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二月忆战事(五)375团的越北大清剿

共 1115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二月忆战事(五)375团的越北大清剿

班占之战取得大胜之后,我们一边守护阵地,一边搬运缴获的各种军用和民用物资。然而,越军仓库里搬出的东西大多数是我们援助的,凤凰自行车、飞人牌缝纫机、大米等等“中国”二字随处可见,就连钱包都标有“福州塑料厂”字样。真是令人扫兴。想必唯有钱币、服装、帽徽、领章才是他们自己的了。

几天后,战时的3月1日,也是我终身难忘的一天。我部奉上级命令进入密林深处清剿顽敌。车子进不了大山,弹药、装备自带。当时,几乎是人人满负荷。我的负重是:一枝枪、一箱炮弹、一千多发子弹、九枚手榴弹、一个水壶、一件雨衣、一块说出来足以让人毛骨悚然的白布,还有急救包、干粮以及原部队战友送给我的罐头等,这些装备和物资加在一起,几乎占我体重的一半多。就这样凌晨出发,沿着泞泥的山野小路、河流,负重前进。直到傍晚到达目的地时,发现敌情,我们不作片刻停歇地扫荡着敌人,接着又是一个急冲锋,攻上高地的主峰露营。

二月忆战事(五)375团的越北大清剿

这一夜,哗哗的雨水一无例外地浇在露天而宿、毫无遮拦的全体官兵身上,此夜虽然未遇越军偷袭,却是既湿又冷。

我记得那天由于负荷太重,刚出发不到一小时,我就体力不支,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但后来还是咬着牙坚持着,竟然完成了一整天的长途奔袭,坚持到达目的地。我到现在还没弄明白,我是怎样从一开始的体力不支,一直熬到目的地的。当发现前面开阔地里有敌情时,我们又是怎样在极度疲惫中迅速完成据枪、瞄准、射击等一系列战术动作的。竟然还打得越军溃败而逃,而越军逃跑时摔得人仰马翻的狼狈相,直让我们于一饱眼福中忍俊不禁。

二月忆战事(五)375团的越北大清剿二月忆战事(五)375团的越北大清剿

也许,绝境之下的生命,可以像橡皮筋一样地越拉越长,那时我们年轻、有韧性,张力强。但常识告诉我们,如此无限度地越拉越长,也可能随时蹦断.

“班干夭”就是我们显露生命张力的地方。这个地名是在清剿过程中,我从几名师、团、营首长铺开的地图上看到的。它让我刻骨铭心地记了38年,就是在这个地名范围,我们没有白天黑夜地穿梭于茫茫森林、山野田庄,后勤供给不上的饥饿、超强肢体拚搏下的疲惫、昼夜不能睡眠的困顿更是难以言说。每时每刻,都是对生命底线的直接挑战。而对手则兵民难分,明明是一个颤巍巍的老太太,你一不小心她就朝你开枪,大约3月9号,行进在我傍边的一名战士就让一位老太太打了一枪后莫名消失了,因为大山深处运送困难,该战士的伤腿救治不及时,后来成了枯木状(见图);

二月忆战事(五)375团的越北大清剿

我们在“班干夭”忍饥挨饿、拚死搏杀。偏偏我们连长刘桂城,开口闭口就说我们要小心不要让越军包了饺子,我们要包越兵的饺子。他饺子、饺子地说得本来就饥肠辘辘的我们,一个个口水直流,喉结在脖子上大幅度滚动。我们对他的意图毫无兴趣,我们只想的是饺子的香味。

此外,还是在“班干夭”这个地方,一名来自湖南醴陵?的新战士(时过38年,忘了姓名,我祝他健康长寿)的故事,同样让我难忘。

想必他才17、8岁吧,说话声音稚嫩。那些天,由于连日的饥饿和疲惫,大家的体能都很虚弱。而偏偏这时,连续多个漆黑的深夜里,我们接到命令去处置突发敌情。行进于泞泥山野田梗路上的他,由于身上的装备负荷太重,体力不支,几乎每走几步便摔一跤,每摔一跤,装备的负重都会砸向他的身体,让他不由发出痛苦的呻吟。我好象听到他在叫妈妈,这声音如同遭遇危险的孩儿,在对母亲发出本能的呼叫。我满含泪花地想伸出手去拉他一把,可我稍一动作,便也摇晃着快要摔倒,几番尝试都是如此。我们都一样接近生命的底线了。

二月忆战事(五)375团的越北大清剿二月忆战事(五)375团的越北大清剿

好在我是特意着一身新军装、穿一双新解放鞋上战场的。盖因那时我年轻、爱美,我想着既使自己“光荣”了,也得英姿飒爽地步入“天国”。后来发现,正是那双新鞋,走在泞泥路上吃水深,有附着力,才不容易摔倒,且行动快速。那几个晚上,当我,当战友们不止一次地行进在这种漆黑、崎岖的山野小路上,跌跌撞撞地奔向生死未卜的敌兵卧藏地时,我曾下意识地朝东北方向看了看,那是我们的祖国。我想:分布在状如鸡冠图案上的祖国亲人们,此刻,安然入睡了吧......每每这时我都会信心满满,这可是我们坚强的后盾!

二月忆战事(五)375团的越北大清剿“班干夭”是这样让我记忆了几十年。在这个古怪的名字和古怪的地方,我们375团的官兵在清剿中经历了为时半个多月的艰苦卓绝——饥饿中有超强的肢体拚杀,困顿中又常遇突发情况,其险、其难、其苦前所未有。对此,全团官兵抱定“豁出去与越军拚命”的决心,全力摧毁越军的有生力量和反华据点,直到战斗的最后胜利。

二月忆战事(五)375团的越北大清剿

时间进入3月中旬。

经过大规模清剿,我们从下列现象中,感觉到撤军在即:

1,高平、谅山、老街等越南20多个城、镇早已被我军相继攻克,战场上早已是捷报频传;2,曾经与我军公然对抗的越军主力,基本被我军歼灭,钻山进洞的越兵在我军清剿中也已打扫得差不多了,晚上不再有越军的炮火袭击我们,而白天我们所到之处,通行无阻;3,我国主流媒体记者抵达战场最前沿,几乎零距离接触、拍摄阵地上的战士;4,我营教导员饶维金,在我们行进的路边上,开始统计战士们掉落的领章、帽徽,准备予以补发了。

然而毕竟还是在战场上。

记忆中,似乎是我连由福州军区守三团一营(川石岛)补充来的副班长何国谋,以他的最后一枪和最后的牺牲,来为375团参与这场战争作收尾的。那是3月14日凌晨,我团、营、连已分布在各处野外宿营之际,我站完两小时的潜伏哨后,正靠在石坎上眯一会,突然被急促的枪声惊醒。原来,轮到何副班长站潜伏哨时,一名越兵企图偷袭我连,狡猾的越兵用黑布缠裹着刺刀(防反光),悄悄抵近连队时和他撞了个正着。他开枪了,而越兵却也朝他开了枪,双方几乎同时开枪互射,同时中弹身亡。他捍卫了全连官兵的生命安全,而他,却成了美国战神巴顿将军说的:“最后一仗中的最后一发子弹击中”的不幸者。

天亮后,上级果然下达了撤军的命令,二连清点人数,做好回撤伪装。令人痛惜的是,仅一夜之差,何副班长不在其中了。

那一天真是奇了怪了,我们列队出发时,耳边仿佛听到一阵急促的枪声,冥冥中,我们感到,那是何副班长留在异国他乡的魂魄,在为我们送行了!

我们撤了。

回国途中,粗略一看,我们一个个雄纠纠气昂昂。其实不然,还是在越境那边,我们有的战士柱着拐棍、有的战士相互搀扶着行进。自上战场以来,战士们没有洗过一次脸,刷过一次牙,一个个蓬头垢面,沾满血渍和泥浆衣衫,脏、破得不忍目睹。快到边境时,我们为了给祖国人民留下一个好印象,才丢掉拐棍,整好着装,打起精神昂首阔步。

二月忆战事(五)375团的越北大清剿3月15日中午时分,水口大桥。我国边民载歌载舞地夹道欢迎作战大军的凯旋回国。这里就有我们375团。我们与边民情不自禁地握手、拥抱着。听着真真切切的锣鼓声,看着真真切切的歌舞队,这时,战友们心中才泛起一阵狂喜:呵,我们活着回国了!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23 16:03:38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红色悍鹰
      清剿半个月然后撤军,这仗打得目的性也太弱啦!
      6楼 1大地之子1
      谅山、高平等20多个城镇被我军攻克后,越军有一些主力化整为零地藏匿在四面环山以及大山深处的的溶洞里,他们利用有利地形偷袭我部主力。那里是典型的嘎斯特地貌,山脊有诸多溶洞,而溶洞内往往四通八达。加之越南几乎全民皆兵,使得清剿战斗中险象环生,频发意外。既便这样,为了彻底消灭越北地区的反华力量及军事设施,同时为撤军扫清障碍,务必实施清剿。

      战后几十年里,有些作战老兵借旅游或商贸洽谈之机,重返战场,发现他们每个村都有陵墓,埋的都是那场战争中阵亡的人,有些家庭就因“全民皆兵”几乎灭户。其中人们说的越南十大怪之一,就是指“村村有陵墓”。

      7楼 红色悍鹰
      没目的性就导致作战的意义不大,花不来!至于说是为了撤退方便,呵呵,那就更可笑啦,你偷偷撤军不是更好?把这叫政治仗也不合格啊。正规军杀死一大堆民兵,这胜之不武啊?
      笑话,什么叫胜之不武?!

      越军就是一群由民兵组成的队伍

      杀他民兵,就是杀越军!!

      很简单的道理,你想不通?

      2020/3/12 22:45:29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红色悍鹰
      清剿半个月然后撤军,这仗打得目的性也太弱啦!
      6楼 1大地之子1
      谅山、高平等20多个城镇被我军攻克后,越军有一些主力化整为零地藏匿在四面环山以及大山深处的的溶洞里,他们利用有利地形偷袭我部主力。那里是典型的嘎斯特地貌,山脊有诸多溶洞,而溶洞内往往四通八达。加之越南几乎全民皆兵,使得清剿战斗中险象环生,频发意外。既便这样,为了彻底消灭越北地区的反华力量及军事设施,同时为撤军扫清障碍,务必实施清剿。

      战后几十年里,有些作战老兵借旅游或商贸洽谈之机,重返战场,发现他们每个村都有陵墓,埋的都是那场战争中阵亡的人,有些家庭就因“全民皆兵”几乎灭户。其中人们说的越南十大怪之一,就是指“村村有陵墓”。

      没目的性就导致作战的意义不大,花不来!至于说是为了撤退方便,呵呵,那就更可笑啦,你偷偷撤军不是更好?把这叫政治仗也不合格啊。正规军杀死一大堆民兵,这胜之不武啊?

      2020/3/11 15:26:19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红色悍鹰
      清剿半个月然后撤军,这仗打得目的性也太弱啦!
      谅山、高平等20多个城镇被我军攻克后,越军有一些主力化整为零地藏匿在四面环山以及大山深处的的溶洞里,他们利用有利地形偷袭我部主力。那里是典型的嘎斯特地貌,山脊有诸多溶洞,而溶洞内往往四通八达。加之越南几乎全民皆兵,使得清剿战斗中险象环生,频发意外。既便这样,为了彻底消灭越北地区的反华力量及军事设施,同时为撤军扫清障碍,务必实施清剿。

      战后几十年里,有些作战老兵借旅游或商贸洽谈之机,重返战场,发现他们每个村都有陵墓,埋的都是那场战争中阵亡的人,有些家庭就因“全民皆兵”几乎灭户。其中人们说的越南十大怪之一,就是指“村村有陵墓”。

      2020/3/11 14:08:17
      左箭头-小图标

      清剿半个月然后撤军,这仗打得目的性也太弱啦!

      2020/3/8 12:48:20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二月忆战事(五)375团的越北大清剿

      2020/2/25 16:51:54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二月忆战事(五)375团的越北大清剿回复:二月忆战事(五)375团的越北大清剿回复:二月忆战事(五)375团的越北大清剿

      2020/2/25 16:17:08
      左箭头-小图标

      向参战的战友们致敬!

      2020/2/25 15:37:1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8条记录] 分页:

      1
       对二月忆战事(五)375团的越北大清剿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