天用实际行动,谱写了抗敌斗争的英雄事迹。

九.一八事变,日军占领沈阳城的消息于当天就传到了正在盘山县的海天老营子。张海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十分震怒。当时,正在打牌的他,哗啦一声掀掉桌上的麻将牌,目射寒光,满脸杀气,冷冷地吐出十个渗出血丝来的字:“不打麻将了,扯旗打日本!”

第二天早上,几百个绿林好汉集合在营房的大院里,往日飘舞的掐金边走金线黑底翠字的“海天”大旗已经换上了“老北风”的大旗,张海天跳到院子中央的大碾盘上挥舞着手臂大声说道:

“弟兄们,沈阳城昨日被小日本占了,很快就会打到咱们这旮旯来了。鬼子这是要灭咱的国,亡咱的家呀,小日本分明是欺负咱中国没人嘛!他奶奶的,咱是东北的爷们,咱能拱手将家园送给他们?从今日起,我张海天不再带着大家伙劫人劫枪绑票砸明火,要去打小鬼子了。弟兄们有愿跟着我干的,留下。不愿干的,张某人绝不勉强。如果大家伙都不愿干,那就劈杆子散伙!姓张的一颗脑袋一杆枪,跟日本鬼子拚到底!!”

“跟小日本血战到底!”“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共同抗日,保家卫国!”几百条汉子的呐喊地动山摇,久久地回荡在老营子的上空。

“弟兄们,我们‘海天’从今天起正式改名为‘老北风’了!咱们从今儿起就是抗日自卫军了。为什么报号叫老北风呢?昨儿我和几个首领打麻将的时候,就是在南风坐庄的那当口听到鬼子占了沈阳城这档子事的。他关东军司令不是叫本庄繁吗?咱们就是要克他这个本庄。‘老北风’要是不把他本庄繁打他个二饼朝天四条杵地,俺姓张的死不瞑目。

这时,一轮红日正从东方升起,猎猎的秋风中,一面大旗迎风怒摆,白底冷肃如孝,上书三个大字“老北风”,鲜红刺目,淋漓如血。

1931年9月23日,张海天、盖中华等统领着400多名壮士,突然袭击了日寇占领的田庄台。日军仓皇应战,壮士们越战越勇,很快便结束了战斗。接着,他们又袭击了营口发电所和水源的地,使日军遭受重创,造成营口停电停水,混乱不堪,狠灭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

1931年10月的一天,义勇军司令部发出坚决阻击由营口进攻盘山的日军。义勇军先锋队在大洼南边十公里处同日军交火。日本鬼子装备精良,在装甲车掩护下猖狂冲锋。义勇军另一支队伍在路边埋伏,路上设障。日寇摩托车无法通过,义勇军战士猛烈开火,当场俘虏了两个日本鬼子。

老北风张海天是中国第一个扯起抗日大旗的人,他率领的这支队伍成为中国第一支率先抗日的队伍,仅仅是日本侵华后的第五天,老北风便在盘锦这块土地上给了日本人一个重创。

二、除奸惩恶

“九.一八”事变后,日寇一面向东北调集兵力,迅速扩大占领地,采取“以华制华”的政策,就地收买土匪汉奸,让他们充当建立殖民统治的帮凶。在辽南地区,就有个叫作凌印清的汉奸,打着“东北自卫军”的旗号,四处网罗土匪,配合日寇进犯锦州。

凌印清,字连城,海城县高坨子人。日军在进犯辽宁、吉林的过程中,就积极建立伪政权和组织伪军警。凌印清是日本军方在沈阳豢养多年的一个国民党党棍。1924年,张作霖、段祺瑞、孙中山结成反对军阀曹琨、吴佩孚的三角联盟,汪精卫代表孙中山招聘来沈阳,介绍凌印清为上海《民国日报》东三省分销经理。“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就把凌印清捧出来,为其侵略服务。10月初,日本关东军委任汉奸凌印清为东北自卫军总司令,并派老牌特务仓岗繁太郎等5人为顾问。日军企图用这支汉奸队伍为先锋,首先袭扰锦州,进而控制辽西,为日军长驱入关做准备。

凌印清早已风闻“老北风”的大名,很想拉住“老北风”为自己和日本鬼子效力。1931年10月,凌印清与他的十几名日本顾问,带领着200多人,来到了盘山县三道沟,专程要见“老北风”。他们带来了军械、被服等大量物资,算是拉“老北风”入伙的贺礼,他们还许以高官厚禄,保证“老北风”“归顺”后得享荣华富贵。

但凌印清打错了算盘。“老北风”虽然身在绿林,却时刻不忘自己是个中国人,对日寇侵占东北,早已恨之入骨。他和项青山、盖中华等同道商议后,决定将计就计,乘机夺取军用物资,树起抗日大旗。

经与凌印清接洽,“老北风”假意“归顺”,还造了个花名册,说是等待改编。凌印清十分高兴,以为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于是放松了警惕。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得意之际,“老北风”早已安排好围歼他的计划。

11月3日,在漫天晨雾中,“老北风”突然率部冲入三道沟,包围了凌印清和日本顾问的住处。此时凌印清正躺在床上抽大烟,不及下床,就都成了俘虏。这次行动,“老北风”一枪没放,轻而易举地抓获了凌印清和13名日本顾问,其余200多名伪军也都不战而降。敌人带来的200多支步枪、20余挺机枪、数十箱弹药和大批军衣,全部成了庆祝“老北风”走上抗日道路的第一份“贺礼”。1月18日,“老北风”在沙岭公开处决了汉奸凌印清和他的日本顾问,并宣布自己誓与日寇斗争到底。

“老北风”举起抗日义旗后,辽南人民无不为之欢呼,就连在北平的张学良也受到鼓舞,赏给张海天、项青山带有少帅肖像的金壳怀表各一块、战刀各一把,奖给义勇军大洋5万块。不久,“老北风”就被东北民众自卫军任命为第二路军司令,从此,辽南少了一个扰民的土匪,多了一位抗日的英雄。

盘山一带加入义勇军的民众越来越多,抗日烽火越烧越旺。

三、智勇双全

史料中记述的“老北风”是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他不仅打仗勇敢,还颇有心计。他有勇有谋,是一个绝对出色的军人。

1931年末,关东军派出数百人的队伍,向九台子开来,包围了北河口,妄图一举歼灭这里的义勇军。当时,“老北风”为了让弟兄们寒冬里养精蓄锐,已下令部队分散隐蔽休整,他的身边也只留下9个人。面对气势汹汹的敌人,“老北风”沉着冷静,他一面调集部队准备击敌,一面率领身边的9个弟兄与敌人周旋。日寇自恃人多势众,武器精良,对“老北风”紧追不舍。而“老北风”也毫不示弱。他枪法极好,敌人近时,他就和弟兄们分头开枪阻击,敌人远时,他就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和敌人兜圈子。几百名鬼子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对手无可奈何。这次战斗,仅“老北风”一个人就打死了十余名鬼子,最后,他带领着9个弟兄顺利渡河冲出了敌人的包围。

1932年9月,“老北风”派人去营口绑架了两个英国人,其中一个是住在南满通商口岸营口的一位英国医生的18岁的女儿廷科波利。英国政府向日本政府提出了强烈抗议,迫使日伪政府派员与“老北风”谈判,“老北风”提出以步枪一千支、子弹十五万发、手枪五百支、轻重机枪各二十挺的代价交换人质。经过多次交涉,日军答应了“老北风”的条件,用上述武器换回了人质。得了日本人的武器再去打日本人,这个事件成了“老北风”足智多谋的例证,

老北风由一个胡子头,变成了抗日的将领,人生道路发生了根本转折。他把这个转折称作“安脑袋”。他说:“过去干咱这个行当的人,整天把脑袋挂在腰带上,活一天混一天,不知哪天被官府抓去,丢了脑袋。如今国难当头,咱领着弟兄们打日本,是将功折罪,死而复生,这就等于是重新安上了一个脑袋。”

“老北风”自从“安脑袋”后,确实洗心革面,严格杜绝部队过去的土匪作风。他亲自定下“十六字令”用以约束部队,16个字是:“不准行抢,扶助贫民,捐粮捐款,替天行道。”他还规定了“四不准”纪律:一不准抢劫财物;二不准强奸妇女;三不准骚扰百姓、祸害庄稼;四不准投降日寇。“老北风”令行禁止,对那些恶习不改的部下决不姑息。一次,有两个跟随他多年的弟兄在大旺台干了“绑票”(即抓获人质敲诈赎金)的勾当,“老北风”得知后立即公开枪决了他们。还有一次,“老北风”的干儿子调戏妇女,他本以为自己一向在“干爹”面前得宠,大不了挨顿训就过去了,没料到“老北风”得到举报后二话不说,当即把他拉出去毙了。

严明的纪律,赢得了群众的信任,“老北风”的部队所到之处,受到了乡亲们的热情接待。群众经常送来慰问品,并自愿为部队喂马、洗衣、站岗放哨、刺探情报。许多农民、学生,甚至青年乡绅,都因仰慕“老北风”忠义为国,纷纷前来投靠。

“老北风”的队伍,在群众的支持下不断发展壮大,到1932年春,已经扩充到万余人,编为10个旅,20个独立团,“老北风”则被东北救国会任命为辽南地区义勇军前敌总指挥,后来又担任了义勇军第二军团第三梯队司令,在高力房设立了司令部。为了改善部队装备,“老北风”招纳从沈阳兵工厂逃出的技师和工人,在高力房办起了兵工厂,用收捡的旧弹壳制枪弹,用玻璃瓶子造手榴弹,还生产出一种叫作“铁公鸡”的步枪。当年日俄战争时俄国的三艘军舰搁浅在三叉河上,“老北风”派人从军舰上拆下废炮,改造成威力巨大的土炮,此炮装上3斤铁片,能把1.5公里开外的房屋炸毁。为了筹措军饷,“老北风”还在根据地发行了“军用流通券”。辽南的这块抗日根据地,在“老北风”的一手操持下建立起来了。“老北风”的部队驰骋在辽南,很快成为东北抗日义勇军的一支劲旅。

四、沙岭大捷

敌人屡遭打击,恼羞成怒,决意报复“老北风”。1932年1月下旬,1000多名敌人从海城出发进占沙岭,企图向盘山的义勇军发动进攻。

1932年1月14日,日军出动13辆卡车,两台摩托车,200多号鬼子兵和300多名伪军,由海城进攻沙岭,妄图消灭义勇军主力,尔后攻取盘山。飞机、大炮对准沙岭轮番轰炸,鬼子、伪军进占沙岭抢掠烧杀,当地百姓苦不堪言。

张海天、项青山、盖中华、蔡宝山闻讯后,立即调集3个大队3600多人,实施“集中大多兵力,孤立、打击小部分敌人,力求全歼”的战术,团团围住沙岭。一路由张海天率部由辽河西岸前进,守住东辽河口和郑家坨子一带,阻敌人东窜。一路由盖中华率部向西坨子挺进,在沙岭西部堵击敌军。一路由卢士杰率部在沙岭南部堵击敌军。主力部队由周耀光、马希山率领直攻街里歼敌。

当晚10时,义勇军总攻的炮声响起。战士们争先恐后,奋不顾身,英勇杀敌。日伪军四处挨打,惊慌失措,纷纷向街里溃退。街里的敌人误以为是义勇军攻进来了,迎头开火。一时间日伪军互相射击,混战不已。义勇军战士则不再开枪,隐蔽在各个角落看“狗咬狗”。有的战士把鞭炮点到铁桶里,鞭炮声和枪声混到了一起,“狗咬狗”的战斗更加激烈……

沙岭战斗,义勇军大获全胜,敌人伤亡无计,光是死尸就拉了两汽车,日军大佐河野基英,也在战斗中毙命。

沙岭大捷粉碎了日寇侵占盘山的计划,狠挫了日本侵略者的张狂气势。项青山、张海天、盖中华、蔡宝山等人领导的抗日义勇军,在对日伪军的战斗中日益发展壮大,抗日武装队伍有3万余人。他们骑着自己的马,带着自己种的粮食,穿着各式各样的服装,背着自买或缴获的枪,在盘锦和周边地区,巧妙地采用“集中火力,打击小部,出其不意,诱敌自残,将计就计,各个击破”等一些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英勇抗日,成绩卓著。

此后 ,张海天纠集义勇军项国学部、李纯华部、佟锡久部、崔德印部,联众上万余人,三陷台安县城。致使台安日伪政权消亡了一个多月……

三月,张海天四袭海城。大特务土肥原贤二的得意弟子——营沟线上作恶多端的著名浪人花谷正二在海城东门外被张海天义弟傅天龙碎尸万段……

短短数月间,三路军神出鬼没,毙寇上千余名,缴械无以数计。“老北风”声威大振。大旗到处,日寇不敢出战,伪军无不闻风让路,以避其锋芒。

本庄繁对张海天恨之入骨。营沟线各城乡市镇到处张贴着通辑令,悬赏捉拿。活捉老北风,赏大洋两万;打死老北风,赏大洋一万。本庄繁还亲笔手令,派土井、多门两个师团,日夜兼程齐头并进,分别进犯台安、海城。以重兵拉网式围剿,务要克日灭掉“老北风”。 1932年末,关东军出动两个师团和一个飞行大队。并调集奉天伪警备队,分4路向辽南义勇军发动了空前规模的“围剿”。

面对敌人的进攻,辽南义勇军总指挥部决定各路部队避实就虚,分散突围,迂回到敌后继续斗争。“老北风”在强敌压境的危急关头,毅然率部与进占沙岭、高力房的敌人展开战斗。他利用地形与敌人展开拉锯战,声东击西,飘忽不定,以伏击和夜袭等手段,打得敌人一日不得安宁。在数日的反“围剿”战斗中,“老北风”率部歼敌多人,并配合其他义勇军取得关门山战役的胜利,击毙日寇岗宽大尉等50多人,俘获伪军500多人。

1933年2月,“老北风”突患重病,这个平日里铁打般的汉子,在抗日的战火里出生入死,从未折腰,此时却被病魔袭倒,不得不退出战场,到北平治病。临行前,“老北风”嘱咐儿子张秉林,要他带领弟兄们坚持斗争。从那以后,张秉林打出“小北风”的旗号,继承父志,浴血战斗,成为辽南抗日的一员猛将。

1939年,“老北风”在北平病逝,终年52岁。他的3个弟弟和1个儿子,也先后在抗日斗争中献出了生命。“老北风”无愧于祖国,他的后半生,留下了闪烁着光辉的足迹。至今,辽南人民仍然怀念着这位出身绿林的民族英雄。

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D9T8ER

抗日英雄。本名张海天,又名张贺年,报号(绰号)”老北风“。1880年生,原海城县高力房村九台子人。祖籍在山东,清末逃荒来东北,兄弟五人,他排行老大,11岁给地主放猪。辛亥革命爆发后,为本村地主张海兰家赶车、当炮手。翌年,被迫为当地警察分所当杂役,由于不堪警察们的欺凌辱骂,盗出枪支投奔报号为“老头票”的大股土匪。因他虽无文化,但天资聪颖、胆大心细、重义气爱乡土,杀富济贫,颇孚众望,被推为头目之一。“九一八”事变后,毅然放弃战匪生涯,走上抗日救国道路。

1931年10月被伪“东北民众自卫军”收编为一旅旅长。见到伪“东北民众自卫军”到处烧、杀、淫、掠,无所不为,暗中与项青山、盖凌香商量,决定捕杀伪东北民众自卫军总司令凌印清和他的主子日本陆军大佐仓冈等人。11月18日凌晨趁大雾将凌印清和仓岗等16人抓获,把这伙汉奸特务押送到沙岭镇江河岸枪决。这一壮举,极大鼓舞了辽河两岸人民的抗日信心。不久被任命为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第三路军司令,活动在辽河两岸铁路沿线各战略要隘,斩关守阵,炸桥梁,袭列车,夺取军需物资、兵行神速,作战勇猛,使敌人闻风丧胆。1932年第一次率部进攻海城,摧毁了敌人大量军事设施,并于 5月21日击毙海城伪警察大队长顾兆祥。同年,9月12日又参加了辽南义勇军总指挥李纯华部,围攻海城火车站,烧毁了日商“大矢组”军需供应站5垛军草,击毙日军5人。1933年染重病,卧床不起,在北平住院期间,张学良将军曾亲自探望并予以资助。1939年在北平医院病故。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24 7:11:0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义勇军人物]“老北风”张海天传奇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