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马占山江桥抗战 (2)

共 6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412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马占山江桥抗战 (2)

马占山江桥抗战 (2)

江桥血战

1931年11月6日晨,日军增援部队到达,在飞机轮番扫射、轰炸支援下发动猛攻,试图解救被围日军。当日,马占山亲自到阵地督战。双方伤亡均众。日军在马占山军的顽强抗击下,攻击受挫,进展困难。本庄繁当即又令第2师团多门二郎率在沈阳地区的第29联队、骑兵第2联队、野炮兵第2联队、临时野战重炮兵大队、工兵中队和混成第39旅团的1个大队急开江桥附近增援,对守军进行强攻并占领大兴主阵地。中国军队拼命冲杀,白刃格斗杀声震天,几次夺回失去的阵地。此日中国军队伤亡1850余人,毙日伪军2000余人,击落飞机1架。日军滨本支队几乎被全歼,高波骑兵队伤亡殆尽。由于士兵连战三日两夜,无援军替换,异常疲困;加之大兴阵地已被摧毁,马占山将军下令将主力撤至距大兴站18公里的三间房第二道阵地,以骑兵第1旅与步兵第1旅重新组织防御。

7日晨,大批日伪军在10架飞机掩护下,向三间房南汤池猛攻。马部张殿九旅和苏炳文旅1个混成团赶到反攻,战至午后将日伪军击退。此战中国军队伤300余人,毙伤日军600余人、伪军千余人。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当敌机连续俯冲扫射、狂轰滥炸而我方完全没有高射炮火拦击的被动局面下,智勇双全的将士们竟表现出了惊人的聪明才智,“以20人为一组,仰卧地上,用步枪向上射击”,创造性地击落了敌机一架。事后检查其残骸“两翼有26个子弹洞”,是为中国对日作战史上所击落的第一架敌机。以此之故,在后来的战斗中,日本飞机再也“不敢低飞。”见日军损失惨重,本庄繁下令多门二郎停止前进,返回原驻地。

日军为掩盖自己失败的真相,散布苏联向黑龙江守军提供弹药的谣言,还以各种谎言遮掩日军损伤数目,唯恐日本国内反战势力占上风。马占山曾通电驳斥日军谣言。

日军增援

日军在第一阶段作战中伤亡很大,为尽快打破僵局抓紧调兵遣将,极力准备再次进攻。同时通牒马占山进行施压,要求其立即下野、让出权力并撤出在齐齐哈尔的中国军队,遭到马占山的断然拒绝。关东军向日本陆军中央部提出速增派一个师团的兵力。本庄繁下令“第2师团全力向大兴方面集结”。至11日,日军在嫩江北岸有长谷旅团司令部、步兵第16联队、第4联队(欠第3中队)、第29联队第1大队(欠第3中队)、骑兵第2联队及配属的第28联队之第2中队,野炮兵第2联队’(欠第8中队),工兵第2中队。嫩江南岸有野战炮兵第26联队第3大队、临时野战重炮兵大队等,总兵力超过3万人。

针对日军的调兵遣将,1931年11月7日晚,马占山主持召开军事会议,研究应敌措施并确定调整部署,重新设置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在汤池、乌诺头、新立屯一带,其前线阵地在后依里巴、前官地、后官地等地,由骑兵第1旅吴松林部两个团防守。14日后骑兵第2旅程志远部全部投入汤池等地战斗。第二道防线在英老坟、三间房、大兴屯、小兴屯、霍托气等地,是黑军正面防御的主阵地,由暂编第1旅苑崇谷部4个团、步兵第2旅吴德林团、步兵第3旅李青山团、骑兵第1旅王克镇团、朴炳珊炮兵团,还有工程兵等保障分队防守。14日后,步兵第1旅孙洪裕团和绥化保安大队2000人加入正面防御作战。第三道防线在朱家坎、富拉尔基、昴昴溪、榆树屯等地,由步兵第1旅张殿九部2个团、骑兵2旅全部和卫队团防守。总兵力1.3万余人。

三间房是洮南至昴昴溪铁路线上的一个车站,北距齐齐哈尔70里,南距嫩江桥60里,是中国军队保卫黑龙江省省会的重要防御阵地。日军要侵占黑龙江省必占三间房才能直达齐齐哈尔。因此,争夺三间房就成江桥之战第二阶段的焦点。

1931年11月12日上午,日军先头部队步骑兵500人向马占山部前沿阵地前官地、后官地、张花园进攻,守军吴松林部奋起抗击。战至13时,阵地被日军占领,守军600余人撤向第一线阵地。

1931年11月13日晨5时,日军500余人在两架飞机配合下,向新立屯进攻,遭到守军反击,战到10时,被守军击退。当日中午,被炸坏的嫩江桥修复,为日军大规模进攻提供了有利条件。中午,关东军司令本庄繁第三次下达增援令:“将第2师团剩余部队及混成第39旅团的步兵3个大队,及救护班派往大兴附近”,并令第2师团长多门中将一并指挥嫩江支队。日军大本营急增3个飞行队至黑龙江省,并把准备在大连登陆的第4混成旅团改在朝鲜釜山登陆,进快进抵黑龙江。下午,日军步骑兵3000余人在炮兵配合下向汤池、乌诺头、新立屯发动猛攻。守军奋起抵抗,战至午夜12时,日军占领乌诺头。

1931年11月14日晨日军在两架飞机和重炮掩护下向汤池阵地猛攻,被马占山部击退。10时许,日军2000余人在长谷指挥下,分步、骑两支部队,采用大包围的战术,从左、右两个方向攻击汤池,马军且战且退,激战至15日晨,日军攻至拴马。马占山早已令两个骑兵团悄悄包抄敌两翼,一声令下,正面卫队团首先冲入日军阵地,骑兵团从两翼呼啸而至,日军仓皇撤退。马占山部缴获炮2门、马70匹;毙日军300,俘获200,伪军伤亡及携械逃亡者2000余人。守军为增强防御力量将绥化保安大队2000人编为独立团,加入正面阵地。15日,本庄繁奉日本陆相南次郎命令,再次向马占山提出马军撤出中东铁路以南,该区由洮昴局管理,马不得妨碍等三项要求,被马占山拒绝。

寡不敌众

1931年11月15日晨7时30分,日军第2师团司令多门中将率师团主力到达大兴前线。

1931年11月16日11时,在10架飞机和重炮、坦克支援下,日军步骑兵4000人,向新立屯、三家子等阵地发动猛攻。守军奋力抵抗,战至15时,将日军击退。双方伤亡惨重。17日10时10分,本庄繁接到陆军参谋总长关于“向齐齐哈尔以北推进。尽力以果敢行动使敌陷于溃灭”的指令,下令第2师团“一举攻占齐齐哈尔”。又令混成第39旅团除1个步兵中队和工兵中队外,“将其余部队调集大兴,人列于第2师团长指挥”。13时,多门师团长在后衣里巴列车内向日军各部队下达了向黑军全面进攻(重点进攻三间房)的命令。

1931年11月17日22时,得到补给增援的日军兵分三路,向马部阵地展开狂攻。右翼部队在天野指挥下,从乌诺头出发向新立屯一带左翼阵地进攻。守军吴松林旅虽连战数日疲惫不堪,但面对数倍强敌仍竭死抵抗,打退日军进攻十余此。战至日凌晨,守军战壕多被毁坏,各团、营阵地被切断数十处,难以扼守,遂退往大兴屯一带第二道阵地。17日22时40分,日军左翼部队在长谷指挥下,向汤池一带右翼阵地进攻。守军程志远旅与之殊死奋战。翌日2时,日军增加攻击力量,以坦克8辆、大炮30余门,肆恣猛击,守军难支,遂撤向三间房主阵地。

领地陷落

1931年11月18日凌晨3时,日军集结各部按预定部署进至待击地域。6时30分,飞机和炮兵先后向三间房一线阵地轰击1小时,守军以炮还击,彼此炮声隆隆,震撼整个朔北荒原。彼时日军重炮射程30公里,马军重炮射程15公里,吃亏不小。8时许,日军在坦克掩护下开始总攻。守军奋力抵抗,日军进攻受挫。9时20分,多门下令预备队增援,又发动疯狂进攻。战至10时,守军右翼部队虽浴血对抗,却难固守,便退至昴昴溪。10时30分,守军左翼阵地小兴屯失守,部队且战且退至红旗营子、榆树屯一带。此时,长谷指挥步、骑兵在飞机、坦克配合下向三间房主阵地进攻。守军苑崇谷旅及张殿九旅顽强抗击。

14时,日军第39混成旅团续到一个联队从三间房西侧三家子加入战斗。并与正面进攻的长谷旅团,全力夹击。15时后,日军又增加飞机12架、坦克12辆、大炮30余门,以猛烈炮火,将战壕全部摧毁。中国军队由于无增援而导致19日日军占领齐齐哈尔。

战争结果

马军由于粮食仓储地被日机炸毁,守军“不得饮食,疲饿过甚”。空腹苦战的中国守军面对数倍之敌毫无惧色,与敌拼死肉搏,喊杀之声惊天动地,三间房一带的战事更是彻夜未停。尽管中国军同仇敌忾,个个“奋勇异常”。但连续鏖战,很多士兵几日未睡,粮食断绝,得不到任何增援。当时使用的弹药系黑龙江守军长期库存,很多因发霉而不能用。在侵略军源源不断地得到大量补充和增援的情况下,敌强我弱的局面日趋严重。加之阵地被毁,“实在无力支持”下去。18日下午,马占山将军不得不痛苦地下令撤出战斗。19日,日军5000余人侵占齐齐哈尔,江桥之战结束。

江桥抗战时,马占山孤军奋战,未获驻防锦州一带东北军的实力援助。张学良虽然电令马占山死守勿退,但张驻锦州部队毫“无战斗准备”。江桥战斗结束后,张学良受到社会舆论猛烈抨击。上海救国联合会说“黑省马军,孤军抗日,效忠疆场,张学良未能拨援”。市民联合会致电国民政府,指责“张学良坐视日寇侵略东北,辱国丧地,放弃职守”。全国学生抗日救国联合会亦电请政府“严惩张学良,克日出兵”

(三)战役后续

在江桥抗战中,南京政府蒋介石多次发电对马占山奋勇抵抗行为予以嘉奖,并命令张学良迅速增援马占山。如1931年11月12日,蒋介石致电马占山:“此次日本借口修理江桥,忽复进寇黑省,我方采取自卫手段,其属正当。幸赖执事(指马占山)指挥若定,各将士奋勇效命,得以催败顽敌,保全疆土,虞电驰闻,何胜愤慨。执事等为党国洒耻(雪耻),为民族争存,振臂一呼,全华轰动,人心未死,公理难泯,莽莽前途,誓共努力。临风雪涕,不尽欲言。蒋中正。” 再如1931年11月19日,蒋介石致马占山电:“巧电诵悉,悲愤填胸,莫可言宣。我军连日奋战,为国争光,威声远播,中外钦仰,至堪嘉慰。兹已急催张副司令派队援助矣。临电驰念,不胜依依。蒋中正。”遗憾的是马占山没有等来张学良的援助。

为激励马占山部的抗日士气,国民政府于1931年11月17日,正式任命马占山为黑龙江省政府委员兼黑龙江省政府主席。国内各大报均以大字标题报导江桥抗战,社会各界通过不同的方式慰问前线将士,由邹韬奋主办的《生活周刊》评论道:“这种保卫国土,宁死不屈的精神,实为中华民族前途生路之所系,使世界知道我国军人非尽无耻,为民族争回不少光荣。”上海福昌烟公司还专门生产了“马占山将军香烟”,其广告词就是,“愿人人都学马将军”。1931年11月17日《滨江时报》发表评论说:“黑龙江中国的军人在日军的横暴下,孤军奋战。嫩江河畔赤血,是中国血性男儿的瑰宝,黑龙江的中国军队,是真正的卫国勇士。九一八事变后,我们对中国军人不能不怀疑,究竟有多少可杀敌,我们在极度的失望下,我们在失辽、吉两省的50天后,发现黑龙江的马占山是足以当中国军人四个字而无愧。”各地群众自动组织慰问团、后援会,捐钱捐物,支持黑龙江抗战,众多青年学生投笔从戎,加入抗日义勇军。

江桥抗战,不仅国民党政府给予充分肯定,而且共产党方面也同样肯定了马占山将军和江桥抗战的历史地位。如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七大政治报告中明确指出:“这个战争(指抗日战争)还是在1931年就开始了。”

江桥抗战是中国军队有组织、有领导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的第一枪,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第一枪。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2/6 20:20:2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马占山江桥抗战 (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