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李杜与哈尔滨保卫战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6248577
  • 工分:242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李杜与哈尔滨保卫战

李杜与哈尔滨保卫战

李杜,原名荫培,字植初,又名玄存,黎苏,辽宁省义县西关小地块人。东北讲武堂毕业,历任奉军连长、团长、师长等职,一九二八年起任吉林省依兰镇守使兼二十四旅旅长。"九一八"事变后发出抗日通电,积极整军备战,一九三二年一月率部进入哈尔滨,团结各方抗日力量,建立"吉林自卫军",被公推为总司令,指挥部队与日、伪军激战,打响了哈尔滨保卫战,继齐齐哈尔嫩江桥保卫战后再次给予日伪军以沉重打击,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志,虽然后来终因寡不敌众,哈尔滨陷于敌手,但是抗日的烽火己经风起云涌,不可阻挡。

"九一八"事变后哈尔滨的形势

"九一八"事变第二天日军占领长春,当时,东北保安副司令长官兼吉林省主席张作相回锦州处理父丧,吉林的军政大权由副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熙洽代理。熙洽非但不组织抵抗反而开门揖盗,投降了日军,日军兵不血刃于二十一日占领了吉林省城,二十四日宣布成立以熙洽为首的伪吉林省长官公署。

熙洽公开投敌的消息传到依兰,李杜闻之义愤填膺,立即于九月二十四日以依兰镇守使名义向所辖各县发出通电,痛斥熙洽的卖国行径,呼吁各县军民团结起来,一致对敌,将日本侵略者驱除国土。为了做好迎击日本侵略军的准备,他下令驻扎松花江下游的各部集结到依兰附近整备训练,以待杀敌时机;派员整顿下江十三县的地方武装,设立自卫团督办处,组织民团以配合正规军队作战;同时积极积蓄军事物资、弹药、粮草,登记民枪以备战时之需。李杜还派原镇守使署副官长马宪章率步兵一团和炮兵、工兵、通讯兵各一连开赴阿城前线,监视哈尔滨动静。

此时的哈尔滨风雨飘摇,形势岌岌可危。由于历史原因,当时哈尔滨的市政管理并未统一,整个哈尔滨一分为四:哈尔滨特别市,辖道里、南岗;东省特别区市政管理局属哈尔滨市:辖马家沟、香坊、新安埠(偏脸子)、八区、顾乡屯、正阳河,以及江北太阳岛。上述两市,皆为原中东铁路附属地的一部分,属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公署管辖。滨江市政筹备处:原滨江县,辖道外、太平桥、四家子、圈儿河,由吉林省直辖。松浦市政筹备处:原为松花江哈尔滨段北岸的松浦镇,属当时黑龙江省管辖。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公署设在哈尔滨,行政长官张景惠,管辖"东铁"沿线各地,设有护路军总司令部,由张作相兼任总司令,下设长(春〉绥(芬河)、哈(尔滨)满(洲里)两司令。

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张景惠是张作霖的少时伙伴,资望很高,是日本人扶植的合适人选。他对张学良命其担任有职无权的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素怀不满。"九一八"事变不久,就投入日本人的怀抱。日本人为了利用他,通过伪辽宁省长藏式毅拨给他三千支步枪和一部分重武器,着令他以扩编警察为名,大肆招兵买马,扩编成五个警察总队,为策应日军进占哈尔滨做准备。

哈尔滨的实力派人物是滨江镇守使兼二十八旅旅长丁超,他同时兼任长绥线护路军司令,辖省防军一个旅,担负滨江地区八个县和长绥线的警备。国防军二十六旅也驻哈尔滨一带,旅长邢占清。熙洽公开叛变后,张作相并未与熙洽公开决裂,只是派省政府委员诚允代理主席,偕委员章启槐、王之佑等到哈尔滨设立"迁移政府"同熙洽伪政权抗衡。但是,张景惠声称他这个特区行政长官是中立的,如果吉林省政府设在哈尔滨,难免受日伪方危害,他不负保护之责,不如迁到外县安全,结果省政府迁至宾县城内。同时,任命原副司令长官公署卫队团团长冯占海为吉林省警备司令兼第一旅旅长,又派吉林省陆军整理处副监李振声到哈尔滨整理军队,代行边防副司令的职务。丁超自以为声望、资历在一般将领之上,而张作相却不起用他,怀恨于心,主置大局于不顾,冷眼旁观,以图渔翁得利。敌我双方都在争取丁超,张学良命令他代理护路军总司令职务,以缓解他与李振声的矛盾。熙洽屡次三番派人诱降,丁超态度暧昧,举棋不定,投降怕落个汉奸的骂名,不投降又没有挺起腰杆抗战的勇气。

二十六旅旅长邢占清虽然在部下推动下宣布抗日,但对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也没有公开对抗。李振声本来是给张作相来看家的,到哈后并未组建司令部,只是带几名随行人员与各部队联络,负责向北平方面汇报,对驻哈各部其实指挥不灵,最后他也借机躲了起来。

哈尔滨的防务此时无人问津,军政要员都持观望态度,一时间人心惶惶,谣言蜂起,确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

第一次哈尔滨保卫战

一九三二年一月,日军占领锦州后,迅速调兵北上,准备进攻哈尔滨。当时中东铁路掌握在苏联手中,为了减少与苏联的摩擦,日军授意熙洽进攻哈尔滨,熙洽以原张作相手下退职骑兵师长于琛徵为伪吉林省剿"匪"司令,率伪军五个旅向哈尔滨节节逼近。一九三二年初,哈尔滨局势异常混乱,李杜亲率部分部队暗暗接近滨江地区窥探动静。他秘密将吉林省府委员、警务处长王之佑从哈尔滨接来商议应敌对策。王之佑认为丁超现在已经进退无路,如与其联合,必能合作,倘若于逆进入哈埠,政权瓦解就势不可为了。李杜同意王之佑的意见,王遂返哈征用地方汽车百余辆,于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将李杜带来的部队运到哈尔滨道外,布置警戒,宣布戒严,提出"保卫哈尔滨"的口号,初步稳定了哈埠的局势。丁超、邢占清在爱国舆论的压力下同意与李杜合作抗日。此时,于逆伪军已经接近哈尔滨外围,兵分三路,向上号(今香坊)、南岗、三棵树方向进攻,战事一触即发。但是,丁超的部队正在清除内部不稳分子,尚未集结到前线,李杜带来的兵力有限,幸好冯占海率部连夜由阿城赶到,与于逆伪军交战。一月二十七日清晨,冯部在子弹库一带与伪军交火,李杜也亲临前线指挥,在上号一带夹攻,在两军的猛烈攻击下,伪军不支,纷纷溃退。当天下午,伪军卷土重来,向小北屯一带反扑,李、冯两部遂将敌人包围,傍晚,敌人全线溃退,李、冯两部乘胜追击,伪军团长田德胜率部起义,加入抗日队伍。同日,日军派出飞机助战,在日本人墓地(现哈尔滨游乐园北侧)上空,对我骑兵部队扫射轰炸时,被我对空火力击中一架,十时二十分,坠毁与正阳河附近洼地。二十八日,双方在南岗极乐寺、文庙一带对峙,冯部宫长海旅骑兵绕到敌人背后,前后夹击,敌人阵脚大乱,于琛徵见大势已去,惶惶向南逃窜。李、冯两军秩序井然开进哈尔滨,日伪军侵占哈尔滨的阴谋未能实现,第一次哈尔滨保卫战取得胜利。

李杜挥师西进,"将己断送之哈埠克复,驻哈外人,皆惊其用兵神速,对李杜有飞将军之称,时声威远播,震慑吉垣"①李杜、冯占海的义举使日本侵略者大为恼火,他们为了要挟李、冯等人,每日派飞机到哈埠撒传单,又向哈市当局提出"严重抗议",叫嚣以武力保护侨民。李、冯对敌人的叫嚣嗤之以鼻,日本侵略者唆使张景惠下令,于二十九日前在全市悬挂日本国旗。李杜针锋相对,他对报界发表声明说:"……此来〈哈埠〉非为地盘,非为私利,能为国家保全一尺土地,即算尽我军人一份天职,牺牲一切,在所不惜。"②当即下令"如有撤换中国国旗者,以军法论处"③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

第二次哈尔滨保卫战

李杜率部进入哈尔滨,如砥柱中流,稳定了军政各界,同时,形成了以保卫哈尔滨为大任的抗日武装核心。经丁超、李杜、王之佑等人商议,决定联名电请黑龙江省代主席马占山共商抗敌大计,马复电同意在呼海铁路总站会面,会上,李杜慷慨激昂地表示了抗日救国的决心,力陈保卫哈尔滨的重要,要求马占山必要时给予支援。马占山表示同意在哈成立统一的军事机构,必要时可以派兵过江支援并接济弹药。一月三十一日,李杜、丁超、王之佑召集抗日派军政要员在哈尔滨开会,决定成立"吉林自卫军总司令部",统一指挥抗日部队,公推李杜为自卫军总司令,丁超为护路军总司令,王之佑为前敌总指挥。同时,李杜、丁超、王之佑、赵毅、冯占海、邢占清等将领联名发布抗日讨逆通电和告民众书,号召全省军民团结起来共同抗日。告民众书称:"杜等分属军人,职在悍国,……在此形势严重之日,正我军人效命疆场之时……兹以军部成立,承各友军共推杜权摄总司令,勉荷艰巨,克日就职,望我父老子弟,念国土之垂危,痛沦胥之将及,互相救危,共策进行……"④

抗日派表面上联合起来了,但是实际上也存在矛盾,此次会后,丁超即向人流露说:"吉林抗日应

该由我领衔,别人无权指挥我。"由此可见,丁超抗日是为形势所迫,只是为了保住地盘,扩充实力,这就为哈尔滨保卫战失利埋下了隐患。

王之佑就任前敌总指挥后对各部队防务作了分工:前敌总指挥王之佑指挥二十八旅(旅长王瑞华,欠六八一团)、邢占清的二十六旅(欠六七二团)和警察总队。王瑞华的两个团防守顾乡屯,二十六旅防守南岗、马家沟,警察总队防守秦家岗,前敌司令部设在南岗喇嘛台。二十二旅赵毅部驻守双城,在哈长线上设阻,扼止日军北进。李壮的二十四旅驻守道外,为总预备队,一个团防守毛子坟。冯占海部担任迂回敌人侧背任务。

日本侵略者并不甘心失败,于琛徵溃败后,关东军命令多门第二师团将主力集结于长春。一月二十八日晚,命令长谷第三混成旅团为前锋,以保护日侨为借口,不顾中东铁路当局和铁路员工的反对,强行开兵车,从宽城子车站沿哈长线向哈尔滨进犯。第二次哈尔滨保卫战首先由双城阻击战拉开序幕。一月二十九日八时许,日军首列的先驱装甲列车行驶到松花江南岸老少沟附近的大路垫内,遭到二十二旅的伏击,日军死伤惨重,被阻不能继续前进。日军改为攻击前进,沿途不断受到我军阻击,经过激战,日军到达西家,准备进攻双城堡。此时,防守双城的赵毅部队,为解除窜至双城十里铺附近伪军的威胁,以便集中在双城堡阻击日军入侵哈尔滨。一月三十日凌晨,赵毅亲率五个营的兵力,轻装急进,包围了伪军刘宝麟旅,一举将其击溃。取得胜利后,赵毅部驰返双城,当晚部队埋伏于双城堡火车站外围。当晚八时敌兵车三列驶入车站,打算在此集结兵力,然后分兵进犯哈尔滨。就在日军下车架枪、补充给养之时,赵毅部突然从东、西、北三面对车站发起攻击,敌人措手不及,慌忙应战,被打得晕头转向,争相逃命。此次奇袭,打死敌军数百人。经过一天多战斗,我军全歼日寇长谷旅团之大岛联队,但是赵毅部未能及时撤出战场,敌田岛旅团和二十架飞机来援,我军伤亡颇重,退往哈尔滨。日军遂于二月二日占领双城,赵毅部退入哈尔滨后,未及休整,即投入到上号方向的防守。

双城失守,哈尔滨门户洞开,日军主力很快逼近哈尔滨南郊,于琛徵伪军也由阿城出发,经成高子向道外进攻。哈尔滨外围保卫战于二月三日开始。为了应付万分危急的情况,李杜"率同总部参谋副官数名及卫队一连亲赴前线总指挥部,布置防线,前方将士因总司令亲赴前防督战,精神愈益兴奋。"⑤二月四日晨,日军多门第二师团兵分两路向哈市发起总攻,一路沿铁路线,另一路沿铁路线旁的哈双公路向哈尔滨南郊逼近。敌多门第二师团的攻击重点是王兆屯,以长谷第三旅团为右翼,向我设在哈长线铁路东侧的阵地为目标,另以天野第十五混成旅团为左翼,向我设在哈长线铁路东侧的阵地为目标,配置了进攻兵力。同时,敌野炮部队以猛烈火力控制杨马架。敌两翼部队于十六时,于杨马架至永发屯一带,对我阵地发起攻击。敌左翼先头部队在半拉城子被我骑兵击退。十七时,我军坚守顾乡屯的正面的右路部队,待敌人进入四百米射程内,突然一起射击,敌人死伤甚重。此后,敌第一线多次向我逼近,我军利用有利地形及一些建筑物坚守阵地,以集中火力抵抗敌军进攻。"双方炮火剧烈异常,日军进犯哈长线以来,尝以此役战争为最猛烈,我军将士忠勇进发,誓死抵抗。"⑥二月五日晨,日寇开始猛攻,敌机投弹数百枚,集中轰炸顾乡屯、何家沟、新正阳河等处。在敌人未发动攻击前,我军首先由上号出击,向敌人右翼进攻,消灭了敌先头部队第二十九联队第七中队,击毙敌中队长山本良次大尉。八时半,我炮兵开始猛烈射击,炮弹命中敌二十九联队北部,炸死敌军旗手星少尉,军旗卫兵山崎一好上等兵以及社内德军、山本要七两军曹等。敌军指挥部陷入瘫痪。我军中路步兵以疏开的队形展开在铁路线上,指挥官身先士卒,冒着敌军由薛家窝棚发射的野炮榴震弹,发起冲锋还击入侵之敌。接着又以十字交叉火力几次打退敌人的进攻,战斗异常激烈。

日军在飞机、坦克、装甲车的配合下,相继突破顾乡、南岗防线,哈尔滨抗日保卫战各路防线的战斗,一直持续到二月五日十五时,我军开始战略转移,就这样第二次哈尔滨保卫战"终以转战数日,

伤亡盈千,兵力过疲,呼救无援"⑦而失败。二月五日,除夕之夜,哈尔滨陷入敌手,李杜率部退守宾县、方正。哈尔滨保卫战虽然最终失利,但是广大爱国官兵抵御外侮、保卫国家、不惜牺牲的战斗精神早已大白于天下,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抗战的斗志,有了这种精神中华民族就不会亡,事实也证明了

我们终将成为胜利者。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7 16:36:0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李杜与哈尔滨保卫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