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

共 342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

部队拿下糖厂之后,我375团奉125师前指之命,与373团、374团攻打越南的复和县城。

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

2月19号凌晨,我团向越南复和县城进发。由于越南的县城不如我们一个乡镇大,加之几十年里的地形地貌与地图参数发生了变异,当部队前仆后继地打进复和城还浑然不觉,直至打到一个名叫哥新的地方,发现村子越来越小才觉得不对,于是掉头回撤。而这时,越军已抢先一步在县城形成包围圈。实战经验丰富的越军,早就对自己境内地形中的每栋房屋、道路、桥梁、山丘等标志性位置,测好距离、方位,各种轻重火器几乎都是精确度射击。当我团陆续进到城内,却发现是座空城,紧接着,哥新到复和的路上,越军凭借周围的天险,三面夹击我团。但凡三、五人聚集在一起的地方,越军炮火必然呼啸而至,精准的炮火雨点般射向我团,致我团指挥所被炸,司、政多名股长、参谋、干事牺牲,1、2号首长(团长、政委战时的代称)重伤昏迷;也射向通往复和的公路,致陆续开进城里的官兵伤亡惨重。城内城外,伤亡的官兵达300多名。转眼间,鲜血染红了街巷、染红了公路、染红了田野和河流,375团倒在血泊之中!

我二连指导员陈诗文,正召开战地支委会研究对策,敌人一阵炮火袭来,一排长黎卓锋当场牺牲,三排长黄汉标重伤(后因交通受阻,失血过多牺牲),陈指导员幸存,他一边顽强地抗击着越兵,一边机警地疏散其他人员。此情此景,几乎到了连说上几句话都可能遭劫的地步。

当时,为免伤员和烈士受到二次伤害,幸存的官兵将他们转移到一个状如水圹的低洼地暂避锋芒。但见伤、烈们一个个横七竖八地躺在洼地里,萦绕在官兵心头的那种憋屈、那种恨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而越军还自以为得计,竟然朝我军喊起了“你们被包围了,缴枪不杀,快投降”的口号。这话让副团长蔡国雄气得青筋直爆:“他奶奶的,你小小越南猴子竟敢叫我堂堂中国人民解放军投降,岂有此理!”他袖子一撸,拿起步谈机面向全团幸存的官兵直吼:“我是副团长蔡国雄,从现在起,全团由我指挥,大家听着,375团决不能投降,各营连组织好自己的队伍,全力突围,一定要挫败越军的企图......”

关键时刻,刚烈军人的一句话,让全团官兵热血沸腾,一时间,军号齐鸣,杀声震天。蔡副团长率部与越军拚杀突围中,战友们抱定一条:只要活着就往前冲,一旦死了就拉倒。结果,不但无一人能被俘,更无一人投降。反而抢占了周边的制高点,制衡着狂妄的越军,让有利的战局开始向我方倾斜。

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

与此同时,鉴于通讯设备在炮火中受损严重,信号断断续续(加之有些情况及信息于战乱中处置失妥),战报传到军区前指,许世友司令听到的竟是“375团被越军包围,全团官兵英勇顽强,人人拉响光荣弹”的夸大事实的消息。他流着眼泪说:我不信,这支部队是由东北抗联和山东海滨支队改编而来的英雄部队,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打光呢?他让参谋长周德礼向相关部队下令寻找、救援375团。其时的军区独立坦克团团长朱富均正在指挥全团作战,他闻讯即率坦克团风弛电掣般朝复和地区滚滚而来。

久经沙场的许司令判断正确。

是的,375团没有亡,初浴战火的375团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战争中迅速成长。经与前来增援的军区独立坦克团和前来寻找的友邻部队的协同作战,最终实现了凤凰涅磐,彻底征服了越军,复和全城被拿下(从某种意义上说,保全了375团,也就确保了其后的班占之战的胜利和越北大清剿的辉煌。而其班占之战,更是让全军及至军委为之振奋。详见后述)。

2月19号那天,尸山血海见证了越战老兵的卫国忠魂!

仅我们二连卫生员万文毕(后升为2连副指导员),一个人救护伤员达数10名之多。更为蹊跷的是:早在战前就梦见自己牺牲的副连长杨天潜,果然就是在这一天阵亡了。当时,部队在攻打复和,他带着尖刀排冲在复和地区哥新村的无名高地上,越军的高射机枪子弹击中他的胸腔,拇指般粗的弹头像一团火球呼啸而来,由前胸钻入从后背穿出,整个背部被炸开,其状之惨,令在场的战友无不为之动容。但奇怪的是,当战友们流着眼泪将他的遗体抬上车、准备运回国时,发现他的面部表情是那样的安祥,如同一名在校生,终于完成一道保家卫国的人生命题,正怡然自得地回家一样。以至30多年后的前不久,我营教导员饶维金,几经周折地找到失散了30多年的我后,在电话中和我交谈时,他首先谈的到的就是我连的杨副连长。他反复絮叨着杨副连长战前所做的那个梦,他说:杨在战前就梦见了自己在作战中牺牲,谁知19号他真的牺牲了。杨要我把他的抚恤金代交给他的父母,等等等等,说着说着,这位当年的战场硬汉,竟然声音哽咽了......

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

与杨副连长同时牺牲的还有二连文书易培安。胸腔中弹,鲜血染红他兜里的连队花名册。后来,他的职务由我接任,我对这本被血染得难以辨认的名册印象太深了。以至几十年后,老指导员陈诗文也与我取得联系,我们互致问候后,开始谈战事、谈牺牲、不由说到易培安烈士。当我说到这本血染的花名册时,老指导员的情绪同样难以自制......

这里,特别需要提到独立坦克团的朱富均团长。就是他,在痛击越军、营救375团中献出年仅42岁的宝贵生命,他的英名与日月同辉,375团官兵终生不忘!

......

两攻复和,血染哥新,我团终于在复和县城站稳脚跟。然而,盘踞在复和纵深处的班占连环高地上的越军,经常向复和城开枪开炮,袭扰我团,为了拔除这颗眼中钉,同时为友邻部队攻打高平省扫清障碍,师、团党委决定派一个营(加强三营的七连)夜袭班占。

班占由1至5号高地连环组成,越军567团二营据守。

夺取班占的任务交给375团一营。我所在的一营营长徐尤松、教导员饶维金临危受命。

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徐尤松 饶维金

按照师团党委部署,一营(又七连)先于天亮前抵达班占,实施偷袭,万一偷袭不成即予强攻。无论如何,必须拿下班占。

2月26日凌晨3时许,徐、饶按计划率部从巴脱(全为越南地名)出发,经复和、哥新、沿平江左岸小路秘密前进。沿途山路崎岖,悬崖边是滔滔平江,为不惊动越军,摔倒的战士既使滚落江里,宁可让江水吞噬而亡,亦不得出声。就这样摸至1、2号高地西侧时,又遇敌军机枪扫射,可谓一路险情频发。然而,这时的375团,已是越打越精了——奉命率全营夜袭班占的徐营长,此刻面对突如其来的枪声,敏锐地意识到如果犹豫不前,则会错失战机。关键时刻,他经过观察、分析,确认是敌值班机枪的盲射。于是,他当即果敢、机智地率部继续前进。近6时,硬是从敌人眼皮底下穿过,抵达班占阵地前沿,接着指挥各连进入各自的出发阵地,展开队形,偷袭开始。

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

然而,就在各连悄悄抵近各自阵地上的第一道堑壕时,三连一名排长不慎踩到了地雷,“轰”的一声巨响,守敌惊恐万状地发现我营意图,迅即动用轻、重机枪、高射机枪、60炮、火箭筒等全部火器,三面交叉地疯狂阻击我营的进攻。其时,我二连已率先突破第一道堑壕,眼看要进入第二道堑壕时,出现重大伤亡。眼看偷袭不成,徐营长立即下达强攻命令。刹那间,军号声、喊杀声划过天际,直冲云霄,班占阵地颤抖了!

很快,天色大亮了,敌我双方直面而战。敌人居高临下,我部迎难而上。实战经验丰富的越军,特别善于将武器的威力发挥到极致。他们压低高机平射,把60炮弹装上引信当手榴弹投。这些反常规的作战手法,几度致我营伤亡频现,进攻严重受挫。

那个时候有一种说法叫“革命战士”。班占之战中,有负伤的小战士因伤口过于疼痛,开始都忍不住流出了眼泪。但当听到“革命战士流血不流泪”的鼓动后,立马变得坚强起来,继续冲锋陷阵。似乎自己能贴近“革命”二字是莫大的光荣。这是精神和信念支撑的结果。可见:人,是要有精神的。雄辩的事实说明:曾经风靡大江南北的“牺牲我一个,幸福千万人”的政治责任的历史使命,不能淡化;国难当头,我军和我375团官兵,不计个人得失地用生命和鲜血书写的抗御外辱的悲壮历史,不能忘却。

战斗在继续。

班占阵地上已是火光冲天。生与死、血与火的较量已趋白炽化。

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

战斗中,徐营长为准确判明敌情,始终冲在全营队伍的最前沿,做到指挥靠前。他身高一米八四,敌人的堑壕有的地段近两米宽,有的地段超过两米。体能差一点的战士要先下去再攀过去,而他端着冲锋枪一跃而过,状如猛虎。敌人发现他是指挥官,集中火力向他射击,但他却越战越勇。本来,他早在19号复和之战中,就已3处负伤,这一次又连续4次负伤,整个身体分明变成了血人,依然顽强地指挥作战。

殷殷鲜血与鲜红的“八一”军旗交相辉映,排头兵的豪迈始终激励着全营官兵——

一连三班长雷应川,带领全班杀向敌阵时,班里战士严重伤亡大半,他只身直逼越军的营指挥所,在敌营长及11名越兵反扑过来,负隅顽抗之时,他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以身徇国。越军的营指挥所同时被捣毁。

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

二连副连长黄纪石,率尖刀排进入3号高地的第二道堑壕后,左右开弓地横扫守敌。他发现脚下有电线绊脚,由此判明不远处是敌连指挥所,为此,他一边用铁锹斩断电话线,致敌首尾难顾,一边指挥全排实施包抄,迅速将敌人的连指挥所一举捣毁,只身毙敌10余名。

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

战斗英雄 黄纪石

与此同时,敌人依然各自为战地疯狂阻击我营官兵的进攻。仅在二连主攻的3号高地上,敌人的火力很猛,关键时刻,由副营长吴远金、连长刘桂城指挥下的傅名国、李炳昌、万文毕、黄志光、王炳俏、林文开等(抱歉,本连战友甚多,未能一一列出)等官兵发挥出骨干作用,他们分别用机枪、60炮、手榴弹、40火箭筒等多种火器将守敌的高机、重机摧毁。难能可贵的还有支前民工,尽管他们的主职是抬送伤员,但在紧要关头毅然自发地加入战斗。他们纷纷朝敌射击、投弹,万众一心地杀敌报国。正面进攻战士更不必说了,在迎着枪林弹雨进攻中,有的战士背上的水壶被击穿,依然冒死往前冲;有的战士匍匐前进时,被越兵投来的手榴弹重重地砸在背上、屁股上,当时越军自制的手榴弹5秒才爆炸,只要来得及躲开,不死则继续往前闯。就这样,一步步,艰难而又顽强地跨越守敌的一道道防御堑壕,迎着死神,直逼高地的主峰。

(这里也要说到支前民工,虽然他们主要任务是抬送伤员,但在战斗的紧要时刻,毅然决然地加入战斗,万众一心地杀敌报国。有一位民工,他看见我们的战士被越军重机枪压制着,他从另一侧悄悄摸上去,跃起身朝越军的火力点投出多枚手榴弹,打了个出其不意!战后,我同他只见过最后一面,那是在团部礼堂看电影时,他在一边远远地和我打招呼,其后不知去向。但愿他几十年来一切安好——后话)

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

一名越兵被二连新任指导员王建志击伤滚落堑壕,王本想将其生擒,不料一名战士冲上去就是一枪,把他毙了。打红眼的战士振振有词:我们杨副连长都被他们残忍地杀了,干嘛还留下他这条狗命?

是的,战士们没有那么多的政治说教,倒是自小对祖辈们话长记于心:长大后不要欺侮别人,但也不要让人欺侮。

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

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

刘桂城 王建志

在3号高地上,刘连长指挥有方,王指导员的政治鼓动也很有特色。王指发出的“为祖国立功的时候到了!”、“共产党员上!”等等口号,时过几十年,战士们依然记忆犹新。

然而,就在我们二连占领3号高地主峰,有的战士在欢呼胜利、有的战士带着水壶下山取水时,意外情况发生了:远处一排子弹打来,击中了下山取水的战士!原来,由于战前敌情侦察不够深入,竟疏忽了4号高地北侧还有一个高地(后编为5号高地),该高地盘踞了为数不少的越兵在负隅顽抗,并调来五卡车越军,妄图挽回败局。战情突变之下,二连紧急召开支部碰头会,决心主动出击,誓歼顽敌。支部一班人留下部分兵力巩固3号高地,副连长傅铭国等支委则带小分队奋力增援一、三、七连作战,同时,主攻并合围5号高地之敌。又是一阵血雨醒风中,我一营官兵众志成城地将5号高地之敌全歼,新增派的五卡车的越军就此遭遇了灭顶之灾。这一次,二连再显了神威,为全营官兵夺取班占1至5号高地的全面胜利,发挥出特有有作用。

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

班占之战,全营全歼了越军567团二营守敌。共击毙越军上尉营长阮文丁在内官兵共236名,俘敌1名。缴获无后座力炮1门、60炮8门、高射机枪5挺、轻机枪8挺、40火箭筒11具、其他枪支57支,子弹152箱、炮弹41箱、两瓦电台2部、电话单机7部、击毁汽车1辆。外加班占阵地对面一座(溶洞)军需仓库,军服、粮食、自行车等物资,足足装运了几卡车。

我部官兵伤141名,亡21名。其中,一连连长吴用岛牺牲。

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

此战,在敌守我攻中,创造了我以一个加强营,歼敌一个营的辉煌战绩。挫败了越军的嚣张气焰,大振我军威国威。战况逐级传到北京,军委欢欣鼓舞,中央军事科学院曾派员深入125师,将此战编入战地教材,以经典战例让我军永世传扬。

随后,我团又投入更为艰巨的清剿之战。

越军在遭受我军痛击后,残部化整为零地藏身于越北山区,为巩固和扩大战果,这些越兵和军事设施需要清除和摧毁。而那里地形险要,森林茂密、山崖陡峭,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攻之势。扫荡、清除这些敌对力量,难度可想而知。

这是对越作战中历时最长、涉及作战区域最广的一场作战。3月1日,清剿顽敌的战幕拉开了......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22 14:05:1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回复: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

      2020/2/25 17:20:0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二月忆战事(四)—375团最辉煌的一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