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寇进攻哈尔滨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6248577
  • 工分:2439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日寇进攻哈尔滨

日寇进攻哈尔滨

哈尔滨,是中、苏共管的中东铁路通过的地区。在这里没有日军进驻,关东军无法使用在沈阳的那种自导自演的骗术,但它却制造了另外一种类型的借口。

(一)敌之借口

在“九·一八事变”后的第3天,即9月21日,敌第2师团长多门二郎率其部队进入吉林省城之后,吉林省军署参谋长熙洽投降了敌人,23日成立伪吉林省政府,自任省长。以后,他任命原东北军的骑兵师长于琛澄为“剿匪司令”。这时东北军在吉林的李桂林步兵第23旅、吉兴步兵第27旅,相继投降了敌人。敌即令吉林的伪军进攻哈尔滨,企图在国际上造成这是“中国人内部之争”的印象,然后,日军则借口以保护哈尔滨的日侨为名,向该地出兵。

于琛澄率其伪军1月5日由吉林出发,因沿途遭到抗日部队的打击,行动极其缓慢。27日在哈尔滨的南岗、三橡树地区,遭到吉林抗日自卫军新编第1、24旅的抵抗而被阻止。该伪军的另一部,侵犯双城地区时,当即遭到驻于该地第22旅的有力抵抗而无法前进,后来又受到歼灭性的打击,死伤了700多人。

1月27日关东军飞行队第8大队所属神津幸右卫门少佐第1中队出动“八八式”侦察机1架,由长春至哈尔滨进行侦察,在哈市上空被地面火力击中迫降于哈尔滨西北约4公里的松花江南岸。防守在该地区的第28旅之骑兵一部,随即赶到,飞行员栖井捷中尉、清水清大尉企图顽抗而均被击毙。

根据以上情况,关东军司令部即向其参谋本部发去电报,要求派两个步兵大队,至哈尔滨护侨,而实际是支持伪军进攻。

(二)进攻计划

此时,日军在东北已占领了齐齐哈尔、锦州。在关内的上海由于日军的策动,形势已极度紧张,战事将一触即发。此刻日军参谋本部对进军至中东铁路地区已无顾虑。接到关东军的报告后,即于1月28日晨4时作了同意的批复。

28日晨4点10分,关东军向第2师团下达了向哈尔滨进军的命令:由第3旅团长长谷部照俉率步兵第4联队、炮兵第1大队、战车两辆,急速由长春乘列车前往哈尔滨“护侨”。

图1-12 敌第2师团攻占哈尔滨之经过图(1932年2月)

1月28日上午,因日本的海军陆战队,已在上海发动侵略,于是日军参谋本部又令关东军加强兵力,以第2师团、在齐齐哈尔的混成第4旅团一部攻占哈尔滨。依此关东军于29日13时30分下达了如下之作战命令:

(一)第2师团由南满向长春集结,然后以火车运输向北攻占哈尔滨;

(二)混成第4旅团一部以火车运输由齐齐哈尔经安达、肇东,从哈尔滨北面策应第2师团作战;

(三)关东军飞行队之第1、3、8、9中队,掩护第2师团的集结、开进和进攻。

(三)使用铁路与苏方之纠纷

1月28日上午长谷部照俉的第3旅团已与长春车站交涉用车,但宽城予以北的苏联方面铁路站长拒绝日军使用长春至哈尔滨这段中苏合营的铁路,理由是,1905年8月29日俄、日“朴茨茅斯”条约第7条规定:俄、日两国对在满洲的各自铁路,相约限于工商业之经营,决不为军事上之使用,但辽东半岛租借地域内之铁路,不在此限。该铁路为中、俄合办,目前中俄之间的条约关系并未改变。

条约上的这些内容,日军的参谋、指挥官以及长春车站的日方工作人员都很清楚。由于苏联当时国力虚弱、军备不强,不足以与日本相抗衡,所以日本才敢于提出这种强制而带侮辱性的要求。

此时驻于哈尔滨的中东铁路苏方代表库兹涅佐夫(以后曾任驻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大使)等人,根据“九·一八事变”日军占领了长春的情况,预见到日军将强行使用长春以北的宽轨铁路,因而将在长春站的宽轨机车、宽轨车厢,向北调集至哈尔滨一带。

不过苏联人知道,眼下仅以条约无法制止这批日军强行使用铁路,于是他们设法将时间向后推迟。在交涉时告诉日方:现沿线各站不少人员已经罢工,无法保证行车和行车的安全;发现部分铁路已遭破坏;长春车站现有车厢不足,无法保证运输。经反复交涉、查询情况,拖至28日夜间21时,第3旅团部队的第一趟列车才得以从长春车站向北开出。

中东铁路及其南满支线在兴建时是按俄国的技术标准,轨距为1.524米的宽轨铁路。1905年秋,日本占有长春至旅顺这段铁路后,为使该铁路各项技术标准与其国内及朝鲜统一,即着手改建,并于1907年3月建成为1.435米的标准轨距。

由于轨距不同,日本“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机车及车厢无法使用长春以北的宽轨铁路。日军要想从长春向哈尔滨进行军事运输,需用宽轨机车和车厢,否则就无法北上。

由于部分铁路遭到破坏,须巡查、修理,直至29日拂晓,日军的列车才到达松花江南岸的老哨沟一带,当即受到东北军骑兵、步兵约600人的攻击。晚间到达三岔河以北石头城子时,因前方情况不明,兵力又比较薄弱,未敢孤军深入,就在该地宿营。1月30日下午从该地出发,傍晚到达了双城。

(四)赵毅部队在双城之阻击战

驻于双城地区的是东北军赵毅将军的步兵第22旅。该旅在歼灭伪军一部之后,士气大振。当敌第3旅团到达双城后,22旅即侦察情况调动部队,于夜间由炮兵支援对宿营在车站附近的日军发动连连进攻,经过约两个小时的激战,将敌压缩到车站。日军依托车站的房屋、车厢、站台的一侧进行抵抗,战斗呈胶着状态。22旅在31日天明前撤出战斗。

敌第3旅团在双城遭到突然袭击后伤亡较大,而且又发生了不少的冻伤。双城距哈尔滨尚有约50公里的距离。该敌唯恐再继续前进将招致危险,于是,长谷部请示了第2师团,经同意,旅团暂在双城停留等待师团到达后再继续前进,但停留期间,须在双城附近建成一处机场。

第2师团的主力到达长春后,由于长春车站苏联站长的再次拒绝而无法及时北上。此时双城的形势又相当危急,最后第2师团集中在长春的52辆军用卡车将29联队的一部于2月1日上午先行向北输送。以后,几经交涉,部队才乘由双城返回的车厢于2月2日由长春出发。

长谷部照率其旅团在双城停留期间,筑成了宽500米、长1000米的机场。2月3日上午,其师团主力到达双城时,即随之乘车北上,当晚到达了哈尔滨西南的苇塘沟,随即作进攻的准备。

“九·一八事变”时,东北军在吉林的部队较多,计有:

步兵第22旅 旅长 赵毅

步兵第23旅 旅长 李桂林(后投敌)

步兵第24旅 旅长 李杜

步兵第25旅 旅长 张作舟

步兵第26旅 旅长 邢占清

步兵第27旅 旅长 吉兴(后投敌)

步兵第28旅 旅长 丁超(后投敌)

为了统一吉林各部队对日作战,上述各旅长于1月31日公推依兰镇守使兼24旅长李杜将军为吉林抗日自卫军总司令。随之部署保卫哈尔滨的作战。

参加保卫哈尔滨的部队,除驻于延吉的第27旅因已投敌,未参加外,其它上述各旅大部参加了在哈尔滨外围地区的作战。另原吉林省军署卫队团长冯占海的新编步兵第1旅、宫长海的骑兵旅等也参加了战斗。

(五)哈尔滨保卫战之经过

李杜对哈尔滨的防卫部署是:将部队置于城南、西南、东南的顾乡约屯、王岗、医院街、拉拉屯一线地区,并配有较强的炮兵。

敌第2师团相继到达苇塘沟,于2月4日下午4时于哈尔滨西南铁路两侧的顾乡约屯、永发屯、杨马架一线展开,长谷部照俉的第3旅团为右翼在铁路以东;天野六郎的第15旅团为左翼在铁路以西。

经野炮兵的火力准备之后,敌这两个旅团即开始发起攻击。吉林自卫军利用工事、村屯进行抵抗,炮兵集中火力消灭进犯的敌人。由于步、炮兵的有机配合,杀伤了大量敌人,守住了阵地。

遭到猛烈抵抗的敌第2师团,被迫停止前进,就地防守。

2月5日拂晓,吉林自卫军开始反击。首先是炮兵进行火力准备,集中射击铁路以东敌第3旅团的阵地。9时40分炮兵转移火力,此时吉林自卫军约两个营的步兵从敌29联队的正面出击,使该敌陷于苦战。其它各阵地也相继出击。

敌第2师团急令其炮兵转移火力进行阻止,并将战车队与一部分步兵投入反击。长岭龟助的4个飞行中队,从双城机场起飞,轮番轰炸、扫射,支援其地面部队攻击,共出动67架次,投弹170枚。

吉林自卫军在哈尔滨西南、正南、东南地区进行全线反击,激烈的战斗,杀伤了大量的敌人,但自己也有不小的牺牲。尤其是敌之空军对守军的作战行动威胁较大。根据当时战争形势,吉林自卫军于5日下午决定撤出哈尔滨,转移至以东的宾县山区。

2月5日下午,敌第2师团进入哈尔滨。

在齐齐哈尔的铃木美通混成第4旅团所派出的部队,因铁路已被抗日部队破坏多处,列车多次受阻无法通过而未能参加哈尔滨作战。

2月6日,敌4个飞行中队,全部进驻至哈尔滨,专门侦察、轰炸由哈市东撤的抗日部队。直至2月9日才停止。

哈尔滨是国际城市,第2师团为了炫耀武力,扩大影响,于2月8日的严寒中在哈尔滨车站广场举行了阅兵式,空军有11架飞机参加。

(六)占领哈尔滨后,关东军之警备态势

关东军司令部 位于沈阳

第20师团 位于锦州 向山海关、热河方向警戒

混成第8旅团 位于辽阳 担任南满之治安作战

混成第4旅团 位于齐齐哈尔 担任扎兰屯、嫩江方向警戒

第2师团 位于哈尔滨 担任绥化、宾县方向警

独立守备队 位于公主岭 仍担任铁路沿线守备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8 7:58:2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寇进攻哈尔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