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义勇军人物]回忆义勇军抗日烈士李春润(1)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4667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义勇军人物]回忆义勇军抗日烈士李春润(1)

[义勇军人物]回忆义勇军抗日烈士李春润(1)

来源:《兴京抗日烽火》

作者:曹文奇

编辑:李丹

[导读]:一天上午,刚下课,县商会的会长室里,十分寂静,屋子里坐着一位衣着朴素,态度和蔼,从风度看来,好象非常儒雅的中年陌生客人,他跟肖子才会长谈起东北的局势,马占山、丁超、李杜等一些爱国将领的抗日活动,以及蒋介石的不抵抗……

一、初见的印象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我们学校不能正常上课,我和几个同学于1932年春天刚解冻的时候,回到新宾县街筹办了一所“初中补习班”。由于条件所限,这所补习班暂时在县商会内的两间小房子里上课。

在那里,常有各界人士来往。因为我长期在沈阳读书,当时是个新来户,对那些上层人物,大多数是不甚熟悉的。

一天上午,刚下课,县商会的会长室里,十分寂静,屋子里坐着一位衣着朴素,态度和蔼,从风度看来,好象非常儒雅的中年陌生客人,他跟肖子才会长谈起东北的局势,马占山、丁超、李杜等一些爱国将领的抗日活动,以及蒋介石的不抵抗……,议论风生,引人注意,同时他也很关心失学青年,对我们这所补习学校的成立,极表赞同。我从侧面听他的谈话,心里十分敬仰。

他中等身材,体格强健,脸色通红,声若洪钟,从他的话音和表情里,显然流露出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罪行的极端愤慨。这不难看出他是个绝不甘心忍受日本鬼子奴役的人,是个能文能武的知识分子。当时我想:他到底是谁?来这做什么?看样子不象当地人。

后来经肖会长介绍,才知道他是东边道保安司令部步兵第一团第三营营长李春润。

二、少年时代

从这以后多年中,我同李春润共过患难,我们经常在一起谈心,并且我还认识了他的一些同乡、同学和老同事,使我概略地知道了他的身世。

李春润是辽宁省凤城县大李家堡子村河西沿人。满族。他父亲李玉祥别号吉忱,早年家境清寒,无力求学。闹义勇军时,他由原籍迁移到下路河。他在地方热心公益,任劳任怨,很受群众的爱戴。当过团练长,训练壮丁,捍卫乡闾,先后击毙匪人数十名。人民的生命财产赖以保全。民国初年,他偕眷重返故里,被推为坊长。他为人慷慨、仗义琉疏财,以助人为乐;他不怕权势,主持正义,时常替被压迫者打不平。

李春润在他父亲的影响下,赋性笃厚,温和诚恳,平易近人,喜议论,有辩才。他在少年时期,最崇拜岳飞、文天祥,立志要做个民族英雄,经常把“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怕死”当作座右铭。他特别爱读《正气歌》,课余饭后,高声朗诵,因而逐渐产生了忧国忧民的思想。

三、出色的师范生

李春润胸怀磊落,不甘雌伏,但是家无恒产,他连旧制中学也进不去,只想刻苦俭学,找个公费学校,毕业后当个小学教员,既能维持家庭生活,又可以教学相长,在工作中提高文化,充实自己,从教育界寻求救国的途径。民国4年左右他考进了奉天省立凤城第二师范。

他资质聪颖,学习努力,不但对文史课能学深学透,而且对数、理化也很感兴趣,不会就问。为了钻研科学道理,他常常废寝忘餐,不达到彻底了解,绝不罢休。他对体育也不偏废,是足球校队的有名健将。

他不光自己埋头苦干,要求全面发展,准备做个出色的教师,他更耐心帮助别人,共同进步,所以学业操行,都很优秀,受到老师同学的称赞。

李春润在省学习时期,正是“五·四”运动前后,他接受了民族民主革命思想,积极参加历次学生爱国运动,在反帝斗争中,起着骨干作用,受到广大同学的拥护。

四、投笔从戎

李春润师范毕业之后,出任县立小学教员。他品质优良,作风正派,教学认真,凡事能够以身作则,对于改造劣等生成绩卓著,热爱安心于教育工作。

但是,野心勃勃的日本帝国主义,乘第一次世界大战机会,贪婪地利用武力夺取青岛;用外交恫吓,强迫我国承认“二十一条”,以巨额借款,制造中国内部分裂,挑起接连不断的内战,妄想把整个中国变为它的独占殖民地。它又接二连三地制造“五·二九”青岛事件,临江设领……阴谋实现田中义一的满蒙政策。中华民族的命运已危如悬卵。这不能不激起中华民族热血儿女的满怀义愤,誓死反抗。

李春润热爱我们的祖国,与日本帝国主义不共戴天,他认为中国没有强大的武力就不能巩固国防,救己图存。于是他毅然辞去小学教员,在沈阳考进陆军教导队,毕业后,在东北军某部充当下级军官。不久,他被保送东北讲武堂(第六期)深造。他勤学苦练,在很短的时间里,精通了各科军事知识。因成绩优异,被留校任教官,队长。

第二次直奉战争结束后,他到热河驻军某部步兵团,就任少校团副,掌管全团教育,但他仍觉学识不足,前途不大,迫切要求深造。当民国17年,东北易帜之后,他就申请上级批准,保送他进北平陆军大学,他把从部队得到的实际经验结合到课堂学习中去,因而使他的理论水平提高得很快,可还没等他毕业,霹雳一声,骇人听闻的“九·一八”事变爆发了。平时,热爱祖国、关心国事的李春润再也抑制不住他的愤怒心情,一心要回东北,看个究竟,有机会走上抗日的最前线。他觉着自己是于芷山一手所提拔,饮水思源,在这强敌压境的紧要关头,就该去帮助他做一番事业,而他个人的远大理想——抗日救国,不久就要实现了。于是,他在山城镇找到于芷山,就任东边道镇守使署的中校参谋处长,他对当时的国内外形势了如指掌,初步施展他的军事才能,成为于芷山最亲信的幕僚。

五、不当亡国奴

“九·一八”事变后,日寇乘虚强占我东北各大城市,但对偏远地方,一时还鞭长未及,不得不暂时利用原东北军旧将于花山维持东边道治安。而于龙山为了苟全自己的性命,保持个人的名誉地位和私有财产,也就无耻地接受了东边道保安司令的封号。

当时,李春润仔细地观察了东边道的战略地位,他清楚地知道日寇在军事和政治上的统治力量非常薄弱,如果军民一致,群策群力,据险固守,这是完全可能的,他不止一次地向于建议,在敌人尚未深入之前,用原有一个旅为基干,从而改编所属通化、桓仁、凤城、安东等二十几个县的公安队,广泛收容东北军王以哲旅的散兵游勇和讲武堂学员,收降盗匪,缴收民枪,可以形成一支强大的自卫军。东边道一代的大部分地区是山深林密,有险可守,可进可退,同时还可以与吉、黑两省已经举起义旗的东北军将领如丁超、李杜、马占山、苏炳文等取密切联系,互为声援,壮大声势,另一方面呼吁远处关内的东北军,早日出关,收复失地,里应外合,可收到夹攻之效。那知道于芷山老朽昏庸,只顾个人,不管国家、民族的利益。他对李春润的回答总是“敌强我弱”,“只手擎天”,“以卵击石”,“无补大局……”一类的自卑之词。

李春润满腔热血,空叹英雄无用武之地。他反复考虑个人的未来,不能再追随于芷山,去给日本鬼子效劳。于是,他在1931年的冬初,请求外放,降职接任驻防新宾的唐聚伍团第三营营长。

六、到部队去

李春润离开东边道保安司令部,心情格外舒杨,他对抗日救国充满信心。他偕同眷属到达防地,在第三营内部遇见几个讲武堂同学,营副周葆中、副官张翼飞等都是他以前最熟悉的人。一些连排长们也都知道这位新来的营长是个有来历的。

李春润针对部队存在的问题,稳步地改善了官兵的日常生活,加强术科的训练,特别注重政治组织方面的教育,经常对士兵灌输救国保家的思想。他每天在收音机旁收听辽西和吉黑边境抗日部队的活动情况,把重要消息记录下来。我从县商会初中补习班跟他会见之后,几乎每天要到营部找他闲谈,他给我的第一任务就是记录这些。

李春润在努力整顿队伍之外,他还通过种种方式,同县里一般人物取联系,如县长衣文深,公安局长张同,税捐征收局长杨庆贤,财政局长于达经以及中学校长孙绍纲,商务,会长肖子才等都同他很要好。

李春润更为关心全县的治安,他时刻警惕着土匪的乘隙窜扰,遇有匪患,他便亲自率队剿办。队伍在那里打响,他就身先士卒,不避危险,他用兵神速,使土匪闻风丧胆,不敢在新宾作案,因而威名远震,匪患销声匿迹。

李春润到任不久,新宾就出现了新气象,辖境安定,商旅无阻。人们都说这样智勇兼备、保境爱民的营长是从没有见过的。

1931年冬季,新宾县旺清门小学校长王彤轩组织大刀会,爱国人士数万人,从柳河县“四铺炕”到新宾。春节前,从县街东面的旺清门朝东北方向的北旺清、湾甸子等各大村镇推进,到处征集人马,收缴枪支,声势浩大,一时群众不明真相,惶惧万分。

七、沉着待机

1931年冬季,新宾县旺清门小学校长王彤轩组织大刀会,爱国人士数万人,从柳河县“四铺炕”到新宾。春节前,从县街东面的旺清门朝东北方向的北旺清、湾甸子等各大村镇推进,到处征集人马,收缴枪支,声势浩大,一时群众不明真相,惶惧万分。

李春润虽然心里赞同王彤轩的义举,他感到新宾北面与清原接壤,西边靠近南杂木,两边都接近沈海铁路,一旦有事,敌伪军队可以立至。万一王部闹的大了,众寡悬殊,直接不利于王彤轩。他劝告王彤轩必须慎重待机,切勿操之过急,王部折回东二区,保持到第二年春季,避免了敌伪的袭击。

本溪县士绅钟子忱与新民小学校长刘克俭、东北大学回乡学员邓莲溪等于1931年末在本溪聚众数百人酝酿抗敌。刘克俭是李春润在凤城二师时期的同学,他们愿意同李春润取得联系,曾派代表到新宾县街会见李营长,双方在营部进行了秘密会谈,李表示时机一到可以合作。

1931年末到1932年初,于芷山部第一团团长唐聚伍在民众抗日救国会的策动下,在通化酝酿举义,召集所属各营营长到通化秘密集会,与通化救国分会负责人王育文、黄宇宙等协商结果,推举唐聚伍为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李春润为第六路司令(据伪满大同元年4月29日《盛京时报》的不准确报导辽宁全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唐聚伍、副司令王彤轩、李月林、盛御风,第一路司令唐振玉,第二路司令常永林,第三路司令李连科,第四路司令张连波,第五路司令张忠周,第六路司令李春润,其余十二路的司令是郭景珊、徐达三、卢英寰、孙公雨、李志珍、文殿甲、邓铁梅、谭庆海、时远岫、孙秀岫、徐文海、林振靑。李虽欣然接受唐的任命,但他总是顾虑重重,不肯立即行动,主要是怕暴露目标。当通化、柳河、桓仁、辑安、临江等县轰轰烈烈地发动抗日,组织起各路自卫军的时候,李春润仍然保持镇静不动声色,他经常为武器弹药的补给问题担忧,他怕东北军不出关,光靠自卫军单独作战,将来有被敌人各个击破的危险。但是李春润的见解究竟扭不过当时形势的发展,邻近各县都已燃起熊熊的抗日烈火,敌伪的进击迫在眉睫。再不允许李春润瞻前顾后,有所踟蹰了,我们从李春润对王彤轩、钟子忱等的诚恳态度,和他自己在一切行动上的慎重,都充分看出他对抗日救国是表现无限忠诚,的确是个深谋远虑的人。

八、与于芷山决裂

唐聚伍部队星火燎原之势,迅速收复了东边各县,辽宁民众自卫军日益壮大,严重威胁着日本关东军及于芷山的伪东边保安司令部。于芷山采取利诱手段牵制李春润。在唐聚伍举义那一天,马上就电令李春润,接唐聚伍第一团的番号,把第三营编为一个团,李复电拒绝并表明立场坚决要参加抗日。4月中旬,李春润经过反复考虑之后,他想摆在自己前面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参加自卫军,与日寇抗战到底,另一条路就是向敌人投降,掉过头来打自卫军,除此以外,再没有第三条路。于是打消了一切顾虑,下定决心,要同唐聚伍采取一致行动,在新宾县街成立第六路司令部,下设参谋、副官、秘书、军需、军械、军医、军法等八个处,以原有的第三营为自卫队营,责成原新宾县公安局长张同扩编全县的公安队,改编王彤轩大刀会为武术队,由王任梯队司令。择优擢用原第三营的中下级军官,以周葆中为军械处长,张翼飞为参谋,代理参谋处长,徐XX为副官长并延揽县内赞同抗日的爱国人士,特别是知识分子到司令部里分别担任不同的工作。新宾县税捐局长杨庆贤任军需处长,中学校长孙绍纲任军需官,关毅任秘书处长,关德裕任秘书,何程九任军法处长,讲武堂毕业学员谢志芳任军械官,东北大学学员刘彩洛、刘文英等也被安置在各处做秘书军法等工作,许多教育界进步人士,爱国青年及退伍军人,都踊跃参加自卫军。

4月12日上午,天气晴朗,新宾县街商民挂起白兰串绸白日旗。李春润在县街河南小学院子里召开民众大会,参加人数约达一万余人,他向国内外正式宣布抗日,发出通电,宣言,并贴出语体文的长篇布吿,义正词严地痛斥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行为,表示军民一致,在任何艰苦的环境下,坚决与日寇斗争到底,绝不妥协……。与会群众为李春润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慷慨激昂的讲话所感动,高呼,杀敌抗日、誓死救国!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日本鬼从东北滚出去!收复东北失地!坚决抗战到底!……。会场上洋溢着紧张的战斗气氛。

李春润在于部伪军中,威信较髙,他在举义后,征求唐总司令的同意,对于部伪军各团发出快邮代电,恳切指出国家民族的严重危机,规劝伪军官兵明辨是非,弃暗投明,共同走上抗日道路。

第六路司令部的组织,除八大处外,还编成一个宣传队,由小学教员郝福生为队长,吸收一部分大、中学校男女学生为宣传队员。在新宾县街及各集镇,进行街道讲演,散放传单,张贴标语,用通俗易懂的语言,阐明民众自卫的意义,动员各界民众,积极参加和支持自卫军。另外,为便于部队之间与军民之间的密切联系,司令部除接管新宾电话,电报、邮政两局照常营业,并加强管理线路,改善技术之外,又增设一个通信队,派张在轩为队长。张是曾在东北军某部受过通信训练的。

第六路的组织还没有完全就绪的时候,新宾县长衣文深、公安局长张同、电话局长张文山等趁夜持械逃出县街,奔往敌战区。

于芷山听到李春润奋起抗日的消息,感到“守土有责”经不起关东军的责难,他函电交驰,苦劝李春润不要轻举妄动,作无谓的牺牲。他再三强调,他投降日寇乃是为国家保存实力,待机而动。他为虎作伥是和日寇虚与委蛇。他还为敌吹嘘,把中国人民的抗日斗争比作以卵击石。

李春润看透了于逆的一派胡言,下决心不受私人拉拢而稍有动摇。李春润对于逆的答复很干脆:“抗日救国,义无反顾,……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在一封回电里面,最后严正地表明他的心迹说:“大义灭亲,又说:撼山易,撼李春润难!”

九、强敌压境

于芷山三番两次地对李春润的正义行为进行不同手法的阻挠,阴谋瓦解自卫军,但都失败了。于是,他便改用武力威胁,想使李春润走上降敌附逆的道路。在衣文深等离县不久,沈阳日军和于芷山就调动大批伪军派东边保安司令部第二团团长田得胜、王殿斌的骑兵团及东边道的邵本良部队五六千人从南杂木和清原分两路向新宾抗日根据地进攻。汉奸原新宾县电话局长张文山由山城镇回县,司令部据密报将张逮捕,押在军法处。

我军驻永陵的卫队第四连及十六团的一个营,鲜族特务队80余名,在九龙眼布防,伏击敌人,从清晨战到傍午,敌人以优势的炮火顽强抵抗。结果,王殿斌的骑兵团遭我沉重打击,狼狈向西溃退。

6月上旬于芷山率领邵本良为前锋,携当时先进的轻、重大炮几十门及步兵几千人,在永陵草昌北沟新开岭将我自卫军、大刀会包围,发起猛烈进攻,李春润带三千余众奋力抵抗,虽冒着倾盆大雨,但战士们仍越战越勇。陵街百姓箪食壶浆到前线慰问,伤病员及时被抬到陵街医疗,军民联合,众志成城,共坚持三天三夜,后转移到永陵街,双方在陵街后街又激战一夜。由新开岭到陵街,共毙敌一百余名,敌伤一百余名,缴获迫击炮一门、重机枪二挺、子弹百余箱。南杂木到永陵一路敌伤亡五十余名,永陵数间房屋被敌军炮弹炸毁。我军大刀会死伤亦数名。

李春润亲率卫队三个连(内有炮、骑兵各一连)及新编的某团两个营,在永陵东南老城、皇寺两个制高点,居离临下,构筑阵地,在此伏击田团,当时我随李司令也参加第一线。

于芷山这次向我进攻,仍然没有放弃和平解决的途径。于芷山亲临老城河北布置队伍,先派代表到老城与李春润进行谈判。伹是,被无条件地拒绝了。没等伪军代表回去,我方就开了炮。敌人骑兵从老城北关迁回前进,步兵用机枪扫射,向山上猛扑,炮兵在九龙眼还击,枪炮声与喊杀声响成一片,震撼山谷。

在激烈战斗中我军的炮弹将敌军少校刘参谋当场打下马死亡,而于逆也成了我们炮手的射击目标。

我军卫队是平时受过相当训练的部队。他们懂得为什么要抗日,一看见伪军就气得眼睛通红,不顾敌人的密集炮火,前仆后继。

战斗持续五小时,在太阳落山时,我军损失惨重,眼看弹药接济不上,便命令队伍向桓仁县境转移。李春润带一个连在后面掩护。

李春润率领部队且战且走,第二天在二户来集合队伍,休整了十几天,他召开一次首脑会议,研究反攻的具体步骤,同时呼吁总部出兵助战。

在日寇的监视下,于芷山率领伪军乘胜进驻新宾县街。但他们害怕自卫军反攻回来,不分白天黑夜,警戒禁严,在交通要隘盘查行人,遇有可疑者就酷刑拷打,并挨户搜查抗日军民,稍露形迹就送到宪兵队,放回去的十无一、二。在我军驻地上空,如原有的新宾永陵各大据点时常出现日军飞机投掷炸弹及燃烧弹,伤害人畜,焚烧房屋。红庙子农民王中立在东昌沟被炸死,陵街柳家床子、粮食囤子落炸弹一枚未炸,县街河北落炸弹把平地炸进三尺多深。汉奸张文山在混乱中进出司令部,被于芷山委充新宾县长。据伪大同元年5月14日的《盛京时报》的报导“东边道匪日渐猖獗,当局为挽图早日肃清靖计,续派军警出发击剿,现闻奉天警备司令于芷山已在新宾县城坐镇,指挥所部第三团田德胜部第三团及东边游击大队邵本良部并各县警团正事击剿中”。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21 8:38:5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义勇军人物]回忆义勇军抗日烈士李春润(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