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美国的反犹主义的昨天和今天

共 203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美国的反犹主义的昨天和今天

本文摘自《The Conversation》

Pamela S. Nadell

2019年11月7日,01:22 GMT+11

美国的反犹主义的昨天和今天

参议员杰基·罗森和詹姆斯·兰克福德自称是“来自内华达州的一名执业犹太民主党人,来自俄克拉荷马州的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共和党人”,他们正在带头发起一项新的努力,以对抗一个老问题:美国的反犹主义。

两位参议员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一个观点专栏中写道,打击反犹主义的两党工作组将“与执法部门、联邦机构、州和地方政府、教育工作者、倡导者、神职人员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合作,通过教育和赋予我们的社区权力来打击反犹主义。”

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古老的根源

9月初,特伦顿市议会主席凯西·麦克布莱德在一次公开讨论中说出了“犹太人打倒了她”这句话。12天后,麦克布赖德说她很抱歉。美联社的标题是:“政客为使用反犹修辞道歉”。

国会女议员伊尔汉·奥马尔回应了共和党的威胁,指责她谴责以色列,“这都是本杰明的孩子。”她指的是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merican Israel Public Affairs Committee)向支持以色列的立法者提供的美元。奥马尔后来道歉。

特朗普总统对美国犹太人说:“如果你投票给民主党,你就是对犹太人非常不忠,对以色列也非常不忠。”

很可能这些政客当时都没有意识到他们言论背后的反犹主义。这并不是犹太人第一次在美国国土上被指控金融欺诈、操纵政府和可疑的忠诚。

这些谣言植根于古代和中世纪的反犹太教,在美国有着悠久的历史。

(待续)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13 9:01:3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永远的局外人

      当唐纳德·特朗普说反对他政策的美国犹太人对美国不忠时,他是在说犹太人有双重忠诚。

      在这种观点看来,犹太人永远是局外人和外国人,他们把对犹太人的忠诚置于对自己所在国家的忠诚之上。

      2015年,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主持人黛安·雷姆问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他的以色列的“双重国籍”是否剥夺了他担任美国总统的资格。

      这种双重忠诚的指控一直困扰着犹太人,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全球范围内。1806年,拿破仑在一次犹太名人会议上直截了当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在法国出生、被法律当作法国公民对待的犹太人,是否认为法国是他们的国家?他们一定要捍卫它吗?他们必须遵守(它的)法律吗?”

      塔夫茨学院院长E.N.卡彭宣称:犹太人永远不可能“像其他外国人一样被同化;他们都是希伯来人……他们永远也成不了美国人,纯粹的美国人。”他的言论并不是对犹太人仍然是一个民族国家中的另一个民族这一说法的唯一回应。

      1948年以色列建国后,其总理大卫·本·古里安宣布:“美利坚合众国的犹太人,作为一个社区和个人,只有一个政治归属,那就是美利坚合众国。他们在政治上不效忠以色列。”

      特朗普总统指责那些投票支持民主党的犹太人——正如大多数美国犹太人所做的那样——对他们的人民和以色列不忠,这完全颠覆了这一原则。

      又一次,一个古老的指控被提出。犹太人永远不可能完全成为美国人。他们对犹太人和以色列的忠诚胜过对美国的忠诚。

      今天,反犹主义从右翼和左翼炮轰美国犹太人,这个时刻似乎是新的,但它的语言不是。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主题。

      作者:Pamela S. Nadell -美国大学对话学院妇女与性别历史教授兼犹太研究项目主任

      2020/2/15 8:11:54
      左箭头-小图标

      永远的局外人

      当唐纳德·特朗普说反对他政策的美国犹太人对美国不忠时,他是在说犹太人有双重忠诚。

      在这种观点看来,犹太人永远是局外人和外国人,他们把对犹太人的忠诚置于对自己所在国家的忠诚之上。

      2015年,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主持人黛安·雷姆问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他的以色列的“双重国籍”是否剥夺了他担任美国总统的资格。

      这种双重忠诚的指控一直困扰着犹太人,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全球范围内。1806年,拿破仑在一次犹太名人会议上直截了当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在法国出生、被法律当作法国公民对待的犹太人,是否认为法国是他们的国家?他们一定要捍卫它吗?他们必须遵守(它的)法律吗?”

      塔夫茨学院院长E.N.卡彭宣称:犹太人永远不可能“像其他外国人一样被同化;他们都是希伯来人……他们永远也成不了美国人,纯粹的美国人。”他的言论并不是对犹太人仍然是一个民族国家中的另一个民族这一说法的唯一回应。

      1948年以色列建国后,其总理大卫·本·古里安宣布:“美利坚合众国的犹太人,作为一个社区和个人,只有一个政治归属,那就是美利坚合众国。他们在政治上不效忠以色列。”

      特朗普总统指责那些投票支持民主党的犹太人——正如大多数美国犹太人所做的那样——对他们的人民和以色列不忠,这完全颠覆了这一原则。

      又一次,一个古老的指控被提出。犹太人永远不可能完全成为美国人。他们对犹太人和以色列的忠诚胜过对美国的忠诚。

      今天,反犹主义从右翼和左翼炮轰美国犹太人,这个时刻似乎是新的,但它的语言不是。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主题。

      作者:Pamela S. Nadell -美国大学对话学院妇女与性别历史教授兼犹太研究项目主任

      2020/2/15 8:11:54
      左箭头-小图标

      昨天是骗,今天是抢,难道因为第一次惩罚过重第二次就不管了吗??

      白皮的智商堪忧。

      2020/2/14 16:43:03
      左箭头-小图标

      金钱和权力

      今天成为头条新闻的反犹主义并不总是重提犹太人杀死耶稣的指控。相反,它借鉴了一长串其他反犹太的刻板印象。他们把犹太人描绘成一个只对钱感兴趣的民族,恶意地利用他们的财富来破坏政治秩序。

      在短短六个字的“关于本杰明”中,明尼苏达州的众议员奥马尔重复了古老的说法,即犹太人的狡诈、金融操纵和控制政府。她的言论与1852年《纽约时报》的一位记者的言论如出一辙。这位记者曾写道,犹太人“在赚钱方面接受了严格的教育”,他们控制着所有的资本,并宣称“帝国可以随意偿付,也可以随意破产”。

      19世纪后期,在1897年1月的《大西洋月刊》上,哈佛教授兼大使詹姆斯·罗素·洛厄尔的一位朋友回忆道,洛厄尔是一位懂希伯来语的牧师的儿子,他是如何谴责犹太银行家、经纪人以及那些溜进政界和外交界的人的。洛厄尔担心他们准备控制“地球表面”。

      洛厄尔的观点是他那一代人中许多有教养、受过良好教育的公务员、知识分子和公民领袖的典型观点。

      1890年,查尔斯·F·赛瑞斯牧师写了一篇关于犹太人唯一的激情就是“对利益贪婪”的小说。在小说中,这种对金钱的热爱变成了指责犹太人“控制了世界的金钱力量”。

      洛厄尔对国际犹太人阴谋的断言早于《锡安长老协议》。1905年,神秘主义者谢尔盖·尼勒斯(Sergei Nilus)出版了一本关于反基督者的到来的书,首次在俄罗斯出现。《我的奋斗》就是受其反犹主义幻想的启发,即犹太人领袖密谋摧毁基督教并控制世界。

      20世纪20年代,由于《国际犹太人——世界上最重要的问题》一书的出版,世界犹太人阴谋的神话在美国找到了归宿。在《迪尔伯恩独立报》(Dearborn Independent)上大量引用《锡安长老协议》中的话,这个系列后来作为多卷本的书出版了。

      《国际犹太人》指责犹太人控制了世界的财政,他们是“许多王座背后的力量”。

      2020/2/14 12:15:56
      左箭头-小图标

      反犹主义宗教

      反犹主义有不同的派别。

      宗教反犹主义是指犹太人对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负有责任。在这种构想下,他们的后代必须永远为这种背叛付出代价——有时是被关在犹太人隔离区的墙后,有时则是用自己的生命。它可以追溯到公元一世纪基督教与犹太教的分离。

      15个世纪后的1654年,新阿姆斯特丹总督彼得·斯图伊弗桑特试图驱逐23名刚抵达殖民地的犹太人,他们是为了躲避迫害而逃亡的。他称他们是“骗人的种族——充满仇恨的敌人,亵渎基督之名。”

      随后,美国主日学校的启蒙读物、圣经宣教小册子和流行小说让人想起犹太人参与杀害耶稣,并试图使他们改变信仰。安息日课程(1813年)教导主日学校的孩子们关于“犹太统治者反对耶稣基督的阴谋”。小说《大卫家族的王子》(1855年)是三部曲的一部分,据报道销量超过500万册。在小说中,身为圣公会牧师的作者呼吁“以色列的女儿们”放弃犹太教,追随基督。

      梅尔·吉布森2004年的电影《耶稣受难记》(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将宗教反犹主义带入了21世纪。他们的犹太暴民——男人的大胡子和鼻子很大,他们的头上盖着祈祷披巾——出现在大屏幕上,尖叫着“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站在罗马总督本丢·彼拉多面前血淋淋的耶稣面前。

      2020/2/14 12:14:1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6条记录] 分页:

      1
       对美国的反犹主义的昨天和今天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