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义勇军抗战人物]回忆义勇军抗日烈士李春润(2)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4667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义勇军抗战人物]回忆义勇军抗日烈士李春润(2)

[义勇军抗战人物]回忆义勇军抗日烈士李春润(2)

十、夺回新宾

5月中旬,李春润确知占据县街之敌,主力撤回沈海路沿线,便会同总司令部卫队旅,越过分水岭,向新宾县街进攻。

在反攻新宾县街的头一天晚上,李春润率领卫队营,深夜急行军到县街潜伏起来,王彤轩带武术队从山道绕到后仓,从通化开来的总部卫队旅两个营,也到达县街东面的白旗堡。

自卫军从东、南、北三面围攻县街伪军。

第二天拂晓攻击打响了,我军卫队一个连和鲜族特务队先摸进街里喊声连天,街东头英国医院和县政府,后山也都出现自卫军。

伪军从睡梦中惊醒,仓促登上炮台,打到黎明,双方互有伤死,自卫军按原定计划,撤出县街,在苏伙洛、东昌台、红庙子及北旺清等处待命。

伪军遭受突如其来的夜袭,在县街周围严密布防,街里加派岗哨,构筑工事,对行人、住户的搜查盘问就更频繁了。当天晚上,我军又向县街近郊移动,切断电话线,截住行人,次晨拂晓,大举向县街伪军的各个据点猛冲,展开激烈的争夺战,伪军依仗优势炮火,盲目射击,我军卫队营炮兵连有一门迫击炮自爆死伤数名。

李春润在南山亲临阵头,指挥作战,他骑一匹栗色战马,在硝烟弹雨中,东奔西驰。

我军为了大量消耗敌人的弹药,战前就准备了大批鞭炮,在枪炮声中燃放起来,伪军辨别不淸,只是连续发炮,给自己壮胆。天刚放亮,我军又撤走了,武术队及第十六团某营牺牲两名连长,战士死伤三十多名。这两次夜袭虽然没把敌人立即驱逐出去,但是给他们的打击确实很大,他们不敢在县街进行战备建设。

这是我军从建军以来开始受到战斗上的锻炼。

李春润正在集结队伍,想用调虎离山之计以少数兵力佯攻永陵,亲率主力部队夺回新宾。突然,从县里传来叫人难以置信的离奇消息:敌人因为弹药消耗殆尽,补充困难,不堪自卫军的连续夜袭,在头一天下午,诈说出发,运走了伤号和全部军用物资,沿北旺淸公路向淸原方面逃跑了。情况出乎想象,李春润命令第十六团一营营长吕晓峰和王彤轩率部队迅速追击逃敌,并将司令部迁回县街。

追击部队在湾甸子附近与敌接触,预先把大树砍倒,阻挡敌人的去路,伪军丧失斗志,无力抵抗,遗尸二十余具,战马十几匹,大车数辆向北逃窜。

逃往清原的鬼子兵五、六十名,从湾甸子、北旺淸和六道沟经过时,纵火烧毁房屋数十间。

新宾县商会会长黄金来等看县街空虚,商民的生命财产没有保障,派遣代表,恳切要求我军回县维持治安。在这次争夺战中,我始终是追随李司令的,因为关毅留在县,所以秘书工作只有我来做,对当时的战争经过知道的比较多。

李春润星夜率队回县,民众夹道欢迎,如同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人们心里充满了无比的兴奋。

十一、惊人的发展

第六路军夺回新宾县街,李春润和同志们研究,保境安民的具体措施,由司令部贴出布告,号召大家各安生业,抓紧生产,支授自卫军。派杨庆贤为新宾县长,刘云彩为税捐征收局长,又从部队和地方遴选负责人员筹划军费,发行地方流通券十余万元,开设被服厂、修械所、小学。

修械所,不但能够修配长短枪的零件,还能制造地雷、手榴弹。李春润有一次亲自试验手描弹把左手炸伤。司令部为了补充武器弹药军用物资去抚顺、沈阳秘密进行交换,曾派冯XX负责恢复木奇迤北的柜石哈达银矿(该矿在“九·一八”前开办)的生产。当时用土办法开采,产量不大,工人不多,开采目的是为了筹集军费开支。

当时新宾也同东边其他县份一样,多数民众乘隙私种鸦片,其面积约等于第二次直奉战争时期播种鸦片的亩数。第六路旅部为达到上述交换武器弹药目的,便将伪县政府的禁烟局接收过来,于七月间派出三个禁烟组,由我担任第一组主任委员,每组都有一名县政府科员参加,并带降队十名。李春润不光推动各个同志努力做好这些工作,他更关切治安问题,主张从严惩治盗匪,对于罪大恶极的惯匪,经过军法审讯有的被判处死刑。但他也剿抚兼施,对于许多有心向善枪支整齐的股匪,则给以弃暗投明的机会,改编为自卫军。当时接受改编的有:华九江、吴风阁、唐善良及绰号黑虎、二虎、三虎、老来好、草上飞、金蝴蝶、平东洋、占东边等,都按人数、枪支的多寡,予以适当编制。华九江、吴风阁、老来好、二虎等编为团长。

对那些表面接受改编,扛着抗日旗帜,但仍不守纪律,奸淫虏掠,或在战场不听号令,致误战机,民众恨之入骨的,按情节轻重,予以应得的处分。从五月到七月间,成立不久,就有了惊人的发展。当时兵力包括原第三营及王彤轩武术支队,朝鲜族特务队,刘克检旅,华九江骑兵独立团,直属通讯队,宣传队等,已达二万多人,七月间,总司令唐聚伍率卫队到新宾主持授旗式,检阅了第六路,并给补充迫击炮三门和步枪子弹若干。

李春润文武兼备,治军爱民,成绩显著,在唐聚伍领导各路自卫军中,实力比较充实,他是唐的有力助手,于六月末,被擢升为辽宁民众自卫军副司令仍兼第六路司令。李春润就任副司令职,组成副司令部,派李祥凯为参谋处长,刘雪三为军需处长,关毅为秘书处长,其余副官、军械、军法等处应有尽有,由关德裕接充第六路的秘书处长。李春润之弟李子荣在日寇所谓“三角地带的凤城活动,是起义较早与邓铁梅齐名的义男军第三十五路司令。他在日伪军还击之下,把部队化整为零,化装从宽甸到新宾参加李春润部队的抗日活动。与此同时,辽宁民众抗日救国会,从北平派出代表康悦忱、秦喜林来东边慰问各路自卫军,并传达后方支援抗日部队的情况,对抗日活动的具体措施,进行了周密的研究。

康悦忱是李春润在讲武堂时的老同学,他是足智多谋,善于辞令的参谋人材(后来是通州事变领导人之一),他被李春润留下担任副司令部的参谋长,一时人材毕集。李春润掌握了实力雄厚的队伍,占据着盛产粮食的新宾、清原大好县份,他对抗日前途更加乐观了。之后,北京救国会又把共产党员李兆鱗由耿继周部调到我六路军工作,当时李兆麟化名张寿笺,使我军如虎添翼。

我们的队伍,如此飞快的发展,为前后方抗日团体和民众所重视,许多爱国人士和抗日武装都愿意同我们合作,新宾县郑家堡子一支较大的地主武装丁育昌(丁超长子,陆军大学毕业)率领一千多人与我军会合被编为一个旅。

新宾县英国医院雷克德大夫主动帮助李春润购买枪支弹药,救护伤病员,给我军很大支持。

我从原自卫军司令部秘书处长关毅的回忆录中得知,当时,唐李关系是不够融洽的,李几次向总部要求补充军火,得不到解决,请唐到新宾检阅他迟迟不来,使李感到不满;而唐又听信流言蜚语,疑李要取总司令而代之。据说唐到新宾时就存有戒心,生怕李对他不利。

六月下旬,抚顺县铁背山“元帅林”卫队十余名在常子箴(李春润的讲武堂同学)的带领下,持械到新宾县街接受第六珞军的改编,常某在司令部充任参谋,有时被派往沈阳联系军火事宜。

淸原县是新宾北面的门户,两县土地接壤具有战略意义。我军要向淸原发展,曾经先派代表张砚耕等说该公安局长文升忱,希望他率部反正,反正后,将同总司令部商量给以司令官衔。但文升忱顾虑重重,没有抗日诚意,不敢有所表示,以后我们想尽办法他都不为所动。

十二、出击清原

淸原县是新宾北面的门户,两县土地接壤具有战略意义。我军要向淸原发展,曾经先派代表张砚耕等说该公安局长文升忱,希望他率部反正,反正后,将同总司令部商量给以司令官衔。但文升忱顾虑重重,没有抗日诚意,不敢有所表示,以后我们想尽办法他都不为所动。

七月间,李春润衡里我们的实力可以收复淸源了。他便根据会议的决定,派李大光(淸原县白草甸子人)率领步兵一个团会同王彤轩部向清原县街进攻。

在端午节前的一天晚上,我军乘没有月亮的黑夜,把部队开到淸原南方长岭子、五里堡子一带扎下大营,通知县街各界准备迎接自卫军,并声言队伍要到县街过节。这时,人心慌乱。

于芷山部伪军董、邵两团听到消息慌作一团,动员民工在前河沿构筑工事。

我军决定三面进攻,李大光团指挥第一营打西面,第二、三营打东路,武术队打街南边。

第二天拂晓,我军向县街发动总攻,李团第一营营长吕晓峰率部冲至学校附近。由于降队黑虎的连队不守纪律,抢掠商民的财物,引起民愤,伪军登上炮台反击所有各路。我军都被打退了。战后,吕晓峰奉令把黑虎二队缴了械。该部三十多人,全被枪毙,只跑出一个人到一面山给黑虎一队送信。十几天以后,李大光等又第二次向淸原进攻了。在一天晌午,淸原南面五里堡子伪军前哨与我军接触,街里可以听到稀疏的枪声,董团官兵不敢正面迎敌,躲进工事。

邵本良部伪军占据街里顽强抵抗,我军武术队开始向敌人冲锋了,他们吃符上法,喊杀震天,往前猛扑,有如天神下界。街里枪声四起,整个县街就象被打翻似的。敌人的猛烈炮火,切断了我军武术队的前进道路,他们几次冲锋都被打回来。但是,他们在吕营的应援下,打回来再攻上去反复往上冲。伪军真以为武术队是枪刀不入的神兵,拚命用枪扫射。不久,就往后撤退逃往县街北山了。武术队这才冲进街心。邵本良伏在炮台里,隐住身子,从容向我武术队瞄准,敌人的伏击,我军死伤逐渐增多。

我军士气旺盛坚决不下火线,占领东街县迫击炮队营房,强制被虏队长向伪军发炮,但炮弹落下并不爆炸,后来才了解是那个俘虏搞的鬼。后来也被枪毙了。

山下伪军听见号声,立刻回到山上,敌人的火力增强了一倍。

这时,沈阳日军又派来增援铁甲车队,开进淸原车站,向我军开炮。我们的部队鉴于多方面受敌,形势恶化了,才向南转移。

伪军团长邵本良,打退了我们的进攻部队得意洋洋,率队向南追击。在长岭子附近,他中了我们的埋伏,被打得狼狈不堪、抱头鼠窜。邵逆腹部受伤,败回淸原。

敌人从沈阳派来飞机,向我军跟踪轰扫。我们白天在山沟树丛里隐蔽,只有少数农民和耕畜受到轻微的伤害。在我军进攻淸原的激烈战斗中,伪军以邵本良团最“骁勇善战”,他们真给敌人卖命。可是日军守备队却非常狡猾怕死,躲藏在县中学的院子里,不敢出校门一步,因为他们最怕武术队的冲锋,以为真是刀枪不入。我们已经撒出淸原好几天了,日寇还谈虎色变,竟一夕数惊,鸣枪助胆。

淸原抗日烈士孙铭武的弟弟孙觐庭,率队参加自卫军第六路,被我们编为一个步兵旅。

我军在淸原吃了败仗,王彤轩部武术队遭受空前未有的损失,武术队在敌人方面的威力渐渐有些降低了。

同志们从这次严重的失败中,取得了一定的经验和教训,一致认为缺乏训练和纪律懈弛的队伍,不可能担当攻坚战,只能在战斗中起配合作用。此后,我军普遍加强了组织纪律教育,要求指导员学习军事、学习战略战术。

十三、夜击营盘

我军从淸原败回新宾,士气稍有涣散。李春润观察当前形势,要想收复清原,条件还不充足,只好暂时停止北上计划,把目标转向西边,在抚顺一带开展游击活动,威协抚顺、沈阳之敌,使之疲于奔命,不敢长躯东进,以保卫新宾根据地,屏障东边各路自卫军,然后再乘隙夺取淸原,打击邵本良,为同志们报仇。

八月初,队伍开始向抚顺边境移动了,李春润率卫队营到达六乙地。刘克俭、丁育昌两旅及王彤轩支队分驻在沈海路沿线的南杂木、营盘、章党、城子后、石门岭、树碑等处。我军各部化整为零,昼伏夜出,发动民众协助破坏铁路,把铁轨抬到远处,埋起来,共拆除二伙洛至营盘铁路,约有三华里,好几天没能通车。

明历八月十四日夜半,我军进攻营盘,日军守备队及伪抚顺县公安队,打死日军13名,伪王大队长一个多中队被缴械,得三八式轻机枪一挺,三八式步枪三十八支,缴获公安大队步枪二百余支,子弹数千发。

这场战斗,武术队在梁希夫的指挥下,发挥了很大的威力,他们反复冒着敌人残酷的扫射夺取机枪,活捉射手。战后,我在六乙地指挥部里亲眼看见几个刚从战场下来的王彤轩部的战士,他们光着上身,在前腰和后背只有几个隐隐约约象黄豆粒一般的小红点。我怀疑这些弹痕,难道我们的武术队真是刀枪不入吗?

这时新宾县南章党士绅(清末举人)林符与营盘士绅佟冬阁都受到自卫军抗日胜利的影响,率众参加自卫军。

李春润知道他们在地方夙孚众望,具有较大的号召力,所以给佟编为一个旅,给林编为一个团。我军在抚顺一面对敌斗争,一面扩充队伍,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当时副司令部所属武装部队约有七千多人。几乎超过两个师的编制,我军的实力越来越雄厚,给敌伪的威胁就越大了。王彤轩的武术队在我军的多次战役中牺牲较大,功绩也特别突出,总司令部将该部扩编为自卫军第十一路,王彤轩任司令,仍受副司令李春润的领导。

李春润率部西进以来,部队的活动,以打游击战为主,时现时隐,出没无常,使日伪完全陷于被动地位,只能固守据点,不敢出击。沈阳日军飞机每天在高空盘旋,寻找自卫军,高兴了就向村边树丛或山沟盲目轰扫一大阵,起初人们还觉得怪吓人的,可是时间长了,看它打枪投弹都没多大准头,就都不怕它了。一到夜间飞机更象废物一样寸步难行。

十四、骑兵团

当时收编绿林华九江扩建一个骑兵团,另招编三个团,共四个骑兵团,分一、二、三团和一个独立团。独立团长李大光,东北大学毕业生。李带骑兵三百人,有一百多条枪。七月一天夜里在斗虎屯,由该团一连三排长神枪手杨青山为尖兵和张德钦等摸进敌人炮楼活捉日本军一名,将十几名伪军歼灭,得八支三八马枪。在大苏河收编二十名保甲,得枪十一支。李大光带骑兵团到淸原白草甸白局长家缴枪,白吓跑了,在北大林文局长家缴步枪九支。而后,去攻打南口前,火烧了铁路桥。当晚我军正在休息,伪铁路护路军将该团包围,双方接火,敌人用机枪向我扫射,我军战士从梦中惊醒进行突围,战斗开始我军非常被动,伤亡惨巨,幸在此时我军牛XX团长带一团人奉命接迎,终于将敌军打败,歼故共八十四人。被改编的我军老来好二掌柜在夺敌人机枪时,踩上地雷不幸牺牲。骑兵独立团回来后在阿伙洛休息三天,开到铧尖子接受李春润司令检阅。而后李春润亲自带李大光部到本溪迎击敌安奉地区补充第一团。在本溪一村庄李春润司令将抗拒军命,见敌军后按兵不动的自卫军张营长撤职,使自卫军纪律进一步加强。敢由团长盂昭云带队开赴到铁刹山与我军交火。战斗激烈,我军顽强对敌,由中午一直打到太阳快要落山。战斗中青年战士李小号奋不顾身,冲锋在前,不幸中弹牺牲。战士们高喊着:“为战友报仇”的口号,前仆后继。经过几个小时战斗,敌军终于被击溃敢,缴获敌战马一百二十匹,子弹五十余箱,我军伤亡七十余人。

十五、派出代表

我军在营盘一带的游击活动,虽然有些成绩,但是秋深了,高棵农作物逐渐割倒,地里光秀秃的,以前浓密的树丛,现在叶子随风飞舞,大部队就要隐蔽不住了。转眼秋去冬来,几千人的过冬装备和弹药来源都成了问题。李春润一直渴望着东北军能够早日打回东北,那就什么都好办了,可是对关内的情况不甚了解,心里很焦虑。经过大家研究,决定派关德裕代表全军前往北平,晋谒海陆空军副司令张学良将军,报吿军情,吁请政府收复失地,大量接济军用物资打击敌人。

当时东北义勇军和辽宁民众自卫军声势浩大,敌人严密封锁关内外的交通,在沿海及铁路沿线密布伪警和特务,从严盘查和检验,稍有漏洞,危险立至。在这种极端困难的情况下,要想完成我的使命是很不容易的。

我虽然是个文弱书生,但在枪林弹雨之中早把死生置之度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阴历八月初,我偕同妻子张玉芳抱着不满二月的孩子,化装成小商模样,把李司令的密信藏到孩子的衣领里,偷偷地闯过敌人的层层封锁,从抚顺奔大连。

在大连码头上,日本水上瞀察把我们作可疑的对象,拘留在一间小屋里,这群野兽耀武扬威地端着手枪,危言恫吓,硬说我形迹可疑,不象买卖人。可是我们豁上性命,什么也不怕,神色不变,镇静地答复他们的问话,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检査和盘问丝毫没有露出破绽来。日警火了,把我们隔离开来,单独审问,我们的话还是没有矛盾,行李被翻乱了,衣服也摸遍了,只是没有发现那幅极微薄的素绸密信来,他们才把我饶过,同行的旅客谁不知道日本警察的厉害,都替我捏一把汗。现在我一想起当年那帮野兽的凶恶相,和那简直是狼窝虎穴、人间地狱似的环境时!虽至今已去五十多年了,我们还觉得毛骨悚然呢!

中秋节前,我们安全到达北平,受到当地抗日团体的欢迎,并安排了我们的生活。我在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见到高崇民、车向忱、王化一、阎宝航、李梦兴、褚光生,在辽、吉、黑民众后援会见到朱庆澜将军和秘书长黄剑秋等。一天深夜十二点多钟,张副司令在西城顺承王府官邸接见了我,我交上李司令的密信。

张副司令身着长袍,形容憔粹、沮丧,他眼睛盯着李春润的密信,聚精会神地听着我的口头报告,然后扼要地询间了几句,从他的语调和表情里看出,他对自卫军的活动表示无限的关怀。

他谈到出兵收复东北的问题时说,现在南京国民政府集中力量“剿共”并没有抗战的准备,行政腙汪院长发出函电,要求他一同下班,在这样的情况下出兵东北是不可能的事……。东北人已经掉在泥里,就应该把敌人拉到水里,希望东边自卫军要群策群力,克服一切困难,坚持战斗,东北军和各抗日团体在可能条件下,一定支持自卫军。我听到他这段谈话,感觉很失望,我觉得在当时国内时局动费的形势下,我们自卫军全体将士的希望只能是个幻想。

我无聊地住在北平,急着返回前方向李司令复命。

十六、向凤城进军

营盘胜利之后,我军于九月间派李子荣指挥谢志芳、陶景文和李国安三个营,会同王彤轩的一部分队伍,共一千五百多人向凤城进军。路过宽甸县的牛毛坞击毙伪军五十余名,歼灭伪公安大队徐大队长全部,通过本溪、草河口、通远堡、石城子,进驻紅尖山子、德奎、平岗和焦家堡子。

李子荣为了团结兄弟部队,合力打击敌人在枣沟与义勇军司令邓铁梅举行一次会议,集结第三十五路义勇军李春润的卫队和王彤轩的武术队,邓铁梅的李庆盛旅,约共四千多人,袭击龙王庙、富老房和混水泡子,严重地打击了镇守这些据点的日伪军。

十七、袭击抚顺

九月中旬(阴历八月)李春润与王彤轩决定合力袭击抚順市。以王彤轩的武术队为主力,梁希夫、张同越、孙刚、雷XX等各自担任一个路,配合着司令部直属的华九江骑兵和牛XX(绰号老来好)的一个步兵团为援队。东路从搭连进攻,直捣老虎台采炭所继续前进,西路从抚南塔峪出发,分两路进攻。第一路经古城子、瓢儿屯直奔李石寨,扒南满铁道抚顺支线,截住从沈阳增援的日本军;另一路,经由程家坟,奔南花园与中路会师。由东西两路担任侧面攻击,以中路部队担任主攻,从抚顺东南千金堡,经由平顶山,栗家沟往市中心进攻。

这次进攻的目标是袭击抚顺煤矿学校旧址的日军守备队总队部,然后占领全抚顺市。

中秋节那天的晚上,十一时许,我军的西路和中路部队开始向指定地点进攻。

梁希夫部从千金堡蜂拥而上,发动平顶山居民出来助战,按照原定计划想从平顶山西侧拐进腰截子的日本街。梁部被引到栗家沟,先放火烧日本卖店和腰截子的日本木匠房、俱乐部,杀死杨柏堡采炭所长渡边宽一,与日军守备队争夺杨柏堡的大铁桥,然后又向胜利西井推进,冲到东岗附近,因为各路队伍失掉联系,梁部孤军深入伤亡甚大。梁希夫观察当时的战斗形势,怕完不成战斗任务,便命令队伍撤退。路过老虎台时,火烧安全灯房、汽车库及无线电台。梁希夫部坚持按计划进攻基本完成打击敌人、破坏重要建筑物的主要任务,但东路部队按兵没动,而西路又出发迟缓,所以没能打下日军守备队总部。梁希夫部在这次战斗中所起的作用却是很大的,共打死日寇十余名,使抚顺炭矿全部停电停产,日本商民惊慌失措,都集中到安全地区。日寇把这次袭击称为“抚顺袭击事件”。

所谓“抚顺袭击事件”爆发后,日寇为了给渡边宽一等报仇,为了镇压中国人民的抗日活动,在这不久便造成了展振惊一时的平顶山大屠杀,杀死无辜居民三千多名,引起我国人民的无比愤怒。日寇欠下我国人民的血债,我们坚决要他用血来还。

平顶山慘案发生后,抚颃煤矿工人紛纷参加李春润自卫军。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21 8:38:5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义勇军抗战人物]回忆义勇军抗日烈士李春润(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