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东北义勇军的抗日故事(2)

共 2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6248577
  • 工分:1971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东北义勇军的抗日故事(2)

东北义勇军的抗日故事(2)

“老三营”勇夺敦化城

1932年2月8日,在吉林延吉的小城子,“中国国民救国军”宣告成立,王德林被公举为“国民救国军”总司令。在成立大会上,王德林首次提出了“工农商学兵各界同胞联合起来,不分党派,共同一致对外抗日”的口号。王德林时任吉林军第一旅第三营营长,因此他的部队得了个远近知名的绰号“老三营”。

虽然王德林只是一个营长,可是个令日本人头疼的人物,日本人强行修筑吉会铁路时,他就赏了领头的日本人几个耳光,旅长吉兴降了日本人,他更不买账,大骂吉兴忘了祖宗。国民救国军成立后,他分析了当时的局势,决定乘日军兵力主要集中在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沿线,无暇东顾,首先攻取敦化城。

敦化城位于长白山北侧,群山环抱,地势险要,又处于所谓“吉会铁路”的中心,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夺下敦化,既有了立足之地,又可扼住东北通向朝鲜的军事要道,打乱日本修筑吉会铁路的计划。

这一天,正是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亡国之恨,冲淡了这个喜庆的日子,敦化城内显得冷落萧条。盘踞在这里的日伪军,虽然还不知道大祸已经临头,但是心理上还是有一种草木皆兵的感觉,因此加紧了城内的戒备。这时,救国军各路攻城部队,经过三天的长途跋涉,已经悄悄潜至敦化城外。

天刚放亮,攻城战斗在炮声中打响了。副连长史忠恒率领战士们搭起云梯,第一个跳上城墙,冲入敌阵,战士们紧随其后,守在城墙上的日伪军还没有从慌乱中醒过神来,就上了西天。

守在南门的伪军本来就对日本侵略者怀有莫大的仇恨,见部队来攻城,立即调转枪口,把9名日军捆了个结结实实,并打开了城门,一起投入了攻城战斗,与日军展开巷战。

城内民众闻听救国军攻打敦化城,都行动起来进行策应,使守城日军成了瓮中之鳖,不到一个小时,敌人彻底溃败,日军守备队长长谷以下50多人当场毙命,剩下的残兵败将从西门夺路而逃。

救国军首战告捷,士气大振,随后在王德林的带领下,连克额穆、蛟河二城,各地的山林队、大刀会、反正伪军和公安队纷纷来投,队伍迅速壮大起来。到1932年3月,国民救国军人数已达到2万余众,各种武器7000余件。

“老北风”三战海城

辽南一带,有一股举旗抗日的绺子,当家的名叫张海天,练得一手百步穿杨的好枪法,走起路来,健步如飞,故在江湖上报号“老北风”。

日军沿南满铁路北犯吉、黑两省的时候,曾唆使汉奸凌印清成立“东北自卫军”,在海城县高坨子设立司令部,试图网罗各路土匪,配合日军行动。“老北风”假与周旋,一举歼灭了这股反动武装,生擒凌印清和日本顾问仓冈繁以下日伪军200余人,凌印清和仓冈繁被公开处决。

“老北风”率部抗日的义举,受到张学良的嘉奖,并被任命为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第二路司令。到了1932年6月,“老北风”的队伍已经发展到7000余人,编成13个大队,42个中队。北平的东北救国会委任“老北风”张海天为辽南地区义勇军前敌总指挥。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老北风”率部在台安、大石桥、田庄台、牛庄、高丽房等地与日伪军进行了50多次战斗。

1932年3月,张海天进攻了辽南重镇海城。

海城地处沈大线要冲,日军守备严密。3月17日,“老北风”张海天指挥着近万名义勇军,向把守海城的日伪军展开了强大的攻势。义勇军分几路铺天盖地地涌向海城及附近的乡镇,龟缩在各个据点的日伪军被这个阵势惊呆了,纷纷四散逃命,八里河警察局以及城内大批军事设施被捣毁。敌人死的死,伤的伤,警察局局长也乖乖地当了俘虏。

同年8月初,张海天再度攻击海城,他选准了日军的一个兵站作为主要目标,“敢死队员”割断电网,一把火点燃了军需仓库旁的草垛,火势迅速蔓延,整个兵站成了一片火海。

“老北风”的队伍平时分散在各处,有时,他把队伍化整为零,躲在日军的眼皮底下,到了用兵之时,很快就能拉起数百人、数千人的队伍。日军既摸不到义勇军的踪迹,又搞不清是什么打法,只好缩在据点里,惶惶不可终日。一天夜里,海城郊区响起了枪声,据点里的日伪军立刻炸了营,以为是义勇军攻了上来,便毫无目标地开炮放枪乱打一通,结果打了半夜才闹明白,原来是当地的农民得了病,放鞭炮祛病消灾。日伪军恼羞成怒,用炮火进行报复性轰击,把整个村子夷为平地。

“老北风”的部队得到消息,官兵们气得咬牙切齿,决心叫侵略者血债血还。这一年秋夜,“老北风”率部第三次袭击了海城。这一次进攻的目标是海城火车站,义勇军实施分割包围,切断了各个据点和车站日军的联系,使敌人不能相互增援,然后集中兵力猛攻车站,敌人死伤过半,连还手的力量也没有。站区内火光冲天,建筑物被彻底焚毁。当日军增援部队赶到时,义勇军已携带缴获的大批枪支弹药,撤出了战斗。

“老北风”三战海城,打得侵略者闻风丧胆,成为辽南一带的抗日劲旅。1939年张海天在北平病逝,时年52岁。

王凤阁慷慨就义

在吉林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纂的一部历史图片集《以史为鉴———日本制造伪满洲国图证》内,收录了一幅珍贵的历史照片,是王凤阁就义前的留影。尽管年代久远,斑驳的画面仅能见到模糊的影像,然而它所具有的震撼力,绝不亚于崩绝的山峰。

日军在行刑前,为王凤阁将军及被俘人员拍摄了这幅照片,将军大义凛然,手捧铁铐,端坐在前面,他的右侧是警卫员大丑,左侧是他的妻子张氏和两位义勇军战士。后面是两排日军“讨伐”队的官兵。

这幅旧照,是日军当作“功绩”来宣扬的,却为正义和邪恶留下了凝固的瞬间。

1932年4月,王凤阁在通化、临江交界处,组成了以伐木工人为主体,以中小学教师为骨干的“辽东民众义勇军”,并被唐聚伍任命为第十九路军司令。他带领义勇军官兵,在柳河、海龙、临江、通化、辑安等地坚持游击战争长达5年之久。王凤阁将军的抗日斗争史,见诸于大量的档案文献之中。

1932年6月,王凤阁部击溃伪军一个团,攻克金川县城。

同年秋,王凤阁部包围海龙县城50余天,消灭日伪军大批有生力量。

1934年冬至1935年春,日伪军对王凤阁部进行了多次残酷的“讨伐”,均以失败告终。

1935年,日军逮捕了王凤阁的岳母及亲属多人,并逼迫她们写了劝降信,王凤阁当众宣布:日军即使将我老母、妻子抓去,也不能动摇我抗日的决心。任何亲友,同情我抗日者亲之,给日寇当汉奸者杀之。

1937年3月,王凤阁部在老虎顶子陷入敌人重围,部队伤亡过半,王凤阁及妻儿同5名救国军战士在突围中被俘。

王凤阁等人被押到通化,日军在城里东江春饭店摆了一桌酒席,为王凤阁“接风”,王凤阁不吃这一套,还没等鬼子们端起酒盅,他就把这桌酒席掀翻在地。日军只好把他押到宪兵队的监狱。

4月1日,是行刑的日子。这天清晨,日伪军实施了全城戒严,整个山城被萧森的气氛所笼罩。

东北4月的天气,依然寒气袭人。人们驻足街头,寒流从心中滚过,凝成默然的仇恨,目送着刑车驶向玉皇山下的柳条沟门。这里,事先掘好了土坑,闻讯赶来的群众站在远处为他送行。临刑前,王凤阁将军高喊:“父老乡亲们,我为抗日而死,死得其所。大家团结起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就不会亡……”

英雄倒下了,英雄的呐喊在山谷里回荡。

将军就义时,年仅42岁,他的妻儿及5名战士同时遇难。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2/2 19:16:2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辛苦了, 致敬!

      2020/2/3 4:02:1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东北义勇军的抗日故事(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