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义勇军五台子大捷和烧锅巷战

共 7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4106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义勇军五台子大捷和烧锅巷战

义勇军五台子大捷和烧锅巷战

高鹏振(1897—1937),绰号“老梯子”,1897年出生在辽宁省黑山县英城子乡朝北营子村一个富裕的农民家庭里。1917年,新民县文会中学毕业后,进沈阳文会书院读书,不久辍学。先在自卫团里当差,因厌恶官场,辞职后,曾参加绿林组织,杀富济贫。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高鹏振以旧部为基础,联合其他绿林好汉,于1931年10月,组织了抗日队伍“东北国民救国军”,高鹏振任司令,驰骋转战于辽西大地,多次率部痛歼日寇。日本关东军曾授意汉奸对其招降,他诈降获取敌人大量枪支弹药,壮大了抗日力量。1937年5月,他率部转战于彰武、阜新之间,在阜新境内被日伪“讨伐队”包围,突围时受伤。同年6月,在养伤期间,被他的副手,绰号为“双胜”的叛徒,为向敌人领赏而将高鹏振枪杀,时年40岁,牺牲时任东北国民救国军司令。2015年8月24日,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五台子大捷

高鹏振率领东北国民救国军最漂亮的一仗,是五台子大捷。

1931年12月中下旬,高鹏振率领东北国民救国军驻扎在腰高台子,救国军第四团团长路子然带着4个兄弟到新民县城办事。此时,日伪方面正在拉拢高鹏振,高鹏振也虚与委蛇。可他们在距城五里的一个路口,被十几个日本兵拦住,即使拿出“护照”也不行。从头到尾检查一遍后,他们被日兵用刺刀一一刺死。团长路子然命大,在日本兵走后苏醒过来。他胸部被刺4刀,忍痛前行,遇一个兄弟,才被送新民县医院医治。

路子然伤势渐好,救国军从腰高台子移师黑山的朝北营子,决定在歪脖山前为新民城外遇难的烈士开追悼会。而日本宪兵司令部派来“联络打锦州”的4名日本兵(其中一人叫山崎越兆,大尉),被剖心献祭。追悼会上,救国军总司令高鹏振训话并宣读祭文。路子然为死难的兄弟大哭一场。全场情绪高涨,均欲杀日本鬼子而甘心。

追悼会后,东北抗日义勇军第四路的耿继周、第五路的潘士贤都派人来联络。“其实,当时大家都是上不及天,下不及地,一样没有办法的时候。靠政府呢,没有多少力量接济;靠地方呢,地方已穷困得不成样子。”这是对义勇军当时处境的描述。于是,有个叫华子扬的谋士提议:向阜新一个抗日的蒙古王公借钱借枪。对该提议,耿继周、潘士贤也同意。三路兵马合在一处,集结三千人马,由高鹏振前头带领,于1932年中上旬的一天晚上7时向阜新县出发。

行至白土厂门,误入哨门,与驻守日军哨兵相遇。这场遭遇战打死日军6人,跑了10人。义勇军继续向目的地前进。在内蒙古界内一个叫泥拉板的村子,发生一件不幸的事:村内有十几支枪,不让他们过去。双方开火,村子被攻破。有一家死了六口人,而义勇军方面受伤8人,夜宿此村。次晨,继续前行,走不到20里,又遇一村。派人去送信,再三解释“绝不纷扰”,可对方还是不让通过并表示“宁肯战败而死”。他们诉说苦衷:“倘若你们过去,我们这个村子对于联庄会是负不起责任的。”要强行通过,免不了要重演前一天的悲剧,应当留着实力对付日本人,何必和自己的同袍争气。于是,队伍“顾全大体”地回来了。

刚撤回来,日军也来了。一个农民来见高鹏振,急报:在离驻地15里的“金家五台子”来了一个百余人的日本马队,把村子包围了,一场屠杀就要开始!高鹏振立即召集救国军各团营长,选精锐三百,分三路兜剿日军。距“金家五台子”约二里路,他们发现村外一山坡下有七八十匹洋马,且有数名日本兵守望。有性急者先发一枪。守望日军立刻跳上马向村里去报信。80多名日军纷纷跑来,争先上马,为时已晚。此时,救国军已经弹如雨下。日本人能抢上马的极少,有的当时毙命,有的束手就捕。其中有十几个人列成一行,由军官指挥拔刀冲锋,后因迷路被追上打下三四人。落马者眼见无望逃生,均以短兵相战。高鹏振有一名部下,当土匪时报名黑手,他骑马追上日本军官。对方正举枪打他,他跳下马将这名军官摁倒在地,用枪托将其活活打死。

这次战斗时间极短,也就两个小时。救国军缴获机关枪4挺、迫击炮两门、大小枪76支、子弹两车、洋马64匹(其中31匹已死)、钢盔76个,还有呢子大氅、药品等战利品。毙敌73人,内有大尉1名、中尉1名、医官1名。这都是从日军尸体上搜出来名片及军服上的阶级看出来的。救国军也有伤亡,一名很勇猛的营长牺牲,叫刘大用,是高鹏振的外甥;一个连长伤了,叫张大海。

经此战, 日本方面对于救国军的重视与畏惧之心增大。日军经此次战败后,将新立屯、彰武县一带,与救国军易发生冲突之军队,均自行撤退(逃走)。沈阳新民方面日军对救国军特别注意,每日必派飞机飞往各处侦察轰炸。各处牺牲者颇多,但救国军未遭损失。

五台子大捷是早期抗日义勇军一场大胜。五台子大捷是较早传入关内并被当时媒体关注的义勇军抗日事迹,对全国抗日情绪的培育有重要意义。对高鹏振来说,它更重要。锦州东北抗日义勇军研究会的赵扶民先生收集整理了高鹏振的一首诗:“1931.9.27,义军举战旗。起兵后姚堡,游击战辽西。首战传捷报,五台子杀敌。日寇来报复,全家遭血洗。万贯家财尽,不留犬和鸡。国恨与家仇,永远勿忘记。誓死去抗日,矢志永不渝。”方学斌《铁蹄声声震敌胆——记沈阳抗日绿林豪杰高鹏振》一文也提到内容相似的诗:“被逼上梁山,转眼十星霜;自易枪帜后,来把义勇当。杀敌五台子,全家遭祸殃;誓为义勇死,救国保家乡。”这是张永兴所未提到的细节。两首诗均提到了五台子大捷与家仇国恨。

五台子大捷之后,日军探知到高振鹏的老家在朝北营子,闯进高家,放火焚烧了房屋和家产,抓走了高振鹏的父亲高品仲,追问高振鹏的下落。高品仲受尽酷刑,死于狱中。这便是高鹏振在诗中写到“全家遭血洗”“全家遭祸殃”的缘故。

烧锅巷战

五台子大捷,让高老梯和张永兴领导的救国军成为日军眼中钉。

日军欲寻隙复仇却又不敢轻举妄动。此等情形大概是日军侵华以来少遇的。张永兴对此这样写道:“然此时之救国军,其勇气则百倍于前。自五台子胜利后,对日作战,已得相当经验,因之胆量益壮。‘日兵不足畏’为当时普通之心理。惟子弹愈用愈尽,又无补充之源,纵日兵尾追,只好夜行昼宿,以求躲避。非万不得已时,不肯轻耗子弹。日军方面,自被我军战败后,精神已为所夺,非万不得已时,亦不愿与我军冲突。虽奉令尾追,每于距我军二三十里外,即以重炮示威,期吓走而已。如我军不走,彼也不进,复以飞机投弹,以之扰乱……在相持之一月期间,不可避免之冲突,亦不下十余次,其结果,日方之损失,均较我方为甚。”

在日军“尾追”下,救国军移防梁山烧锅村。其间,与日军有两次冲突。“次晨约五时许,忽闻枪声示警,继之以敌方炮声大作,机关枪声亦连发不绝。斯时各部队均能固守防地,毫不惊慌,其镇静精神远过于前。不到十分钟,均准备完妥:除遵守应敌者外,余均按指定方向撤退,秩序井然。担任应战之部队约百余人,由卫队营长王凤五指挥,选20人在前诱敌深入,余均伏诸民户院内。敌兵约300人,见我军大部队均已撤退,仅有20人在后方迎击,以为机有可乘,整队入村。方进村,我军由各院内大喊杀声奔出,敌军大乱,仓皇奔走,弃迫击炮一门、机关枪两挺、辎重车一辆、死伤26人。我方仅死伤各一。”

寥寥数笔。但,此战是继五台子大捷后救国军又一次重要胜利。此后,日军退避于新民车站。已有相当经验的救国军预料到日军会派飞机前来,将人马均藏于房内。果然,午后有日机六七架来巡察,经救国军防地而未察觉,将邵家堡子一股土匪误认成救国军,投弹数枚。战后,救国军移防王三户屯。此时距年关不过五日。为在王三户过个好年,救国军对外宣称:“稍事布置,进攻新民。”日军闻之,大为惊慌,在新民车站设电网、掘战壕,严事防御,并由沈阳调部队,以资增防。据探报所得,年关期间新民县日兵增至三千余人。

老梯之死

老梯及所部,至死都没离开他们的家乡——新民、黑山、彰武、阜新一带(简要事迹可见《老梯抗日大事记》)。在日军倾力围剿下,很多义勇军队伍被迫解散,但老梯在更复杂、险恶的环境下坚持抗战。若不是被叛徒出卖,他定能迎来胜利的曙光。

1937年5月3日,老梯率部下10余人,到黑山、彰武、阜新联络抗日志士。行至彰武、阜新交界处,被日伪讨伐队包围,老梯右臂负伤。突围后,高鹏振来到彰武县太平山村(今属辽宁省彰武县平安乡)好友刘永安家,相随的有拜把子兄弟双胜。对于老梯来说,双胜算是可信任之人。1931年9月27日首举义旗时,双胜便是老梯身边重要一员,随他多次出生入死。这一次,双胜还在他的身边。

刘永安请来医生袁凤来为老梯治伤,后因方便治疗,将老梯移至袁家。日伪当局四处张贴告示,悬赏捉拿,老梯多次转移藏身之地,伤口常有发炎。也就是在此期间,他被双胜出卖。《沈阳文史资料》第23辑《铁蹄声震敌胆——记沈阳地区抗日绿林豪杰高鹏振》一文(作者方学斌)有较为详细的描述:“为早日治好创伤,双胜多次进城寻药,偶遇过去在救国军时的弟兄,现已被招安当警察,多请双胜下馆子、吃花酒。双胜恋上一位为葬父而卖身青楼的女子并言‘赎她出火坑’。弟兄们则劝:‘老梯子已成光杆司令,日本人势大,不如归顺,愿为引见……’1937年6月27日,双胜从县城买药回来,对转移到赵俊来家养伤的高鹏振言:‘咱们住此走漏风声了,日本人将派兵来,再住在这里不妥,外面风声紧,我们换个地方。’”老梯深信不疑,随他离开。至十里堡附近,双胜在背后开枪,中老梯后心……

老梯遇害年仅40岁,正值壮年。在六年内,他与日伪军作战百余次,威震敌胆,是日伪军不可回避的“恐惧”。查阅伪《满洲国警察史》会发现:日伪当局将老梯同抗日民族英雄杨靖宇、赵尚志相提并论,同列为重点“肃整”消灭对象。

双胜降日伪,赎出青楼女,后被刘永安、袁凤来诛杀。刘、袁二人在老梯遇害半月后,找到双胜称老梯有批枪藏在太平山西山沟里,将其骗至太平山西山沟。挖“枪”时,刘永安一镐结束其性命。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0/2/2 8:45:2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义勇军五台子大捷和烧锅巷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