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东北义勇军的抗战活动

共 6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412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东北义勇军的抗战活动

东北义勇军的抗战活动

(一)黑龙江、吉林各部的抗战

1.马占山部的抗战:

在马占山未到龙江就任黑省代理主席以前,谢珂等黑省爱国官兵已在江桥南端击退了张海鹏伪军的进攻。马占山到龙江以后,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初旬在江桥附近予进犯的日军以意想不到的打击,举世知名。日寇不甘挫败,随即大举进攻,龙江被占。马率部退往海伦后,思想动摇,汉奸复乘机引诱,遂至变节投敌,重返龙江。后来在国联调查团到来之际,马又出走黑河,重揭抗日旗帜,并率部东下。日寇派松木师团主力跟踪追击,广濑师团封锁两江,并以飞机沿途轰炸。马率部边战边走,七月下旬在刘家店附近遭到日军平贺、平松两旅团的袭击,全军溃败。马偕数十人遁入深山密林,经龙门镇绕道前往海拉尔与苏炳文会合,退入苏联。

其残部则由邰斌山、邓文、檀自新等率领,穿越中东路,经肇东、大赉、开通、瞻榆等地退入热河,由国民党政府北平军分会收编。

马部吸收的义勇军以李海青部人数最多。李部以扶余、肇州、肇东、兰西各县为其活动地区,曾袭击过农安、安达、昂昂溪等地,但因系乌合之众,战斗力很弱,往往日军一来,即纷纷溃逃。

2.冯占海部的抗战:

吉林沦陷后,冯率部北上,并在途中吸收了宫长海、姚秉乾等部义勇军,日寇派于琛澄部尾追。冯部先后在榆树、拉林等地作战后,于一九三二年初撤至蜚克图一带休整,会合盯李等部,参加了哈尔滨的保卫战。哈尔滨失陷后,冯拟率部反攻吉林,在团山子和伪军遭遇,激战后转向方正县退却。当时由哈尔滨撤退的邢占清旅山林警备队和其他残部均结集于方正附近,敌人遂分路围攻,企图一网打尽,与冯、邢各部在桶子沟、会发恒、夹信子、宝兴隆各地发生激战。各部奋勇抵抗,牺牲惨重。邢部退往依兰,追随盯李;冯到大勒勒密一带整理,从此和自卫军失去联络。

一九三二年四月到十二月中间,敌军以全力对付马、李、苏各部,冯部转战榆树、五常、农安、长岭、瞻榆各地,于十一月到达热河,经朱庆澜委以东北义勇军第六军团番号,同时经国民党政府北平军分会收编为六十三军。

3.丁超、李杜部的抗战:

吉林沦陷后,丁超、李杜两人虽未附逆,也未讨逆;敌伪派汉奸孙其昌等多次向他们诱降,他们也不断派人到吉林省城探听情况。当时哈尔滨在敌军主力未到之前,成为三不管现象(张景惠无实力,李振声仅有虚名,丁超人懦弱无能),又是富庶之区,因而成为汉奸、野心家争夺目标。李杜和冯占海在蜚克图会商后于一九三二年一月十日,乘机进占哈市。丁超经王之佑撮合,同李杜合作,赵毅在双城护路,距哈很近,也与李、盯冯联合一起,共同成立“吉林自卫军”,推李杜为总司令,冯占海为副总司令兼右路总指挥,丁超为护路总司令,王之佑为前敌总指挥,赵毅为左路总指挥,李杜(兼)、邢占清为中路总指挥。计划防守哈尔滨市,驱逐汉奸谢介石,并约请马占山合作,派兵增援。

敌人以多门师团为主力大举攻哈,经二月四、五两日战斗,各部不支,相继撤退,盯李退到依兰。这时松花江下游和吉敦路左右,义勇军、大刀会、红枪会风起云涌,都和自卫军发生联系,其中以王德林部最为活跃,在绥芬的东北军第二十七旅张治邦团也响应起义。敌人以广濑师团进迫依兰,五 月十七日盯李由依兰撤向勃力,以后转战于哈绥线东段。敌人松木师团于五月下旬到海林,在牡丹江地区宁安、一面坡、乌吉密一带布置,切断盯李和王德林各部联系。丁超中途变节,在宝清投敌,自卫军士气大为涣散。一九三二年冬,敌人于结束对苏炳文部攻击后,又抽回骑炮空各有力部队,加入对李、王各部的战斗。一九三三年一月敌人一路沿穆棱河向虎林、密山追击,一路由绥芬河进军,占领八面通、东宁各地,在小绥芬河将刘万奎部包围,刘部缴械投降。至此,吉林自卫军大部分被消灭,李杜率三千多人退入苏境。

王德林率孔宪荣、王玉振、吴义臣、陈玉清等,配合红枪会、大刀会,共约五六千人,出没于宁安、海林、延吉、和龙、汪清各县,给敌人以极大威胁,东宁战后,也退入苏境。

4.苏炳文部的抗战:

由于吉、黑各部义勇军将领不能团结一致、合力抗敌,日寇乘机对东北抗日武装力量实行各个击破:一 九三二年四月间击溃了丁超、李杜、冯占海各部主力,五月到七月解决了马占山部队,十月里“扫荡”我辽宁东边各部,追击盯李残部并消灭了王德林部。至此,所剩下的只有哈满线上的苏炳文一部了。日寇派松木师团驻齐齐哈尔,在十 月开始对苏用兵。

苏炳文的实力仅有自己亲自带领的步兵第一旅、张殿九步兵第二旅的一个团,并联合朴炳珊旅和张竞渡、李振华(徐宝珍团旧部),约计一万二三千人。日、伪进攻之前,先派冯广有接收张旅,苏、张不同意,又拟调张旅离开苏炳文范围去安达,形势越逼越紧。在群众和部下的督促之下,苏炳文于一九三二年十月一日发出通电,成立“东北民众救国军”,宣言抗日。敌人用对付马占山方式来对付苏:先由敌军参谋长小矶要求会晤进行利诱,经苏拒绝;继之,松木师团长发出布告,威胁苏炳文说,如不投降,将以空军轰炸札兰屯、博克图、海拉尔、满洲里各车站。

敌军进攻开始后,朴炳珊先在泰安镇地区和敌人发生战斗。敌以一部压迫富拉尔基的张旅,另以骑炮步兵由铁路两侧直扑札兰屯(苏军前方指挥部),切断哈满线苏军的联络,并以飞机沿线轰炸。苏炳文率眷属、士兵四千余人于十二月四日退出国境。其在前方的部队由张玉王廷、邰斌山等率领,穿越兴安岭经蒙古草地进入热河。

(二)辽宁各部的抗战

1.辽西(救国会第一军区范围内)的抗战:

九一八事变后,辽宁警务处长兼沈阳市警察局长黄显声和警察局督察长熊飞由沈阳带出一部分警察队,沿铁路向锦州且战且退。黄在沿途以警务处长名义发布命令,组织各县民团、警察队,收编胡匪,组织义勇军,并扑灭张学成部伪军。黄在撤退到锦州的途中,即和救国会联合动作。以后郑桂林、赵大中、于百恩、耿继周、赵殿良各部在绥中、北镇、黑山、新民、沈阳沿北宁路左右各树一帜,纷起抗敌。日寇进攻锦州和榆关时,他们都配合正规军,或多或少起了牵制敌军的作用。国联调查团出关时,他们和各军区一道接受救国会命令,发动总攻,破坏铁路交通,对敌军进行扰乱。他们所在地区因为距北平较近,得各方接济和政工人员协助也较方便。他们之中以郑桂林部成绩较好,支持较久,但到一九三三年五月热河战事结束以后,各部都次第溃散。

2.辽南(救国会第二军区范围内)抗战:

这一地区义勇军的实际力量最大不超过一万人。事变不久,汉奸凌印清偕敌特仓冈和日伪军队数十人,到盘山县沙岭镇去招降辽南胡匪项青山、张海天,全部被项等诱杀。接着李纯华、邓铁梅、苗可秀、刘景文等在辽阳、海城、营口、盘山、盖平、复县、辽中各地,纷纷组成抗日部队,与救国会联系。这一部分义勇军在南满一带,多次拆毁铁道,破坏交通,曾颠复敌寇兵车,攻占首山车站,烧毁海城大矢组敌军军草,在关门山击毙敌军支队长成泽直亮。邓铁梅、苗可秀在黄花甸子、尖山窑、龙王庙三角地段活动最久(苗支持到一九三四年六月),予敌伪扰害也最大。以后邓被敌人捕去杀害,苗亦被俘壮烈牺牲。

救国会曾拨付第二军区大批炸药、迫击炮、轻重机枪、电台等,由海上以木船运抵安东边境登陆,辽南各部队力量得以充实壮大,引起了日寇注意。日寇在解决马、苏各部以后,于一九三二年年底抽调多门、坂本、西义一等师团主力合以守备队、伪靖安游击队深入辽南各地,疯狂进攻。各部队立足不住,步兵化整为零,潜伏各地,骑兵则由李纯华率领,寻隙穿越辽西到达热河后(邓、苗原地应战,未来热),适值热河抗战发生,他们参加了建平、赤峰各地战斗,王子丰副司令负伤,部分溃散。他们又被何应钦派黎明前往分化,脱离了救国会。李纯华和孙殿英合流西退,到宁夏为国民党收编,所余不足千人。

3.辽东的抗战:

一九三二年初救国会派工作同志黄宇宙去东北,历经沈阳、开原、铁岭、清源、抚顺、新宾、海龙、抚松、长白、辑安,临江、宽甸、桓仁各县,前后凡三次,以于芷山所部三个团为目标,进行策反,兼发动各县爱国志士,历尽艰险,几丧生命。当时唐聚五表示同情,但无决心。东边各县知识分子王育文、邹心达、包景华、英若愚、刘克俭等适亦在各县鼓动抗日,联络新宾警察大队长郭景珊、桓仁警察大队长兼五县剿匪司令张宗周、通化警察队孙秀岩等共同向唐会商起义。正值黄宇宙第三次到桓仁,带去救国会第三军区委任状,并传达国内外对抗日的一切情况,于是决定先成立救国会辽宁分会,推唐聚五、黄宇宙、王育文、张宗周、郭景珊为常委,在委员会下设政治、军事两委员会,在军委会内成立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部,推唐为总司令,张宗周、孙秀岩,郭景珊、王凤阁、李春润、唐玉振为各路总指挥,王育文为政治部委员长。四月廿一日在桓仁师范学校开抗日誓师大会,军民参加者万余人,朝鲜爱国人士很多参加,当即分头向各县宣传联络,声势所及,人心振奋,各县纷纷响应,大刀会、红枪会等均起而合作。其时敌伪主力正忙于应付吉、黑各部义勇军,命于芷山、邵本良、王殿忠、姜全我等伪靖安游击队分头向我军进攻。孙秀岩首向通化围击日警,逼走日领事。廖逆弼臣(于部团长)伪降,乘机逃走。接着李春润在新宾(李三次攻守新宾,裹创血战,异常英勇),王凤阁在辉南、柳河,唐玉振、张宗周在宽甸,郭景珊在辑安、临江等地,分别和敌伪对抗,前后达八个月之久,各城市多次得而复失。唐部开办小兵工厂,发行军用票,但困难重重,救国会八月十日派康悦臣、石培基、秦喜霖携款万元前往慰劳,并协助工作。

日寇于十月初由吉、黑抽回兵力,向东边总攻,西路由千金寨向新宾,南路由凤城攻宽甸、太平哨,北路由海龙向辉南柳河,同时由朝鲜江岸攻向辑安、临江,配以大量飞机轰炸。我各路部队,节节溃退。十五日总部退抚松,廿六日唐聚五化装去平,其他将领除王凤阁外均先后进关,部队伤亡溃散,所余无几。一九三三年,李春润偕弟李子荣再返辽东,战死新宾。

辽北、热边、吉西各部,属于救国会第四、第五两军区范围,有宋国荣、金山好、包善一、魏国昌、吴家兴各路义勇军,他们在扰敌伪政权秩序上,都起了一些作用。

当时东北各地,除了抗日武装力量之外,还有一批为地方豪绅所掌握的所谓民团、大团等反动武装,如辽阳刘仁堡民团、辽中北大会、铁岭大团等等。他们打着保境安民的幌子,实际上与敌伪沆瀣一气,为虎作伥;见日军就开门欢迎,见抗日军就闭门不纳,甚至加以袭击。他们都是东北人民的死敌。

东北义勇军在抗战期间,曾经受到全国人民的热情支持和援助。全国报纸刊物以大量的篇幅报道了义勇军的抗战事迹,国内外各阶层人民源源不断地捐助大批的物资和款项。东北当地人民更为支持义勇军抗战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江桥抗战时期,群众自动帮助马占山部队挖掘战壕,铁路工人昼夜不息,输送军队;昂昂溪车站上各方面支援的被服、食物和其他物资,堆积如山。哈尔滨保卫战发生后,哈市市民协助守军赶筑巷战工事,捐助军用物资。苏炳文在海满宣布抗日,札赉诺尔矿工立即自动捐献工资,以助军饷;满洲里召开市民大会,附近各县和各蒙旗代表在海拉尔举行会议,表示支持。各地农民和青年学生参加各部义勇军,直接拿起武器抗击敌寇的,更难以胜数。这些事实,都充分表示东北和全国各地人民对义勇军的抗战所给予的巨大支持。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0/1/30 11:03:2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是中国抗日战争的起点,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局部抗战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在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危机关头,中国共产党率先举起了武装抗日的旗帜,中国共产党不仅积极参加和推动各地的抗日救亡运动,而且直接领导东北人民的抗日武装斗争。

      2020/1/31 18:09:5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东北义勇军的抗战活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