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与墨索里尼的联系:以色列法西斯过去隐蔽的渊源

共 20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与墨索里尼的联系:以色列法西斯过去隐蔽的渊源

本文摘自《MiddleEastMonitor》

2020年1月27日凌晨3:15

与墨索里尼的联系:以色列法西斯过去隐蔽的渊源

弗拉基米尔?雅博廷斯基

2020年1月27日凌晨3:15

意大利反对派领导人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誓言,如果他成为意大利下一任总理,他将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这并不令人意外。

萨尔维尼领导的意大利正义联盟(Lega Party)前身是北方联盟(Lega Nord - Northern League),该党一直被视为意大利长期休眠的法西斯意识形态的现代表现。

萨尔维尼发表亲以色列言论和盲目效忠特拉维夫的历史,与他的政治生涯一样久远。事实上,萨尔维尼是通过一项不是来自罗马,而是来自特拉维夫的公告,在国家层面上首次亮相,这足以表明以色列在他的政治话语中的中心地位。

此外,萨尔维尼是整个意大利极右政治的“金童”。考虑到意大利正义联盟在2019年5月欧洲选举中的表现,人们可能会认为这位意大利政治家是欧洲最重要的极右翼领导人。

众所周知,以色列已经公开将其政治与世界各地,尤其是西方的极右翼政治运动结盟。这既适用于以色列-印度联盟,也适用于以色列与美国特朗普政府、巴西总统贾伊尔?博尔索纳罗以及以托利党(toris)为主导的英国政府之间令人不安的关系。

然而,以色列与意大利的关系值得进一步探究,但不应与特拉维夫与全球极右势力日益密切的政治关系混为一谈。原因是意大利是现代法西斯意识形态的鼻祖,而这些意识形态与以色列的犹太复国主义意识形态直接相关。

二战后,意大利成功地从内部压制了法西斯政治派别,从二战最后两年罗马加入全球反纳粹法西斯联盟开始。意大利战后宪法不遗余力地对抗任何形式的法西斯主义,但这些法西斯主义仍然潜伏在意大利社会中。

因此,在许多情况下,革命力量对意大利政治话语的形成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是很自然的,战后,与巴勒斯坦人在寻求自由方面以及巴勒斯坦人民正在进行的斗争找到了共同点。

不幸的是,这种情况已不复存在。这一过程是在苏联解体开始后不久,极右势力取得了重大进展,使得近年来萨尔维尼和他的种族主义储备重返政治舞台。不出所料,萨尔维尼的崛起开始为恢复长期休眠的犹太主义-新法西斯联盟铺平道路。

与此同时,极右翼势力在意大利的崛起,正迫使该国议会中的所有政党重新定义自己的政治议程,向右翼靠拢,不顾一切地试图吸引大胆的极右翼选民。

在意大利和其他地方,亲以色列的犹太复国主义团体正在利用这个国家难以驾驭的政治舞台来推进特拉维夫的全球议程。

1月17日,意大利政府一致通过了反犹主义的错误和自私的定义,正如亲以色列的国际大屠杀纪念联盟所设想的那样,该联盟将反犹主义等同于反犹太复国主义。

然而,在史学背景下分析,这种明显的古怪现象是完全有道理的。

反犹太复国主义批评家经常把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描述为法西斯主义。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种看似偶然的类比是完全合理的。

事实上,许多人没有意识到的是,犹太复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意识形态在它们的形成期有着相似的思想根源,在哲学和政治结构上有许多重叠。一些犹太复国主义的创始人,尤其是修正主义的犹太复国主义者,认为自己是意识形态的法西斯主义者,他们从法西斯主义到犹太复国主义的发展是合乎逻辑的,只是出于政治上的权宜之计。

1936年,在德国纳粹领导人希特勒与意大利法西斯独裁者墨索里尼的机会主义联盟导致意大利臭名昭著的种族法律之前,犹太复国主义者和罗马的法西斯领导人之间存在一定程度的亲密关系。

修正主义犹太复国主义的创始人弗拉基米尔?雅博廷斯基将意大利视为“精神家园”。

“我对民族主义、国家和社会的所有看法都是在意大利那些年里形成的,”雅博廷斯基在他的自传中写道。

(待续)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1/27 13:46:00

      本版热门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018年7月通过的民族国家法将以色列定义为一个民族-种族国家,这是证明以色列至今仍完全致力于法西斯主义的众多证据之一。

      说犹太复国主义是法西斯主义的一种形式,既不是夸大其词,也不是信口开河。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精明的历史学者来说,这两种意识形态的根源都是显而易见的。

      事实上,萨尔维尼和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正在更新,或者至少,公开拥抱在这两种破坏性的意识形态之间旧的纽带,反映了两种令人不安的现实——一方面,它涉及了意大利在二战后未能根除法西斯主义的政治模式,另一方面,它也反映了犹太复国主义的真正意识形态基础,即以色列国本身。

      2020/1/31 9:26:24
      左箭头-小图标

      意大利外交官塞尔吉奥?米纳比(Sergio e Liberta)在《国家与自由》(Stato e Liberta)这本书的后记中写道:“墨索里尼认为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不可能和解,他们必须在政治上分离,因此他提出了分割巴勒斯坦的想法。”

      1936年,当墨索里尼的女婿加利亚佐·齐亚诺被任命为意大利外长时,这一切都改变了。就在那时,“墨索里尼毫不含糊地让意大利与希特勒结盟,”苏珊·祖科蒂(Susan Zuccotti)在她的书《意大利人与大屠杀》(The italian and The Holocaust)中写道。随后,意大利的法西斯党被迫与犹太复国主义领导层分道扬镳,导致墨索里尼决定不与雅博廷斯基会面。

      随着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胜利,1948年5月在历史上的巴勒斯坦废墟上建立了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者再次成功地把他们的运动打上了进步力量的烙印,尽管它从未真正放弃过它的法西斯意识形态。

      2020/1/31 9:26:24
      左箭头-小图标

      意大利外交官塞尔吉奥?米纳比(Sergio e Liberta)在《国家与自由》(Stato e Liberta)这本书的后记中写道:“墨索里尼认为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不可能和解,他们必须在政治上分离,因此他提出了分割巴勒斯坦的想法。”

      1936年,当墨索里尼的女婿加利亚佐·齐亚诺被任命为意大利外长时,这一切都改变了。就在那时,“墨索里尼毫不含糊地让意大利与希特勒结盟,”苏珊·祖科蒂(Susan Zuccotti)在她的书《意大利人与大屠杀》(The italian and The Holocaust)中写道。随后,意大利的法西斯党被迫与犹太复国主义领导层分道扬镳,导致墨索里尼决定不与雅博廷斯基会面。

      随着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胜利,1948年5月在历史上的巴勒斯坦废墟上建立了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者再次成功地把他们的运动打上了进步力量的烙印,尽管它从未真正放弃过它的法西斯意识形态。

      2020/1/31 9:26:23
      左箭头-小图标

      比亚吉尼还解释了基于地缘战略必要性而萌芽的法西斯-犹太复国主义联盟,

      “法西斯意大利在地中海地区的扩张计划与英国的存在形成了直接的对比。英国舰队控制了从直布罗陀到塞浦路斯再到巴勒斯坦的地中海地区。通过支持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对抗英国的强制力量,意大利想要削弱东地中海的大英帝国,同时提高意大利在国际上的声望。”

      事实上,雅博廷斯基并不是墨索里尼与犹太复国主义的唯一联系,而是在后来的岁月中被证明具有重大影响的许多重要盟友之一。戈德曼在他的自传《纳胡姆·戈德曼的自传:犹太生活的60年》中写道,墨索里尼是犹太复国主义的狂热崇拜者。

      2020/1/30 14:09:06
      左箭头-小图标

      一向嘴上一套背后一套的犹太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的舆论对反犹行为已经成为一种病态的猎巫行为,就是为了给犹太人的各种黑手段打掩护。

      2020/1/30 14:05:12
      左箭头-小图标

      “你必须建立一个犹太国家。我是一个犹太复国主义者,我告诉过魏茨曼博士。你必须有一个真正的国家,而不是英国人给你的那种可笑的国家住宅。我将帮助你建立一个犹太国家,”

      戈德曼写道,他向当时的犹太复国主义领导人传达了墨索里尼的信息。

      墨索里尼建立一个“犹太国家”的热情,与1917年英国密谋《贝尔福宣言》的做法相一致。

      1933年10月,日内瓦犹太人机构的负责人维克多·雅各布森写信给魏兹曼,他是世界犹太复国主义组织的主席成员,后来成为以色列的第一任总统,“墨索里尼渴望向犹太移民,尤其是向来自德国的难民敞开巴勒斯坦的大门”。

      2020/1/30 13:40:53
      左箭头-小图标

      Meyer阐述了,

      贝塔的意大利语杂志《L’idea Sionistica》描述了启动学院的奉献仪式:‘秩序——注意!意大利万岁!Il Duce万岁!领袖万岁!’,随后,拉比奥尔多·拉特斯(Aldo Lattes)用意大利语和希伯来语为上帝,为国王,为领袖祈祷,Giovinezza(法西斯党的国歌)是由贝塔人热情地演唱的。

      这一说法得到了其他资料来源的证实,包括意大利历史学家古里奥·比亚吉尼的《墨索里尼与锡安主义》。比亚吉尼认为,“原则上,墨索里尼并不反对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人家园的愿望。”

      2020/1/29 10:05:40
      左箭头-小图标

      作为回报,墨索里尼明确表示支持犹太复国主义,尤其是支持雅博廷斯基:“要让犹太复国主义取得成功,你需要一个有犹太旗帜和犹太语言的犹太国家。”1934年11月,在与世界犹太人大会创始人纳胡姆?戈德曼(Nahum Goldman)的一次私人谈话中,墨索里尼这样说道。

      Il Duce——法西斯主义对墨索里尼的称呼,翻译过来就是“领袖”——已经与雅博廷斯基的贝塔(Betar)青年运动结盟,它以法西斯思想和符号为样板。

      “到1934年,雅博廷斯基和他的贝塔青年运动与Il Duce结盟,贝塔在罗马北部建立了一个海军基地,”Steven Meyer在他的文章《以色列会比它的法西斯活得更久吗?》写道,发表于2002年的《行政情报评论》(Executive Intelligence Review)。

      2020/1/28 13:53:4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9条记录] 分页:

      1
       对与墨索里尼的联系:以色列法西斯过去隐蔽的渊源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