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东北抗日义勇军在方正县的战斗

共 10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412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东北抗日义勇军在方正县的战斗

东北抗日义勇军在方正县的战斗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东北军民自发组织义勇军抗击日本侵略者,期间涌现出马占山、冯占海、李杜、苏炳文等许多抗日将领,本文介绍了1932年冯占海、李杜、宫长海,姚秉谦、邢占清等领导的东北抗日自卫军在方正县境内同日伪军作战的历史。

自卫军进驻方正县

1932年1月,由李杜,冯占海、丁超,宫长海,姚秉谦、邢占清等部组成的东北抗日自卫军,为保卫哈尔滨市,同日伪军激战7天7夜后,被迫东撤.8月份,大队人马相继撤到方正、延寿境内,分别驻扎在县城、南天门、会发恒,以及延寿县的夹信子等地区。自卫军总部亦经呼兰、巴彦转移到方正县城。拟以方正为根据地,积蓄力量,复夺哈尔滨市。

日伪军侵占会发恒

(1932年3月15日,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繁窜至哈尔滨市,下令日军第二师团长多门中将进攻自卫军。3月下旬,多门指挥日伪军兵分两路夹击方正。一路为长谷部照信少将率领的日军第二师团步兵第三旅团和由伪哈尔滨市警备副司令兼警备第二旅旅长李文炳指挥本部人马兼骑兵第一旅,从宾州出发,经高丽帽子,桶子沟,向会发恒进犯;一路为天野六郎少将率领的日军第二师团第十五旅团和伪军于琛潋部刘宝麟指挥的步兵第一旅,从乌吉密出发,经延寿、夹信子向亮珠河,宝兴隆方向进犯。这两路人马,都以伪军打头阵,日本侵略军殿后。同时,多门将日军飞行第七大队第三中队及独立飞行第九中队的主力布署在乌吉密机场,作为地面部队的空中支援。日伪军的总兵力为2个旅团、9个旅、2个飞行中队,超过自卫军1倍多。战役一开始,日伪军以占绝对优势的兵力与装备而得手。至8月末,其左翼伪军已兵临会发恒,自卫军杨树藩支队顽强阻击。战斗激烈时,支队长杨树藩亲临第一线指挥,军心大振,斗志倍增,使敌不得前进一步。后杨不幸头部中弹,壮烈牺牲,部队受挫。邢占清旅急往增援,战事益烈。日军以飞机猛烈轰炸,会发恒烟火漫天,尸横遍地。自卫军抗击一昼夜,消耗过甚。会发恒终于落入伪左路军李文炳部手中。同时,日伪军右路军刘宝膦旅的一个骑兵团已占领了夹信子,并越过亮珠河,骚扰到宝兴隆一带,形势对自卫军十分不利。

自卫军初胜蚂蜒河畔

针对日伪军的进攻部署,自卫军也分兵两路拒敌。李杜、丁超指挥南线部队,指挥部设在黑龙官;参谋长杨耀钧指挥西线部队,指挥部设在自卫军总部所在地方正城。以西线一一桶子沟一线为主要防御战场。

1932年3月30日上午9时许,正在方正城参加军事会议的杨耀钧、冯占海、宫长海、邢占清、姚秉谦等自卫军将领,接到汉奸李文炳代表伪哈尔滨警备司令部送给自卫军副总司令冯占海将军的劝降信。谓如果李、冯各部退出哈东六县,则他们不再前进,以依兰为界言和,否则,二位兵将将毁于一旦。面对敌伪的威胁、利诱和试探,各旅、团干部纷纷表示:坚决抗日到底。这时,宫旅独立营营长冯国霖接到他所在部前方发现敌情的报告,立即驰赴前沿阵地一一谭先井子。

谭先井子座落在蚂蜒河东岸千余米处,四周地势平坦,视野开阔,屯落周围筑有丈余高的围墙和儿座炮台。当冯国霖赶到屯落里时,从夹信子方面来的一个骑兵团的伪军与从会发恒方面来的一个步兵营的伪军已经越过蚂蜒河,正在河东陡坎上紧张地布阵。右路骑兵隐蔽在屯子西南方向的一片树林中,儿名指挥官围成一圈研究战术。冯国霖在望远镜中发现这一情况后,即令以重迫击炮轰击,两弹皆中目标。伪军倒下一片,一副团长被炸死,余者大乱,冯抓准战机,令第一连轻骑疾出,在轻重机枪掩护下直扑敌阵。伪军失去指挥,乱成一团,争相奔命。见此情景,左路伪军步兵也乱了阵脚,拖枪欲走。冯即率屯内所有人马与100多名手持红樱枪的当地武装群众分头杀出,刹那间,战马奔腾,杀声震天,伪军全线崩溃,除少数人马涉过河去逃走之外,余皆被歼在河边或当了俘虏。

此时是3月30日上午1O时。

自卫军轻取会发恒

独立营以少胜多,捷报飞传县城,给自卫军各部指挥官以很大鼓舞。指挥部即令以该营为前卫,以宫旅予向臣、祖乃斌两个骑兵团为主力,总兵力约1 500人,立即西进,收复会发恒。冯占海旅长派本部岳连长带两门山炮助战。同时,有姚秉谦旅李海洲部为后援。受命之自卫军各部乘胜进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李文炳部前卫步兵第三团团部驻地一一会发恒。11时许,他们顺利地突破了屯围墙,以一支轻骑直插敌团部大院围墙下。独立营第一连连长王海洲抓过一挺手提式轻机枪,踩着营部警卫员张德厚的肩膀登上墙头,对着正在吃午饭的伪军大喊一声;“缴枪不杀!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伪军大骇,且见周围已被围得水泄不通,遂斗志全无,伪代理团长孙喜尧连忙下令投降。该团伪军悉数被俘。在自卫军“抗日不分先后,爱国无论你我”的宣传感召下,孙喜尧讲出了他所掌握的伪李文炳部的情况,并主动要求为自卫军带路。这时,日本侵略军飞机前来侦察轰炸。自卫军根据孙喜尧提供的情报,在城外的一片坟地上插上红旗,在城内洒上石灰圈,把人马隐蔽起来。日机即把坟地当成目标,轰炸一顿而去。

自卫军奔袭桶子沟

自卫军两战连捷,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士气高涨。他们以伪军降将孙喜尧为向导,在夜暮掩护下,沿桶子沟一路向西奔袭,在大刘店等处又连打两仗,全歼伪军李文炳部第二团与第一团。此时,该部自卫军已征战一天,连顿饱饭也没顾得吃,但在连续胜利面前,个个激动不已,斗志昂扬,纷纷请战。经过短暂的战地会议和轻装准备后,他们又乘着夜色西出桶子沟口,越过腰岭子山,来到伪哈尔滨警备二旅旅部驻地魏家大院附近。根据孙喜尧提供的情况,他们避开伪军正对着沟口的9门重迫击炮,以一支部队绕到魏家大院和高丽帽子之间的一道山岭上,以阻击驻在高丽帽子的日军援兵,以一支部队夺取炮兵阵地;以主力袭取旅部。拂晓,总攻开始,冯旅岳连长的两门山炮首先开火,第一发炮弹落在伪旅部大门口,早起修车的李文炳的小车司机最先丧命,尚在梦中的李文炳及其部下,怆惶而起,向山后逃命。第二发炮弹恰好落在逃跑的伪军群中,又将其吞没一大片。第三发炮弹紧追逃敌,落在山后。伪军已乱得不可收拾。炮声一停,自卫军即发起冲锋,步、骑兵一起扑进魏家大院。这场速决战,除李文炳、1名军需官、1名团长逃脱外,伪旅部全数被俘。至此,该部自卫军一昼夜间五战皆捷,仅用伤亡不到20人的代价,全歼了伪哈尔滨警备第二旅,俘敌3 000多人,缴获大汽车3辆,小汽车1辆,重迫击炮9门,炮弹500发,各种枪支3 000余支,电话机35部,电话线1车,马50余匹,以及该旅3个月的军饷的现大洋。

自卫军攻打高丽帽子

自卫军在魏家大院稍事休整之后,决定进击高丽帽子,与日本侵略军决战。

1932年3月31日11时许,自卫军兵分两路,以姚秉谦旅李海洲部为主力,从东、北两个方向夹击高丽帽子。日本侵略军凭着优势兵力和优良装备拼死抵抗,并调飞机助战。自卫军英勇进攻,激战至晚,击毁日军几门炮,给侵略者以很大杀伤。自卫军也阵亡六、七十人,因消耗过大,不得已而撤退。

日本侵略军进犯桶子沟

1932年4月1日,日本侵略军以步兵第三旅团一部分追击自卫军,当晚到达桶子沟。

4月2日,日本侵略军支援部队到达五部落,其先头骑兵部队继续东犯,7时左右,在大崴子附近,遭到自卫军坚决阻击,双方激战一场。日本侵略军败回,同旅团主力汇合。

4月8日,日本侵略军倾全力东犯,1l时许,在大崴子西南方攻下自卫军占领的高地,日军死1伤14人。晚上,日军步兵第二十九联队第二大队占领会发恒,主力部队在穷棒子沟宿营。在桶子沟一线的往复争夺中,自卫军支队长杨树藩、杨凤山、营长冯占胜,郭子阳,连长张振山等军官数十名阵亡,士兵千余人。这是日本侵略者欠下中国人民的一笔血债。在战役期间,当地群众主动用花轱辘车为自卫军送水送饭、运送伤员,给了部队很大的支持和鼓励。

自卫军围击夹信子

在南线战场上,刘宝麟旅骑兵团在谭先井子被歼后,天野为了给伪军打气,于3月31日派桂支队驰援夹信子。该部日本侵略军于当晚乘车到达目的地,与龟缩在那里的伪军合兵一处,4月1日拂晓,该部日伪军拟渡河向方正进犯,遭到自卫军邢占清、丁超部3 000余人的猛烈阻击。9时许,日伪军全线败退。自卫军乘胜追击,在夹信子屯将该敌围住猛攻,予以重创。这一仗打得相当猛烈。多年后,日本人回忆起来余悸犹存,他们在《满洲作战概况》一书中写到:“反吉林军乘吉林军退却,一举在夹信子包围了吉林军和桂支队,并进行猛烈地连续地攻击,被围者利用围墙进行抵抗,但敌人知道其中有日本军,进攻便象决堤的河水一样猛烈。”

正在自卫军即将攻克夹信子时,一支日本侵略军援军赶到,使战局发生变化。这支日本侵略军是第十五旅团步兵第十三联队队长坪井大佐指挥的本联队第三、第六中队、联队机枪队、骑兵联队一小队、野炮兵二联队五中队。原来是天野得悉西线自卫军正在高丽帽子鏖战,便决定派坪井率部去方正方面以堵截西线自卫军后路。坪井3月31日从延寿出发,4月1日到达夹信子,见桂支队危急,即来增援。此时,天野也已得悉桂支队情况,便令其野炮兵第五中队及骑兵小队等兼程来援。该路援兵于下午8时到达夹信子西南地区,即从南侧面向自卫军发起进攻。自卫军腹背受敌,转攻为守,不得已在黄昏时分撤到亮珠河附近。后来,据当地群众讲,战斗结束后,夹信子街内到处是日伪军的尸体,日军强征群众的车辆往外拉运。

日伪军侵占方正县城

1932年4月2日、一直在哈尔滨指挥作战的日军第二师团长多门乘火车到达乌吉密。3日到延寿。随行的有步兵第六十三联队第三大队、第三炮兵中队、师团通讯队主力、战车2辆,装甲车2辆。

多门一到延寿,立即调整部署,指挥日伪军分左右两路,于4日向方正进犯。

其右翼由天野率领,由步兵第十五旅团、骑兵第二联队一小队、野炮兵第二联队二小队,工兵第二大队第二中队第一小队、师团通讯队的一部分、三号无线电台1台、关东军野战医院及部分伪军组成,过亮珠河经宝兴隆向方正进犯。

其左翼由长谷部率领,由步兵第三旅团、骑兵第二联队、野炮兵第二联队、工兵第二大队第二中队、三号无线电台一台、混成第八旅团卫生班以及部分伪军组成,以筛王屯为出发地东犯。汽车队负责两翼部队的弹药运输和粮草供应。汽车队队长为落合忠吉少佐,该车队由第一、第二野战汽车队、步兵第三十九联队第十中队、步兵第十三联队组成。早晨,日伪军右翼即抵方正城郊,自卫军城外守军官、姚各部与敌接仗。日本侵略军以山炮、野炮猛轰,又有飞机助战,十分嚣张。自卫军亦有充分准备,当日军进攻猛烈时,正面佯为退却,两翼向前包抄,便衣队活动尤烈。日军大败。自卫军乘势追击,敌受重创,损失极巨。下午,日伪军左翼又到。自卫军鏖战终日,伤亡甚大,且弹药不济,为图长远抗日计,忍痛放弃方正县城,向依兰方向退去。

伪大同元年(1932年)4月4日午后2时30分,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进了方正县城。人民含垢,山河蒙羞,方正沦为殖民地。汉奸于琛澂遂移“剿匪司令部”于方正。

自卫军复夺方正县城

1932年4月中旬,侵占方正的日本侵略军第二师团的两个旅团撤回哈尔滨并随师团换防去长春。这样,便仅有伪军留守方正。于是,曾一度撤往依兰方向的自卫军又兵分三路,挥戈西向,拟复夺方正、宾县、珠河,进而收复哈尔滨。

4月12日,自卫军右路纵队总指挥冯占海,率所属第一旅、赵维斌第二旅、宫长海第三旅、姚秉谦第四旅等部队从依兰以西地区出发,迤逦西进。15日,前卫指挥官赵维斌率姚秉谦、郭玉昆、黄振庭等部行抵距方正20里处,与伪军刘宝麟、杨秉藻等部遭遇。自卫军立即发起进攻。将士们如猛虎出山,舍命向前,誓报前日一箭之仇,其势锐不可当。伪军见状丧胆,一触即溃,自卫军追至方正城下,伪军弃城而走。自卫军前卫部队进入方正城。城内民众出城数里迎接,欢声雷动,爱国激情高涨。自卫军入城后,又新编三个旅,分别是原省防军孙鹤喜团、原宾县保安总队刘万辉部及新编郜凤林第七旅。全军计发展到7个旅、1个支队、1个骑兵团和1个炮兵营,总兵力达3万余人。

自卫军收复会发恒

1932年4月26日,自卫军以宫长海为前卫指挥官;率姚秉谦、王锡Il|、孙鹤喜等部向伪军的重要驻地会发恒进袭。伪军弹药充足,凭借围墙、炮楼、工事据守,疯狂扫射,日本侵略军飞机亦来助战,以车轮战术对自卫军阵地狂轰滥炸。自卫军坚守阵地,围定会发恒,寸步不撤。日本侵略军飞机不时投下传单,诱惑自卫军投降。自卫军官兵与民众拾到后,无不撕毁唾骂,更加群情激愤,猛烈进攻。激烈的战斗从早晨持续到黄昏。这时敌机无法出动了。自卫军趁机发起冲锋,战士们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向会发恒街,喊杀声震荡四野。伪军胆破,如鸟兽散。自卫军收复了地处哈同、方庄两公路交会处的战略要地会发恒。此役毙伤伪军不计,仅生俘者即达两千余人。缴获迫击炮3门、轻重机枪10挺,击落日本侵略军飞机2架,生擒驾驶员石谷中尉、清田少尉。伪“剿匪”总司令于琛潋于驻地烧锅逾墙逃走,几乎被生擒。自卫军团长李德山、营长李俊龙以下200余人牺牲。自卫军收复会发恒后,以破竹之势,挥师西进,沿途备受群众欢迎,许多青年自携枪支,带马匹投奔该部,部队迅速壮大,不久就攻克宾县。另外两路分别占领了亚布力、珠河等地。三路大军直逼哈尔滨。

日本侵略军中村支队进犯南天门

当自卫军倾师西向之际,其后方依兰、方正一带只有少量部队守卫,防备空虚。

接替日本侵略军第二师团驻防哈尔滨的日本侵略军第十师团乘虚而入。师团长广濑寿助中将率部从水路直捣由李杜、丁超坐镇的自卫军总指挥部驻地、后勤供应基地依兰城。同时,广濑派遣步兵第三十三旅团长中村馨少将率部作为中村支队夺取方正。4月26日晨5时,中村支队分乘7艘拖船和11艘来多船,在江边还有许多残冰的情况下,在哈尔滨启锚。28日下午4时,抵达黑河口码头。守卫该处的是自卫军赵维斌旅武步墀连。面对着遮盖江面的几十艘船舰上的侵略者,连长武步墀毫无惧色,他抱定与所守寸土共存亡的决心,率全连战士,乘两艘木船直迎敌舰,英勇阻击,以步枪对炮舰,展开了一场气壮山河的战斗。最后,自卫军船只中炮,全连官兵悉落江中,武连长头部受重伤仍高呼“中国万岁!”,百余官兵,全部壮烈殉国。战后,当地群众捞出尸体70余具,葬于江畔。当晚,日本侵略军第十联队第二中队登陆。29日天亮前,日本侵略军主力登陆,并向南天门街进犯。在离泊船场4公里处,遭到自卫军四百余人的迎头痛击。侵略者被迫退回到泊船场附近,守住港口,窥机进犯。

在依兰一带指挥战斗的广濑得悉中村支队受挫,又电令第二船团、第三船团分别于4月30日早从哈尔滨出发,增援南天门,归中村指挥。

由谷口元治郎大佐指挥的第二船团和由中村音吉大佐指挥的第三船团分别在5月1日下午8时与3日抵达黑河口。侵略者兵势大增。自卫军派一个团往救黑河口,在屯南构筑阵地。5日上午,日本侵略军以步兵五、六百名、炮10余门、机关枪20余挺向自卫军阵地攻击。自卫军猛烈还击,日本侵略军败退。当夜11时,自卫军派敢死队300名袭敌,与日本侵略军展开肉搏,毙敌七、八十名,中有高级军官1名。战至天明,日本侵略军倾全力反击,自卫军遂退。日本侵略军在泊船场站稳了脚跟,控制了南天门一带,同时强征民间车辆,做进一步南犯准备。

日本侵略军再占方正县城

5月6日晨4时,中村率旅团司令部、第二船团全部,加配卫生班与输送监视队从泊船场出发,向会发恒进犯。由于沿途受到自卫军的阻击,至11时许才到达会发恒,然后向方正进犯。当侵略军到达蚂蜒河边时,自卫军官兵200余名正在河东进入狙击阵地,双方展开激战,当时河水深1米,宽三、四十米,桥梁已破坏。因为是隔河而战,日本侵略军的武器优势发挥了作用,他们以曲射炮轰击自卫军阵地。自卫军虽顽强抗击,终因实力相差过于悬殊而失利。晚7时许,日本侵略军步兵第十联队第二大队,步炮兵小队涉过蚂蜒河,占领了自卫军阵地。日本侵略军主力部队当晚在筛王屯附近宿营。

7日7时至9时30分,日本侵略军主力部队全部渡河。这时,日军从飞机上投下了广濑的来信,就中止向方正方向进犯、返回南天门集结事征求中村的意见。根据当时情况,中村决定继续东进。12时30分,日本侵略军到达自卫军设在县城西方的阻击阵地前沿。日本侵略军从南、西南、西三面对自卫军阵地实施半包围。双方接火。自卫军千余人凭借掩体进行抵抗。至下午3时50分,敌全线展开猛烈攻势。自卫军抗击至5时30分,人员、弹药皆不济,力不能支,向北退却。

日本侵略军以一部追击,一部在方正附近集结宿营。翌晨2时,日本侵略军追击部队返回宿营地。此次战斗,日本侵略军死1伤18,自卫军约300人为国捐躯。

1932年5月8日晨,日本侵略军步兵第十联队、野炮兵第十联队第八中队、卫生班进入方正县城。方正城再次沦陷,其余部队由中村率领返回南天门泊船场。

日本侵略军侵占得莫利

东北抗日自卫军留守部队第二次撤离方正后,在得莫利设置了一处狙击阵地,以防日本侵略军继续东进。得莫利山在县城东10公里处,雄峙松花江南岸哈同公路北侧,可北控松花江,南扼哈同公路,系战略要冲。日本侵略军第十师团长广濑得悉自卫军的这一部署后,即于5月11日电令中村,留一部分部队与后到南天门泊船场的第四船团担任泊船场的守备任务,以主力部队向得莫利进攻。中村支队即兵分三路向得莫利杀来。第一路为右纵队,由步兵第十联队、野炮兵第十联队第八中队组成,12日早5时从方正城出发东犯,9时30分许,占领了得莫利西边高地。第二路为左纵队,由步兵第六十三联队、工兵第十大队第一中队、卫生班、输送监护队等组成,12日晨4时分乘三十多只船从黑河口码头出发,8时许在伊汉通登路,占领了伊汉通东侧小河,做好前进准备。第三路为江上炮兵队,有野炮两门,游弋江上做为火力支援。此外,伪军第一船团也归中村指挥,由水路参战。同时,日军飞行第七大队第三中队以南天门机场为基地,配合中村支队战斗。11时,中村接到自卫军撤退的情况,立即做出追击部署。右翼部队插向得莫利东南方向4公里处,切断自卫军退路,步兵第六十三联队第一大队,配山炮第一小队,向得莫利方向追击,其余部队均从江上向得莫利进犯。然而,至午后1时30分,日军才得知,自卫军主力仍严守阵地,并未撤退。于是,日军再次变更部署。以步兵第六十三联队为主攻部队,从曲线形高地西侧附近出发,实施攻击,以旅团司令部、步兵第十联队第二中队为预备队,在二吉利河附近登陆I野炮联队的主力在伊汉通登陆,赶赴第一线参战,右翼部队从东南方攻击自卫军侧面。下午3时许,双方接火。日军先以炮击,继而枪炮齐发,飞机也来助战。子弹雨点般落在自卫军阵地上,炮弹掀起的烟尘弥漫上空。担任狙击任务的是邢占清部约2 700余人。面对着数量、装备都远胜于已的侵略者,他们毫不畏惧,凭借工事,居高临下,顽强抵抗,但终因实力悬殊,伤亡甚重。5时许,日本侵略军发起总攻。为避免更大损失,自卫军主力主动沿小河向东北方向撤退。阵地上担任掩护的700余名战士,继续狙击,牵制日本侵略军,一直战斗到夜暮降临,他们才撤出阵地。这次战斗,日本侵略军死5人伤12人;自卫军百余战士为国献身,损失山炮一门和其它许多武器弹药。战略要地得莫利沦陷。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2/1 20:07:5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时,所属19万东北军,除部分爱国官兵参加抗日义勇军外,一部退入关内,一部投敌,致使日军仅用不足半年时间,迅速占领东北三省省会及主要城镇。在民族危亡之际,中国共产党号召群众进行武装抗日。东北各阶层群众和东北军、警察部队的部分官兵纷纷组成义勇军、救国军、自卫军、大刀会、红枪会等抗日武装,统称为东北抗日义勇军。这些武装部队无统一领导和编制,各自具有相当独立性;军费靠自筹或全国人民捐助;主要用轻武器乃至大刀长矛,以游击战为主要作战样式打击敌人。义勇军高举“誓死抗日救国”、“还我河山”的旗帜,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同日本侵略军展开英勇的武装斗争。东北抗日义勇军坚持抗日斗争十年,战斗2万余次,毙伤俘日军5万余人、伪军6万余人,给日伪军以沉重打击;义勇军也遭受了严重的损失。东北义勇军的英勇战斗,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敢于抵御外侮的大无畏的爱国主义精神;为建立东北抗日武装统一战线和创建东北抗日联军提供了条件和经验;推动了东北抗日斗争的发展,对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2020/2/2 13:02:22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大校
      • 军号:4113735
      • 工分:318240 / 排名:442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时,所属19万东北军,除部分爱国官兵参加抗日义勇军外,一部退入关内,一部投敌,致使日军仅用不足半年时间,迅速占领东北三省省会及主要城镇。在民族危亡之际,中国共产党号召群众进行武装抗日。东北各阶层群众和东北军、警察部队的部分官兵纷纷组成义勇军、救国军、自卫军、大刀会、红枪会等抗日武装,统称为东北抗日义勇军。这些武装部队无统一领导和编制,各自具有相当独立性;军费靠自筹或全国人民捐助;主要用轻武器乃至大刀长矛,以游击战为主要作战样式打击敌人。义勇军高举“誓死抗日救国”、“还我河山”的旗帜,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同日本侵略军展开英勇的武装斗争。东北抗日义勇军坚持抗日斗争十年,战斗2万余次,毙伤俘日军5万余人、伪军6万余人,给日伪军以沉重打击;义勇军也遭受了严重的损失。东北义勇军的英勇战斗,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敢于抵御外侮的大无畏的爱国主义精神;为建立东北抗日武装统一战线和创建东北抗日联军提供了条件和经验;推动了东北抗日斗争的发展,对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2020/2/2 13:02:2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东北抗日义勇军在方正县的战斗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