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城抗战]张少帅下野,何应钦执掌北平军分会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4580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张少帅下野,何应钦执掌北平军分会

[长城抗战]张少帅下野,何应钦执掌北平军分会

热河失陷后,全国舆论哗然,一致谴责南京政府在外交和军事上节节失利。少帅更是被国人攻击的体无完肤,不得不于三月八日致电南京政府要求辞职,但从内心中还是希望蒋**向日本宣战,动员全国力量反攻热河。少帅在辞职电中称“……自东北沦陷之后,效命行间,妄冀戴罪图功,勉求自赎。谁料热河之变,未逾旬日,失地千里。……此皆学良一人诚信未孚,指挥不当,以致负政府督责之殷,及国民付托之重。戾愆丛集,自喙莫辞。……应恳迅赐命令,准免各职,以示惩儆;一面迅派大员接替,用申国纪。转还之机,在此一举。……”

其实当时全国舆论攻击的主要矛头是蒋**。为了应付舆论,蒋**首先派出军政部长何应钦到北平视察,自己也作出北上督师,筹划反攻的虚伪宣传,蒋**偕宋子文来北平,先止于石家庄,与阎锡山、徐永昌会晤,并电约少帅在保定会晤。少帅于三月八日晚十二时从北平西便门登上早已备好的专列,此时的少帅还以为蒋**约他会面真的是与他商讨反攻热河之大计,心情十分愉快。

少帅说:“委员长约我在保定会面,看来是真的有决心反攻热河。我的主要条件就是要求政府为部队补充一、二千挺轻、重机关枪和二、三百门迫击炮。再就是要有充足的弹药,能加上高射炮更好。只要中央决心抗日,向日本宣战,我将亲临前线,干死了比活着受国人唾骂要好得多,人反正有一死,你们晓得我是不怕死的。现在南京有一些亲日派和恐日派,正在拉拢日本人,我于今日发出辞职电,南京可能牺牲我,以平息国人之怒。”我最怕的是南京政府假抵抗,真谋和,那我就没有办法了。

少帅于三月九日早五时到达保定。蒋**、宋子文原来约定同时到达,此时尚未到达,车站上也没有任何消息。少帅亲自到站长室打电话找到宋子文,宋子文接电话说:“蒋先生有一项重要意见,要我先来保定与你商谈,因为太重要,电话中不便说,我即来,见面后再详细商量。”

少帅放下电话,阴着脸回到车上,随行的端纳忙问:“替·未(TV,宋子文的英文名字简称)怎么说的?他们为什么没有来。”

少帅说:“果然不出之我所料,替·未先来传达蒋先生的意见,这里面肯定大有文章。我估计蒋先生绝不是来共谋反攻热河,更谈不上全面向日本宣战了,老王(指翻译王卓然)你好好译给端纳听。”

此时车上的几个人纷纷猜测,并劝少帅先到床上休息。

大约上午十时左右,宋子文的专列开进保定车站,少帅马上登车与宋子文会谈。宋子文开门见山,对少帅说:“此次热河失手,汉卿你守土有责,受到国人攻击,是理所当然的。中央政府对此也是责无旁贷,蒋先生更是首当其冲。正如俩人同乘一只小船,本该同舟共济。但是正值风口浪尖,必须先下去一人,躲避浪潮,以免同遭沉没;待来日风平浪静,下去的人仍可以上船,再图大略。若你和蒋先生的互守不舍,势必同归于尽,受伤害的不仅是你自己,还包括整个国家。”

少帅听宋子文这番话,立刻明白了蒋**的本意,他当即向宋子文表示:“请你转告蒋先生不必烦心,我主动要求先下船,正好趁机会去养养病,好好休息。”

宋子文立刻说:“蒋先生知道你汉卿是个明白人。”

他们的谈话不超过二、三十分钟,只见少帅神情紧张,匆匆下车,宋子文随即去车站里给石家庄的蒋**打电话说:“汉卿态度很好,一切服从委员长的命令和安排,请委员长速来见面。”

当日下午四时,蒋**的专列到达保定,进入少帅的专列站台的另一边,张的卫队吹接官号。少帅戎装在身,立正行军礼恭迎委员长。车刚停住,少帅和宋子文立刻登上蒋**的专列进行商谈,刚一见面,蒋**不待少帅开口,便庄重地向少帅宣布:

“我接到你的辞职电报,得知你对我却有诚意。现在全国舆论沸腾,一致攻击我们两人,我与你同舟共济,若不先下去一人,实难平息国内愤怒之潮。所以我决定同意你辞职,待机会再出山。子文说你慷慨同意,这样很好,善后一切问题,都按你的意见办。有什么问题可与子文商量,他可以代表我。”

当时,少帅有点唯唯诺诺,很勉强表态说:“我汉卿感谢委员长一片苦心,我身体不好,东北丢失,我早就想引咎辞职。这次热河之变,我责无旁贷,辞去本人所兼各职,正得以伸张纪律,以谢国人。汉卿以为,日军很快进攻华北,以遂其吞并整个中国之阴谋,国联列强各怀心事,绝不可靠。固之委员长必须考虑动员全国向日本宣战。当前应急调中央军与东北军配合反攻热河以阻日军攻入华北。”

蒋**赶紧接过去说:“是的是的。”

少帅见蒋**不想和他多谈。十几分钟即行退出上了自己的专列。五分钟后蒋**偕宋子文来到少帅的专列进一步安慰少帅,并嘱他次日即飞上海,以免部下夜长梦多。蒋**告诉少帅:

“汉卿到上海后赶快出洋治病,出洋名义及手续当妥为安排。”

约有十分钟,蒋**就往外走。少帅随下车,送蒋**上了自己的专车。少帅呆呆地立于蒋**的专列门外。蒋**连连几句:

“汉卿,再见吧,再见吧”话音刚落,蒋**的专列随即动向石家庄开去。

蒋**走后,宋子文又来到少帅的专列上,少帅吩咐预备晚饭,即与宋子文商谈张下野后东北军的善后事宜,具体如下:

将东北军编成为四个军,由于学忠(第五十一军)、万福麟(第五十三军)、何柱国(第五第十七军)、王以哲(第六十七军)分任军长。

2、由何应钦任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原参谋长鲍文樾调为办公厅主任;

3、急调中央军第二师黄杰所部,第二十五师关麟征所部,第六十三师刘戡所部速速开赴古北口,阻挡日军南进。

至于少帅一再建议动员全国力量对日宣战,因事关重大,留待中央从事计议。

当夜,宋子文乘专列回到石家庄把商谈情况向蒋**报告。少帅的专列即返回北平。在专车列,少帅突然在卧室里伏枕大哭起来,心情非常沉痛。端纳顾问用英语对他进行劝解,意思大丈夫一定要勇敢与坚强,经得起大风大浪。其他幕僚也都劝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在幕僚们的不断劝解下,少帅忽然又一跃而起,仰天长笑,非常滑稽地对几个随从说:“我这是在和你们闹着玩,吓吓你们,刚才我听替·未说蒋**到现在对日本仍以外交为主,并想用亲日派黄郛来北平主持政务,专办对日外交,这使我想讲一个让大家开开心的大笑话。话说在黑龙江有一个财主遇到土匪半夜到家里抢劫,拿着刀要杀他,财主连忙跪地求饶,一边叩头一边说您要什么都行,就是请饶过我一命。土匪一看财主的老婆有几分姿色,就说,‘这样吧,我玩玩你老婆,罚你在旁边叩头,头叩得好我就饶你一命’。

财主连声答应行行行。等土匪玩完尽兴并把家中财物席卷一空,财主老婆起身整理衣服时开始哭骂财主时说:‘天下哪有你这样卑鄙无耻之人,你眼看着我被贼人糟蹋,不拼命救我,还在旁边给人家叩头?’财主说‘你不要哭,你哪知道我们还占了他便宜呢?’财主老婆大声哭嚎说‘你老婆被贼人奸污,你有什么便宜好占?’财主说‘你们俩玩得最欢的时候,根本顾不上我,我少叩了很多头,岂不是占了便宜?’少帅接着说:“我看这个财主最好去当外交部长,因为他懂得占便宜交涉,能与黄郛唱双簧。”当下,少帅的专列已到达西便门,一行人下得专列,又乘汽车回顺承王府,到达时已午夜十二时。少帅在下车时,随从问他,蒋委员长让副司令马上飞上海,我们该做些什么准备。张沉思半刻大声说:“我放弃兵权,放弃地盘,就像破鞋一样被人家扔了。这要别人能这样忍辱负重吗?到现在蒋先生仍然以和为主来维持中日关系,人家骂我不抵抗,我也不争辩,但是我下野后,天知道这个罪名要背到哪一天呢。”此时的少帅仰天长叹:“你可以欺骗人民于一时,或欺骗部分人民于永久,但不能欺骗全体人民于永久。”这是林肯的一句名言,少帅此时说出这句话,矛头所指不言自明。

少帅辞职下野后,东北军的主要将领在不敢为其鸣冤叫屈的同时,也生怕自己的人马被肢解。但何应钦明确告诉他们,你们好好打仗,先把长城一线给守住了。我不会动你们的。最起码,在其它军队接防之前,东北军还不至于马上弃长城而逃。长城,在何应钦眼里,是必须守的。但守长城,并不是说要在那一千多公里的城墙上均匀布兵,而只要手住古北口、喜峰口、冷口等几个重点关隘即可。因为这几个关隘通过公路可以把热河和华北连接起来。如果关东军不攻破这些关隘的话,他们连汽车都开不进来,更别说大批大批地往华北平原涌了。那么,这些砖砌石筑的关隘能挡住日军的进攻吗?单靠它当然很难,这里面关键的问题是这几个关隘所处的地形——燕山山脉。此地关山险峻,巨势强形,确是兵家扼要之所。高大城墙,再配上奇伟山势,方能成就天下雄关。

在中央军调至前线后,何应钦名义上所能指挥的部队重新达到了二十六万人。其实数量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能征惯战的上来了。在用兵布阵上,何应钦比起张少帅就强了,他闭着眼睛也能弄出一个大概来。不说别的,打了这么多年内战,他有得的是经验。

他首先要求停留在长城防线的东北军必须坚持到友军换防,继之,把最重要的西线古北**给徐庭瑶的中央军第十七军,中线喜峰**给宋哲元的第二十九军,东线冷**给商震的第五十五军。 三个长城关隘的末端也得有人驻守:古北口再往西的独石口由绥远的傅作义负责;冷口再往东,则由从长城上撤下来的东北军担任防御。

第二防区为平津重地。由东北军于学忠守天津,自热河败退的张作相守北平。第三防区为华北侧后。继续调集中央军各部向此集结,以防止日军在取胜后继续南下。同时,在内蒙的多伦,安插一个孙殿英。这基本上是在日军身背后了,为的就是使日军在向长城大步推进的时候,也能有点后顾之忧。一个以长城和燕山为依托的纵深防御体系跃然于眼前。应该说,何应钦的战术与他这个人的性格很有相契之处,就是一招一式均有板有眼,中规中矩,符合军事教科书上的任何一条原理和准则。 可按照军分会原来的意思,不是说让东北军坚持到友军接防的吗?对啊,没错。不过老实说,能不能“坚持”到“接防”,那就不是指挥部说的算了。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20 10:14:0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城抗战]张少帅下野,何应钦执掌北平军分会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