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义勇军抗战人物]回忆义勇军抗日烈士李春润(3)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4667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义勇军抗战人物]回忆义勇军抗日烈士李春润(3)

[义勇军抗战人物]回忆义勇军抗日烈士李春润(3)

十八、向三角地带转移

双十节的前几天,日寇关东军动员服部高波等军团大批精锐日军配合伪奉天第一军管区司令于芷山部的靖安游击队,携带优势的各种重武器,沿沈海铁路的抚顺、南杂木、清原,海龙和安奉路的本溪等地分南、北、中央三路大举进攻东边各路自卫军。敌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企图把自卫军各个击破,一举摧毁各县根据地。敌人的快速部队已经深入到南杂木、北旺淸一带,大规模围攻,严重地威胁着我们。想截击,已来不及;要防守,更是困难。伪满《北京时报》大同元年十月中旬对这次战役有过如下的报道:“中央地区服部各团,分为数纵队北山城子迤西之沈海路沿线主要都是一齐前进,到处击破匪团,已进击向阳镇,四道沟,新宾县,此方面之兵首为李春润部,已有九日以来向新宾方面逐渐撤退……”

“服务部口团之力……于十五日早晨由老城附近出发分为数纵队,向新宾前进,发现匪贼六百人……至午后二时许,击毙匪团,该匪团李春润所率之骑兵队受多大损失,向通化败退,匪方遗弃尸体颇多。”

李春润指挥队伍在永陵、木奇和北旺淸等处分兵迎敌,但都阻止不了敌人的前进,情势危急万分!这时,桓仁、通化和柳河都被打得溃不成军,自顾不暇,怎么能支援别人呢?这就使我军更陷入孤立了。我们的部队除了向凤城南进的几营卫队之外,剩下的只是后来参加的那些杂牌军队。在敌强我弱,实力悬殊的情况下,不得不暂时被迫从木奇向西转移。这时,队伍渐渐集合不起来了,仅有少数卫队不到三百人,到南夹河被日伪军围住。我许多女宣传队员战死在苏子河里,宣传队代队长刘桂珍英勇牺牲。

李春润指挥卫队连续三次打退敌人的猛扑,也压不住密集的火力。后来他和几个机枪射手在后面掩护,才把眷属抢救出来,但是,十几辆装给养、弹药、行李和重要文件的大车,全被敌人劫走了。敌人还是不肯放松他们的追击,紧紧跟在李春润的后面。他带少数骑兵,穿山越岭,冲出敌人的包围圈,经过抚順、本溪、宽甸,终于到达凤城,找到留在那里的部队,与李子荣、陶景文、谢志芳和李国安等会合。

李春润回到久别的故乡,他从大李家堡子西河沿经过,看见他父亲生前一手修建的那几间旧草房,只剩下一片破房框。据说,是在1932年李子荣袭击红旗时,被日寇放火烧毁的。

日寇把凤城、安东、岫岩一带叫“三角地带”,这是李子荣、邓铁梅的抗日根据地。当然也是敌人攻击目标。李春網为了保持抗战力量,把部队化整为零,在凤城、安东(丹东,下同)边镜打游击战。自卫军副司令部领导的部队遭受严重打击后,以前在新宾、清原和抚顺方面活动的有的被打散,有的投降,有的藏起武器,潜伏待机;也有的被营长马锦坡领导到长白山加入杨靖宇领导的抗日联军。

李春润自举义以来,动机纯正,意志坚决,与日伪军转战数月,胜利了不骄傲,失敗了不灰心。他从新宾退到凤凰城还想重整旗鼓再打回去。他在凤城、安东开展游击活动,精神百倍,带着队伍爬山越岭,不怕风吹雨打,忍受寒冷和饥饿,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宿营时,他常常给大家讲故亊,说笑话,什么也不愁,对抗旗前途充满着乐观情绪。

十九、坚持抗战

李春润自举义以来,动机纯正,意志坚决,与日伪军转战数月,胜利了不骄傲,失敗了不灰心。他从新宾退到凤凰城还想重整旗鼓再打回去。他在凤城、安东开展游击活动,精神百倍,带着队伍爬山越岭,不怕风吹雨打,忍受寒冷和饥饿,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宿营时,他常常给大家讲故亊,说笑话,什么也不愁,对抗旗前途充满着乐观情绪。他一贯相信东北军迟早一定能打回东北,后方那些抗日团体也会大力支援自卫军。他想到北平看看,再继续干下去,为打日本,他情愿流尽最后一滴血。十二月初李春润把队伍交给李子荣,冒着凛烈的西北风护送七十多岁的老母,领着老婆、孩子带几个随从副官乘渔船横渡黄海去北平。冬季的海风刮的厉害,小船随着波浪忽上忽下,一家人被颠簸的坐卧不安。天黑以后,船也迷失方向,跟在轮船后面才靠上岸。岛上的渔民殷勤地接待了他们。风息了,才驶进渤海湾,经塘沽到达目的地。

我们在北平见了面,都住在东城西下洼子北锣鼓巷。春节前我编写一本“辽宁民众自卫军第六路抗日实录”分送给各有关单位及各图书馆。

李春润的抗日亊迹早已传播到后方,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及东北义勇军后援会都大力支持我们的活动。救国会拨款六千元,由王绍伯携款回前方慰问部队,王绍伯拐款潜逃给我们造成巨大的损失。这时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唐聚伍在北平作寓公,他不想东山再起,继续抗日,总司令部的组织已不存在了。东北义勇军后援会任命李春润为东北义勇军辽东总指挥。

李春润坚持要抗战,受到北平各方面的支持。北平军委分会、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及东北义勇军后援会拨给一大批军用物资,计有迫击炮五门、掷弹筒六个、轻重机枪十余挺、盒子枪二十余支、湖北造步枪二百多支、各种子弹万余发,还有手榴弹、黄色炸药、无线电收发报机及皮棉大衣、丝绵背心等多件。春节前后,留在新宾、清原、抚顺和凤城的自卫军领导人王彤轩、刘克俭、李海峰等陆续到达北平,与李春润取联系,他们都想再回东北,坚持抗日。

总指挥部第一批派回东北的地下工作同志有赵亚东、郑殿相和马效先。他们预定到新宾找到那些潜伏起来的同志。1933年阴历正月,李春润在办事处召开一次军事会议,讨论了再起的军事计划,派张斗南为代理参谋长,秦洪修、齐洪治、戴贵成、马瑞春、姚立志等为参谋。关德裕为总指挥部秘书长,杨庆贤为新宾县长,崔荣轩为通信队长,孙耀祖为旅长,赵玉林为营长,同时委派了副官等多名。

这次会议决定先派孙耀祖、张斗南、杨庆贤等二十余人回新宾、淸原、凤城等地集合队伍准备再起。在锣鼓巷为孙觐庭等设宴饯行。他们一致表示回到东北,在李总指挥的领导下,坚持抗日斗争,在任何困难的情况下绝不妥协。

第二天,孙觐庭等严密地藏好总指挥部发给的证件,经由山海关和大连返回前方。

二十、泄密

阴历二月上旬,北平街头出现了《盛京时报》的号外,以头号大字登载着孙耀祖等二十名同志在大连、本溪等地被捕的消息。

报纸详细地报道了同志们的被捕经过和他们的供词。还有这些同志的单身像,水上警察受奖人员合影及小型素绸任命状的照片。在这些照片里人像逼真,字迹淸楚,可以看出总指挥李春润的签字和监印兼校对关德裕的字样。敌人严刑逼供把我们的再起计划全盘暴露出来,也公开了我们在北平的住址。但是这些同志到底被敌人关在那里,最后受什么样的处理却一字没提,这大概是敌人怕我们有所行动吧。当年的那份报纸号外,迄今50多年已经无处查找,只在辽宁图书馆里找到一份伪满大同2年2月20日的《盛京时报》其中报道了我们被捕同志的情况。

“逆徒李春润以下二十名一网打尽”——张学良狂奔于恢复失地,派遣多数便衣队,潜入满洲,扰乱后方,并一面派义勇军在热河及国境方面大肆搔扰,盘聚东边之东北民众自卫军总指挥唐聚伍、李春润被日军痛击,逃窜北平以后,张学良命令彼等再度组织义勇军,在东边及三角地带,纠合旧部匪贼,派遣联络员,日满官宪,接到秘密活动之报吿,至二月一日午后四时五十八分在本溪湖站日警察官逮捕李春润所派之联络先发员,东北义勇军第三军用特科队长上尉鲁溶及其他一人……本溪及大连水上警察署,迄二月十日逮捕党羽二十人,严刑审问,结果,判明李春润自逃出北平后组织东北义勇军第三军团,将纠合东边及三角地带之大刀会匪,计匪賊等数万人,与热河义勇军东西相应,冲日满军腹背……。”

据该报记载:

特种队上尉鲁溶、林志敏于二月一日在本溪湖,上尉参谋戴贵成于二月三日在同上地点,中尉参谋秦洪修、通信队长崔荣轩二月三日在大连水上警察署,上尉参谋马端春于二月四日在本溪湖警察署,上校特殊队长齐洪治、少校营长赵玉林、少尉副官张之琪、宫熊岭、吴凤岐、新宾县长杨庆贤于二月六日在大连水上警察署,第四梯队长兼总参议孙耀祖、少尉副官于镜芝、中尉参谋姚之志、李万财、邹殿君、中尉陶景芳、李惠亭、宁永浮等二十名先后被捕。

噩耗传到北京办亊处,有如晴天霹雳,同志们特别是李春润都感到万分悲痛。我们推测这些同志是不会活在人间的。

我们的再起计划洩露了,对当时的工作是非常不利的。

二十一、塔沟血战

日寇加紧对我国的军事侵略,企图使华北特殊化取得合法化,1933年5月,平津局势陷于极度紧张。北平军委分会总参议熊斌与日本关东军冈村代表在塘沾签订民国以来除袁世凯签订的二十一条外,对中国危害最大的卖国条约——塘沽停战协定。当时敌机在平津上空结队飞行,如入无人之境。李春润目睹南京政府不抵抗政策,达到空前的程度,他和中国人民一样对日本帝国主义是不甘屈服的。

他急于要回东北,继续在辽东领导抗战,这时便偕同眷属乘渔船秘密去达威海,途中在长山岛被日军截住,经他机智周旋,加之伪军中有他的一名同学才使他虎口余生。到威海卫办事处同我研究往前方输送那批军用物资。

我们与前方同志联系好了,双方约定了交接的时间、地点,在七月末一个风平浪静的夜晚李春润带六名同志从荣成湾起锚出发了。一帆风顺,两天三夜穿过敌舰的封锁线顺利地在凤城县西南北井子登陆。李春润刚一登陆,就被日伪侦察到了,《盛京时报》在八月五日这样报道:“李春润,李春光(即李子荣)自日满大军举行第三次三角地带讨伐以来,该等部属瓦解,全数溃退……孰料近传李等由海道乘舰重来,携有枪械、子弹极多,并有机关枪,手提式髙射炮、平射炮,随军带来,势力较前巨大……,故日满当局为彻底剿灭匪计,特由各县镇调回安奉警备司令部所属之营连,齐集凤城由杨团长率领……满载军用品将随大军出发。”

今年九月,我去凤城访问老战友时,会见李子荣旧部李春溥和赵多三等,他们谈起当年李春润回到凤城时的情景是这样:

李子荣预先集合敖锡山旅长和于文广、林树栋,韩中琦、孙子周、阎生堂等潜伏部队七百多人,发动大李家堡子、李家窑、四家子和塔沟等处的农民,前往北井子附近接取物资,欢迎李总指挥,物资下船,装了三十多辆大车。

队伍马上装备起来了,战士们浩浩荡荡向红旗出发,伪军大同队一个连被我们缴了械。沿途伪警闻风远遁。

当天晚上,在蒙古营子、蓝旗宿营。第二天上午进攻龙王庙,日军守备队——全中队坚守据点,顽强抵抗,我军于文广部在蒙古营子截击增援之敌,被迫打家沟,致使增援日军乘汽车涌进龙王庙,在东上坡子将我军包围,一场激烈的战斗,李春润几乎作了俘虏,我军向马家堡子转移。第三天吃过早饭,李春润集合队伍,给大家讲述当时的抗战形势,指出今后斗争方向,他的讲话大大鼓舞了士气,坚定了人们抗战胜利的信心。

李春润运到这批军用物资武装了我们的队伍,因为目标太大,日本关东军派遭大批军队向我们进攻,在各个地方展开了包围战。据报日军在卧虎山包围了我们的另一支部队,李春润便率队驰往应援,在谢家卜子与敌遭遇,从日出打到天黑,敌人不支,抓车拉着伤号向北井子逃跑了。有一天,李春润顶着倾盆大雨到陶家沟去起以前埋藏的子弹,没想到早被别人起了去。我军向黄旗转移时,日伪军从蜡沟绕过来被敖锡山部伏兵截击,这支临时拼凑的队伍怎么能打败敌人的正规军。伪军杨团长是李春润的老同亊,没来追击,我军得以从容撤退,保全实力。这时庄河县的伪警察大队长刘同先率部反正,参加了义勇军。

李春润率队转移大李家堡子,又与日军碰头,战线拉长到陶家堡子、陶南沟,压车岭,前大东沟和干沟子,日军二百多人,分三路往山上摸,打了一天,不分胜负,日军撖回边门。

隔六七天后,我军又在塔沟与日军(其中包括部分朝鲜族)三百余人接触,敌我势均力敌,从午前十时左右打响,我郑营副牺牲,士兵死伤三十多名,敌人抓车拉走尸体三十多具。

李春润看看自己队伍,伤亡惨重,他遏制不住心头的怒火,端着一挺捷克式轻机枪,朝着迎面扑来的敌人往前猛冲,十几个日本鬼子从三面围上来了,机枪一齐向他无情地扫射,炮弹在他附近一颗接一颗落下来,炸的烟尘滚滚叫人睁不开眼,敌机在头上吼叫,对我军扫射,他的两个随从副官倒下来了,他还一直往前闯,赫贵修劝他往回走,但他好象没听见。

几个朝鲜兵嘴里喊着:“活捉李春润!你们投降吧!李春润气的一边骂,一边紧紧握着手里的枪还是不住向敌人放。

忽然一颗子弹打中李春润的左腿,鲜血流出来,他站立不住,栽倒在血泊里。

赫贵修将他背起来,冲出重围,另外两个卫兵,在前面开道终于救出了这位奋不顾身的指挥官。

旅长敖锡山团长阎生堂率队保护着李春润在南海朝阳岗等处的密营里隐蔽了八九天。

因为敌人还在四面包围着,得不到医药,伤处溃浓生蛆,他的伤势越来越恶化,昏迷不醒,眼看生命有危险。同志们守在他身旁,干着急没有办法。

这次日伪军向我军进攻,曾动员了海陆空军,来势凶猛,空前巨大,从当时《盛京时报》八月九日的报道可以看出:华北抗日救国军之首魁大退暴成之李春润二次潜入东边道……现经日满军之攻击,三十、三十一两日,经大村、伊藤两口队猛击匪即向结于东北方逃走……又因空军之爆击,匪又逃走大李家堡子方面,六日以来,经高君伊藤,大村各部队及满洲国军已经包围匪土,而由海城出动之板津支队击口,匪已虽四分五裂之势……更遮断李春润之海路增援军,特派驱逐舰“朝歌”于六日出动——以充海上之警备。云。

二十二、殉国

同志们为了挽救领导的生命,把队伍交给敖锡山,由李子荣带几个副官在夜里悄悄通过敌人的大包围,雇了一只渔船,护送李春润渡过黄海到烟台美国医院,化名艾英杰。我在威海卫接到急电,赶赴医院,为总指挥的安全感到极大的焦虑!

敌人不知道负了伤的李春润,已经离开了前线,他们的包围依然没有放松,李子荣等在烟台登陆时受国民党驻军荣旅的检査,他乘火打劫解除了我们的武装,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充分体现在他们的部队里。

李春润在医院经过医生的诊察,非截肢不可,要亲属李子荣签字,有了危险医院不负责。九月二十日午后,施行手术时,李春润不幸结束了他三十三年的生命,遗妻白氏和二子三女。在没作手术前,李春润一阵昏迷,一阵清醒,他预料怕是有危险,睁开眼睛看看我们说:

“日寇是我们的死对头,他们打死一个李春润不要紧,我们还有成千上万的好同志。如今我纵然有生命危险,同志们不要太难过,要把悲痛化为力量,继续同敌人战斗到底,凶恶的日本帝国主义迟早会从东北滚出去,从中国滚出去……。”

在这种沉闷忧郁的气氛中,站在旁边的同志都掉下了眼泪,特别是李子荣的心情激动得更厉害。

李春润逝世后,我们为了避免敌特的耳目不敢大规模举行治丧,草草将他安葬在烟台山上,墓前竖起一个木牌上写“艾英杰”(华)之墓。

北平东北义勇军后援会责成我回忆李春润的抗日事迹,写成“东北义勇军辽东总指挥李春润抗日殉国纪实”,经该会报请南京国民政府叙陆军少将,优恤了遗属,将其生平亊迹宜付国史馆立传。

东北义男军后援会为了纪念这位抗日烈士,让他的光辉亊迹传之久远,把殉国纪实出版数百册,分送给各有关机关,团体。1935年,我在天津市立第五通俗图书馆当助理,曾见过这本具有历史意义的史料,但在敌伪统治华北期间经过几次检査这种反日书刊恐怕早被下架销毁了。

二十三、理想实现了

李春润牺牲后,我们的同志把悲痛化为力量,继续在辽东和冀东一带同敌伪作不屈不择的斗争。据李春润、赵多三和谢志芳等几位同志告诉我,不少关于李春润旧部的抗日活动:抗日联军杨靖宇派原自卫军警卫师二团二营营长马锦坡到新宾县收编李春润旧部,不幸被叛徒告密被捕,1934年旧历二月二十四日被日寇杀害壮烈牺牲,临刑前,三呼“共产党万岁”!

原自卫军副司令部卫队营长谢志芳于1933年冬季带一个营从凤城回新宾,在羊台领截烧日军汽车四辆,俘虏日寇四名,打死两名,生逃三十多名。尔后,在金川、濛江、桦甸、抚松、蛟河、磐石等县打游击,给敌伪以沉重的打击。

第二年春,谢志芳又转移到辑安、宽甸、凤城活动了四个多月,以后,他率领部队渡海参加了李际春的救国军。

谢志芳在冀东参加过震惊中外“通州事变”,以后改编为冀中抗日联军,在解放战争的年代里,他又参加了解放军。

义勇军第三十五路旅长敖锡山,团长阎生堂,长期蟠居在安东佛爷岭、长泡子,当时队伍还有七百多人,不断地打击敌人。伪警察队被打得不敢露面。

阎生堂部在一年秋天,活动于安东边境,击败日伪军三百多名,杀死日寇清水指导官等八名,日伪军弃尸三十多具。

髙力桥的肉搏战严重打击了日伪军。有名的猞猁岭截击日军汽车事件,击毙日寇指导官伪刘大队长的警察队:两个中队被缴械。

1935年秋,李春润旧部陶景文、谢铭轩、敖品之、曹尚新、赵多三等八人,策动冀东伪保安队反正,被汉奸告密,陶景文等受到调防,撤职处分。

同年,阎生堂的大部队在敌伪的频繁“大扫荡”中活动不开了,他领精锐部队四十几名在凤城、安东地区活动,与民众建立了血肉联系,如今群众还说阎部纪律严明,不扰乱百姓,他最痛恨汉奸特务,他对这些人惩罚是绝不宽恕的。

在邓铁梅牺牲之前,日伪军六百余人在凤城尖山子疯狂扫荡,周生堂陷入重围,负伤自杀。

总之,李春润将军虽然壮烈牺牲,但中国人民不屈不挠,前仆后继,终于在中国共产党领下1945年8月15日贏得祖国光复,抗日战争的胜利。

民族英雄李春润永垂不朽!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21 8:38:5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义勇军抗战人物]回忆义勇军抗日烈士李春润(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