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在死亡中,伊朗的索莱马尼给伊拉克留下了一个危险的两难境地

共 173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在死亡中,伊朗的索莱马尼给伊拉克留下了一个危险的两难境地

作者:Samia Nakhoul, John Davison和Ahmed Rasheed

2月3日,2020年

在死亡中,伊朗的索莱马尼给伊拉克留下了一个危险的两难境地

资料图片:在联合国驻德黑兰办事处前抗议伊朗少将索莱马尼被杀

巴格达(路透社) - - -在美国导弹袭击身亡一个月后,索莱马尼在伊拉克支离破碎的民主政治中所扮演的角色,与他生前所扮演的角色一样重要。

这位伊朗将军的死亡,使原本崇敬他的亲德黑兰什叶派民兵失去了精明的指导,在伊拉克脆弱的政治舞台上引发了新的不稳定威胁。

如今,他帮助建立的影子权力结构——一个由伊拉克正规机构组成的国家之上的国家——有可能与一个由年轻人领导的强大的反伊朗抗议运动发生更加血腥的冲突。

这进而给伊拉克领导人带来了一个两难的选择,他们在伊朗的监护和满足一代人寻求终结伊朗统治的要求之间左右为难。

分析人士和外交人士表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过于倾向德黑兰,就有可能出现更严重的政治动荡,并将伊拉克视为一个失败的国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与伊朗结盟的著名什叶派政党领导人说:“伊拉克决心抵制伊朗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这就是我们在抗议活动中看到的。”

“伊朗人如果想与伊拉克建立良好关系,就应该重新审视自己的政策。”

虽然苏莱马尼之死削弱了伊朗,但也给伊拉克留下了一个破坏性的安全真空,因为这位经验丰富的指挥官对德黑兰的伊拉克准军事部队拥有最后的影响力。

分析人士和外交人士担心,缺乏这位经验丰富的领导人,以及他调动民兵的能力,可能会导致伊拉克出现一个类似于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的怪物一样的准军事组织。

伊拉克最有权势的准军事领导人之一、索莱马尼的密友阿布·马赫迪·穆罕迪斯也在1月3日美国的无人机空袭中丧生。民兵首领们的恐惧和不确定使他们中的许多人躲藏起来,更换住所,甚至电话号码。

驻巴格达的一位西方特使表示:“就连苏莱马尼和穆罕迪斯有时也觉得很难控制卡泰布真主党(由穆罕迪斯创建的民兵组织),现在他们更有可能自行采取行动。”

在伊拉克,针对政治精英及其伊朗支持者的抗议活动持续了数月之久,迫使总理辞职。与拥有329个席位的议会和总统一样,总理是正式权力的重要职位。

但是抗议活动并没有改变亲伊朗准军事组织。据估计,这些民兵组织的总人数多达16万人,其核心是由忠于伊朗的民兵组织建立、训练、武装起来的。

(待续)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4 11:16:08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伊拉克危机四伏

      尽管他与伊朗关系密切,但是这位领导人说,即使是与什叶派主导的政府和穆斯林运动党关系密切的政界人士也认为,这些民兵组织已经成为国家之上的国家。

      他说,去年12月,激进分子煽动反美,总理马赫迪对此感到意外。空袭卡塔伊卜真主党目标后的抗议演变成对美国大使馆的包围,并抵达使馆大门。

      阿卜杜勒?马赫迪说,在被围困期间,他无法联系到关掉手机的民兵领导人,于是他从办公室派了一个人,给他们接通了电话,要求他们撤离大使馆。他们没有。

      许多观察人士和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伊拉克民兵袭击巴格达大使馆外围的电视画面——使人回想起1979年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人质危机给美国人带来的创伤——这促使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决定下令袭击索莱马尼。

      “我们不想成为伊朗的敌人,但我们希望两国关系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希望(伊朗)不要利用伊拉克与美国进行代理人战争,”这位政党领导人警告说。

      伊拉克的问题还不止于此。

      其一,伊朗在伊拉克的代理民兵遵循伊朗的Velayat al-Faqih(法学家的监护)原则,即赋予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最高权威。对于西斯塔尼和其他伊拉克高级神职人员来说,这是一个陌生的概念,他们认为这个概念在政治中混淆了宗教。

      外交人士认为,伊拉克可以在经济上为实施伊朗的议程付出代价:外交消息人士说,如果伊朗成功说服伊拉克迫使5000名美军撤离,这可能导致华盛顿制裁伊拉克的经济和领导人。伊拉克议会已经投票决定驱逐美军。

      许多外交官怀疑伊拉克四分五裂的政治阶层是否有意愿和能力来避免这种结果。

      “如果伊拉克政府采取行动让外国军队撤离……然后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后果,”一位美国官员说。

      2020/2/7 8:25:28
      左箭头-小图标

      反伊朗的情绪上升

      自去年10月以来,在巴格达解放广场扎营的活动人士中反伊朗情绪高涨。

      尽管他们最终推翻了阿卜杜勒-马赫迪(周六被总理穆罕默德?陶菲克?阿拉维取代),但他们希望有一个独立的政府,没有外国,尤其是伊朗的监护,并让杀害抗议者的凶手承担责任。

      抗议者强调,伊朗向伊拉克市场大量出口伊朗产品,从电子设备到家具、汽车,以及奶制品和农产品。

      “市场上所有的商品都是伊朗的,他们扼杀了我们的经济。我们的政客和民兵是伊朗的傀儡,他们给了他们进口许可证,”23岁的失业医务人员Abbas Roweih说。

      什叶派党领导人认为,年轻人与伊拉克的未来与他们的愤怒同在。伊拉克的年轻人口有一半不到17岁,他们从来不知道萨达姆的暴政。

      “年轻的伊拉克民主需要一场地震来满足这些年轻人的需求,”这位领导人说。

      2020/2/6 9:33:47
      左箭头-小图标

      反伊朗的情绪上升

      自去年10月以来,在巴格达解放广场扎营的活动人士中反伊朗情绪高涨。

      尽管他们最终推翻了阿卜杜勒-马赫迪(周六被总理穆罕默德?陶菲克?阿拉维取代),但他们希望有一个独立的政府,没有外国,尤其是伊朗的监护,并让杀害抗议者的凶手承担责任。

      抗议者强调,伊朗向伊拉克市场大量出口伊朗产品,从电子设备到家具、汽车,以及奶制品和农产品。

      “市场上所有的商品都是伊朗的,他们扼杀了我们的经济。我们的政客和民兵是伊朗的傀儡,他们给了他们进口许可证,”23岁的失业医务人员Abbas Roweih说。

      什叶派党领导人认为,年轻人与伊拉克的未来与他们的愤怒同在。伊拉克的年轻人口有一半不到17岁,他们从来不知道萨达姆的暴政。

      “年轻的伊拉克民主需要一场地震来满足这些年轻人的需求,”这位领导人说。

      2020/2/6 9:33:47
      左箭头-小图标

      伊拉克土地上的代理人战争

      其中一些民兵滥用手中不断增加的权力,射杀了数十名示威者。这些示威者针对腐败和无能的抗议,赢得了伊拉克最高宗教权威大阿亚图拉阿里西斯塔尼的支持。

      “民兵变成了怪物,贪婪,太强大而无法控制,”一位长期试图管理伊拉克的资深政治家说。“他们向企业勒索钱财,他们想从一切东西中分一杯羹,甚至强迫政府给他们的忠诚者工作和国家合同。”

      伊拉克一位重要的政治家说,到最后,索莱马尼的权力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他在被访问时表现得像个总督,不仅召集盟友,而且召集来自各个领域的力量。

      虽然伊朗和伊拉克都担心伊拉克什叶派武装和对德黑兰控制他们国家感到愤怒的年轻人之间爆发全面冲突的风险,但他们也担心伊拉克可能成为伊朗和美国之间的战区。

      与大多数阿拉伯国家不同,什叶派在伊拉克占多数,在美国领导的2003年入侵后被美国推上权力宝座,推翻了少数派逊尼派萨达姆·侯赛因的独裁统治。

      在随后的内战中,宗派对立的精英阶层洗劫了国家,多数派未能围绕与逊尼派阿拉伯人分享权力以及2003年战后宪法颁布的自治的库尔德少数派建立起凝聚力。

      上一轮针对伊斯兰国短命的哈里发的内战,对伊朗的伊拉克民兵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飞跃,他们的表现比美国的军队要强得多在美国接受培训,但却被腐败掏空。

      他们聚集在人民动员部队(PMF)或al-Hashid al-Shaabi的保护伞下,在西斯塔尼颁布法令后成立,帮助扭转了逊尼派的圣战浪潮。记者未能立即联系到PMF的发言人置评。

      2020/2/5 8:30:01
      左箭头-小图标

      伊拉克土地上的代理人战争

      其中一些民兵滥用手中不断增加的权力,射杀了数十名示威者。这些示威者针对腐败和无能的抗议,赢得了伊拉克最高宗教权威大阿亚图拉阿里西斯塔尼的支持。

      “民兵变成了怪物,贪婪,太强大而无法控制,”一位长期试图管理伊拉克的资深政治家说。“他们向企业勒索钱财,他们想从一切东西中分一杯羹,甚至强迫政府给他们的忠诚者工作和国家合同。”

      伊拉克一位重要的政治家说,到最后,索莱马尼的权力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他在被访问时表现得像个总督,不仅召集盟友,而且召集来自各个领域的力量。

      虽然伊朗和伊拉克都担心伊拉克什叶派武装和对德黑兰控制他们国家感到愤怒的年轻人之间爆发全面冲突的风险,但他们也担心伊拉克可能成为伊朗和美国之间的战区。

      与大多数阿拉伯国家不同,什叶派在伊拉克占多数,在美国领导的2003年入侵后被美国推上权力宝座,推翻了少数派逊尼派萨达姆·侯赛因的独裁统治。

      在随后的内战中,宗派对立的精英阶层洗劫了国家,多数派未能围绕与逊尼派阿拉伯人分享权力以及2003年战后宪法颁布的自治的库尔德少数派建立起凝聚力。

      上一轮针对伊斯兰国短命的哈里发的内战,对伊朗的伊拉克民兵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飞跃,他们的表现比美国的军队要强得多在美国接受培训,但却被腐败掏空。

      他们聚集在人民动员部队(PMF)或al-Hashid al-Shaabi的保护伞下,在西斯塔尼颁布法令后成立,帮助扭转了逊尼派的圣战浪潮。记者未能立即联系到PMF的发言人置评。

      2020/2/5 8:29:4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6条记录] 分页:

      1
       对在死亡中,伊朗的索莱马尼给伊拉克留下了一个危险的两难境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