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东进,东进!山东纵队六支队“虎二营” 平阿山区抗战纪事(一)

共 12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182141
  • 工分: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东进,东进!山东纵队六支队“虎二营” 平阿山区抗战纪事(一)

东进,东进!山东纵队六支队“虎二营”

平阿山区抗战纪事

??? ——怀念家族抗战先辈们

每到春节祭祀、清明节扫墓等中华民族传统节日,我常常想起家族中的抗战先辈们。

——题记

大事: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

1938年2月5日,永安寺起义,“东(平)汶(上)人民抗日自卫队”成立。

1938年8月17日,东平县城沦陷。

1938年11月26日,山东纵队第六支队(以下简称六支队)建立。

1939年1月,六支队在肥城岈山、五埠一带建立了后方医院。

1939年3月初,八路军“东进支队”到达鲁西地区。

1939年3月17日,六支队参加香山战斗。

1939年3月20日,八路军115师在东平常庄召开会议。

1939年3月22日,东平县五区郑海村战斗,六支队一团团长陈伯衡牺牲。

1939年5月10日至12日,陆房战斗。

1939年6月,一一五师第二次整编六支队,团缩编为营。

1939年9月14日,六支队二营在东平九女泉对日军进行阻击战。

1939年11月下旬,六支队反击日军“扫荡”泰肥、平阿山区抗日根据地。

1939年12月8日,六支队在肥城围剿红枪会反动组织。

1940年2月12日,六支队二营参加平阴黑山战斗。

1940年2月15日,六支队二营参加平阴黄坡突围战斗。

1940年2月17,六支队二营参加讨伐叛军石友三战役。

1940年4月,山东纵队第六支队的主力调归一一五师三四三旅运河支队建制,编为四团。

1945 年5 月18 日至19日,东平战役。

1945年7月21日至26日,阳谷战役。

一、时代背景

1938年1月24日,沈鸿烈代替韩复榘被蒋介石任命为山东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于1938年2月底到达东阿镇,5、6月份沈鸿烈将国民党山东省政府设在东阿县城(今平阴县东阿镇),郁仁治(江苏海门人,同年殉国,时年33周岁,国民政府追赠陆军中将)被沈鸿烈任命为山东省第一区(泰西)专署特派员(又称军事特派员)兼保安司令,授少将军衔,活动动于东平县二区花篮店、东西沟流平阿山区一带,组建抗日武装,与日军周旋。抗日战争初期,沈鸿烈与八路军及其他抗日革命力量的合作关系尚好,曾制定实施八条抗日施政方针。[1]

1938年2月5日(农历正月初六), “东(平)汶(上)人民抗日自卫队”成立,扩大抗日宣传,壮大武装力量“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有钱的出钱,有人的出人,有枪的出枪,抗日救国,誓死不当亡国奴。”10月下旬,不断壮大的武装力量合并为范筑先十支队东进梯队,陈伯衡为司令员,刘星为政治委员,邹鲁风为政治部主任,先后在石河王、双塔、寒山头等地的战斗中,沉重打击了敌人。[2]

当时东平县二区包括“花篮店、梯门、二十里铺、雕鹅岭、双塔、商庄、海子、东瓦庄、芦泉屯、山西屯、杨家村、柳家村、焦家铺、梁家林、侯家庄、东西沟流、东西柿园、石灰王(现石河王)、牛庄、罗圈崖、湿口山、西豆山、卞家庄、前后水河、北大桥、展家营、烟墩、黄花园、西家村、红茶棚、马凉庄、九女泉、庄科、茶棚、王古店、大王峪”等村落,其中花篮店、二十里铺设镇,其他村落归乡。二区为东平县北部山区,绵延向北至东阿、平阴全是大山,其中西沟流村曾一度成为平阿抗日根据地的中心。[3]

二、参加抗日队伍

明永乐年间,梯门王氏迁于青州府蒙阴县坦埠村,“云蒙迁居,东原发祥”,其后世王宪曾在正德、嘉靖年间三任兵部尚书,抵御外辱,为国分忧。抗日战争时期,其家族出现了多位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抗击日寇。

1937年7月侯欣斋(1907-1942)从山东省立第一师范毕业,回到家乡东平县二区大侯庄,参加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民先”),1938年春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引领起东平县二区的抗日活动。[4]

在民族大义前,东平县二区梯门村王瑞臣和王瑞刚秘密参加了抗日组织。

王瑞臣、王瑞刚是堂兄弟,王瑞臣1922年2月出生,王瑞刚比王瑞臣年龄稍大,1938年3月两人刚满15周岁。王瑞臣皮肤较白,浓眉大眼,不到一米八的身高,胖瘦适中;王瑞刚一米八左右个头,性格宽厚,身材魁梧。王瑞臣和王瑞刚都是年前腊月刚刚完婚。嫁给王瑞臣的新娘子家是西北五里山区牛家庄,16周岁,那时兵荒马乱的,土匪、红枪会、国民党等各种势力综错复杂,社会动乱,为了有个依靠才早早出嫁;嫁给王瑞刚的新娘子家在南二十五里大清河北岸展家营,18周岁,家境尚好,但大清河发大水,把洼里的十多所土房全部冲塌,全家人还差点被水冲走,所幸小船被邻居拉到岸边,害怕了水患,为免受水患之苦嫁到了山区。

1938年3月3日(阴历二月初二,龙抬头的日子),王瑞臣和王瑞刚两位结婚刚满一个月的新郎同时失踪了,可把家里人和两位新娘子急坏了,虽说已经结婚,毕竟是刚满十五周岁的两位孩子,兵荒马乱,是不是被土匪劫持了,或是去加入了土匪,是不是奔南乡(东汶自卫队)去了,后来多方打听,原来王瑞臣和王瑞刚是秘密参加了二区的抗日组织。

两位新娘子听说新郎跑去参加了抗日队伍,作为旧时女子只想找个依靠安心过日子,暗自伤心难过流泪是可以理解的。当时王瑞刚家家境尚好,有五十亩好田,家有磨房,长年养着独梆子牲口,农忙时雇有短工,王瑞刚是家中老大,需要照顾家庭,加上刚刚完婚其父感觉对不住南乡里的亲家,因当时政策较为灵活,就卖了家南的二亩好田作为经费支援了抗日,这样王瑞刚就回到了家中。

王瑞臣继续跟随党的抗日武装进行抗日活动。同时国民党山东省第一区(泰西)专署也活动于梯门、花篮店、东西沟流一带开展抗日活动。1938年8月17日,东平县城沦陷。当时抗战环境相当复杂,除了有日本特务、汉奸特务外,还存在土匪、国民党、红枪会等多种势力,甚至有时敌我难分,不能公开暴露自己身份,所以连父母、妻子家人都不能告诉,行动要绝对保密,一旦被敌人发现,不但本人有生命危险,全家性命也难保,王瑞臣常常因执行任务需要住宿和人同住一个炕头上,不管对方是亲戚朋友等熟悉人,还是不认识的陌生人,在谈话中都要万分注意,曾出现有人因在交流谈话中无意暴露身份而被告密、被捕、被杀的情况。当时三个共产党员组成的支部,在紧急情况下,就可以下命令由锄奸队夜里执行任务去枪毙一个汉奸、地主、坏分子、叛徒等。

王瑞臣正式成为山东纵队第六支队(以下简称六支队)二团一员。“1938年12月27日,张经武、黎玉同志带领一大批干部和电台由延安途经泰西,到达大峰山区黄崖,会见了张北华、段君毅(有资料称董君毅)、何光宇、万里、孙光、马继孔、李冠元、于会川、李文甫、陈伯衡、刘星等同志,传达了党中央的决定,将泰西的几支部队合编为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六支队,任命刘海涛为司令员,张北华为政治委员,何光宇为副司令员,马继孔为参谋长,李冠元为政治部主任,程重远为供给部长。下编4个团,l个特务营,3个独立营。王瑞臣和干部战士全都佩戴上崭新的‘八路’臂章,为了培养部队政治、军事干部,六支队随即建立了第六支队军政干部学校,任仲夷、冯乐进分别担任校长、政委。军政干校在平阴泊庄和东平柿子园举办了两期训练班,培训500余人,部分同志在训练班入党。段君毅、万里、刘海涛、何光宇等都先后去讲课或指导。王瑞臣所在队伍编为六支队二团,二团负责长清、平阴、东阿3个县。“六支队司令部、政治部和特委机关开到了平阿山区,中共平阴县委员会成立后,六支队和特务营又转移到东平城北二区的东西沟流、花篮店一带,这里是东平、东阿两县交界地区,过去郁仁治的专员公署在这一带活动,部队没有来过。为开辟这里的工作,特务营两个连到东平县附近活动,打击敌伪军,掩护开展地方工作”。[5]

1938年12月,六支队三团在下固留阻止来犯的日伪军。

1939年1月,王瑞臣所在六支队二团在东阿至平阴公路发动民众数千人,破坏公路10几段,达20多公里长。并将部队预伏公路两旁,出其不意,毙敌骑兵30余人,获战马数十匹。

1939年1月,六支队在肥城岈山一带建立了后方医院。

1939年1月,日伪军扫荡平阿山区,六支队三团从平阿山区东平境内柿子园转移到花篮店东南金山口,东平城日伪军400余人进行扫荡,在金山口与三团遭遇,日伪军大部向金山口三团防守部队攻击,战斗打了一个多小时,日伪军看没有胜算,主动撤出战斗,退至花篮店。这次战斗敌、敌我双方各伤亡五、六人。三团战斗结束后在金山口北山集结。[6]

三、陆房突围

八路军“东进支队”进入鲁西。“当时,第18集团军名义上受阎锡山的第2战区节制。山东最初属第5战区,1939年1月,国民党成立了苏鲁战区,由东北军的于学忠任总司令,统一指挥山东、苏北各部。国民党政府是不会同意第115师主力到山东去的,因此,我们对外不用第115师的番号,而使用‘八路军东进支队’的名义。恰于此时,国民党顽固派在冀南袭击八路军,并强行取消我抗日民主政权。彭德怀要前往冀南处理此事,我们就以护送彭德怀的名义东进。1939年3月1日‘东进支队’从鄄城进入鲁西,正式踏上了山东的大地。”[7]

1939年3月7日,陈光、罗荣桓率师部和六八六团大部进入泰西地区,10日,抵东平县东北部的夏谢,14日,一一五师与山东纵队第六支队、泰西特委在东平县常庄会合,同时在常庄山神庙建立了后方医院。从此,山东纵队六支队与八路军一一五师并肩作战,打开了山东抗战的新局面。[8]一一五师东进支队在进驻东平近10个月的时间里,是东平建党、建政、建军、民运等工作大发展的时期,他们为创建泰西、平阿、大峰山三块抗日根据地开展敌后游击战争打下基础,在东平大地上三进三出,与日伪军周旋,不仅沉重地打击敌人,而且指导帮助东平县委开展抗日斗争,为掀起抗日救国运动,战胜日本侵略军,建立和巩固东平县抗日根据地打下坚实的基础,在东平县的抗日斗争写下重要篇章。[9]

1939年3月17日,王瑞臣随六支队参加了香山战斗。

1939年3月20日,八路军115师在东平召开了著名的常庄会议,会议主要宣传落实中共中央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精神。1939年3月22日,东平县五区郑海村战斗,六支队一团团长陈伯衡牺牲。

1939年4月初,泰安、肥城、平阴和东平县城日伪军,扫荡泰西根据地。王瑞臣随二团和泰安独立团在安临站以西阻击肥城一路敌人。115师东进支队在东平境内林马庄、肥城境内大董庄与日军激战。三团在肥城佛庄(伏庄)、固留、牛家庄西山抗击肥城日伪军。这次反扫荡是115师东进支部进入泰西后最大的一次反扫荡战斗。[6] 王瑞臣随六支队2团和八路军115师共同参加陆房突围战。1939年5月初,日军第12军司令官尾高龟藏从泰安、肥城、东平、汶上、宁阳等17个城镇,调集日伪军8000余人,坦克、汽车百余辆,火炮百余门,分9路围攻泰西抗日根据地,企图寻找八路军主力决战,陆房战役打响。1939年5月11日,115师师部和鲁西区委率686团、津浦支队和六支队2团向大峰山地区转移,六支队2团占据老僧台南山、黄土岭一带阵地,阻击由肥城、平阴两路进攻之敌,黄土岭阵地是敌人攻击的重点,双方反复拼杀,几经易手,下午2团阵地收缩于小董庄之北山,日军300余人继续向南推进,这是本部扼守西陆房正北的最后一道屏障,如再为敌攻占,师直机关则要为敌所犯,指战员抱着有我无敌、决战决胜的意志,拼死冲杀,在686 团2营的配合下,苦战1个多小时,终于把突入之敌大部歼灭,保障了全线的安全。5月11日晚间,六支队2团突出重围,往西北方向越过屯头,直奔平阿山区。[5]罗荣桓在战后总结道:“这是第一一五师东进以来,打得最艰苦也是规模最大的战斗。这次虽然面对数倍于我们的敌人被动作战,由于全体指战员英勇作战,以及人民群众的支持,我们胜利地突破了敌人的合围。这个胜利的意义是极其巨大的。”[10]然而,由于此次战斗我军伤亡人员中绝大部分是经长征到达延安的红军官兵骨干,是井冈山的传人,是革命的种子,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也是我军一个不可弥补的严重损失,令人抱憾。

东、西柿园伏击战。1935年5月14日(陆房战斗结束后的第三天)上午10时许,八路军山东纵队六支队民运科科长张伯源联合东阿县大寨村的姜渭河、东平县东沟流村的刘忠岱和平阴县王楼村的王顺铎在东阿县大寨村(现属平阴)成立的“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六支队平阿基干大队”,在位于东、西柿子园两村中间贯穿向南延长的河流小桥上,伏击了陆房战斗后返回东阿县城的日军。六支队司令部印发了《战斗捷报》称其是“连环妙计生奇效”战斗。这次战斗是日寇在平阿山区第一次受到打击,平阿山区群众性的抗日洪流更加高涨。[11]

1939年6月,一一五师帮助六支队进行了第二次整编,团缩编为营,原一、二、三团改编为一、二、三营(每营辖4个连)。一营营长刘继星,政委刘星;二营营长胡循武, 政委邹鲁风;三营营长莫恩荣,政委李文甫(10月,三营改为特务营)。王瑞臣由六支队二团战士成为六支队二营五连战士,当时东平县沙河镇人冯贤渊(当年16岁)也参了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六支队。

六支队二营简介。整编后,2营营长胡循武(有的资料称胡庸武、胡训武,江西省宁都县人,时年32周岁),经历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老红军,作战勇敢,指挥有方,对下属干部要求严格。政委邹鲁风(辽宁辽阳,时年28周岁),东北大学毕业,政治素养高,掌握政策原则性强,是指战员的良师益友。副营长晋士林,时年25周岁,原在范筑先部队任支队参谋长,山东省聊城县(今聊城市)人,军人姿态,理论水平高,脾气暴烈,雷厉风行。

王瑞臣所属连队为六支队2营5连。2营下属4个连, 5连连长是夏树林,老兵,作战勇敢,指导员吴志笃,山东省长清县(今济南市长清区)人,当年19周岁,后由徐宝信(山东省肥城人,当年19周岁)接任。[12]

自6月起,王瑞臣随六支队二营连续在孝直、石横、花篮店一线作战,封锁围困敌据点,打击敌人抢粮抓丁,掩护地方政权,帮助成立农、青、妇、儿群众组织,开展抗日救亡活动,使方圆50多华里的地区成为部队比较可靠的后方。

1939年8月,东平县委在二区西沟流村召开各区“动委会”全体会议,成立东平县抗日救国动员委员会,刘仲羽任主任,孙亚诚任副主任。

1939年8月,鲁西军政委员会为加强对地方武装的领导,决定由一一五师独立旅兼鲁西军区,杨勇兼军区司令员,段君毅任副旅长兼副司令员。第六支队暂兼第一(泰西)军分区,何光宇任司令员,李冠元任政治委员。

四、九女泉阻击战斗

王瑞臣参加九女泉战斗,二营获“猛虎2营”称号。1939年9月14日,为掩护一一五师师部在东平县二区九女泉一带进行体整,六支队二营奉命进至九女泉附近担任警戒任务。当日,平阴、东阿等县日伪军500余人,在驻东阿日军指挥官山吉和驻东平日军指挥官三原的指挥下,南北合击九女泉村。15日拂晓日伪军由丁圈(现丁泉)进攻二营驻地罗圈崖。从早上9点开始,指战员苦战4个多小时,追击敌人20多华里,烈日高温,滴水未进,有的战士因中暑昏迷没有水抢救失去了宝贵生命,营部领导组织7连送泉水。13点多钟,5连开始向南山攻击,6连则向南天观迂回,攻击南山的5连战士们互相掩护、交替前进,5连连长夏树林、指导员吴志笃指挥机枪班掩护战士们前进到距顶峰30多公尺处,将敌3面包围,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残余敌人只好溃退下山,逃向东阿县城,本部咬住不放,一直追至东阿城下。至下午4时30分结束,二营顽强阻击敌人8个小时之久,打退敌人连续7次进攻,毙日军20余人,伪军60余人,掩护一一五师师部安全转移,胜利完成了阻击任务。王瑞臣和五连战士一起英勇杀敌,此役二营战士伤亡20多人。平阿山区人民到处传颂着部队英勇战斗的事迹,对于2营十分敬仰,赞誉为“猛虎2营”,因为营长姓胡,有的还亲切地称作“胡2营”。[5]

1939年9月,王瑞臣随六支部二营歼灭平阿山区黄坡一带不打鬼子、专搞磨擦、破坏抗日活动、一味搜刮民财绰号“钱九团”的钱赞臣团,扩大了平阿山区根据地。

1939年11月下旬,宁阳、汶上、东平、东阿、肥城等5县的1000余名日伪军向泰肥、平阿山区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支队各营坚决进行反“扫荡”,激战持续一周,终将各路进犯之敌击退,毙伤敌伪200余人,缴枪70余支。

1939年12月8日,王瑞臣随六支队二营围剿肥城红枪会反动组织。在泰西地区,红枪会(又叫大刀会、黄沙会)几乎村村都有,许多红枪会成了抗日的同盟军,但也有少部分红枪会为日伪所用,走上了反动的道路。1939年12月初开始,王瑞臣随六支队2营奉调开赴肥城四区南北尚任,受命和肥城县独立营协同作战。8日,六支队2营在固留、魏家坊村、佛庄(伏庄)一带围剿当地红枪会反动组织,使日伪军操纵红枪会反对共产党、八路军和抗日民主政府的阴谋完全破产。

1940年1月,平阴县参议室成立。黄晋三、邹康侯、刘洪犹为参议员。

1940年1月10日,泰安、长清、平阴、济南等地之敌5000余人,兵分5路合击大峰山区。六支队面对装备精良的强敌,采取迂回、穿插、内外夹击等战术,先后将各路进攻之敌击退。前后共毙伤日伪军110余人,俘13人,获长枪30余支、战马3匹。[13]

五、黑山歼敌

王瑞臣随六支队二营参加平阴黑山战斗。1940年2月12日(农历正月初五),六支队二营在司令员何光宇,营长胡循武、政委何诚、总支书记吴志笃的带领下,在平阿山区的南毛峪、石板台一带开展抗日工作。早晨,正当800多名官兵进行军事操练时,突然一阵枪响,子弹由黑山顶向南毛峪村飞来,何光宇司令员与作战参谋李雪立即断定,来犯敌人是盘踞在东阿城的日伪军,妄图乘春节之机对我军实施突然袭击,以报多次遭我打击之仇。估计敌人有30多名日军、300多名伪军,与我对比敌人实力并不占优。为此,决定集中兵力,抓住机遇,吃掉这股敌人。接着,部署5连从正面强攻,6连、7连从两侧助攻,8连为预备队。战斗打响后,全体指战员摩拳擦掌,像出山的猛虎,利用地形地物迅猛跳跃前进,从山根冲到山腰,恰巧下起大雪,负责主攻的5连战士们都反穿皮袄进行伪装,很快迂回到敌人背后,冲上黑山顶,山头的敌人猝不及防,被迫与我军展开了肉搏战,战士们胸怀仇恨的怒火,见到鬼子杀红了眼,刀光剑影,英勇搏杀,半小时就结束了战斗,击毙日军中队长山吉、汉奸队长泊德山等20多名日伪军,缴获机枪1挺、子弹3箱、三八式步枪6支。我军夏树林等18名同志壮烈牺牲。黑山战斗,使平阿山区的群众认识到共产党、八路军是真正打日本的,而且有力量打击日军,从而赢得了群众的拥护。[14]

王瑞臣所在的五连成了黑山战斗中攻坚的主力。5连向黑山主峰攻击前进,战斗已进行了3个多小时,战士们水米末进,吞雪充饥解渴,1排长孟乾率领的突击排,担任夺取主峰的攻坚任务,连长夏树林观察地形选择攻击点,指挥机枪班掩护突击班冲击时,被敌人机枪射中头部壮烈牺牲,孟乾接替指挥,黑山山腰之上全是悬崖、巨石、陡壁,雪又越下越大,下午2时,战士们采取“人顶人、叠罗汉”爬上悬崖陡壁,在3挺机枪同时猛烈开火的掩护下,发起了冲锋,围歼了黑山山顶日伪军,击毙了日军中队长山吉。为宣传我军政策,二营通过村长买了一批白布缝成20多个口袋,为战死的日军穿好军衣用白布口袋装殓好,联系区政府组织一个担架队将日军尸体抬下山去,交给靠近东阿县城的村庄,让他们一个村一个村地往前送,一直送到东阿城内,另外写信给东阿县伪县公署转致日军,声明我军对阵亡日军已包裹处理由其点收,并对敌人提出警告。

———————————————————————————————————————————————————————————

后 记

三爷爷在世时,每到清明烧纸,总会念叨他在阳谷战役中战死的二哥(王瑞义),多次说如有机会给你二爷爷说个阴媒(旧社会风俗),黄泉之下他也算有个家了,但一直没有实现。父亲在世时也多次谈到为抗战而牺牲他的二叔。所以每年春节大年三十晚上做好贡品祭祀先人时,心中总会有淡淡的歉意和内疚,又至春节祭祖时,终于动笔写些东西,作为对逝者先烈们的纪念。

王王瑞刚是王瑞义哥哥,王瑞刚、王瑞义和王瑞臣为堂兄弟关系。因本文涉及到了众多人物和事件,因此没有采用第一人称来写,如有对两位先烈不敬或冒犯之处,还请先烈和所涉及家人给予理解及宽恕!多谢!

因掌握史料有限,本文中如有和历史不符之处,或有更详实史料发现时,请各位读者联系作者,以随完善,多谢!

王瑞刚 孙 广兵

疫情肆虐时于东平县城陋室

邮箱:wbhj2009@163.com

2020年02月01日(星期六)

参考文献:

1、《三次打东阿城》 郭长城

2、《永安寺起义》

3、《东平县志》 民国二十五年(1936)

4、《山东省情网》

5、《泰西英雄传》

6、《追忆父辈的足迹(之七)抗日烽火——六支队下篇》

7、《在八路军第115师师部的战斗岁月》 王秉璋

8、《泰西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创建》

9、《1939,八路军一一五师东进支队在东平》 王圣雨

10、《陆房突围战对山东抗战的历史作用》 韩延明

11、《奉命在平阿山区创建抗日武装》 张伯源

12、《山东英烈网》

13、《泰西地方武装及山东纵队第六支队的创建与发展》

14、《平阴县打击日寇的辉煌战斗》 木广仁

15、《爱国将领韩多峰自传》

16、《平阿烽火》

17、《攻克东平城》 解放军报 康光德 徐亚红

18、《阳谷战役》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14 12:55:4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东进,东进!山东纵队六支队“虎二营” 平阿山区抗战纪事(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