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义勇军十五路军抗战纪实

共 2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412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义勇军十五路军抗战纪实

义勇军十五路军抗战纪实

法库,在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抗战史上有过辉煌的一笔。

法库远离铁路,敌人增援不便,义勇军一度想在此长期立足。从1932年3月到1933年2月,大约一年的时间里,有一支抗日队伍一直活跃在昌图、法库、康平、彰武、铁岭、开原六地之间的广大地区,这支队伍就是东北抗日救国义勇军第十五路军。

刘翔阁,字集云,土生土长的法库县法库镇人,高小毕业便到东北军当兵,在直奉战争后,被提升为连长。九一八事变后,他所在的东北军独立二十旅移防锦州。1931年12月下旬,日军分三路进犯锦州,独立二十旅旅长常经武遵奉南京政府命令准备撤退。六五八团二营五连连长刘翔阁欲与战友们一起商量携武器准备参加锦州抗日义勇军,结果消息泄露,被旅部革职。

1932年6月11日,刘翔阁带着随从周凤海回到老家法库门。

他刚进二哥刘麟阁家,伪警察便登门盘查。他连夜到城北关家屯侄女婿高祥家躲避。不久,他通过大哥刘凤阁到昌图县两家子找到伪保甲团长王寇军,商议组织武装抗日。6月23日,经王寇军介绍他到驻三家子村的蒙古第五营。营长王化周、副营长冯焕章、杜文奎三人都有心抗日,但因手上只有百余名骑兵,他们感到军力太单薄。当天,连长樊振山到河西鲍家屯又联系了50多人,杜文奎去康平八区联系绰号“天好”的金海山地方武装,队伍便成形了。大家推选刘翔阁为司令,并让他再回北平去申请领部队番号。

6月28日,刘翔阁回到了北平,在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遇到贾明伦。贾明又名贾秉彝。两人早先在部队是老相识,这次见面对十五路军创建也算是个机缘巧合。贾明伦原是东北讲武堂教官,素有爱国思想,颇受众望。

当时,贾明伦已领到东北抗日救国义勇军十五路军的番号了,但他没有队伍。两人商议共同组织队伍并达成一致,一起面见救国会军事部长王化一。王化一指定昌图抗日武装为十五路军第一支队,委任贾明伦为十五路军司令,刘翔阁为副司令兼第一支队长,樊振山、王化周、杜文奎(也称杜鸿奎)为团长、冯焕章为副官长。

7月初的一天,十五路军在孟家窝棚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决定东渡辽河夺取金家屯镇。刘翔阁回到昌图县,会同冯焕章、周凤海赴康平县木头营子找杜文奎,经杜文奎介绍,与金海山、刘广文、孙雅彬等见面,他们共有五百余骑兵,一致同意抗日。7月8日,队伍早晨出发,路经哈拉沁屯(今康平县张强镇)。伪军刘茂义以一个团兵力阻击,刘翔阁以抗日道理义正词严地致函刘茂义,要求他允许义勇军通过。刘茂义派副官前来表示同意。第二天,部队急行军90公里,到辽河右岸贾三家子屯。王化周、樊振山、傅文会等率领的群众抗日武装纷纷投奔而来。在辽河东岸有昌图县200余名伪警察沿河把守。刘翔阁派部分兵力与对岸伪警察作战,其余队伍涉水渡河。战斗三个小时,伪警察全部被俘,缴获步枪百余支。所俘伪警察,经教育愿跟随者留之,愿回家者允其回家。东渡辽河旗开得胜。

渡河部队后兵分三路,乘胜疾进金家屯。金家屯是昌图西部有百余商户的小镇。伪警察队长海龙率200余名警察投降,俘日本指挥官一人,当即将其枪决示众。同时,贴出布告安定民心,请来商会会长让其恢复市面维持商业秩序。第三天,昌图县伪警团纠集全县600名警察带迫击炮来“讨伐”,两军交战三个小时,互有伤亡,伪警团退回昌图县城。“天好”金海山北去梨树县。送金走后,部队移至两家子一带,此时已有骑兵800余名。

8月16日,东北抗日救国义勇军十五路军第一支队司令部正式成立。军旗黑色白字上书“讨倭平逆”四字,臂章白色,横书“抗日救国军十五路军第一支队,不扰民不投降,誓死救国”,加盖关防。建立之初,队伍制订不准违犯的军纪23条:奸污妇女、杀害良民、焚烧房屋、抢夺财物、不遵号令、泄露军情、畏缩不前、煽动军心、拐枪外逃、通敌报信、缴枪不交、擅离职守、造谣生事,对违犯上述条例者枪决。窃取民物、丢失臂章、打骂乡民、私要粮草、无故鸣枪、丢失枪弹、酗酒三次、私语黑话、威吓良民、伪造敌情,对犯上述行为者酌情惩处。整编后的十五路军,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每到一处受到乡民欢迎。

通江口,是第十五路军计划攻打的第一站。其作战计划是先取三县重镇通江口,次取法库。昌图是铁路沿线游击区,待兵力壮大再取铁路,与友军配合,活跃于南满铁路北段,使日寇不能巩固统治。

通江口相当繁华,渡口处常年有伪警察把守,属军事要塞。这里也是义勇军夺取法库、昌图,进而夺取铁岭、开原的咽喉要地。《桓仁史话》曾记录一个叫“沙尖子”的地名,文中对它的描述是:“从清末到东北沦陷时期,沙尖子是浑江流域著名的水旱码头,被誉为‘小上海’。”而这个通江口,实际上与“沙尖子”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昌图文史资料》对通江口有这样的表述:“西南边境上的小镇——通江口,在八十多年前,乃‘水陆要冲’,是当时对外贸易的繁盛之地。”

1936年出生的刘宝林,这样描述通江口:“通江口最多的时候有一万来口人,大买卖有24家,专门存粮,四周大青砖墙。我这院子过去就是‘广源达’,是山西乔家的。院子里有菜地,一百三十号人呢,得吃菜呀。接来的货都存这院里,发货,往营口去……1905年以前,没有中长铁路,货物都在水路走,码头1870年代建的,兴旺了二十三四年。中长铁路一成,这里水运就不走了……那时有个吴先生,儿子是国民党师长,有辆烧炭的汽车,往开原跑长途,车上拉两个大炭包……最热闹是正月十五闹秧歌,都是买卖家商会出钱,就在街上闹,我那时十一二岁,把鞋都挤丢了。四月十八有庙会,大庙,叫海善堂,供的泥人都有这么高,供的是关公……‘九一八’以后,日本建了个领事馆。我见过个日本人,叫蒲源,卖毒品,就在道东住。他媳妇也见过,出来进去,弄一个像小包似的背着……航运到1944年,通江口彻底把船都卖了。我大爷是经营船只的,给关东军运小麦,和关东军打官司,那能赢吗?打八个月官司,船都卖了。1945年,通江口这边就没船了,人口迅速减少,都去抚顺、本溪下煤窑了。”

1932年8月22日,刘翔阁派王化周佯攻昌图,其余各团在次日拂晓进攻通江口。该镇有200余名民团,顽抗两日不支,自行溃散。随后,部队由通江口、义合屯撤到两家子一带。次日拂晓,十五路军发起反攻,伪军大败退至通江口镇内。十五路军分两路尾追,将伪军包围在广源达大院。伪县长派国强请求谈判,第一次要求他们停止包围将他们放回。十五路军提出四条:(一)通江口归收复地区;(二)在通江口地区不许干涉人民抗日;(三)昌图暗供弹药;(四)今后双方不许发生敌对行动。第二次,在广源达炮台上,由刘翔阁和伪县长栾自新亲自谈判,双方达成协议。伪军留下一门迫击炮。凌晨一点,十五路军撤东面包围圈,放走伪军。此时,河东柏家沟农民张振东为团长,张洪谟为团副,十五路军第一支队已发展成为一支有500余人的武装力量,声势浩大,声震辽北。

打下了通江口,刘翔阁亲率六个团从铁岭县桑墩子暗渡辽河突击敌后。当时法库县有刘东升带数百名“自卫队”和乡团沿河设防。沿河伪军溃退至头台子、夏堡、泡子沿等村,刘翔阁率队追至大明碑宿营,次日拂晓分三路追击,俘虏伪军200余人,缴枪200余支,马80余匹。伪军残余龟缩县城里。当时,百姓编歌唱道:“绣了四对麾,刘司令进了大明碑,头台子、夏堡打一仗,又把法库围。”

司令部最初设在果子园,后又移至桃山村。这里异常的隐蔽,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阵势。桃山村中央的道路,南北两头各有一个豁口,古代有兵守护,称为八虎口。桃山古称法库门,地形前有法库山,市街在狭隘峡谷之间,地势最为要害,实北方之锁钥。让司令部守着八虎道这条古关隘要道,“坐地户”刘翔阁考虑很全面,队伍退而可守,联络友军;进而可攻,进军奉天。

十五路军一度凯歌高奏,可风头正劲时遭遇灭顶之祸。

在他们将法库县城围个水泄不通的时候,老奸巨猾的伪法库县长梁维新久等援兵不到,使出拖延战术,派出20多名代表和义勇军谈判,表示欢迎义勇军入城。当义勇军开到县城东门时,守敌开枪阻止,但因兵临城下,只好继续谈判拖延时间。待敌人援军到来,伪军又发起了战斗。久攻不下的义勇军因弹药缺乏加之冬装未备等,于1932年10月1日从法库撤围,10月4日全军移防至哈拉沁屯驻扎整编、训练。

随后的一战,最终导致队伍解散。彰武县方景山率领日伪军千余人带迫击炮、山炮、机关枪前来扫荡,当即转移到沙金台。次日,敌军用山炮攻击,刘翔阁与高专员电话联系,商议新的防御计划,兵分三路准备拂晓进攻,给予敌方重创后再转入运动战,确定傅文会团诱敌深入,然后以两侧伏兵痛击。但傅团与敌人遭遇后,不仅未退,反而与敌人力战起来,虽然毙敌20多人,但诱敌任务没有完成。下午2时,日伪军以飞机、大炮连续向傅团阵地轰炸,团长傅文会牺牲,团副庞海山胸部负重伤带12名战士突出重围。次日,第一支队撤至二牛锁口,当晚又转移到小城子。第二天,传来高专员在康平被俘的消息。第一支队转移到七家子,以团为单位分散活动,司令部非战斗人员暂行回家隐蔽,直属部队归属国子扬率领,追击炮交到王化周团。刘翔阁带领庞海山从法库东梁家大沟化装出来,连夜乘火车去北平。庞海山被送协和医院治疗,后因伤口破裂死去。”

自此,十五路军解散。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0/1/31 8:15:0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义勇军十五路军抗战纪实

      2020/1/31 17:10:0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义勇军十五路军抗战纪实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