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义勇军人物]高鹏振烈士的抗战故事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4725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义勇军人物]高鹏振烈士的抗战故事

[义勇军人物]高鹏振烈士的抗战故事

1937年六七月间的《泰东日报》、华文《大阪每日新闻》均刊登了这样的报道:“素扰我热河、奉天两省之辽西悍匪,义勇军司令老梯子高鹏振今已授首……此后地方当太平矣。”

五台子歼敌首

辽西大地还未从冰封雪冻中苏醒过来,农民们便忙着送粪运土,准备迎接春耕。这时东北全境已沦丧在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之下,占领锦州不久的日军,为能有效地控制辽西,也开始出动了,他们要在青纱帐起来之前,把散在农家的枪支收缴上来。

一天,两名日本鬼子由汉奸带领,到乡下来收缴武器。当来到五台子村时,村民出于义愤,朝他们开了两枪。由于不知村里虚实,日本鬼子和汉奸吓得没敢进村,但这两枪却惊动了日寇在辽西的大本营。两天后,日本骑兵第十联队第二中队的100多名敌人,由不破直治大尉亲自率领,迳直向五台子村开来,声言要血洗该村。

那时,东北军早就撤进关内去了。辽西地区虽然有抗日义勇军在各地活动,但小股分散,力量单薄,日本人也没把他们放在心上。进村前,不破直治先命令把马放到村外的一个小树林里,留下几个日本鬼子看守,其余的敌人在不破直治的战刀指挥下,直扑向五台子村。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村民们知道,只要日本鬼子一进村,既无处逃,也活不了,只有拼死抵抗,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当穷凶极恶的日本鬼子一踏上五台子村的土地,愤怒的中国农民便向敌人开枪了。霎时,枪声大作,一颗颗子弹夹杂着民族仇恨射向敌人。顿时,硝烟弥漫,喊叫声响彻云霄。

1932年1月15日,一位农民打扮的人,冒着北风烟雪,跑进救国军将领“老梯子”高鹏振的驻地,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高司令,不好了,日本鬼子要血洗五台子村,骑兵队已经开出来了。”情况紧急,高鹏振马上召集营、连、排长,部署作战方案。高鹏振亲率精壮官兵30名,分三路围剿这股日寇。出发前,他作了简短的战斗动员:“不破直治是日本关东军的"战斗之花",打掉他,就等于捅了辽西日本鬼子的心脏;消灭他,就等于砍掉了骑兵第十联队的一条大腿!”

旧时代的辽西,尤其是黑山、北镇一带,村村都有炮楼子,养着十几条枪。虽说五台子村有了准备,但与正规的日本小股部队比较,还是人单力薄。此时,已有一部分日本鬼子攻进了村子。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突然间,村左村右同时响起了枪声,两边各有100多人向鬼子兵包抄过来。高鹏振率领的救国军赶到了。

神兵天降,完全出乎不破直治的意料他在黎明前出发时得知,几股较大的抗日救国军队伍,正在离五台子村约有百里以外的黑山、北镇边境地区活动,没想到他们的机密被泄露了,高鹏振在前一天晚上得到日本鬼子要血洗五台子村的情报后,就连夜赶来,在四周山区分散埋伏着。这不破直治是屠杀中国人民的老手,为人凶狠,作战经验丰富。他见救国军两面夹击,一阵心惊之后,立刻镇定下来,急令攻进村内的鬼子撤回,分兵向左、中、右射击。他这个骄横惯了的骑兵上尉,虽然没把300名救国军放在心上,但他知道,他的骑兵不善于步战,必须迅速上马,整顿骑兵阵形,边打边撤向拴马匹的小树林。

高鹏振早就摸透了日本鬼子血洗乡村的规律:先是封锁消息,派骑兵偷袭,进村就放火,见人就用机枪扫射,所以,马匹必须拴在村外。于是高鹏振先用两个营的兵力从两翼佯攻,逼着日本鬼子向后退,自己亲率3个营堵住村口,轻易地解决了看马匹的几名日本鬼子,张开铁网,单等鱼来。

100多个日本鬼子,快接近拴马的小树林了,聚集的面积也缩得越来越小。不破直治急令他的士兵快上马,哪里想得到,他的命令变成了救国军的战斗号角。不破直治一声“哈呀苦(快点)!”从小树林里射出一排子弹,还夹杂着抛出的手榴弹,在敌群中四处开花。成群的惊马窜出,踏乱了日本鬼子的阵形。有趴在地上抵抗的,有夺得惊马负伤逃跑的。不破直治一枪打死那个夺马欲逃的士兵,自己飞身上马,眼疾手快的高鹏振,大喝一声:“哪里跑!”声起枪响,两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不破直治一头栽到马下。

这场战斗,共击毙日军73名,“内有大尉一名,中尉1名,医官1名”(《血战归来》《新中华》第1卷第11期),同时还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及马匹等物资。这是高鹏振举义旗以来的第一场战斗,首战告捷,振奋民心,极大地鼓舞了救国军的士气。正是:倭奴日寇凶残,侵入辽西平原。义军奋起战敌顽,还我大好河山。

矢志救国

五台子大捷以后,“老梯子”出名了,队伍也扩大了。日本鬼子在辽西,几十人被歼灭,中队长被击毙,这是他们出兵以来少有的惨败,惊动了侵华日本关东军本部,野兽们的兽性更加疯狂了。起先,鬼子们并不知道“老梯子”是谁,派出密探四下查询,终于知道了“老梯子”就是高鹏振。高鹏振,出生于辽宁省黑山县朝北营子一个较为富裕的家庭,父亲经商兼务农。为了让高鹏振继承自己的事业,在他读完小学之后,父亲又送他去新民县文会中学读书,此后他又进入沈阳文登书院学习。由于他不想继承父业,加之性情豪爽,在辽西热东地区,结识了各种各样的人物,尤其喜欢结交那些被官府所通缉的绿林好汉,开始为官府所注意。由于看不惯官府里的黑暗,得罪了官府,便也投身绿林,取名“老梯子”意思是步步登高,蒸蒸日上,以杀富济贫为天职。“九一八”这一声耻辱的枪响,震得“老梯子”再也坐不住了,他联合各“绺子”成立了响彻辽西的“东北国民救国军”,从此结束了土匪生涯,走上了抗日救国之路。

五台子大捷以后,日本鬼子恨透了“老梯子”高鹏振,他们在安葬完不破直治及死亡的日军之后,突然闯到高鹏振的家乡朝北营子,焚毁了高鹏振的全部房屋和各种物品,并将他的父亲高品仲逮捕入狱,施以酷刑,终被折磨而死。高鹏振唯一的儿子高小山,也不得不改名换姓,被乡亲们转移到远方的亲戚家,以躲避日本人的追杀。日本人本想以此打击抗日英雄高鹏振,可是,这样一来,反而更加激起高鹏振勇斗敌顽的坚强意志。每当他想起被日本鬼子折磨而死的父亲和流浪在外的儿子,不由得便国仇家恨一齐涌上心头,进一步坚定了和日寇战斗到底的决心:草泽非我志,转战十里霜。抗日军兴后,宿愿始有偿。首战传捷报,骨肉连祸殃。宁为义勇死,节烈永芬芳。

一首遗诗,写出了抗日烈士的半生经历和誓死抗战的壮志。

雪地除奸

北镇突围,救国军损失惨重,日本鬼子增兵追剿,步步紧逼。高鹏振见敌人的兵力超过自己十几倍,不宜力战,必须迅速转移。日军坂田联队长率领日军精锐部队追击,伪警察部队四面堵截。1934年12月19日,高鹏振率领救国军,弃康平走新民,过黑山奔彰武,两天一夜急行军,来到柳河东,正在人困马乏的关头,去路被伪警察大队堵住了。

挡住救国军去路的是伪彰武县警察大队,兵力有500多人。大队长房景山,也是土匪出身,当年与高鹏振有来往,也有些交情。俗话说,“马渴想喝长江水,人到难处思宾朋”。万般无奈,为了几百人的生命,高鹏振眼下只有两条出路,或者拼命决一死战,或者低三下四去求房景山,请他看在当年的情面上,放一条生路。思来想去,作了两手准备,先礼后兵。房景山以为,高鹏振已是走投无路的瓮中之鳖,当高鹏振派人送信求见时,他得意忘形地说:“没想到这头功落到我老房名下了!”但他又想:“老梯子这东西若是狗急跳墙,也不是好惹的,少不得也要损失几十人。”他不想把高鹏振逼疯了,于是就同意见一面,逼他投降。

高鹏振和房景山是按绿林老规矩见面的:在两方火力以外的开阔地,在一片白雪皑皑的大地里,双方都拍着手走到正中央,相隔着十几步对话。高鹏振先开口求情:“请老兄念旧友之交,又看在都是中国人的情分上,请网开一条生路。”房景山只是嘿嘿几声冷笑,并不回答。高鹏振道:“如果能放我过去,愿送上好马20匹,快枪20支,大烟土50两,除此之外,还要什么条件尽管说。”房景山又是几声冷笑,突然喝道:“你必须立即投降,否则我只要你高鹏振颈上人头。限你一个小时答复!”说完,转身而去。

房景山正迈着大步向自己的阵地走去时,突然,一声清脆的枪响,只见房景山摇晃了一下,扑身倒在雪地上。接着,又是枪声爆响,喊声震天,救国军向伪警察大队冲过来。按绿林规矩,谈判双方都要遵守信用,不带枪的。高鹏振和房景山也确实都没带枪。那射击房景山的枪声是哪里来的呢?原来救国军中的一位侦察员,是从柳子上跟过来的,为人胆大心细,他深知房景山这人,为了讨好日本鬼子,不会卖人情给高鹏振的。他想,“除了死路,无路可走了,房景山如果不开面,那就和他同归于尽。”于是他套上两层羊皮,半夜钻到雪坎子里埋伏着,风吹雪积,整个身子埋在雪里,静等了八九个小时,终于等到了房景山大摇大摆地走回来,走到了他的身边,射出了愤怒的子弹,惩罚了这个铁杆汉奸。

警察大队虽人多势众,但见队长被击毙,个个心慌胆怯,无心恋战。伪警察大队龟缩进沿边一带柳林丛中,救国军摆开扇形围攻。这时,东方天空传来了马达声,只见一架印着膏药旗的日本飞机飞来。飞机上的鬼子误认为被包围在林中的是救国军,连扫射带轰炸,警察狗子们喊着叫着逃窜着,乱成一片。助战的飞机去后,救国军趁势出击,一举击溃伪警察大队。共击毙伪警察30多名,生擒50余名。高鹏振觉得带着这些伪警察行动不便,经过警告后,全部释放,紧急转移。

天黑以后,川原、坂田的增援部队相继赶到柳河,重新集结起来的伪警察,误以为跟来的是高鹏振所率的救国军,边逃边开枪还击,黑夜里,日本鬼子分不清前面是什么队伍,既然向他们开枪,便误认为是救国军,疯狂地追击着,伪警察又被打死打伤多人。当日本鬼子发觉前面不是救国军,命令停止射击时,高鹏振早已率队远走高飞了。对于这次战役,伪《大同报》有如下报道:“匪首老梯子、北来生等率枪马整齐久经绿林之悍羽数十名,窜扰于黑山、新民间,该县等警察队屡战屡北,堪堪束手,故将本县素有威名、善能缉捕之房大队附电调往剿匪……”“房队附,视贼为疽,岂肯令其逍遥网外?乃尾追转战数昼夜,匪军已插翅难飞,于月之19日,在阜新县三区范家窝堡,决一死战。两峰对垒,烟火弥漫……终以明暗悬殊故,未克直抵黄龙,匪弹飞来,将星陨矣。”

高鹏振在新民树起民众抗日义旗

辽宁省黑山县英城子朝北营子人高鹏振,1897年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曾当过乡团首领,后由于开枪打死9名欺辱百姓的奉系军阀阚朝玺部士兵,被迫加入绿林,报号“老梯子”。

九一八事变后,高鹏振义愤于日军的侵略暴行,返回家乡组织抗日队伍。1931年9月27日,成立“镇北军”举旗抗日。同年10月初,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委派军事组成员张永兴进入高鹏振部抗日义勇军中,协助其进行抗日斗争。张永兴,山东蓬莱人,1932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曾任东北国民救国军参谋长,1937年1月在齐齐哈尔被日军杀害。在高鹏振部抗日期间,张永兴曾化名立川在《新中华》发表了反映高鹏振部抗日义勇军从组建到取得五台子大捷战斗情况的《血战归来》文章,获得了非常好的宣传效果,影响很大。

1931年10月10日,在张永兴的建议下,高鹏振部在新民沙岭岗子(今新民市大红旗镇姚堡乡红岭村)改为“东北国民救国军”,任司令,下属4个团约3000人,相继转战新民、阜新、黑山、彰武等地抵抗日军,先后取得了攻打新民城、五台子大捷、梁家烧锅围歼日军等战斗的胜利。1933年初,高鹏振率部参加了热河、长城抗战,后率所部继续在辽北蒙边和热东地区坚持抗日。1937年6月,在战斗中负伤的高鹏振被叛徒暗杀牺牲。“七七事变”全面抗战爆发后,高鹏振义勇军余部继续坚持抗战。2015年,高鹏振被列入国家民政部公布的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创建东北第一支抗日义勇军

1931年10月10日,辽西绿林首领高鹏振,在北平抗日救国会派往沈阳的联络员张新生(化名王立川,后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事地下工作,1937年1月5日在齐齐哈尔被日军杀害)帮助下,于辽宁新民县沙里岗子举起抗日大旗,成立东北第一支抗日义勇军——东北国民救国军。

高鹏振,字云翔,辽宁省黑山县朝北营子人,1897年出生。少年习武,精通骑射,善写诗文,且性格豪爽,好打不平。当时兵荒马乱,当地乡绅组织民团,保乡卫土,高鹏振被推选为首领。1930年间,热河都统阚朝玺的队伍到阜新县泡子村(今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泡子镇)抢掠民财,与路过泡子村的高鹏振民团相遇,双方发生冲突,民团打死官兵9人。高鹏振因此惹来杀身之祸,被逼无奈,便率领几十名弟兄投身绿林,报号“老梯子”,开始了除霸杀恶、劫富济贫的绿林生涯。1931年“九一八”事变时,高鹏振正在沈阳养伤,目睹日军暴行,义愤填膺。高鹏振回到新民,联合一些东北军军官和绿林武装,于9月27日在新民县举起抗日大旗,成立“镇北军”,当时有200多人。10月10日正式成立“东北国民救国军”,高鹏振被推举为司令,下属4个团。成立时有1300多人,后来发展到2000多人,高鹏振被正式委任为东北第四路抗日义勇军二团团长、第十二路抗日义勇军骑兵支队司令。高鹏振领导的抗日义勇军成立不久,大汉奸张景惠、张海鹏写信劝他投降。高鹏振将计就计,假意投降,骗取步枪500支、机枪4挺、手提冲锋机4支。武器到手后,高鹏振便在彰武县大德阁再次举起抗日义勇军大旗,掀起了更大规模的抗日斗争。高鹏振的抗日行动得到当时在锦州组织抗战的辽宁省警务处长黄显声的大力赞赏,并派高鹏振的同学李宇明和李振东、李荣昌等人到高部协助工作。高鹏振部队纪律严明,英勇善战,成为辽西抗日义勇军的主力之一。

1932年1月初,高鹏振亲率骑兵300多人,在黑山县新立屯附近歼灭日伪军30多人,击毙日军大尉、中尉各1人。7月上旬,率部在彰武县后新秋一带伏击日伪军,打死日伪军40多人,俘虏黑田中尉等7名日军。

1932年8月14日,高鹏振率先头部队200多骑向北镇县闾山转移,与活动在闾山地区的抗日义勇军第十二路军副司令张海涛部联合作战,击毙伪北镇县警务局长单长柏,全歼伪警察大队。日军发现高鹏振进入北镇后,从沈阳调来森泽师团,并纠集阜新、义县、北镇等地伪军警共计1000多人,将高鹏振部和十二路义勇军司令于百恩部包围。日军在坦克掩护下发起猛烈进攻。义勇军寡不敌众,激战两小时,于百恩率部队退往义县。高鹏振率百余骑突出重围,退往彰武。但此役高部伤亡大半。

北镇一仗失利后,高鹏振率部队转战于辽宁彰武、康平,内蒙古库伦、通辽打游击,后又杀回阜新县。1934年12月中旬,在阜新县范家窝堡击毙伪彰武县警察大队副房景山等30多人,俘虏50多人。1935年初,由于日伪重兵围剿,辽西环境更加恶劣,高鹏振将部队化整为零,分散活动,打击敌人。

1936年2月初,高鹏振的100多骑兵在彰武县哈尔套被日伪军包围,经过激烈战斗,将日本彰武县指导官菅野良三击成重伤,击毙彰武县伪警察队长等多人。义勇军也伤亡30多人。高鹏振率60余骑突出包围,转战到黑山县八道壕、阜新县孙家湾等地与日伪军周旋,坚持抗日斗争。

1937年3月19日,高鹏振等10余骑在阜新县关山被伪骑兵第三旅旅长赵秋航率领的“讨伐队”包围,激战3小时,李宇明、李振东相继牺牲,仅高鹏振等3人突围。但高鹏振右臂中弹负伤,便秘密转移到彰武县太平山村(今属辽宁省彰武县平安乡)养伤。高鹏振率领抗日义勇军同日伪军战斗几十次,消灭日伪军500多人,俘虏100多人。日伪当局称高鹏振为“辽西悍匪”,先后将他的父亲和三弟杀害,仅幸存的一个儿子也改为张姓,到处躲藏。日伪当局悬赏万元捉拿高鹏振,献上首级的也赏5000元。高鹏振的部下“双胜”见利忘义,于6月23日以转移为名将高振鹏骗至十里保屯(今属彰武县丰田乡)附近树林中,将其杀害,割下人头,献给彰武日军守备队。高鹏振为国捐躯,时年39岁。

英灵永存

1937年初春,东北地区的抗战形势,已经进入了艰苦阶段。高鹏振率领的部队,转战于新民、彰武一带,与日寇周旋于辽河两岸。在沙里岗子一带受到新民、彰武警察讨伐队和铁路警护队的袭击,高鹏振右臂中弹,伤势严重,只好率领部下数十人,来到彰武西北部的太平山村附近的哈拉哈王亚廷家养伤。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把同来的亲信分散潜伏于民间,只留下一个叫“双胜”的护卫在身边照料。王家佃户刘永安平日敬重高鹏振的为人,到朱家屯请来红伤医生袁凤来给高司令治病疗伤。为了高鹏振的安全及治疗上的方便,袁医生把高鹏振请到自己家来。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后,伤势大为好转。

这时日伪大搞“治安肃正”、“讨伐清野”。高鹏振也与杨靖宇、赵尚志等同时被列入其“肃正”的名单之中。如《满洲国警察史》第九章第七节中就明确地写着:“……东边道地带的杨司令以下的红军诸系匪团,三角地带的阎生堂,滨江省中部及以北地带的赵尚志、张连科、考凤林、谢文东等,东部国境地带的孔宪荣、吴义成,锦州、热河省境方面的蓝天林、刘振东、苑九占、老梯子、周荣久……”上述均列为其“肃正”的重点。

同时,日伪当局在辽西各地,张贴布告,下通缉令,以重金悬赏:“活捉老梯子者悬赏万元,献上高鹏振首级者赏5000元”。这时,高鹏振的贴身护卫“双胜”,以为高鹏振大势已去,为重金所诱惑,决定杀死高鹏振,请功领赏,便设下一个圈套。他对高鹏振说:“现在时局紧张,此地不可久居,最好到人烟稀少的山沟里,到小官屯赵俊家躲躲”。高鹏振认为“双胜”说的有理,就随他一同前往。“双胜”的表侄张武,也是个见利忘义的势力小人,二人一拍即合,共同密谋了杀害高鹏振的计划。

几天之后,即6月23日,一个幽暗的黄昏,吃罢晚饭,“双胜”对高鹏振说:“不可在一地久留,不如趁黑出沟,转到辽西那边去躲躲。”高鹏振也没有多想,就同意了。同往常转移一样,带够了一路上所用的干粮和水就动身了。只是这次“双胜”显得更加殷勤,临行前还给高司令倒了盆热水,烫好了脚,舒舒服服地好上路。为了使这次转移更增加些安全系数,“双胜”建议把张武也带上。此时,高鹏振臂伤还没有完全好利索,看到“双胜”为自己忙这忙那,毫无怀疑,自然是同意的。

三人一同上路,当他们一行走到石砬堡时,高鹏振见此地沟谷绵延、森林茂密,是个隐身的绝好去处,便放宽了心,放慢了脚步,与他们二人从从容容地向前走着。“双胜”认为下手的时机到了,伸手拽了一下张武,抬手对着高鹏振脑后就是一枪,一代抗日英豪,就这样死在了叛徒手中。

十几天之后,刘永安、袁凤来得知高鹏振惨死在叛徒“双胜”手中的噩耗,悲愤已极,决心杀死“双胜”,为英雄报仇。他们利用“双胜”报功心切的心理,骗他说:“老梯子在太平山西山沟里还有枪埋着,何不一同去起,挖出来后咱们一块去领赏。”“双胜”信以为真。三人悄悄地来到西山沟挖了起来。镐碰到了石头上,撞出了火星,“双胜”以为是挖到了枪,怕枪损坏,便趴下身子用手扒。这时,刘永安一镐头下去,把叛徒打死在坑内,用叛徒的头,祭奠了民族英雄高鹏振。他们来到了“老梯子”牺牲的地方,焚香烧纸,祝愿英灵永存。沈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22 11:36:0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义勇军人物]高鹏振烈士的抗战故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