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东北义勇军的抗日故事(9)

共 1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6248577
  • 工分:2044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东北义勇军的抗日故事(9)

东北义勇军的抗日故事(9)

五台子大捷——刀劈不破直治

1932年1月11日,天将破晓,大雪纷飞,日军中队长不破直治率领120名骑兵,趁百姓尚未起床,血洗黑山五台子。

此时,高鹏振(东北义勇军将领)正率着部队在阜新一带,行军中,忽然接到噩耗:上百名日本骑兵正血洗五台子。高鹏振怒火中烧,立即开会,准备分三路兜剿,消灭这群鬼子。

高鹏振率300名骑兵顶着鹅毛大雪,狂奔到五台子村北泉眼村南边的小岗上。他骑着战马,拿着望远镜,看到五台子村后岗子上,日军的小钢炮向村子里延伸射击。有的农户的房子和柴火堆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距屯子内只有一里远的八宝海河河堤上,一挺机枪向村西口扫射。在炮火和机枪的掩护下,日本队形扇面排开,猫腰弓背,一边前进,一边扫射。联防队队长刘成绪,在村子北面环形防水堤和断壁残垣后面,率领自卫队正在顽强地阻击日军。村东西两头两座土石结构的岗楼已经被日本的炮火轰塌。在村口,村民手拿扁担、扎枪、鱼叉和日本军人展开了肉搏。

高鹏振见状立刻下令警卫营下马步行,从后包围日军,顿时日军背后枪声大作,杀声震天。冲锋号嘹亮刺耳,日军立刻方寸大乱,中队长不破直治大吃一惊,一面急令机枪手和炮手调转枪口,向救国军扫射,另一面向副队长打旗语“加速进攻村庄”。河堤上的日军机枪手被义勇军击毙,然后义勇军夺取机枪向西村口冲去,打死了冲进村子的日本兵,爬上农家屋顶向日军山头指挥部队开火,小山顶的敌人被消灭。在村北头,救国军警卫营与日军混战一起,日军不破直治见大势已去竭尽全力组织突围。这时,一些被冲散的战马被日军抓住,不破直治和副队长分别上马。二人分头率领10人左右向西北荒地村和西南的靠山村两个方向突围。

高鹏振接过身边战士缴获的三八大盖,一枪将逃出1里多地远的副队长射下马。而另一队义勇军陆子然在山口伏击溃逃的日军,在山路上与不破直治相遇,二人单打独斗,陆子然只用三个回合便刀劈不破直治。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日军被歼灭,五台子大捷成了辽西抗日义勇军继歼灭古贺骑兵队之后取得的又一个重大胜利。

夺锦州——重创日军

日军侵占锦州之后,辽西抗日义勇军爱国将领宋九龄夜不能寐,1932年10月,他分析当前形势,认为时机成熟,决定攻打锦州收复失地。

为了知己知彼,摸清日本军在交通大学的布防情况,宋九龄一是派20名精明强干的战士化装成木匠,以给日军干零活的机会混入日本司令部,侦察日军的军事部署。二是攻打位于锦州城北的北大营,当时日军的驻防据点。

1932年10月25日午夜,义勇军战士先将日军司令部站岗的两个鬼子打死,8个“木匠”向导带路,骑兵在前开道,另一队紧随其后冲进司令部大院,在机枪、炮火的掩护下,步兵抢险占领预定阵地。睡梦中的日军被惊醒,仓皇还击,顿时,炮火声、喊杀声、战马嘶鸣声,混成一团,浓烟四起,火光冲天。

另一队义勇军按照部署沿着交通大学西侧公路越过铁路,一直打到锦州第五监狱附近,战斗异常激烈,手榴弹轰炸声响彻整个夜空,战斗两个小时,以为胜利在望,不料凌晨1点半左右,锦州伪警察部队接到锦州日本司令部增援命令,乘坐火车到达司令部,义勇军腹背受敌,对其十分不利,被迫撤离到田家屯北山。此战役共打死日军官兵31人。

攻打北大营的战斗几乎与司令部的战斗同时打响,义勇军内有不少东北军的老战士在那里驻防过,对于里面的地形十分熟悉,但由于对方防御极为牢固,对义勇军十分不利,战斗打响后,由于日军火力网过猛,义勇军无法冲上去,加上有一路军未到指定地点,兵力明显不足,所以义勇军数次攻营不进,为了减少伤亡,只有率部队退出战斗,那时已经天亮。

“在司令部办公和生活的日军地位很高,属于高级将领,而义勇军在攻打北大营时,虽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但也给日军以沉重打击。”

青岗子成功阻敌

辽西是“满洲义勇军反日战争发动最早”的地方。当时,爱国将领黄显声(时任辽宁警务处长)等人在由沈阳向锦州撤退途中,将散落各处的抗日武装编成“辽宁抗日义勇军”。后由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继续组织,于1931年12月改称为“东北民众自卫义勇军”,约6万人。

为了突破大凌河一带防线,占领锦州,日本关东军于11月27日派兵进犯辽西。日军的盘算是,兵分三路向锦州进攻:一路从通辽出发,沿大郑线南下;一路从沈阳出发,沿奉(沈)山铁路向西推进;一路从辽南营口出发,沿营沟铁路线推进,企图从正面、侧面突破东北军在大凌河一带的防线,最后合击锦州。27日上午1时,关东军司令部命令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沿奉(沈)山线路向沟帮子推进;命令由朝鲜开来的混成第4旅团向大凌河一带进攻。

此时,东北军的正规军作战部队及公安骑兵总队的防线还远在锦州及大凌河沿岸一带,而正规部队的将领受“不抵抗”命令的束缚又不敢擅自参战,沈阳以西的第一重镇新民县已于23日沦陷,大凌河以东没有正规军守卫。在这种情况下,黄显声组织了8路义勇军共同在新民青岗子阻击敌人。

27日上午9时许,日军先头部队混成第4旅团一部在飞机的配合下,以装甲列车在前开道,越过新民县城向西开来,当行至青岗子附近时,预先埋伏在铁道两侧的辽西义勇军耿继周部和辽南义勇军项青山部突然予以猛烈的阻击,当即毙伤日军多名。正在激战之际,义勇军官兵发现有一列东北军的装甲列车滞留在白旗堡附近。义勇军便向车上将士进行动员,装甲列车里的爱国士兵也自愿加入战斗,驱车前来。义勇军遂以装甲列车作掩护奋力抵抗,多次打退日军的进攻。

战斗从上午9时打到下午3时,义勇军在杀伤了大量敌人后主动撤出阵地。日军已无力前进,勉强进入绕阳河车站,等待支援。与此同时,从营口和通辽两地出发的两队日军,也被辽南和辽北的义勇军给以迎头痛击,损失惨重。骄横的日军这才发现,辽西抗日义勇军的抵抗力量远远超出他们原来的估计,于是连忙向沈阳撤退。

青岗子阻击战之后,锦州军政两署及锦凌防线的东北军正规军备受鼓舞,黄显声于28日在给北平副司令部张学良转救国会的一封电报中说:“日军西进后,显声所派民团已占领皇姑屯,破坏绕阳桥,令其进退维谷,攻锦之计划第一步失败,扰乱工作异常收效。”又建议救国会:“速派妥员潜往龙江、吉林以及辽宁东边各县,尽力鼓吹警甲民团,联合起来,一致扰乱,到处袭击,则日人疲于奔命,前后受敌,国家危亡,或能因之稍救于万一。”

义勇军粉碎日军西侵的胜利,不仅极大地振奋了辽宁各地义勇军及广大民众的斗争意志,增强了他们战胜日本侵略军的信心,也使北平救国会的领导人备受鼓舞。12月初,救国会即派出大批人员潜往东北各地组织义勇军,使活跃于各地分散的民团、绿林帮伙、东北军的许多中下级军官以及地方爱国绅士、知识分子、青年学生逐渐趋于联合,从而于1931年末至1932年初,在辽宁各地,特别是辽西地区掀起了一个义勇军抗日的高潮。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3 16:21:2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时,所属19万东北军,除部分爱国官兵参加抗日义勇军外,一部退入关内,一部投敌,致使日军仅用不足半年时间,迅速占领东北三省省会及主要城镇。在民族危亡之际,中国共产党号召群众进行武装抗日。东北各阶层群众和东北军、警察部队的部分官兵纷纷组成义勇军、救国军、自卫军、大刀会、红枪会等抗日武装,统称为东北抗日义勇军。这些武装部队无统一领导和编制,各自具有相当独立性;军费靠自筹或全国人民捐助;主要用轻武器乃至大刀长矛,以游击战为主要作战样式打击敌人。义勇军高举“誓死抗日救国”、“还我河山”的旗帜,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同日本侵略军展开英勇的武装斗争。东北抗日义勇军坚持抗日斗争十年,战斗2万余次,毙伤俘日军5万余人、伪军6万余人,给日伪军以沉重打击;义勇军也遭受了严重的损失。东北义勇军的英勇战斗,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敢于抵御外侮的大无畏的爱国主义精神;为建立东北抗日武装统一战线和创建东北抗日联军提供了条件和经验;推动了东北抗日斗争的发展,对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2020/2/3 20:43:4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东北义勇军的抗日故事(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