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东北人民的浴血抗战

共 6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4027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东北人民的浴血抗战

东北人民的浴血抗战

日军制造九一八事变,占领辽宁、吉林后,又迅速派兵占领东北全境,建立了伪满洲国,对东北实行残暴的政治统治、经济掠夺和文化奴役,东北人民则纷纷组织义勇军,进行了英勇的斗争。

东北全境的沦陷

日本关东军占领沈阳、长春、吉林等地后,立即准备侵占黑龙江省,但因该省与苏联接壤,日本当局对直接出兵侵占尚有顾虑,因此,企图利用叛国投敌的原洮辽镇守使张海鹏率其属下的伪军攻占龙江(齐齐哈尔),以达不战而得黑龙江省的目的。张海鹏是奉系军阀元老之一,早有图谋黑龙江省政府主席职位的野心。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关东军策动张海鹏叛国投敌,这时,向张许以黑龙江省主席职务,令他率部发起进攻。

“九一八”以后,黑龙江省主席兼东北边防军副司令万福麟远在北平,不能返回,张学良遂于1931年10月8日任命步兵第三旅旅长马占山代理黑龙江省主席职务并兼黑龙江省军队的总指挥,谢珂为副总指挥兼参谋长。马即以卫队团和工兵两个连、辎重兵一个连、炮兵一个营布防于嫩江桥北岸,迎击张海鹏伪军的进攻。当时,黑龙江省省会设在齐齐哈尔。这座北满重镇,地处松嫩平原,无险可守,唯嫩江是天然屏障。而跨越嫩江的大桥是通往齐齐哈尔的唯一通道,只有占领这个通道,才能占领齐齐哈尔,进而占领整个北满。10月15日,张部3个团在日军独立飞行中队第8中队支援下进入泰来,10月16日拂晓向嫩江大桥进攻。守军一齐出阵实施反击,当即将伪军击溃。为阻止伪军再犯,守军将嫩江大桥破坏掉三孔。

10月19日,在嫩江大桥阻击战的胜利声中,马占山到达齐齐哈尔,宣誓正式就任黑龙江省代省长。这位“身材痩小,才略出奇”的抗日名将,在就职典礼上当众表示:倘有侵犯我疆土,及扰乱我治安者,不惜以全力铲除之,以尽我保卫地方之责。

张海鹏伪军进占黑龙江的企图失败后,日军决定直接出兵攻占黑龙江省。为制造出兵借口,日军以中国军队破坏嫩江大桥损害了日本铁路权益为理由,向黑龙江省当局无理提出由满铁修理嫩江大桥的通告。10月27日,日本关东军代表林义秀少校向马占山提出要求:黑龙江省政府在一周内即11月3日前将嫩江大桥修复,否则,日方以实力掩护自行修理。

10月29日,日方又由驻黑龙江省领事清水再次提出由满铁派人修理,并要求黑龙江省的中国军队不得妨碍并予保护,倘妨碍修理,日本方面将采取适当措施。这时,关东军已决定由第二师第十六团步炮各一个营和一个工兵连组成嫩江支队,到达江桥附近以武力掩护修桥。马占山顾忌到张学良有避免与日军直接冲突的命令,决定釆取应付措施,对日方修桥采取放任态度,但嫩江大桥阵地不后撤,以便自卫。

11月3日上午10时,日军以铁甲列车和飞机、炮兵掩护强行修桥。守军为避免与日军冲突,将守桥部队后撤到北岸阵地。由于遭日军炮兵、飞机野蛮轰击,守军有部分伤亡。当日下午,一个连的日军在飞机支援下渡过嫩江大桥,对守军阵地发起攻击。守军力求避免冲突,未予还击。日军后来退去。11月4日中午,日军一个连在飞机支援下进攻守军阵地左翼后营子北侧高地,并将大兴车站炸毁。守军忍无可忍,奋勇自卫,将日军击退。

当日下午6时,日军一个营在铁甲车掩护下,向守军卫队团阵地正面发起猛攻。守军群情激奋,英勇杀敌。双方展开激烈战斗。11月5日,日军督战,驱使张海鹏叛军打前锋,向中国军队猛攻。守军“抱与城偕亡”的决心,与日伪军在嫩江大桥血战,再次将日伪军击退。敌人伤亡惨重,日军死167人,伤600人,伪军死伤共700余人。中国军队伤亡仅百余人。11月6日拂晓,日军再次向守军攻击。守军继续顽强抵抗,战斗至当日晚,因伤亡过重,趁夜幕后撤到大兴车站北休整补充。

嫩江大桥战斗是自九一八日军发动对东北的侵略战争以来最激烈的一次战斗,是中国军队激于民族义愤所进行的一次自卫战斗。在战斗进行中,全国各地进行了有力声援。11月6日,守军虽然后撤,放弃了嫩江大桥阵地,但仍极振奋,战志不减。11月7日,马占山发表通电,说明了连日战况和与敌继续作战,绝不屈服的决心。接着命令部队在三间房、大小新庄一带布防,准备继续抵抗日军的进攻。三间房位于嫩江大桥和龙江之间,南距嫩江大桥约25公里,北距龙江约35公里,是保卫龙江的第二道防线。

11月8日,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发出所谓通告,逼迫马占山下野,马占山未予置理。12日中午,日军少校林义秀又送来本庄繁通令马占山下野和黑龙江驻军撤退的通告,限令10日夜12时前答复。马占山当即电北平请示张学良。得复电:“饬死守,勿退却”。当日晚,马以强硬态度回复日方。

13日,关东军司令官命令第二师长指挥该师和混成第三十九旅步兵3个营以及嫩江支队,向三间房守军阵地进攻。

14日,日军骑兵进扰汤池防线,用重炮轰击,双方交火,战况激烈。中国爱国官兵在马占山将军率领下浴血奋战,多次击退敌人进犯。但日军依仗优势兵力,几乎摧毁了中国军队的阵地。16日,日军300余名,在野炮飞机掩护下,向中国军队三间房阵地猛攻。两军血肉相搏,中国军队伤亡极大。

17日,马占山亲率手枪队猛力反攻,夺回阵地。同日,日军多门二郎中将率领的师配备坦克8辆、大炮30多门,用猛烈炮火向三间房阵地轰击,中国军队冒着敌人密集炮火,仅靠步枪英勇还击。后来日军又增派飞机12架、坦克12辆,采用陆空配合进行夹击,中国军队奋力还击,持枪与日军肉搏,枪上没有刺刀,就用枪柄打,杀伤了大量敌人,几乎活捉了多门二郎中将。中国军队也付出重大代价,伤亡颇大。19日,马占山率军政两署人员及部队2万余人撤离齐齐哈尔,移师海伦,建立黑龙江省政府,在克山、拜泉、泰安等地建立新防线。同日,齐齐哈尔陷落。日军占领齐齐哈尔等地后,即将作战方向指向锦州。九一八事变后,从沈阳撤退的东北军大部进入锦州和辽西。9月23日,张学良通电在锦州设立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和辽宁省政府行署,以张作相代理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米春霖代理辽宁省政府主席。9月底,两署开始在锦州办公。同时,为抵抗日军进攻锦州,调骑兵第三旅、步兵第二十旅和步兵第十二旅沿大凌河布防。

日军大举入侵辽西之前,曾于10月8日空袭锦州,接着收买利用土匪凌印清部骚扰辽西地方治安,策动张学成部叛乱。日军企图以维持地方治安为由出兵辽西,但这两股汉奸土匪势力均被锦州地方当局迅速扑灭,只好再寻别的借口出兵锦州占领辽西。11月间,日本驻沈阳特务机关长土肥原按照关东军的训令,在天津制造了两次暴乱事件。以此为借口,17日凌晨1时,关东军司令官下令混成第四旅团沿奉(沈阳)山(海关)铁路进入大凌河,掩护军主力进入辽西;令第二师和第三十九旅主力迅速向锦西开进。日军混成第四旅进入辽西后,在白旗堡西南的青岗子一带与中国军队发生战斗。此时,日本政府和军部恐引起国际上的反对,于27日两次电令关东军停止前进,因而混成第四旅退回巨流河以东,其他后续部队也退至沈阳。

但是,日本关东军决心侵占锦州和辽西地区,遂一再请求日本当局增派兵力。日本陆军本部经报日本天皇批准,于12月4日及17日派遣混成第八旅等部队进入东北。26日,陆军本部又增派第二十师司令和混成第三十八旅和重轰炸机一个中队进入东北。

12月28日,日军第二师、第二十师、混成第三十九旅、混成第八旅和飞行队向锦州发动进攻。由于南京国民政府与日本于12月初达成一项协议,划定锦州为中立区,命令驻辽西的东北军撤退入山海关内,听候国联调查团前来调查东北问题,驻锦州地区的东北军陆续向关内撤退,仅留公安骑兵3个总队,分驻大凌河南岸地区和锦州,所以日军犹如进入无人之境。1932年1月2日,日军先头部队到达大凌河,向守军骑兵第三总队进攻,强渡大凌河,守军稍事抵抗后即撤入锦州城内。当日夜,日军第二十师开始攻城。城内辽宁省政府人员和军事指挥机关率所有部队向锦西撤退。3日,日军第二十师未发一弹进入锦州。

日军占领锦州后,派出户波支队乘火车向连山附近前进。东北军政当局都逃向关内。日军即占领山海关外的全部辽西地区。至此,辽宁省全部为日军侵占。

随后,日军又将进攻方向转移到北满,准备夺取哈尔滨。哈尔滨当时是东三省特别行政区官署所在地,为北满政治、经济中心,是中苏共管的中东铁路的总枢纽。九一八事变日军占领沈阳、长春后,因顾虑对苏关系,暂时未以武力夺取哈尔滨,而是策动与日军早有勾结的特区军政长官张景惠建立伪组织。11月间,远在锦州的原吉林军政长官张作相电令在宾县设立吉林省政府,委派诚允为省政府主席,李振声代理吉林边防副司令长官。宾县抗日政权建立后,迅速恢复各县政权组织,对日军占领整个北满是一个严重威胁。这时,日军一方面拉拢在哈尔滨的张景惠,一方面任命投降日军的原骑兵师长于琛为“吉林省剿匪司令”,向哈尔滨发动进攻。

1932年1月间,于琛澄率伪军3个旅由舒兰向北推进。1月16日,于部伪军在榆树将东北军第二十五旅击溃,然后绕道至拉林,于1月23日逼退吉林省警备军冯占海所部,接着向哈尔滨市进逼。正当哈尔滨形势岌岌可危、人心惶惶不安的时候,东北军第二十四旅一个团在旅长李杜率领下,于1月25日赶赴哈尔滨,与第二十八旅旅长丁超等成立吉林省自卫军总司令部,推选李杜为总司令,丁超为护路军总司令,决心保卫哈尔滨。这样,暂时稳定了哈尔滨的局势。

日本关东军在中国军队决心保卫哈尔滨的情况下,决定以保护侨民为借口直接出兵。经日本军部批准,关东军司令官于1月28日凌晨4时命令组成长谷部向哈尔滨发动进攻。由于中东铁路的广大员工不愿运送日本侵略军,致使进攻哈尔滨的日军先头部队在30日黄昏时才到达哈尔滨附近的双城堡。在这里,日军受到预先埋伏的东北军第二十二旅的袭击,遭受了严重损失。

日军长谷部支队北进后,本庄繁担心该支队受到东北军的打击,又命令第二师全部集结于长春,并立即向哈尔滨开进。2月1日晨,日军以汽车运送第二师第二十九团等部向双城堡开进,第二师其余部队于2日乘火车离开长春北进。敌援军到达双城后,立即向东北军第二十二旅展开进攻。守军在日军飞机、大炮、坦克火力的猛烈射击下,伤亡惨重,于2日向哈尔滨方向撤退。

双城失守后,哈尔滨门户洞开。这时哈尔滨市正式组成了吉林自卫军总司令部,李杜、丁超为司令,王之佑为前敌指挥,在哈尔滨布防,抵抗日军进攻。

2月4日下午4时,日军两翼进攻部队向哈尔滨发起攻击。守军利用民房、围墙顽强抵抗,英勇战斗,激战至晚,将日军阻于阵地前五六百米一线,不得前进。入夜,日军调整部署。5日拂晓前打退了守军一部的反击,随即再次发动进攻。激战至中午,守军不支,全线撤退,在撤退中又遭到日军飞机轰击,伤亡一部。日军在哈尔滨市南侧集结整顿,然后开入市内。驻宾县的吉林省政府也退往黑龙江省巴彦。

日军占领哈尔滨后,又以一部兵力沿中东铁路东段(哈尔滨至牡丹江段)进攻,3月4日占海林,6日占宁安,另一部于4月4日占方正。

哈尔滨的失陷,使北满局势发生了急骤变化,至此东北三省全部沦陷,原三省的政权和中国驻军东北军逐渐瓦解。至此,以东北军为主体的对日抵抗活动逐渐消沉,代之而来的是东北各地掀起的义勇军的抗日斗争。

东北人民的浴血抗战

日本帝国主义的野蛮侵略和残暴统治,激起东北人民的无比仇恨。从日本关东军的铁蹄踏入沈阳那天起,东北人民就向日本侵略者展开不屈不挠的反抗斗争。

9月27日,流亡到关内的东北各阶层知名人士成立“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由卢广绩、高崇民、王化一等人负责。救国会多次揭露日本鲸吞中国东北的阴谋;派出大批政工干部回东北各地协助义勇军进行抗日斗争;创办《东北通讯》、《复巢月刊》和《救国旬刊》等救亡刊物来唤醒民众的抗日觉悟。11月5日,救国会组织600余人的请愿团到北平车站卧轨,向旅客做抗日宣传,终于将南下列车变成了请愿专列。10日,请愿团抵达南京,冒着倾盆大雨,饥肠辘辘,要求躲避不见的蒋介石出来接见。

一些地区的工人、农民使用原始武器,利用宗教行会活动,组织了“大刀会”、“红枪会”、“黄枪会”、“救世军”等武装,进行抗日斗争。东北工人还使用各种手段打击日本侵略者。沈阳工人不畏强暴,坚持罢工。兵工厂的工人不愿替敌人生产屠杀同胞的武器,3万多人离厂。吉海铁路工人炸桥梁、扒军车,撬铁轨,使日军的运输线一时陷于瘫痪。中东铁路中国工人用转移机车和车辆的方法来阻碍日军的行动。大连码头、机车铁道工人组成“大连放火团”,专门放火焚烧日军军用物资。他们使用一种香皂形的固体定时爆燃火药,曾创造了一个月内烧毁大连码头四个主要仓库的最好战绩。

与此同时,不愿做奴隶的各阶层人士,纷纷高举义旗,拿起土炮、洋枪、大刀、长矛,掀起了汹涌澎湃的反侵略反压迫的武装斗争浪潮。在白山黑水之间,遍地燃起民族解放战争的抗日烽火;从城市到乡村,到处发出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吼声。各种抗日武装如游击队、义勇军、红枪会、大刀会、山林队等像雨后春笋般纷纷出现。

起初,进行武装抗日的力量主要是东北军,在东北军的抗日活动失败以后,则主要是由原东北军部分爱国官兵和各阶层人民组成的义勇军,此外还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在“九一八”后一年多的时间里,义勇军如燎原野火,发展迅猛,但无统一指挥,各不相属,各自为战,名称不一。有“东北民众自卫义勇军”、“民众救国军”、“抗日义勇军”、“民众自卫军”、“山林反日游击队”等。这些抗日武装成分比较复杂,其中农民约占50%;原东北的军警官兵约占25%;曾当过绿林土匪的约占20%;知识分子和工人、商人、绅士、地主约占5%,他们是这个时期东北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主要力量。

由于日本的侵略魔爪首先伸向辽宁,因此辽宁人民率先组织抗日武装,在辽西、辽南地区,义勇军反日斗争如火如荼。主要有黄显声领导的辽西义勇军(又称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包善一、韩色旺领导的辽北义勇军(又称辽北蒙边骑兵),李纯华领导的辽南义勇军(又称东北民众抗日救国军),唐聚伍领导的辽东义勇军(又称辽宁民众自卫军),邓铁梅领导的东北民众自卫军和苗可秀领导的中国少年铁血军。吉林省的义勇军战斗力强,主要有李杜、冯占海等率领的吉林自卫军,王德林率领的吉林国民救国会(又称中国国民救国军),冯占海和李文光率领的吉林省抗日义勇军,黑龙江省的义勇军有苏炳文领导的东北民众救国军,李海清领导的民众自卫军,朴炳珊和邓文领导的黑龙江抗日军(又称黑龙江省民军)。

邓铁梅领导的“东北民众自卫军”是义勇军中的佼佼者。1931年12月袭击凤城的战斗,是辽东三角地区抗日武装力量进行的一次大规模的军事进攻。当时凤城约有日军200人,伪军200余人。邓铁梅在摸清敌人兵力布置后,先派一批智勇双全的队员潜入城内作内应。12月16日夜,义勇军以白皑皑的大雪作掩护发动进攻,一举打死日伪军警50多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并砸开监狱释放了50名爱国人士。凤城站日本站长事后心有余悸地说:“从那以后,大约一周左右根本不能入睡。”

日军占领锦州后,1932年1月6日,被关东军吹嘘为“不可战胜”的“名将”古贺传太郎中佐率领日军混成第38旅骑兵第27团占据锦西县江家屯。9日上午,古贺率领50多名骑兵和28名步兵“扫荡”义勇军。古贺临出发前趾高气扬地说:“我所到之处横行无阻,一个小小的县城有什么可怕的,有几百名老百姓算不了什么。如果在中国老百姓面前示弱,岂不是丢了大日本皇军的脸面!”b10点钟,古贺所部在上起子、龙王庙附近遭到刘纯启领导的抗日义勇军袭击,死伤大半。古贺率残部后撤至通往县城的西园子,又被500余名义勇军痛击。古贺骑在马上指挥战斗,一颗子弹从他的左肩穿到右肋,另一颗子弹打穿其右侧的腹部,当即死亡。战斗到最后,共歼灭日军50余人,其中死伤少尉以上军官7名。“不可战胜”的古贺联队被义勇军击败,日本侵略者惊呼:“这实在是满洲事变以来最大的悲惨事变”。锦西人民的抗日武装力量,和“七百年前成吉思汗的名字一样,以剽悍、敏捷、勇猛而震动全世界的民族”。

从1932年3月到11月间,东北义勇军有了很大发展,较大的队伍增加到10多支,形成了30多万人的浩荡大军。东北义勇军以粗劣的武器和后援不足的30万之众,抗击着拥有飞机等精良装备、能进行立体联合作战的20多万日伪军,并歼灭了大量敌人。

1932年,义勇军经过血战,从侵略军手中夺回县城40多座,曾一度在部分地区消灭或驱逐了日军的侵略势力。在辽东南的丹东、岫岩、凤城之间方圆百余里;松花江以南,哈长线以东,延边及吉敦路以北等13个县区;东边道的通化、桓仁、临江、辑安、柳河、金川、辉南、宽甸、新宾、清源等重要县城,都曾成为义勇军的根据地或控制的地区。

在敌占区,义勇军经常袭击敌人的兵营,攻打城镇、拆铁道、炸桥梁、颠覆兵车,割电线杆、切断电讯联系,使敌人月无宁日,忧心忡忡。据沈阳日本军部统计,1932年3月,义勇军袭击南满地区达115次,安东(今丹东)128次,辽阳48次。在一年之中,义勇军袭击沈阳11次,袭击长春6次,加上袭击辽、吉两省其他重要城市,共30次以上。同时烧毁了沈阳、哈尔滨等地的飞机场,破坏了抚顺日本发电所。

1932年3月9日,“满洲国”举行溥仪就任执政典礼时,伪国都长春之交通部、实业部均被义勇军炸毁。当晚,在沈阳的日伪群丑正弹冠相庆之际,义军500人攻破大北边门,直入北关,击毙击伤日宪兵、伪警察数十人。

同年8月下旬,辽南义勇军对日伪在南满的统治中心沈阳发起了进攻,占领东塔机场并点燃机场油库,焚毁敌机27架。

在九一八事变后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义军四起,战旗林立,势如风起潮涌。到1932年2月,东北各地的义勇军16万多人,给日军以沉重打击。据日本奉天总领事馆调查,从1931年11月1日至12月20日,义勇军仅袭击铁道附近的日军就达1529次。据日、伪官方报告所载,自九一八事变到1933年2月止,日、伪军战亡人数为6541人;日军运回国内的死尸,每月平均达到50具。日关东军参谋长三宅在1932年4月回东京的途中哀叹:“关于东北暴徒之根本讨伐,实为极难之事,因其集团作乱,不易治平,且非一朝一夕所能收效。自奉天事变发生后,我军对安奉线附近暴徒中心地之讨伐不下62回之多,结果收效甚微”。

对于东北人民的抗日斗争,中国共产党积极地进行了组织和引导。1931年10月12日,中共中央指示满洲省委:建立自己领导的游击队,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满洲。同时,周恩来以《日本帝国主义占领满洲与我党的当前任务》为题发表文章,提出党应领导和组织民众救国义勇军,赶走日本帝国主义。文中强调指出:“反帝的民族革命运动是要动员广泛的群众来参加,而且要长期的支持这一运动,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现在救国义勇军的组织已成为工农劳苦群众普遍的要求。我们要领导工农及一切被压迫民众自己组织自己武装的救国义勇军。”

11月中旬,中共满洲省委召开会议,根据中央指示研究了创建抗日游击队,开展游击战争的问题。会议作出决定,要求加强党对创建游击队工作的领导,举办训练班培养游击队骨干,夺取敌人武装,创办刊物指导游击队工作,派出巡视员具体指导各地创建游击队的工作。11月底,满洲省委机关遭到破坏,省委书记张应龙被捕。省委除派童长荣(当时任大连市委书记)去群众反日斗争基础较好的东满地区,组织与领导抗日斗争外,创建游击队的工作暂时陷于停顿。

1932年1月,中共满洲省委制定了《抗日救国武装人民群众进行游击战争》这一纲领性文件。文件指出:只有人民群众起来,只有在群众斗争中创建党直接领导的人民武装,才能保证彻底抗日救国,同时,党应以这样的武装为核心力量,支持、援助和联合其他非党的一切抗日武装力量共同反抗日本侵略者。

此时,中共满洲省委和东北各地党组织,派出许多优秀干部深入农村创建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如派中共满洲省委军委书记杨靖宇、杨林到南满工作,大连市委书记童长荣到东满工作,省委军委书记赵尚志到巴彦、珠河工作,省委秘书长冯仲云到汤原工作。至1933年初,在他们领导下相继建立了巴彦游击队、南满游击队、海龙游击队、东满游击队、宁安游击队、汤原游击队、海伦游击队,随后又建立了饶河、珠河等游击队。此外,还掌握了抗日救国游击军等数支武装。这些游击队经过一年多的艰苦战斗,打退了日伪军对南满、东满等游击区的多次进攻,攻占了东宁、安图等县城,进行了团山子、八棵树、马家大屯、二道河子、杨木林子等上百次战斗,消灭日伪军1000多人。

由于中共满洲省委中共临时中央“左”倾冒险主义的影响,执行了与苏维埃区域相同的过左政策,使得东北的抗日斗争受到了一定影响。1931年1月26日,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以中共中央的名义,发出《给满洲各级党部及全体党员的信—论满洲的状况和我们的任务》。这封信虽然还没有彻底摆脱“左”的影响,但它根据日本独占东北所引起的阶级关系的变化,首次提出在东北组织全民族的抗日统一战线的策略,对指导东北中共党组织转变斗争策略起了作用。5月,中共满洲省委根据1月26日指示精神,召开扩大会议,总结九一八事变以来工作的经验教训,决定扩大党独立领导的抗日游击队,执行民族革命统一战线的策略。会后,各级党组织主动去争取团结各种抗日力量,收编和改造各种义勇军。到1933年底,中共直接领导下的各地游击队已发展成为东北抗日游击战争的主力,杨靖宇、李红光等领导的南满游击队于1933年9月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1934年11月又扩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由杨靖宇任军长兼政治委员,活动于磐石、海龙、东丰、西丰、辉南、通化、柳河、宽甸、桓仁、集安、濛江、抚松等县。童长荣、王德泰等领导的东满游击队于1934年2月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于1935年5月又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王德泰任军长,魏拯民任政治委员,活动在延吉、汪清、和龙、安图、珲春等县。赵尚志、李兆麟(张寿籛)等领导的珠河游击队于1934年夏改编为东北抗日游击队哈东支队,1935年1月扩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赵尚志任军长,冯仲云任政治部主任,活动在珠河、宾县、方正、延寿、五常、阿城、双城、榆树、苇河等县。以李延禄领导的密山游击队为基础于1934年秋组成抗日同盟军第四军,李延禄任军长,吴平任政治委员(未到职),活动在宁安、密山、勃利、穆陵等县。以周保中等领导的绥宁游击队为基础于1935年2月组成反日联合军第五军,周保中任军长,柴世荣任副军长,活动在绥芬河市及宁安、穆陵、勃利、额穆、敦化等县。冯仲云、夏云杰等领导的汤原游击队于1935年春扩编为汤原游击总队,1936年1月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六军,夏云杰任军长,李兆麟代理政治部主任,活动在汤原、萝北等县。到1935年底,中共满洲省委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发展为6个军,共6000余人。

这些游击队依托山区,化整为零,开展游击战争。伏击日伪“讨伐”军,袭击铁路交通线,使日伪军疲于奔命。据伪满铁路总局统计,1934年1月至10月,奉天、长春、哈尔滨、洮南4个铁路局所辖各铁路遭袭击543次,全东北铁路平均每月遭袭击约100次。抗日游击队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得到了发展和锻炼,也遭受了很大损失,涌现出不少英雄人物。其中第三军第二团政治委员赵一曼就是其杰出代表。在1935年11月伪军对哈尔滨东部地区的“讨伐”中,她率部在左撇子沟与日伪军激战一日,受伤被俘,后英勇就义,表现了不屈不挠的英雄气概。

东北义勇军的游击队的英勇斗争,极大鼓舞了东北人民乃至全中国人民的抗日斗志。他们为湔雪国耻而创造的业绩和爱国献身精神,在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史上占有不容抹杀的地位。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20/1/30 7:11:51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东北抗日游击战争,是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一个重要战场。 东北抗日联军,简称东北抗联,是中国东北人民抗日武装。其前身是1933年5月成立的东北人民革命军,1936年2月改称东北抗日联军,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改称东北人民自卫军。东北抗日联军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英雄部队,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之一。它的前身是东北抗日义勇军余部、东北反日游击队和东北人民革命军 。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人民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伟大民族解放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的革命史上有着不可磨灭的伟大功绩。于日本侵略者的大后方,他们在非常艰难困苦的环境里长达14年的艰苦斗争中牵制了数十万日伪正规军,有力地支援了全国的抗日战争,他们可歌可泣、英勇无畏的牺牲精神,是中华民族争取独立宁死不屈精神的集中体现。

      2020/1/31 20:38:30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东北人民的浴血抗战

      2020/1/31 17:12:2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东北人民的浴血抗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