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小小说《战友》

共 20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005617
  • 工分:1845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小小说《战友》

小小说《战友》

老人站在我的前面,我站在他的对面,他紧紧地握着我的双手,泪流满面。

“老乡,这远隔千山万水的,现在我还走得动,如果以后走不动了,那怎么办呢?”

自卫还击法卡山战役后,我病了,病得很重。我这么大的一个个子,体重下降到不足100斤。蹲着,站不起来,站着,蹲不下去。一天,我到边境龙州水口关执行任务,回部队后下不了车,通讯员问我:“队长,你怎么?”我说:“我站不起来了。”此后,我去部队医院住院了。

部队医院里负责护理我的是一个顽皮的小护理兵—小护士。人很聪明,也很能干,但就是爱开玩笑。打理卫生,她要跟我开玩笑;发药,她要跟我开玩笑;有时候打开水,换洗病服,打饭,她都会跟我开玩笑。经常,我火冒三丈。

一天晚饭后我准备外出办点事情,开晚饭的时候我去排队打饭去的很早,想排到前面早点打饭,多争取一点晚饭后的时间。没有想到她故技重演,故意不给我打饭,把我拖到最后面。我气不过,自己在饭桶里打了一碗饭,倒在了她的身上。

这下她受不了了,哭着跑回她的宿舍了。

第二天上午,查完房后,护士长来找我了。

她想做我的工作,要我去给小护士赔礼道歉,认一个错。

“昨天你们吵架了?”

“吵了。”

“你是干部,怎么和她吵架了呢?”

“她有意跟我开玩笑!”

我还是一肚子的火气。

“你知道她是哪里人吗?”

“这跟我何干?”

“你的老乡呢。”

“我的老乡?”

一计不行,护士长又想一计。

她想用“老乡”来调和我俩的关系。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确,人在江湖,“老乡”有时候有一些作用,尤其是在我们那异常紧张的环境里,经常能唤起我们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怀。

我住院,我的所有关系都转到了医院,护士长知道我是哪里人。护理兵是她的手下,她更加知道护理兵的籍贯。

我性格倔强。

护士长还是没有完全消除我的怒气。

“你不知道吧?她是烈士的妹妹呢。”

护士长又用烈士的名义来做我的工作了。

她为了做通我的工作,不遗余力。

护士长也是一位自卫还击老兵。

“她哥哥牺牲了?”

小护士是烈士的妹妹。

她哥哥是在自卫还击作战中牺牲的。

“对。她哥哥自卫还击时牺牲了。”

我心动了。

她又说:“去吧,去给她道一个歉吧,正好他爸爸也来了,你们还可以见见面。”

小护士的哥哥牺牲后,她爸爸为了让她继承她哥哥的遗志,让她顶替她哥哥参军来部队了。

小护士的父亲非常疼爱小护士这个孩子。

她哥哥牺牲后,她爸爸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她。

她哥哥的牺牲,对她爸爸打击很大。

她哥哥牺牲后,她爸爸经常要去前面烈士陵园看望她哥哥。

她爸爸每次去前面烈士陵园看望她哥哥,回家路过她这里,每次都要来看望她。

“她爸爸来看她来了?”

“她爸爸去前面看望她哥哥,回来路过这里,顺便来看她来了?”

“她爸爸去前面烈士陵园看望她哥哥了?”

“对,是的。前几天她爸爸又去前面烈士陵园看望她哥哥,昨天路过这里,她爸爸又来看她了。”

自卫还击开战前,我们和这些烈士们都生龙活虎。但是战后,他们一个一个地都没有再回来。

这谁能说得清楚?

烈士们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

老人是我们县里的一个干部。年龄还不算太大,还没有退休。

然而,面容憔悴,满脸愁云。

后来,我和小护士又是一对非常要好的好战友了。

1656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2/6 13:47:4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谢谢!

      2020/8/1 19:16:28
      左箭头-小图标

      谢谢顶贴!

      2020/2/9 14:50:52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小小说《战友》

      2020/2/7 21:39:10
      左箭头-小图标

      很快又是2月17日了。

      悼念我们的烈士们!

      祝福我们的战友们!

      祝福祖国!

      2020/2/7 12:23:4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5条记录] 分页:

      1
       对小小说《战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