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赤心报国铁血男儿-黄坡战役

共 7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182141
  • 工分: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赤心报国铁血男儿-黄坡战役

黄坡血战前夜。1940年2月13日黑山战斗结束的次日,接到地委传达的鲁西区委和鲁西军区的决定到鲁西参加讨伐叛军石友三的战役,巩固鲁西抗日根据地,并限于1个星期内到达东平湖西阳谷县阿城镇集结待命,指定何光宇同志亲自率领部队参战。地委和六支队领导研究决定由二营执行此项战斗任务,当时只向二营几位领导作了交代,还没来得及向连队干部传达,考虑到由平阿山区直接去东平湖西,部队可以缩短1天路程,所以没有向泰肥山区或东平转移,让部队从南毛峪转移到黄坡就近休整,却没有想到敌人的报复围攻来得这样快。

黄坡战役,王瑞臣负重伤。1940年2月15日,黑山战斗后的第三天,我军二营驻在大黄坡、小黄坡村进行休整。日伪军借大雪大雾天气,纠集东平、东阿、平阴、长清、肥城等5县的千余人,包围了大、小黄坡村,企图把我军歼灭在深山野沟之中,以报黑山战斗之仇。我军对来犯之敌科学判断,果断决策,号召全体指战员坚守阵地,利用有利地形杀伤敌人,保存自己,坚持天黑组织突围。并明确战斗任务,由5连阻击北面黄坡村向我攻击之敌,7、8连分别阻击西、南、东三面山上之敌,形成环形防御,确保不失阵地。

王瑞臣所在的5连仍是黄坡战斗中攻坚的主力。当时何光宇司令员和作战参谋李雪、侦察参谋邱克难等同志和营部住在一起,营部和5、7、8连住在大黄坡村,6连住小黄坡。当时因6连联系不上,部队首长决定: 5连阻击北面黄坡村攻击之敌,7连、8连分别阻击西、南、东三面山上之敌,形成环形防御,使敌不能从侧面缩小对本部之包围。营指挥所设在南山背后山凹,何光宇同志和营长、政委在一起指挥。五连连长夏树林同志在刚过去的黑山战斗中牺牲后,一排长孟乾升任副连长。敌人先集中炮火向南山猛轰,炸弹碎片和石块满山乱飞,本部没有工事,没有掩体,只能一个组一个组分散隐蔽在岩石背后,炮火过后,王瑞臣等5连与敌人短兵相接展开了刺刀对拼的肉搏,刺刀闪光,喊杀震天,响彻山谷,5连副连长孟乾拼杀被敌包围、壮烈牺牲,伤员无处转移,只好在巨石后就地包扎。日本炮火轰击间隙,政治指导员徐宝信到前沿鼓舞指战员,看望和受伤的同志,随后被敌人的炮弹炸伤多流不止而光荣牺牲。孙连捷(肥城人,刚满16周岁)接替牺牲副连长孟乾继续指挥五连作战,这时是上午10点多钟,1排正、副排长伤亡,孙连捷指定班长陈文生代理排长,由于伤亡很大,便把1排编成两个班,将伤亡的弹药集中起来,并派爬到阵前将鬼子尸体上的枪弹取回备用,接下来,王瑞臣和通讯员、司号员、卫生员全都上好刺刀,同日本鬼子进行面对面地白刃格斗,王瑞臣拼杀过程中被日本鬼子枪刺刺中左手,露出白骨,但一心只和敌人拼杀忘记了疼痛。12点钟,鬼子进行第三次攻击,这次炮火特别猛烈,整个山头笼罩在浓烟火海之中,震耳欲聋的巨响回荡在阵地上,人们即使面对面喊叫,也什么都听不见。弹片和碎石横飞,整个山头都在跳动似地震荡,真有山崩地裂之势。在炮火掩护下,日伪军像蝗虫般扑上来,人数比前两次多的多,气势也比前两次凶猛,天昏地暗的战役,部队建制完全被打乱,“班自为战,人自为战”,王瑞臣隐蔽在一块大石崖后起身准备射击时,被日军子弹击断左胳膊,左腹部中弹,全身多处中弹片,重伤,失去战斗能力。全体只盼着熬到天黑就是胜利,雪一天没有停,大雪纷飞,从早上开始们一天水米未进饮雪止渴,环顾四周,牺牲的同志有的脑浆迸裂、有的刺穿胸膛,弯曲的刀,炸断的步枪,遍地都是破碎的衣物,炮弹坑一个挨着一个,经过烟薰火燎,满山遍野被白雪覆盖黑一块黄一块,尸体遍地分不清敌我。下午3点和5点,鬼子又发动了第四次、第五次攻击,但已是强弩之末,手榴弹打光了,子弹打得也所余无几就居高临下用石头砸。王瑞臣所在5连1个连顶住了10倍于己的敌人,连续打退日寇5次攻击,左手伤口露出白骨,以后七十余年左手伸曲受限。冬季山区白天特别短,下午5点多钟已昏黑,敌人除了冷炮一阵阵连击外,步兵停止了攻击。

晚上7点,何光宇司令员和胡循武、何诚决定突出包围圈向泰肥山区突围:营部带7连、8连为一梯队,由胡循武、何诚率领沿黄坡南山向东南方向突圈,晋士林带5连和7连1个排为二梯队,沿黄坡南山向正东方向突围,留下侦察排向西突围后在平阿山区寻找6连。突围时间定在晚上10点。何司令员交代完后,征求意见,大家说别的没有困难,就是掩埋遗体不好办,经过商定,在大石头挨边先用雪覆盖,待敌人撤退后再回来盛殓。重伤员如何抬走呢? 胡循武营长说: “我们长征时没有担架,就脱下上衣,用两支步枪穿到衣服袖里成了一副简易担架,用4个抬着走。”,轻重伤员一律抬走,枪支不能丢失,轻伤员由战友们搀扶,王瑞臣等重伤员由战友们抬着突围。当时商定万一被敌人冲散,集合地点是泰肥山区固留一带。

五连为突围先头部队,夜里21点多钟,五连1个班分成3个组悄悄摸下山去接近村边,又打枪又扔手榴弹,虚张声势、袭扰敌人,分散注意力,掩护连队突围。孙连捷和晋士林副营长随同5连兵抬着伤员,穿过上边有敌人巡逻的悬崖陡壁突出重围。2月16日上午10点多钟,行程60多华里到达肥城固留村,王瑞臣随轻重伤员被送往山神庙、岈山、五埠一带后方医院救治。

黄坡血战,二营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战斗从早晨8点打到晚上6点,敌人组织了5次进攻,我军实施灵活的作战方式,有时远距离反击敌人,有时近距离与敌人开展肉搏战,坚持10个小时,守住了阵地。黄坡一战,以有我无敌的英雄气概,以远不如敌人的武器装备,粉碎了敌寇的报复“扫荡”,消灭日伪军200余人,其中日军大队长渡边少佐被击毙。我军亦遭受了重大损失,特别是承担主要作战任务的5连牺牲50多人,负伤30多人,指导员徐宝信、副连长孟乾牺牲,正副排长6个只剩下两个,10个班长伤亡大半。5连黑山战斗前是180余人,黑山战斗伤亡18人,黄坡一战骨干基本上打光了,指导员、副连长牺牲,弹药也基本上打光。

二营浴血苦战10个小时,以远不如敌人的武器装备,不足3个连队的兵力,粉碎了敌寇的报复“扫荡”,打破了敌人妄图歼灭本部主力的计划,这次敌人以近2000之众将我部围困在几个小山头上,不但未能攻占我方固守阵地,还付出了数倍于我方的惨重伤亡,特别是5连坚守了阵地,没有后退一步,保障了全营的安全。 这次激战,检阅了本部战斗力量,培养了部队英勇顽强、守如泰山、攻如猛虎的战斗作风,锤炼了干部,杀出了威风,提高了战斗技能。在本次战斗中,二营东平县籍刘玉成牺牲,时年19周岁。

军令如山来不急休息,在何光宇司令员带领下,2营和特务营1个连离开泰肥山区经东西沟流、东阿城、东平湖、斑鸠店、穿过黄河到达150华里以外阳谷县阿城镇,参加讨伐叛军石友三的战役。1940年2月19日六支队2营奉命攻击寿张县东北柴楼据点......1940年2月,为表彰六支队二营在鲁西反顽作战做出重要贡献,鲁西军区授予该营“老虎营”荣誉称号。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14 20:25:3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赤心报国铁血男儿-黄坡战役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