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耄耋之年张学良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我恨日本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大校
  • 军号:2391067
  • 工分:437473 / 排名:252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耄耋之年张学良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我恨日本

耄耋之年张学良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我恨日本

左起:张学良、宋霭龄、于凤至、宋美龄、蒋介石

1920年春天,张学良和于凤至的第三个儿子也出生了,张作霖亲自为这个孙子取名为张闾琪。这个孩子不但深得张作霖的青睐,同时也被张学良伉俪引为至爱。原因是张闾琪长得像张学良,清秀而斯文,从小就老实厚道,才华横溢,比两个兄长更为聪明。

1929年秋天,九岁的张闾琪忽然染上了严重的肺伤寒。初时咳嗽,后来发热,严重时高烧到39℃。张学良夫妇为了救治张闾琪,不惜在东北三省遍请名医,多方调治。当时沈阳城里的知名西医几乎都请到了,惟独没请日本医师,然而这些洋医们用尽所有办法,张闾琪的病均不见丝毫好转。在接连月余的高烧不退之后,又陷入了昏迷状态。

11月初,一位名叫马二琴的沈阳老中医,亲自上门为张闾琪治病。经几服中药的调治,病体危重的张闾琪出现了转机,随着高烧的渐渐转轻,已能少量进食了。

12月初,由于张闾琪尚有咳嗽症状,而中医通过诊脉又不能正确诊断其咳嗽久治不愈的症结所在。于是有一位深得张学良信赖的奉系旧将,极力主张送张闾琪到仰德医院(沈阳唯一有X光机的医院)去照肺部X光片。

耄耋之年张学良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我恨日本

张学良原配于凤至

仰德医院是日本医生开办的医院,院长名叫广野三田,早年系东京早稻田大学医科毕业的高才生,来奉天行医后名气较大。于凤至听说要把张闾琪送到日本医院照X光,心里不安,马上表示反对。张学良也心存疑虑,因他是日本医生,所以有三分戒心。就在张学良举棋不定时,那位素与广野三田有私交的奉系旧将再次陈词,并为广野三田的医德和为人拍胸作保。

在仰德医院,主治医生川岛治重和一位日本女护士将张闾琪推进胸透室,并安排坐在X光机前。广野三田坚决不肯放陪同人员进室,理由是X光射线有杀伤力,非病人不得人室。不得进去。

突然,胸透室内传来一声巨响,像有颗定时炸弹猝然发生了爆炸一样。接着胸透室传出尖厉的孩子哭叫声,陪同人员扑进门时,惊愕地看见一个凄惨血腥的场面:张闾琪扑倒在那架炸裂的胸透机前,脸部胸部均有鲜血,人早已昏迷不醒了。再看那两个日本男女,虽然也是满脸恐慌,但仅仅是雪白大褂上沾些爆炸的粉尘罢了。

等张学良夫妇在大帅府听到噩耗并看到运回来的闾琪时,孩子早已不省人事。府内医生们连夜紧急抢救,终因张闾琪在胸透室内发生爆炸时身体距X光机过近,致使本来病体未愈的孩子被玻璃碎片击中要害,当天夜里就死了。

耄耋之年张学良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我恨日本

于凤至与张闾琪

60年后,张闾琪的死因才真正解开。原来,1929年冬天,日本关东军在事前获悉张学良将要送爱子前往“仰德医院”求医,连夜由日本驻沈阳总领事出面,以威胁利诱之手段收买了仰德医院的广野三田,然后暗中布置日本特务在X光胸透机内密装炸弹,由特务幕后操纵引爆炸死张学良三子张闾琪。

可叹的是,张学良在解开这血腥之谜的时候,已是耄耋之年。所以隔年张学良在台湾接受日本NHK广播电视公司采访时开头就说:“我恨日本!”

      打赏
      收藏文本
      0
      以诚感人者,人亦诚而应。
      即使是不成熟的尝试,也胜于胎死腹中的策略。
      不为失败找理由,要为成功找方法.
      2020/2/2 12:55:0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耄耋之年张学良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我恨日本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