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军潜艇6发鱼雷打不沉油船 反被对方火炮击退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371779
  • 工分:545172 / 排名:169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日军潜艇6发鱼雷打不沉油船 反被对方火炮击退

日军潜艇6发鱼雷打不沉油船 反被对方火炮击退

2020年02月03日 09:04:00

来源:燃烧的岛群

0人参与0评论

图1. 本画作反应的正是伊-25号起飞零式小水侦对美国西海岸投掷燃烧弹的情景

日本潜艇一般都装备有80-100毫米的高平两用火炮以及对空用的双联装25毫米机关炮。大多数国家认为,这些武器对付没有武装的商船和没有岸炮保护的海岸目标,是非常有效的。但是潜艇的火炮绝不是舰炮或岸炮的对手。潜艇浮出水面之后,还要经过一分多钟才能开炮,艇员非常担心敌人会首先开火,对潜艇进行的射击。加上我们艇上的测距仪大多是手提式的,测距不准,因此我们的射击方法非常简陋,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才能命中目标。

潜艇上甲板的弹药箱里,最多只能存放二十发炮弹,如果弹药的需要量超过了这个数目,那就得从弹药库里运上来,这样,给潜艇造成了一定的困难,延长了速潜的备潜时间,因为扬弹机的盖子只能在甲板上而不能在舱内密闭;如果盖子没有密闭,海水就会进入舱内。正因为如此,日本潜艇只是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使用火炮。潜艇的炮术长通常是由年轻的海军少尉担任。

装有高平两用火炮的潜艇,如果没有现代的射击指挥仪,除非碰巧,很难击中飞机。我在潜艇上担任炮术长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地谋略用火炮击落飞机,但始终没有成功。因为目标距离是用肉眼估计的,射击起来很不准确。如果使用雷达,那就能准确地测出目标的距离,但是我们的潜艇直到战争结束都没有装上炮瞄雷达。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潜艇很少对飞机作战。任何一艘潜艇在发现敌机后,总是立即下潜;只有在来不及下潜的时候才投入战斗。1944年就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伊-44号”潜艇在阿德米雷耳提群岛遭到敌船式水上飞机的追击,当时来不及速潜,决定在水面使用仰角较小的火炮对飞机进行射击。该艇算是走运,竟然安全地回到了基地。

从战争开始到1943年1月,大多数炮击敌海岸目标的日本潜艇,一般都能在黑夜的掩护下脱身,没有遭到什么反击,射距都是海图测定的,不可能没有误差,射击的准确性很成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对小目标射击是徒劳无益的,通常都是进行面积射,以便在当地居民中造成混乱。

潜艇艇长们都不愿意执行这类任务,只有那些设有经验的人才把炮击海岸当作是立功的机会。敌人的反击可能使潜艇毁灭,因为潜艇只要被打中一发炮弹,就再也不能下潜了。当然,潜艇可以通过不会遭到水面舰艇攻击的海区,在水下隐蔽地接近目标。

炮击敌岸虽然最初可能不会引起敌人的特别注意,但是在同一地区反复进行这种活动,虽然是不明智的。因此,只有在射击准确以及一切都很顺利的时候,炮击才能获得效果。炮击敌岸,在个别情况下也能烧毁敌人的一些营房或消灭敌人的某些重要目标。

1941年12月16日,“伊-22号”和“伊-16号”炮击了约翰斯顿岛,这是日本潜艇第一次执行此类任务。该岛长约九百米,宽约二百二十米,海岸是起伏的山地,很少有适于建立船式水上飞机基地的地段。“伊-22号”接近约翰斯顿岛时,由于浓云密布,天气阴暗,很难准确地测定自己的位置,直到九百米的距离上,它才发现该岛,并在日落之后进行了炮击,“伊-16号”没有找到约翰斯顿岛。以后,第3潜水战队的“伊-68号”也炮击该岛。1941年12月底,该战队的另一艘潜艇炮击了巴尔米拉岛。炮击时,该艇一度搁浅,但安全无损地离开了浅滩。

大约与此同时,第2潜水战队的潜艇对夏威夷岛、马伊岛和考爱岛也进行了炮击。

1941年12月10日和11日,装有80毫米火炮的老式潜艇“吕-13号”、“吕-64号”和“吕-68号”炮击了中太平洋豪兰岛和贝克岛上的敌船式水上飞机基地。1942年初,它们又炮击了美国沿岸。

1942年1月下半月,“伊-24号”和“伊-18号”接到了炮击中途岛的命令,但只有“伊-24号”完成了炮击任务。2月初,“伊-169号”在中途岛海域执行巡逻任务后,曾炮击了绝影岛上的军事目标。1942年6月,“伊-168号”也对该岛进行了炮击。

1942年2月24日,“伊-17号”驶入洛杉矶以北的圣巴巴拉海峡,日落前五分钟浮出水面,对美国海岸进行了第一次炮击,当时岸上乱成一片,发出了空袭警报。“伊-17号”发射十发炮弹后,便在水面以全速退出战斗。这时,它发现一艘匆忙赶往出事地点的驱逐舰,但敌舰没有发现潜艇。

6月底,“伊-26号”炮击了温哥华岛的海军导航台。当时,敌人用无线电发出了求救信号,并熄灭了灯塔的灯光,慌乱之中,还进行了地区的灯火管制。“伊-26号”虽然发射了十发炮弹,但敌人的损失并不严重。

“伊-25号”奉命炮击阿斯托里亚的美国潜艇基地。它从水下接近海岸,然后在月光下浮出水面,发现四周有一些小渔船。它害怕被敌人发现,又立即潜入水下。次日,“伊-25号”再次接近海岸并浮出水面。这天夜里月光很亮,附近也没有什么船只。该艇对岸上目标发射了二十发炮弹。敌人惊慌失措,发出了空袭警报。

尽管潜艇的炮击给敌造成的损失可能不大,但是炮击活动却经常进行。3月,“伊-4号”炮击了可可岛。1943年1月,在从瓜达卡纳尔岛撤退的时候,“伊-166号”也对可可岛进行了炮击。与此同时,“伊-165号”潜艇炮击了澳大利亚西岸杰腊耳顿市以北的格雷戈里港。我军从瓜达卡纳尔岛撤退时,为了转移敌人的注意,由“伊-8号”潜艇、“栖号”巡洋舰和一艘驱逐舰组成的编队,对坎顿岛进行了炮击。

1942年8月31日,“伊-19号”潜艇从海上炮击了所罗门群岛格拉齐奥扎湾的美国水上飞机基地,使敌人受到一些损失。9月8日,“伊-31号”勇敢地闯进该湾,也炮击了水上飞机基地,使敌人受到很大损失。

1942年10月中旬,“伊-7号”炮击了圣埃斯皮里土岛上的飞机场。后来该艇又对这个机场进行了一次炮击,使敌人在对瓜达卡纳尔岛发动总攻期间,不能很好地使用这个机场。

澳大利亚沿岸的各种设施,也遭到了日本潜艇的炮击。6月7日和8日,“伊-21号”炮击了纽卡斯尔的铸钢厂和造船厂。“伊-24号”驶近悉尼港后放出了袖珍潜艇,然后上浮到水面,在六里左右的距离上对悉尼发射了十多发炮弹。炮击前,城市的灯光把天空照得很亮。第一发炮弹射出之后,灯光一下子全都熄灭了,同时港内的探照灯开始发光,把潜艇照得清清楚楚。但是“伊-24号”立即下潜,顺利地离开了该地。

潜艇有时也用艇上的火炮击沉已被鱼雷击伤的商船。这样做主要是为了节省鱼雷,但是却需要耗费很多炮弹,并且还会增加潜艇在水面停留时间;而在敌人警戒兵力经常巡逻的海域内,潜艇长时间停留在水面是很危险的。

此外,还应该看到,使用这种方法不能很快把商船击沉,有时甚至还击沉不了。1942年6月的一个白天,“伊-21号”在新喀里多尼亚岛的努美阿附近浮出水面,用火炮射击一艘商船。船员都已乘坐小艇离开了商船。“伊-21号”发射了六十多发炮弹,仍然没有把商船击沉。潜艇靠近商船后,才发现商船只是水线以上被打穿了许多洞。

5月间,也发生过与此类似的情况:“伊-26号”潜艇在荷兰港试图用火炮击沉敌人的一艘商船。艇上的火炮由于发射了很多炮弹已经热得烫手了,但商船仍然浮在水面。最后,艇长只好用鱼雷把它击沉,白白地浪费了五十发炮弹。要想击沉泊船,那就更加困难了。从一些战争初期在美国西海岸附近活动的潜艇艇长的报告中就可看出,无论对油船发射多少鱼雷,都不能把它们击沉,至多使它们失去航行能力。

有一次,一艘潜艇对一艘油船连续发射了六条鱼雷,而且条条都命中了目标,但油船仍漂浮在水面。以后,潜艇又浮出水面,用火炮对它射击,但自己却遭到油船上火炮的反击,不得不离开油船。一般认为,要想击沉油船,就必须同时使用鱼雷和火炮这两种武器。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3 11:41:0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军潜艇6发鱼雷打不沉油船 反被对方火炮击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