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南京!南京!

共 11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487271
  • 工分:172262
  • 本区职务:分论坛版主
左箭头-小图标

南京!南京!

晃眼一瞬,南京大屠杀,已经过去82年了。

82年前的今天,侵华日军攻陷南京。短短6周内,30多万中国军民惨遭杀戮,平均每12秒就有一名同胞死于日军屠刀。这是血与泪的记忆,更是民族心灵深处难以消弭的伤疤。

南京!南京!

南京!南京!

南京!南京!

有人可能会问,南京大屠杀与你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们不能忘记南京大屠杀?

因为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否认罪责就意味着重犯!

点击链接观看视频:

https://v.qq.com/x/cover/mqkqkxximeajt2m/q0517nmvwuh.html

他们曾亲历日军暴行

南京!南京!

▲ 岑洪兰

日军攻入南京时,岑洪兰3岁。1937年12月,日本兵火烧南京汉中门外城墙根的稻草房,而岑洪兰一家就住在城墙边上,父母带着她和大哥、二哥逃生,日本兵向抱着岑洪兰的父亲开枪,子弹从两人中间穿过,岑洪兰的下巴被打伤,未满2岁的弟弟岑小三在屋内被活活烧死。

南京!南京!

▲ 周文彬

据周文彬回忆,一日黄昏,日本兵进村,全家人慌忙出去躲避,留下周文彬独自在屋子的摇篮中睡觉,家人等日军离开回来后,发现摇篮里全是鲜血,周文彬左脚的三个脚趾被枪打掉了。周文彬11岁的哥哥周文鑫之后在家附近玩耍时,被日本兵的子弹打穿大腿。

南京!南京!

▲ 徐家庆

日军侵占南京时,徐家庆跟随母亲、哥嫂与侄子、侄女一起躲避到了石鼓路附近的一处避难所。之后一家人又在江苏路附近找到一个院子,和其他逃难的人家合住。十多天后,四五个日本兵到他们暂住的院子,要求一家人去宁海路领“良民证”。徐家庆与院中的三个大人一起去了宁海路,其中的两个人被当场押走,再没回来。

有一天,徐家庆与哥哥、三姐夫、舅爷出门看自家的住房,途中遇到两个日本兵。日本兵把徐家庆哥哥、三姐夫扒光了衣服,绑了起来并让他们跪下,用马刀在他们脖子上试了试,吓得徐家庆一直嚎哭。后来经过舅爷的再三求情,解释他们只是农民,才逃过日本兵的毒手。

南京!南京!

▲ 方素霞

方素霞家中有7口人,那时方素霞母亲身怀六甲,行动不便,但看到进城的日本兵到处杀人,就与父亲商量外出逃难。一家人逃到下关江边,趁夜找船时,年幼的方素霞由于饥饿、惊吓不停哭闹,父亲怕招来日本兵,狠心将方素霞丢弃在了半路一居民房的屋檐下离开。家人跑出去十几里地后,父亲终是不舍又折回来将她抱回。

第二天夜里,父亲终于在三岔河找到船家,一家人乘坐小木筏连夜过江,中途遭到日军的机枪扫射,旁边有船只被击沉没。家人逃到安徽乌江乡下,租住在一农户家。奶奶由于惊吓劳累,心脏病发作没几天就去世了,方素霞因为受凉一直高烧不退,右耳发炎导致耳膜穿孔失聪,落下残疾。母亲早产,生下的小妹妹很快夭折。30多岁的叔叔方庆宜在“跑反”途中失踪,再无音讯。一个多月后全家回到南京,家中被洗劫一空。

南京!南京!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葛道荣

日军攻占南京时,10岁的葛道荣亲眼看见鬼子破墙闯入。葛道荣的叔父葛之燮被鬼子乱刀砍死家中,舅父潘兆祥、王钧生,分别被日军在下关江边和煤炭岗杀害。葛道荣和年幼的弟弟妹妹躲入难民区才得以幸存。为保护年幼的弟弟妹妹,葛道荣被日本兵在腿上狠狠戳了一刺刀,至今还有伤疤。

南京!南京!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杨翠英

“我们一家被杀了4口人啊!我爸爸死的时候才30多岁。我妈妈从此白天哭、夜里哭。”杨翠英说,当时家里没有吃的,而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难民所里在发粥,她就一个人从大方巷步行去那里领粥,再小心翼翼端回家。

铁的罪证

轰炸、屠杀、抢劫劫掠……日军在南京40余日的残酷暴行不能忘却。而在全世界,也有无数的有识之士用良知记录历史、保存当年日军暴行的史料,为后世提供了不容辩驳的证据。

南京!南京!

1991年8月,南京大屠杀发生54年后,美国人大卫?马吉找到了父亲约翰?马吉77年前拍下的名叫《南京暴行纪实》的默片,而这也成为日军南京大屠杀最有利的罪证之一。

南京!南京!

12月13日,南京沦陷。侵华日军开始在南京肆无忌惮地杀人、纵火、强奸。没过多久,日军的暴行,就蔓延到了占南京主城区八分之一大的安全区。为了掩盖屠杀的真相,日军在入城后实行信息封锁。12月16日,南京所有的5名外国记者被迫离开南京。

在南京生活26年的约翰?马吉见证了这个屠城里发生的惨剧。在给妻子的信中,他写道:“过去一个星期的恐怖是我从未经历过的,我做梦也没想到过日本兵是如此野蛮,这是屠杀、强奸的一周,我想人类历史上已有很长时间没有发生过如此残暴的事了”“真叫人难受,但我认为,应该把事实记录下来,让大家了解真相。”

南京下关浦口铁路轮渡桥:57000名中国人罹难

1937年12月,约翰?马吉拍摄下了为数不多的南京沦陷前的画面。经过持续三个月的轰炸,此时的南京城已是一片废墟,到处冒着浓烟,连居民区也未能幸免。此时,中国守军正在撤出南京,日军将主要空袭目标放在了交通枢纽上。

南京!南京!

南京下关的浦口铁路轮渡桥,在轰炸中并没有被毁坏。这里成为了民众逃离南京的主要出口之一。从12日深夜到13日,败退下来的万余名伤兵、军人家属和难民蜂拥至此,试图渡江逃离南京,却被日军合围在下关沿江的狭长地带。日本兵从城里、山旁追出,长江江面上还有日本舰艇,三面合围将他们团团围住。在约翰马吉的镜头之外,这些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人竟然遭到了日军舰炮、手榴弹,无情地屠杀,一息尚存者被驱赶进江心活活淹死。在未来的六周里,这一片狭长的长江江滩上,超过57000名中国人在此罹难。这也是南京大屠杀中死难者最多的地点之一。

“抓战俘”:七千多人按照五百人一组被杀 28案19万中国人遇害

逃出城的人们惨遭厄运,留在城内的散兵和难民,也没能躲开日军的杀戮。

南京城沦陷后,很多放下武器的军人和难民涌入安全区避难,日本兵随后也到了。

1937年12月16日,马吉发现,窗外正有一队日本士兵在抓捕中国青壮男丁。他躲在窗子边,记录下窗外发生的一幕。

画面中,中国男人排成了队列,日本士兵正在周围来回走动,不断有中国人被拉入已经排成的队列中。这些都是被怀疑为当过兵的人,他们的命运马上就会发生变化。

南京!南京!

一个妇女跪在地上向日本兵求情,恳求他们放了她的丈夫或是儿子,但是,她的努力并没有成功,日本兵并没有理她。她的亲人最终被押走了,那一刻,她和她的亲人,从此生死两别。

原日本侵华士兵,岁男太田回忆:“在城里,我们把所有人都抓起来,然后检查他们的手和脚。如果谁的手脚磨起茧子,一定是当兵的,就杀了他。”

侵华日军岁男太田:“有些中国人无处藏身,他们就被拉出去杀害了”“我们把每个可疑的人,都带到河岸去,那里有很多大仓库,我们把这些人都塞进去,当仓库装满的时候,我们就把它锁上,里面的人就窒息而死。”

南京!南京!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国遇难同胞30万人以上,其中战俘超过了9万人。根据1956年南京审判战犯的军事法庭认定,日军在南京集体屠杀28案,死在其中的中国人,超过19万人。

日军杀人就像“野外猎杀兔子”

在日军抓战俘的名义下,成批的青壮年被抓走,被屠杀。以至于至今,还有人把处理战俘,看做战时行为来搪塞大屠杀的史实。但是,日军滥杀无辜的证据,在马吉拍下的镜头中,比比皆是。

南京!南京!

马吉在信中说:“就像在野外猎杀兔子一样,许多百姓在街上被日本兵随意杀掉。从城南到下关,整个城市到处是尸体。”“我曾去过沿江马路,并看到在沿江马路上有大量的死尸——大概有三四百具。”

孩子:惨遭日本兵虐待

更让人痛心疾首的是,在医院的重症伤员中,还夹杂着很多惨遭日本兵虐待的孩子。

一名13岁的男孩,在被送进医院时,浑身都是血。他在南京东边一百多公里的常州,被日本兵抓走,已经为日本部队干了3个星期的活。因为想回家,他被日本兵用一根钢管打得遍体鳞伤,然后还被刺刀戳中了头部。

“一名7岁的男孩身体僵硬,已经死了。三天前,腹部被刺中五刀的他被送进鼓楼医院抢救。但是伤势太重,已经没法救了。”

南京!南京!

“日本兵闯进来时,这个11岁的女孩和她的父母正一起躲在国际难民营里的防空洞旁边。日本兵刺死了她的父亲,射杀了她的母亲,再往小女孩手肘上猛刺了一刀,女孩就此终生残疾。”

“这位母亲怀里的孩子,已经奄奄一息了。他的臀部,被日本兵严重烫伤了。”

刀伤,枪伤,烧伤,甚至是精神失常,受害的伤人被送来;男人、妇女和老幼,很多被送进鼓楼医院的伤者,最终都没能被救活。

“在乡下,在小城镇里,也有成千上万的人被杀,我们外国人却无法看到这些暴行,也无法了解到这方面的详细情况,只是到后来才偶尔传来一些这方面真实可信的报告。”约翰?马吉这样写到。

1946年,马吉带着这部影片,在日本东京设立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为日军南京大屠杀作证。

据日本军队进入南京后离开该城的外国记者记录,除了那些有外国人住的地方,日本军队实际上进入了南京每座建筑,并有计划、有组织地抢劫了住所和商店。

日军的大规模抢劫纵火使1920年代以来南京的城市建设成就几乎毁于一旦,南京交通银行会计主任黄钰在赴京调查报告书中写道:“自寇军进城,以达本年二月初,首尾几二月,火焰方熄,各街民房,被毁亦綦多。”伪南京市自治委员会在1938年3月清洁全市道路计划书中,描述南京城劫后的情形:“城厢内外商铺、店户房屋焚毁倾倒,比比皆是”,“全市大街小巷房屋焚毁之余烬,即残余木料、瓦屑、碎砖、破墙灰土、废坏钢铁,以及折断电杆、电线等物,七倒八斜,零零落落,途为之塞。”

据统计,南京大屠杀造成的南京市民财产损失约合法币2.46余亿元,折合7192万美元(汇丰银行1937年7月间美元兑换法币的汇率约为1∶3.42)。其中房屋损失约1.03亿元,占损失总值41.9%;动产损失1.43余亿元,占损失总值58.1%

另外,据目前掌握的市民财产损失档案资料进行保守计算,大屠杀期间5865户南京市民家庭遭遇灭顶之灾,财产损失折合战前(1937年6月)币值不低于1.67亿元,户均损失28474元。

南京!南京!

南京国际救济委员会在1938年4月30日的报告中,指出南京大屠杀期间南京的直接经济损失:“南京31%的建筑被烧毁;店铺被烧毁的百分比更高;因军队在南京毁坏及抢劫所造成的直接损失达到了1亿元;靠近南京的主要公路沿线的农村地区几乎被洗劫一空,并陷入缺少种子、牲畜、劳力和工具的困境中,他们播种的粮食作物仅为平常年份的10%。”

勿忘国耻,警钟长鸣

82年悠悠岁月,几乎是一个人的一生。这一人类浩劫的记忆,不应、也不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被遗忘。

如今82年过去了,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在世的幸存者只剩 78 人。而见证者也在渐渐凋零,血与泪的记忆却永远也不能被忘却。

南京!南京!

▲ 马月华于2019年2月1日辞世,终年92岁。

南京!南京!

▲ 陈素华于2019年2月27日辞世,终年90岁。

南京!南京!

▲ 伍正禧于2019年2月28日辞世,终年95岁。

南京!南京!

▲ 刘兴铭于2019年3月20日辞世,终年82岁。

南京!南京!

▲ 佘文彬于 2019年3月22日辞世,终年89岁。

南京!南京!

▲ 黄卓珍于2019年3月23日辞世,终年95岁。

南京!南京!

▲ 王福义于2019年4月21日辞世,终年92岁。

南京!南京!

▲ 史桂芳于2019年6月10日辞世,终年95岁。

南京!南京!

▲ 万秀英于2019年7月25日辞世,终年91岁。

南京!南京!

▲ 杨桂珍于2019年11月5日辞世,终年102岁。

南京!南京!

▲ 朱惟平于2019年11月17日辞世,终年91岁。

南京!南京!

▲ 胡信佳于2019年12月4日辞世,终年95岁。

南京!南京!

▲ 金茂芝于2019年12月5日辞世,终年91岁。

今天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2周年,也是第6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今天,我们必须永远铭记。

铭记,不只是民族的悲怆,还有落后必亡的训诫。

南京!南京!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如今,我们虽走出了充满硝烟的战场

迈入了岁月静好的和平时代

但在我们享受美好生活的同时

也应该在心中长鸣警钟

只有真正地了解历史

才能尊重历史,才能不让历史重演

我们忘不了1937年的南京

是为了更好地守护现在的中国

无论如何,勿忘国耻!吾辈当自强!

南京!南京!

设立国家公祭日,是为了哀悼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惨遭杀戮的死难者,牢记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我们在缅怀遇难者的同时,也不能忘却那些为了国家存亡、民族荣辱而抛头颅洒热血的老英雄们。

铁血老兵公益多年来一直践行“不让老兵流血又流泪”的使命,通过各地志愿者定期走访看望老兵,近距离表达对老兵的敬意、对历史的缅怀。老兵不朽,吾辈自强,永矢弗谖,祈愿和平!

南京!南京!

      打赏
      收藏文本
      2
      神秘小编X
      2020/2/13 18:37:31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2021/3/19 10:48:4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南京!南京!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