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辽西义勇军的抗战活动

共 6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412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辽西义勇军的抗战活动

辽西义勇军的抗战活动

辽西丘陵,是位于辽宁省西部低山丘陵的总称,主要由努鲁儿虎山、松岭、医巫闾山等几条东北——西南走向的山脉组成。群山中是大大小小的河流,为人熟知的有大凌河、小凌河、女儿河、六股河等等。东南沿海的狭长平原,北靠松岭,南临渤海,从1000多年前的辽代、金代开始,逐步发展成为便捷的天然通道。这就是著名的辽西走廊,古往今来的兵家必争之地,关内关外的咽喉要道。

辽西人的光荣与骄傲,血腥和耻辱,爱恨与情愁,呼唤与炊烟,无不与辽西丘陵、辽西走廊水乳交融在一起。

“九?一八”事变后第三天,流亡北平的东北学生3000余人,成立了“东北学生抗日会”。9月27日,北平学生抗日联合救国会发表《为东三省事变告全国民众书》。同一天,由阎宝航、高崇民等爱国进步人士发起成立了“东北民众抗曰救国会”,发动和组织东北民众的抗日救国斗争。

敌人的侵略,激发了民族意识的觉醒。在国家处于生死存亡的时候,辽宁各地的民众、东北军官兵,乃至绿林、游民,都纷纷组织起来,拿起武器,请缨抗战。

东北抗日义勇军,最早出现于沈阳和辽西一带。辽西义勇军在“九?一八”事变后的抗日斗争中,表现尤为突出。

事变后,辽宁警务处长兼沈阳市公安局长黄显声、公安局督察长熊飞(熊正平),在当时东北军秉持蒋介石“不抵抗”命令,不战而退的情况下,挺身而出,率警察、公安队千余人,抗击日军。后退出沈阳,撤到锦州。沿途组织发动民团、警察,组成一支拥有8个总队的抗日队伍。他们的发动,直接影响了此后辽西地区的抗日斗争。此外,在辽西一带的民团与抗日义勇军中,规模较大的有:第四路军耿继周部、第五路军潘世贤部、第十二路军于伯恩部、第二十五路军赵大中部、第二十路军金子明部、第四十八路军郑桂林部,还有后期由朱霁青、宋九龄领导的东北国民救国军。这些义勇军转战于绥中、兴城、锦西、锦县:义县、北镇、黑山、新民、沈阳,他们沿京奉路沿线举起义旗,奋起抗日,给侵略者以沉重打击。其中,仅在1932年至1933年两年间,在辽西就曾出现了义勇军活动869起。

1931年10月2日,日本关东军决心要覆灭锦州政权,驱逐张学良至关内。10月8日13时40分,日军以“集结兵力,企图暗杀日本军官及在满的反张人士,利用土匪散布谣言,扰乱治安”为由,出动6架侦察机、5架轰炸机对锦州交通大学(今锦州铁路一中)、二十八师兵营(今市场里)、张作相私邸进行了轰炸,投弹75枚,炸死炸伤平民多人。10月10日,国际理事会在巴黎开会,通过了《劝告日本迅速撤到满铁附属地的决议》,但同时又同意了日本提出的《保留讨匪权的宣言》,关东军司令部以此为由,13日,制定了《进攻锦州的方略》,为掩人耳目,日军参谋本部15日发出训令,进攻锦州“要与讨匪同时进行”。

18日,日关东军司令部又制定了《我军为反攻锦州向大凌河畔进军的要点》、《进攻锦州附近敌阵地的内容计划》,补充和调整了兵力。同时,日陆军中央部指示,要起用华人头目控制的集团夺取锦州。

10月19日,关东军派原奉天讲武堂教官、预备役步兵大尉仓岗繁太郎等14人,以重金收买了汉奸凌印青,网罗溃兵、民团、土匪成立了伪“东北民众自卫军”,凌印青自任总司令,仓岗为顾问,设了18个师的架子,为进攻锦州的先头部队,日军在《盛京时报》宣扬“雌伏十年审机待时之凌印青决然誓师西征。……查其作战计划,似先剿抚白旗堡、大虎山等处之东北军,进而占据锦州城,驱逐张学良退入关内为第一段。”

22日,凌印青到达台安县大坨子附近,与东北边防军隔河相望,29日,挺进到盘山胡家。与此同时,日军于30日在辽中县城扶植张学成(张学良堂弟)收编东北军旧军官、辽西一带土匪3000多人,编成6个支队,协同凌印青合攻锦州。

29日,伪“东北民众自卫军”在胡家与东北军十九旅发生激战,辽宁省公安骑兵总队前来增援,伪“东北民众自卫军”溃退。辽宁省公安骑兵总队联络当地两支农民抗日武装,以归顺伪“东北民众自卫军”为名,在司令部生擒凌印青及仓岗顾问,并处决于盘山沙岭子。

11月初,日军又委任张学成为伪“东北民众自卫军”总司令,收拢凌印青残部等,组成8个支队共4000多人,声称要“揭旗西进,与锦州驻军炮火相见”,辽宁省公安骑兵第二、三总队前去围剿,伪“东北民众自卫军”一战即溃,张学成及日本顾问全被击毙。两股伪军被全歼,使日军先用伪军攻打锦州的计划彻底破产,于是,便开始了直接出兵。

11月27日,日军10架飞机轰炸沟帮子,部队与东北军激战于新民青岗子,当晚,日军第四混成旅团占领了绕阳河,第三十九旅团占领了大虎山,守备队控制了北宁铁路,预定28日占领锦州。此时,日本政府惟恐出兵辽西,招致其他帝国主义国家的干涉,急命关东军撤至辽河以东田庄台待命。

12月19日,日军向锦州守军下达了通牒,称一个星期不撤兵,即大举进犯。12月21日,日军沿北宁、大(虎山)通(辽)、营(口)沟(帮子)铁路沿线向锦州展开全面的进攻,出动飞机20架,轰炸沟帮子,遭到东北军十九旅、炮兵团和义勇军的顽强抵抗,相持7昼夜,最后沟帮子被日军第四旅团占领。31日,日军到达大凌河畔,当日,张学良下令撤兵关内,锦州的东北边防军5个旅4万多人,分乘7个专列入关,留下3个骑兵总队维持治安。

1932年1月2日,日军第八混成旅团在炮火的掩护下,强渡大凌河,骑兵第三总队稍做抵抗,即撤向锦州市内。1月3日4时,辽宁省政府撤出锦州,沿北宁路向关内转移,10时,日军第二十师团进占锦州。第二天,日军又向义县、锦西、兴城、绥中进犯,9日,推至前所火车站,至此,辽西走廊被日军控制。

在辽西即将失陷的危难关头,辽西义勇军首领在沟帮子集会,向全国发出通电,决心要抗日到底,收复国土。1932年1月1日,辽宁民众抗日义勇军第一路军王显廷部夜袭了黑山县八道壕日军守备队,毙日军30多人。4日,日军骑兵第二十七联队以“扫荡贼匪”为名进占锦西县城,随后松尾少尉粮秣输送监视队及步兵七十三联队石野小队也相继到达,9日,粮秣输送监视队去锦州领取弹药给养,二十七联队长古贺传太郎率石野小队共80多人向城西“扫荡”,至上坡子时遭西五会民团及当地群众的围攻,石野小队长毙命,士兵死伤多人,此时,又闻县城遭民团袭击,古贺联队长急带残部回援,当地绿林首领刘纯启(号亮山)中途伏击,打死日军古贺传太郎联队长以下40多人,伤29人,残部退回县城。

与此同时,日军松尾输送监视队30人行至钱搭屯附近被民众围攻后全部打死,使日军受到很大震动,哀叹:这是“满洲事变以来最大的悲惨事件”,“夫锦西冬季之风暴,闻之皆血泪也”。8日,抗日义勇军第一路军苑九占、蒋学庭部,在黑山县八道壕张罗屯伏击了日军铁路守备队,毙日军18人。10日,在黑山新立屯,抗日救国军高振鹏部300多骑兵出击日军骑兵第十一联队1个中队,击毙日军70多人。

9日至18日,辽宁抗日义勇军第二十路军与彰武黄忠信部联合作战,在大通线上连续向白军出击,毙日军92人。23日,义勇军第二十五路军营长苏良哲、吴绍会部,在北镇关家山子与日军混成第四旅第五步兵联队遭遇,歼日军数十人,苏良哲阵亡,吴绍会负重伤。

25日,在北镇高力板、正安堡一带,义勇军第十二路军向日军第四混成旅一部发动了攻击,激战后义勇军当晚撤走,在24、25日的战斗中,义勇军还击落了日军飞机2架,俘飞行员2人。日军占领锦州后,8月初,国民救国义勇军宋九龄部袭击了奉山线(沈阳到山海关)金城火车站东段殷家洼,炸毁了铁路桥,迫使奉山线全线停车。

11月,该部又出击了锦州城,攻打交通大学时打死日军29人,由于日军来援,被迫撤出战斗。另一部攻打锦州北大营时,由于被日军发觉,加之其中一支队伍未按时到达,使此次战斗失利。据当年日伪统计,1932年至1933年,在辽西曾出现了义勇军活动869起,给予日军一定的打击。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0/1/31 16:13:1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辽西义勇军的抗战活动

      2020/1/31 17:03:5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辽西义勇军的抗战活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