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城抗战]古北口:东北军张廷枢第112师苦战三昼夜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4632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古北口:东北军张廷枢第112师苦战三昼夜

[长城抗战]古北口:东北军张廷枢第112师苦战三昼夜

进攻热河的日军原本计划首先占领长城各口,以切断热河与内地的联系,而后攻击热河省的腹心地区。不料开战仅十多天日军即攻取热河首府承德,战事进展之顺利令日军都始料未及。日军向长城各口的进攻就这样演变成了一场追击战。而在长城各口中,古北口控扼承德至北平大道,中日两军对此都极为重视,日军攻占承德后即以主力迅速扑向古北口方向,而中国方面也将东北军主力第六十七军和北上应援的中央军第十七军投入此地。古北口也由此成为了长城抗战中战斗最为激烈的战场。

古北口地处密云平原的最北端,再往北走就是连绵的山地和高原,潮河从北蜿蜒流来,在山脉间切出一个谷地,到了古北口,这个谷地迅速向南呈喇叭状展开成一大片平原,古北口就成了从北方进入这一平原的咽喉要道。古北口隘口南北狭长,左右两山对峙,东侧称为蟠龙山,西侧称为卧虎山。承德至北平的大道也经此隘口沿潮河东岸向南延伸。

历史上这里就是北方的游牧民族进入南方大平原的重要通道,因此,早在北齐时期古北口就修筑了长城以抵御北方游牧部落的侵袭。到了明代,大将徐达沿燕山一线要隘修建长城,古北口长城的选址也是出自这位常胜将军之手。徐达按北齐长城遗址大致走向修建了明长城,到了明朝中期后,戚继光镇守蓟州,又进一步增筑,长城本为土城,戚继光加贴墙砖,还将原北齐长城部分修葺,整个防御体系更为森严。古北口的关门修筑在隘口中间,有水陆两关门,潮河东岸陆路关门也称为铁门关,潮河上的水路关门则称为水关门,但清代已经被洪水冲毁。长城向东西延伸到卧虎、蟠龙两山,东侧蟠龙山一端山势雄伟,最高峰是三七零高地,再往东则是著名的将军楼。该处视眼开阔,控扼险要,在古代就是长城防御的重要指挥地。将军楼也由此得名,长城由此再往东延伸就可以到达炮筒沟、龙王峪口,继续东行就是现在著名的旅游风景区金山岭、司马台长城。

从关口向南,沿大道两边,房屋鳞次栉比,这就是古北口的北关。过北关后大道转向东南,就是古北口关城。这个关城位于蟠龙山脚下,建于明洪武十一年,城池随山势上下起伏,全城呈三角形,周四里三百零一步,有东、南、北三门,城墙高五米,陡峭处以山石垒成,平缓处以条石为基,青砖包砌,是明代守军的防御指挥中心。出关城东、南两门就是东关、南关等居民商住区域。

话说就在中央军第十七军三个师陆续北上的同时,东北军的另一支部队也正在向古北口进军。他就是一九三三年二月刚刚由原来东北军第十二旅改编的陆军第六军团张作相所属的第一一二师。该师师长张廷枢正是张作相的二儿子。

一九三三年初,第一一二师正驻守在北平南苑一带进行整训。一听说日军增兵热河,企图南下长城,进窥平津,全师官兵是摩拳擦掌,义愤填膺,纷纷表示决心要北上抗日,血洗国耻。第一一二师于三月初即接到第五十三军转北平军分会的命令,其主要内容为:“据连日谍报称,盘踞在承德之日军,连日由锦州、义县方面增兵,似有进窥平津之企图,查古北口为平津门户,长城关隘,形势重要,必须确保,以侧平津之安全。”

此时的张廷枢师长,平时就驻北平公馆,很少到师部办公,师部有公文事务,一般由参谋长代拆代行。重要文书函电,则用电报向师长报告,听候其指示办理,机密特殊文电,则由专骑急驰送达。此次北平军分会命令该师出战古北,事关重大,对国家,对军队前途关系极大,所以张廷枢请示父帅张作相面授机宜之后,即乘小汽车感到南苑师部,召集师参谋长刘墨林,六三团团长贺奎,六三五团团长白玉麟,六三六团团长李德明及师参谋处长杨荫秋,副官长和秘书处秘书等人开作战会议。具体研究赴古北口作战计划。其要意如下:

一、第一一二师必须迅速行动,争取先期到达古北口地区,占领有利地形,以逸待劳,阻击南进日军。

二、日军如屯兵长城以北地区,陷于进退两难境地时,我军即借步炮兵的优势火力支援,以有力之部队,采取攻势,将日军聚歼于阵地前。

三、日军如采取包围或迂回作战时,我正面部队务必坚守阵地,以火力阻击敌人。师以总预备队或骑兵队,对敌之包围或迂回之部队,予以击破之,以确保我军侧翼之安全。

四、本师如遇特殊情况发生,务须同心协力,竭力坚守,争取情况好转,在万般艰难困苦之中,努力争取胜利,以尽我军人保国万民之天职。

东北军第一一二师在凛冽的寒风中,由原驻地南苑,沿平承公路,以战备姿态,向古北口进军。根据当时的交通情况,全师分为四个纵队,相隔一日行程,以便中途互相照应。

第六三四团团长贺奎所部配属师部骑兵连为第一纵队,骑兵连在最前列,在行军中进行搜索侦查。

第六三五团团长白玉麟所部作为第二纵队,师长参谋长刘墨林和参谋处作战人员,随第二纵队前进。

第六三六团团长李德明所部作为第三纵队,在第二纵队后跟进。 师部及直属部队作为第四纵队,在第三纵队后跟进。

第一一二师在北上出发前,进行了认真的作战准备。在师部召开作战会议后,师部及各步兵团,立即进行战前动员,召回所有的公出、事假人员;

将患病官兵集中管理,派出军医留守治疗;

各团营连所有笨重的行李物品一律留在后方,派出专门人员进行看守;

各级军官所有家庭及个人琐事,必须在两日内解决完毕,随时准备出发;

提前一个月为全师官兵发放军饷,以应急需,各团开拨作战所需经费。部队在出发前,必须偿还欠债,归还借物,在行军作战中,不得扰民。同时配齐配足武器弹药,运输车辆,保证随时向地方征用燃料、军粮。行军作战中所有官兵,由野战医院负责收容。

且说第一一二师此次北上古北口作战,很多人都为他们捏一把汗。该师官兵也都私下议论,这次中央命令我们北上抗日,事关全师前途命运,不知道师长是个什么打算?但是,此时张廷枢师长住在北平城里,每天进出北平的高级机关,还不时地会见各级军政要员,他回到师部是一如既往,不慌不忙,谈笑从容,只是说军队就要听中央的,中央让我们打,我们就打,北上抗战为国为民,不可推卸,驱逐日本,收复失地此乃我们东北军之职责,只有打好这一仗,我们才能对得起东三省的父老乡亲,对得起全中国的民众。

第一一二师的三个作战纵队,按照作战命令,在离开南苑,经过北平东郊向热河开拔。这在沿途所经过的县城和乡村,引起了强烈反响。广大民众对于日军占我东北三省,切齿痛恨,遂闻原东北军部队北上打击日本军队,欣喜若狂,纷纷争送茶水,稀饭慰问军队,沿途经过顺义、怀柔、密云等县,广大民众对第一一二师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在部队宿营地,群众纷纷让出最好的房屋,帮助部队烧水做饭,迫切希望军队能早日驱逐日军,收复失地。

第六三四团刚刚由南苑出发,行至怀柔以北地区,就得到了日军已从滦平向南窜犯的情报,为争取主动,以逸待劳,抢占要地,部队于三月五日从正常行军改为急行军,昼夜兼程,赶到古北口,占领长城线,掩护后续部队前进。

在茫茫的夜色中,第六三四团沿着平承公路,以急行军速度迅速通过密云、石匣到达古北口的上甸子、下甸子、北甸子,随即进入古北口南关,并于三月六日到达古北口长城一线。

稍事休息,团长贺奎即率领副团长及各营营长,在古北口勘察地形,并于深夜以两个营之兵力占领古北口长城东西之线,以英勇善战之著称的一营一连守备古北口正关。

根据敌机昼间侦查频繁,并对地面部队扫射轰炸的情况,贺奎在请示参谋长刘墨林并经张廷枢师长批准后,部队遂在山坡倾斜荫蔽处构筑工事,虽值严冬,寒气逼人,但士兵爱国杀敌之士气异常高涨,他们不管气候之恶劣,不顾行军之疲劳,连夜完成了战前准备,并将部署之情况,用电话向师部报告。

就在这天早晨,师长张廷枢率参谋长刘墨林,参谋处长刘萌秋,副官长李伟才及其他随行人员共十余骑,由石匣疾驰古北口,会见了古北口地区警备司令员赵毅。张毅是张作相的参谋长,此人保定军官学校毕业,是一位久经战场的宿将,张廷枢师长非常敬佩赵司令的远见卓识。赵毅也毫不客气,对张廷枢如何阻击日军于长城线以北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张廷枢又察看了六三四团占领阵地的情况,随后即乘马迈回石匣师部驻地。

就在张廷枢等人离开古北口不到半个小时时间,日军三架飞机就飞临古北口上空盘旋侦查并到石匣盘旋一周,即向北逸去。

八点整,日军坦克数十辆沿公路向古北口进犯,步兵在坦克之后随行,同时有三架飞机在中国守军阵地侦察扫射,掩护其地面部队前进。日军的远射程大炮亦向古北口长城一线攻击。第六三四团用轻重机枪及步枪,猛烈还击、阻敌前进。在激战中,贺奎团长用电话请求师参谋长刘墨林,派师部重炮连迅速进入阵地、协助步兵作战。

参谋长刘墨林接电话后,当面向张廷枢报告、并派专骑令师部重炮连以急行军速度、向古北口前进。

一九三三年三月六日,向古北口正面进犯之日军步兵,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利用公路两侧的有利地形,向古北口长城大关推进,开始与我守军展开激战。日军飞机利用低空扫射,使我守军陷于被动挨打的地步、然而第六三四团官兵不怕牺牲,英勇作战,他们把轻重机枪架起对空还击敌人,使敌机再不敢低空飞行。

当时,虽然南方的天气已进入春天,但古北口的天气仍然十分寒冷、草木枯凋、伪装掩蔽相当困难,官兵在阵地上不敢轻易暴露目标、后方的弹药、食品补充亦有很大困难。所以官兵除了要同日军作战,还要忍饥挨饿、吃随身携带的冷冻干粮,渴了就在山头上吃几口积雪。但部队的士气都很高涨、战斗在紧张中进行、轻伤员有秩序地得到包扎,重伤员有序地被送到后方救治。

三月六日下午,第二纵队第六三五团到达石匣镇,师部即刻命令部队跑步向古北口前进,并在古北口以西右接六三四团,沿长城一线占领阵地,并以有利地形,警戒左翼侧背之安全。此时师部重炮连已进入古北口,师参谋长刘墨林命令在公路两侧选择地形,占领阵地,以主力支援六三四团战斗。并于古北口高地设置观察所,指挥火炮作战。同时,相继到达古北口的师直属队,分散于附近村庄宿营,通信兵迅速布线,保证师部与各团的联系。

经过一日之激战,一线官兵都十分疲劳。日暮后,日军停止进攻,其飞机也不再出现,战场呈现出派少有的沉寂。只有各连队炊事人员,悄悄地把晚饭送到一线阵地。

士兵吃的是什么?小米饭打包就大萝卜咸菜。

经过一日之激战,一线官兵及指挥作战的参谋人员,也摸索到了日军作战的一些规律。

师参谋长刘墨林,日本士官学校毕业,对日军的军事理论及作战方法,有比较充分的了解,经古北口战场一天的激战,总结出对日军布空坦协同作战的一些方法。在当天晚上召开的有连、营、团长参加的总结会上,他提出了以下几点:

一、执行防空任务的所有轻重机枪,全部安装对空射击瞄准器,全力对付我军阵地上空来犯之敌机,其他没有对空作战任务的人员,一律进入掩蔽部隐蔽,不得暴露目标.

二、全师的平射炮、迫击炮及师部重炮,在有效射程内主力对付日军坦克,力求将其全部破坏,然后延伸射击伴随步兵。

三、当日军步兵接近我军阵地五百米以内,发挥火力的最高度、将日军歼灭于我军阵地前。

四、以逸待劳、以静制动、迫敌军疲于奔命。在敌我条件优劣悬殊下,盖一兵一卒之果敢英勇行为,亦是开全军战胜之前途。

五、各部队务必在拂晓之前即吃完早饭,并令所有参战士兵带一餐干粮及饮水,昼间一律不准送水送饭,以防暴露我军位置,只有待黄昏或战斗缓和,才能送晚饭。

六、各团、营、连尽可能对人员、武器、阵地进行伪装,以迷惑日空军,同时积极防空,迫敌机不敢低飞。

是夜,师参谋长刘墨林令参谋处写出战斗要报,上报五十三军和北平军分会。

一九三三年三月七日凌晨,日军三架飞机,飞至古北口上空侦查扫射,历时一个多小时,即行飞去,接着又有三架日机飞来,继续进行扫射轰炸,约上午八时,此三架飞机飞去,又有彼三架飞来,如此轮番扫射轰炸,古北口上空总有敌机在协助日军地面部队作战,而在地面,敌坦克亦伴随步兵开始利用空中绝对优势,向中国守军阵地猛烈冲击。敌炮兵亦开始向我守军后方炮兵阵地射击。由于古北口是一个较狭长的山地,日军伴随坦克之步兵只能沿公路两侧,形成散兵线,交替射击相机南犯,这就使中国守军能有效集中轻重机枪及步枪之最佳火力,全力阻击日军南犯。

此时日军飞机加紧在中国守军的阵地上空进行狂轰滥炸。第六三四团、第六三五团部队一方面要组织地面阻击作战,另一方面还要组织对空中日机作战,战场战斗异常紧张激烈。

战至中午,发现日军一部向我守军右翼阵地包围前进。为确保侧翼安全,第六三四团团长贺奎即刻命令配属作战之骑兵连飞驰蟠龙山以北阵地,登上长城,以猛烈火力射击日军包围部队,一场出敌意料的阻击战,迫敌停止进攻,转移他去。

古北口正面战场敌我步兵战斗,双方争夺至下午四时,时而激烈,时而缓和,但阵地上空始终有三架日机轮番轰炸扫射,值下午五时,机枪声日趋沉寂,日机亦飞离而去。

当天中午,第一一二师第三纵队亦到达石匣镇,师参谋长刘墨林率必要作战人员视察古北口阵地。返回石匣时,闻前方战斗激烈,遂又乘马赶到古北口南关师指挥所,待黄昏后返回石匣,并决定三月八日起进至师指挥所,指挥部队作战。

一九三三年三月七日,第一一二师所有参战部队全部到达古北口前线,全师官兵按照新的作战部署,占领阵地准备新的战斗。

当日深夜,师参谋长刘墨林令参谋处草拟战斗要报,上报第五十三军及北平军分会。申述日军已逐次增兵两个大队,其中有从承德调来的守备大队,其大队长名叫大井川,此人系刘墨林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同学,为人刚愎自用。他指挥作战,肯定将会有更激烈的战斗发生。我师经两日之激战,伤亡很大,为确保平津门户,巩固古北口阵地,请求速派增援部队。

一九三三年三月八日,清晨,师长张廷枢、参谋长刘墨林率师部作战人员乘马疾驰到古北口南关指挥所,亲临一线指挥在古北口即将发生的更为残酷更为激烈的战斗。

刚刚于昨晚进入阵地的六三六团,是东北军一只历史悠久的部队原第五十九军团。该团团旗上有枪眼标志,表现这支部队非常英勇善战。第六三六团长李德明,刚刚由师部副官长提升,此人系东北陆军讲武堂毕业,首任新职,表现出格外的积极和勇敢。师部命令他团守备令公庙阵地,是个制高点,为敌我必争之地,对敌、对我关系都非常重要。

是日凌晨,日机多架次飞临密云、石匣上空,轰炸我后方城镇及交通要道,企图阻断中国守军后勤之供应。在一线阵地,日军坦克多辆,掩护步兵前进。日军炮兵即开始猛烈轰击我炮兵阵地,以压制我炮兵,同时以部分炮火,轰击我步兵阵地,敌步兵借掩护,秘密接近我长城一线阵地。

古北口大关战斗非常激烈,日军距长城最近距离不足一百米。 蟠龙山长城的部分山头已被日军占领,经守军反攻,又把日军赶了下去。

龙儿峪中国守军阵地,日军已经冲到阵地前不足五十米,中国守军一个反冲锋,日军连滚带爬又退回到冲击位置。

古北口南关,第一一二师师指挥所,参谋长刘墨林忙于指挥,各团纷打来电话,要求增援,前送弹药,要求炮兵掩护射击,显然有些应接不暇。这时的师长张廷枢有些坐立不安,非常着急。他在电话里告诉各团团长要督率官兵,坚持苦战,北平援军正在急进,我们只要守住古北口,不让日军越过长城线就是胜利。当时由清晨至中午,战斗一直在激烈进行,中国守军的阵地有的失而复得,有的得而复失。

午后,第六三五团指挥所出入人员较多,为日机侦知,团长白玉麟身披斗篷,视察战况被日机发现,于是数架日机集中轰炸,团长、团副及作战人员分散躲避,六三五团团长白玉麟不幸被日机炸伤,伤势严重,当场阵亡,其作战人员也伤亡多人。从而使六三五团阵地顿呈混乱状态。敌步兵乘势加紧对这个方向阵地进行猛攻,师长张挺枢、参谋长刘墨林闻报后,立刻步出指挥所,想到六三五团阵地上督战,但日机一直在上空盘旋,寻找新的目标,行动非常困难,只得在附近民房内暂避。

第六三五团团长白玉麟壮烈牺牲,第六三六团阵地的战斗也异常激烈,面对日军的疯狂进攻,团长李德明令第一营第一连坚守令公庙制高点,他担心第一连寡不敌众,又抽调第二营第十一连增加防御。

第十一连有个排长叫寇德增,年过四十就是得不到提升,因为第一一二师的军官大都是东北陆军讲武堂毕业,行武出身,而寇德增既非陆军讲武毕业,又没有上过其它学校,虽然能打仗,但一考试即名落孙山,所以一直得不到提升。第十一连长刘永祥却对这个老排长推崇备至,因为只要一打仗,行武出身的寇德增就有了用武之地。

此时第十一连奉令增援令公庙,寇德增及连长刘永祥身先士卒,爬上高地即举着手枪带领士兵冲锋,全连一百多人,杀声震天、蜂拥而上,他们利用附近的民房和街垒作掩护,迅速以步机枪火力及手榴弹对日军猛烈攻击,一下子就把日军给打懵了。日军又增兵,力夺令公庙高地,反复争夺,日军不支,因两军相距很近,敌飞机炮兵亦不敢袭击,中国守军把手榴弹甩光了就用拳头大的石块砸向敌人,由于第一营,第三营的士兵顽强战斗,迫使日军遗尸山下,难以得逞,只得退回到进攻前的位置。

鉴于该部作战勇敢,固守阵地,师长张廷枢根据团长李德明之请求,把作战有功的高海山提升为第一营第一连连长,把一直冲在士兵前面的十一连少尉排长寇德增提升为中尉排长,待战役结束,再行加官晋升.

当天的战斗,日军攻击的主要阵地是六三五团中央阵地,六三六团阵地也是日军攻击的重点,所以两团的战斗都激烈异常。师长张廷枢闻六三五团团长白玉麟壮烈牺牲,协调参谋长乘敌机远去之隙亲至阵地看望。张师长极其悲痛,亲自将白团长入殓并将遗体抬上马背后送,同时令中校团副暂行代理团长职务,继续指挥作战。

战场上的全体官兵看到壮烈牺牲的团长——白玉麟的尸体被抬上马背,一个个泪流满面、失声痛哭,这时有士兵站起来高呼:“为团长报仇!”“收复失地!”“打回老家去!”,一刹间全体官兵的悲痛已经化作复仇的力量,变成了还击日军的子弹。经过将近一天的战斗,日军始终未能突破古北口正关和将军楼一线长城,他们留下来是满山遍野的尸体,败北而去。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20 17:29:1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城抗战]古北口:东北军张廷枢第112师苦战三昼夜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