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本盯上导弹预警卫星,谋求完善反导预警网

共 5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中校
  • 军号:4288959
  • 工分:680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日本盯上导弹预警卫星,谋求完善反导预警网

在本月美伊军事冲突中,美国预警卫星提前发现伊朗发射的导弹,让驻伊拉克美军有比较充分的时间采取防范措施。此次“立功”再次证明了预警卫星在反导预警体系中的重要作用。

日本目前正通过引进和自研的方式加紧建设反导系统,为了进一步完善这一系统,日本正寻求发射导弹预警卫星,打造自己的天基预警系统,减少对美国导弹预警的依赖。

日本ALOS-3的民用对地观测卫星,日本防卫省在该卫星上搭载导弹预警卫星用的红外传感器。

日本盯上的预警卫星,近期又立“新功”

美国和伊朗本月围绕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级将领苏莱曼尼被杀的军事冲突备受外界关注,在伊朗报复美军驻伊拉克基地后,两国最后偃旗息鼓,消除了外界关于两国冲突升级甚至爆发战争的担忧。

1月8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对伊拉克艾因阿萨德空军基地实施导弹攻击,报复美国刺杀苏莱曼尼。美国国防部发布消息称,伊朗向艾因阿萨德空军基地发射了10枚导弹,埃尔比勒军事基地则遭到6枚导弹攻击。伊拉克军方公布的信息称,伊朗向伊拉克发射了22枚导弹。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指出,此次伊朗袭击驻伊拉克军事基地使用了“征服者”-313(Fateh-313)和“起义”-1(Qiam-1)两种弹道导弹。

当地时间1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讲话时说,伊朗向美国在伊拉克两座军事设施发射的弹道导弹未造成美国人伤亡。特朗普指出,军方的“预警系统”是伤亡得以避免的原因之一。“由于采取了防范、对部队进行了疏散和预警系统工作得很好,没有美国人或伊拉克人失去生命。”

导弹预警卫星和地基战略预警雷达相互配合可以大幅提升预警能力。

美国太空新闻网站刊文认为,特朗普所指的“预警系统”包括导弹预警卫星。五角大楼和美国空军都不愿明说动用了SBIRS导弹预警卫星来探测伊导弹袭击。米切尔航空航天研究院院长、退役美国空军三星将军德普图拉说,虽然这些卫星的存在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其使用方式和信息传递办法却是保密的。

其实,导弹预警卫星在冷战后多次局部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美国都调动了预警卫星支援作战行动。以海湾战争为例,美国至少动用了4颗导弹预警卫星(DSP),用于监视伊拉克“飞毛腿”系列弹道导弹的发射,能够给防空留下2分钟左右的预警时间,提升“爱国者”导弹的拦截概率。德普图拉回忆称,当年DSP卫星曾就伊拉克向他们所在的沙特首都利雅德发射导弹做过预警。

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起,美国先后研制了四代导弹预警卫星。长期跟踪研究天基预警体系的中国航天科工二院高级工程师张保庆告诉澎湃新闻(thepaper.cn),目前美国天基导弹预警系统主要包括:4颗“国防支援计划”(DSP)卫星、“天基红外系统”(SBIRS)的4颗地球同步轨道卫星(4个大椭圆轨道卫星载荷)和2颗低轨“空间跟踪与监视系统”(STSS)验证卫星。

按计划,今年美国将发射SBIRS的第五颗卫星,2021年发射第六颗,完成组网。SBIRS计划完成后,美空军还将构建“天基红外系统后继”(SBIRS-Follow on)系统,重点提高体系的可靠性、抗毁性与弹性。“为了对付高超声速武器的出现,还有可能打造低轨道导弹预警体系。建立由低轨道全球覆盖卫星星座和高轨道卫星组成的导弹预警体系,对高超声速武器具有很强的监视能力。”张保庆介绍说。

美国SBIRS导弹预警卫星

除了美国,俄罗斯也在加紧打造天基预警网,去年9月,俄罗斯成功发射“冻土”(Tundra)系列新一代导弹预警卫星中的第三颗卫星, 用于取代已经退役的“眼睛”和“预报”两种预警卫星。按照该计划,“冻土”卫星星座将于2018~2020年初步建成,采用10星组网,一旦建成,将大幅提高俄军的战略预警能力。

“导弹预警卫星是反导预警体系中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很多军事大国或强国的独有装备。如果一国想打造作战效能比较高的反导体系,必须拥有来自太空方面的预警信息,以往日本这方面的信息依赖美国,现在提出发射国产导弹预警卫星,减少对美国依赖。”航天专家黄志澄认为。

日本今年将借民用卫星开展导弹预警卫星先期试验

以朝鲜发展导弹为理由,日本开始建造导弹防御系统,通过购买美国“爱国者”系列导弹、“萨德”导弹和“标准”-3系列导弹、部署J/FPS-5雷达以及建造“宙斯盾”战舰,日本逐步打造了一个多层次反导系统。

在这个系统中,预警信息主要由日本本国的J/FPS-5战略预警雷达和美国导弹防御系统提供,为了摆脱对美国的依赖,日本进入新世纪后也开始寻求导弹预警卫星。而发达的光学技术和航天技术则为日本发展导弹预警卫星奠定了技术基础。

美国DSP导弹预警卫星在多次局部战争中发挥作用。

日本很早具备发射地球高轨道卫星的能力,在卫星平台和火箭技术已经解决的情况下,攻克导弹预警卫星关键技术就能够研制出预警卫星。“导弹预警卫星的关键技术主要传感器,即扫描型和凝视型红外传感器,这是发现导弹发射特征的主要设备。”张保庆介绍说。

日本从2014年就开始研制用于导弹预警的太空红外传感器。据《读卖新闻》当时报道,该传感器的开发将由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和日本防卫省共同进行,日本政府在2014年度的预算中编入约5000万日元(约313万人民币)的开发经费。

日本将在2020年发射一颗名为ALOS-3的民用对地观测卫星。根据日本媒体报道,该卫星将搭载由日本防卫省研发的“双波长红外线传感器”的试验载荷。它可以使用中红外线以及远红外线两个领域的波长来提高探测识别能力。同时,“双波长红外线传感器”还可以将两个波长的图像相融合,从而清晰地捕捉燃烧后产生的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等碳酸气体,能够明确地判断导弹实体的形状和排放出的气体。

对于能够研制多种类型卫星和运载火箭的日本而言,研制导弹预警卫星技术障碍并不多。

ALOS-3是可以连续观测全球范围陆地区域的地球观测卫星,将在669千米的轨道上运行。如果试验获得成功,日本将根据需要在2025年之后发射导弹预警卫星。

“日本使用民用对地观测卫星搭载导弹预警卫星相关载荷展开先期试验,主要原因一方面是降低成本;另一方面是观察国际社会的反应,等待合适的时机发射专门的导弹预警卫星。这也是日本发展许多武器的常用套路。”黄志澄分析指出。

“现在导弹预警卫星主要在高轨道运行,伊朗导弹袭击美军基地表明,低轨道导弹预警卫星也非常重要。日本未来可能最先发射高轨道导弹预警卫星,满足覆盖全球的需求。”黄志澄说。

日本盯上的预警卫星,近期又立“新功”

美国和伊朗本月围绕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级将领苏莱曼尼被杀的军事冲突备受外界关注,在伊朗报复美军驻伊拉克基地后,两国最后偃旗息鼓,消除了外界关于两国冲突升级甚至爆发战争的担忧。

1月8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对伊拉克艾因阿萨德空军基地实施导弹攻击,报复美国刺杀苏莱曼尼。美国国防部发布消息称,伊朗向艾因阿萨德空军基地发射了10枚导弹,埃尔比勒军事基地则遭到6枚导弹攻击。伊拉克军方公布的信息称,伊朗向伊拉克发射了22枚导弹。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指出,此次伊朗袭击驻伊拉克军事基地使用了“征服者”-313(Fateh-313)和“起义”-1(Qiam-1)两种弹道导弹。

当地时间1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讲话时说,伊朗向美国在伊拉克两座军事设施发射的弹道导弹未造成美国人伤亡。特朗普指出,军方的“预警系统”是伤亡得以避免的原因之一。“由于采取了防范、对部队进行了疏散和预警系统工作得很好,没有美国人或伊拉克人失去生命。”

在本月美伊军事冲突中,美国预警卫星提前发现伊朗发射的导弹,让驻伊拉克美军有比较充分的时间采取防范措施。此次“立功”再次证明了预警卫星在反导预警体系中的重要作用。

日本目前正通过引进和自研的方式加紧建设反导系统,为了进一步完善这一系统,日本正寻求发射导弹预警卫星,打造自己的天基预警系统,减少对美国导弹预警的依赖。

日本ALOS-3的民用对地观测卫星,日本防卫省在该卫星上搭载导弹预警卫星用的红外传感器。

日本盯上的预警卫星,近期又立“新功”

美国和伊朗本月围绕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级将领苏莱曼尼被杀的军事冲突备受外界关注,在伊朗报复美军驻伊拉克基地后,两国最后偃旗息鼓,消除了外界关于两国冲突升级甚至爆发战争的担忧。

1月8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对伊拉克艾因阿萨德空军基地实施导弹攻击,报复美国刺杀苏莱曼尼。美国国防部发布消息称,伊朗向艾因阿萨德空军基地发射了10枚导弹,埃尔比勒军事基地则遭到6枚导弹攻击。伊拉克军方公布的信息称,伊朗向伊拉克发射了22枚导弹。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指出,此次伊朗袭击驻伊拉克军事基地使用了“征服者”-313(Fateh-313)和“起义”-1(Qiam-1)两种弹道导弹。

当地时间1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讲话时说,伊朗向美国在伊拉克两座军事设施发射的弹道导弹未造成美国人伤亡。特朗普指出,军方的“预警系统”是伤亡得以避免的原因之一。“由于采取了防范、对部队进行了疏散和预警系统工作得很好,没有美国人或伊拉克人失去生命。”

导弹预警卫星和地基战略预警雷达相互配合可以大幅提升预警能力。

美国太空新闻网站刊文认为,特朗普所指的“预警系统”包括导弹预警卫星。五角大楼和美国空军都不愿明说动用了SBIRS导弹预警卫星来探测伊导弹袭击。米切尔航空航天研究院院长、退役美国空军三星将军德普图拉说,虽然这些卫星的存在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其使用方式和信息传递办法却是保密的。

其实,导弹预警卫星在冷战后多次局部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美国都调动了预警卫星支援作战行动。以海湾战争为例,美国至少动用了4颗导弹预警卫星(DSP),用于监视伊拉克“飞毛腿”系列弹道导弹的发射,能够给防空留下2分钟左右的预警时间,提升“爱国者”导弹的拦截概率。德普图拉回忆称,当年DSP卫星曾就伊拉克向他们所在的沙特首都利雅德发射导弹做过预警。

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起,美国先后研制了四代导弹预警卫星。长期跟踪研究天基预警体系的中国航天科工二院高级工程师张保庆告诉澎湃新闻(thepaper.cn),目前美国天基导弹预警系统主要包括:4颗“国防支援计划”(DSP)卫星、“天基红外系统”(SBIRS)的4颗地球同步轨道卫星(4个大椭圆轨道卫星载荷)和2颗低轨“空间跟踪与监视系统”(STSS)验证卫星。

按计划,今年美国将发射SBIRS的第五颗卫星,2021年发射第六颗,完成组网。SBIRS计划完成后,美空军还将构建“天基红外系统后继”(SBIRS-Follow on)系统,重点提高体系的可靠性、抗毁性与弹性。“为了对付高超声速武器的出现,还有可能打造低轨道导弹预警体系。建立由低轨道全球覆盖卫星星座和高轨道卫星组成的导弹预警体系,对高超声速武器具有很强的监视能力。”张保庆介绍说。

美国SBIRS导弹预警卫星

除了美国,俄罗斯也在加紧打造天基预警网,去年9月,俄罗斯成功发射“冻土”(Tundra)系列新一代导弹预警卫星中的第三颗卫星, 用于取代已经退役的“眼睛”和“预报”两种预警卫星。按照该计划,“冻土”卫星星座将于2018~2020年初步建成,采用10星组网,一旦建成,将大幅提高俄军的战略预警能力。

“导弹预警卫星是反导预警体系中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很多军事大国或强国的独有装备。如果一国想打造作战效能比较高的反导体系,必须拥有来自太空方面的预警信息,以往日本这方面的信息依赖美国,现在提出发射国产导弹预警卫星,减少对美国依赖。”航天专家黄志澄认为。

日本今年将借民用卫星开展导弹预警卫星先期试验

以朝鲜发展导弹为理由,日本开始建造导弹防御系统,通过购买美国“爱国者”系列导弹、“萨德”导弹和“标准”-3系列导弹、部署J/FPS-5雷达以及建造“宙斯盾”战舰,日本逐步打造了一个多层次反导系统。

在这个系统中,预警信息主要由日本本国的J/FPS-5战略预警雷达和美国导弹防御系统提供,为了摆脱对美国的依赖,日本进入新世纪后也开始寻求导弹预警卫星。而发达的光学技术和航天技术则为日本发展导弹预警卫星奠定了技术基础。

美国DSP导弹预警卫星在多次局部战争中发挥作用。

日本很早具备发射地球高轨道卫星的能力,在卫星平台和火箭技术已经解决的情况下,攻克导弹预警卫星关键技术就能够研制出预警卫星。“导弹预警卫星的关键技术主要传感器,即扫描型和凝视型红外传感器,这是发现导弹发射特征的主要设备。”张保庆介绍说。

日本从2014年就开始研制用于导弹预警的太空红外传感器。据《读卖新闻》当时报道,该传感器的开发将由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和日本防卫省共同进行,日本政府在2014年度的预算中编入约5000万日元(约313万人民币)的开发经费。

日本将在2020年发射一颗名为ALOS-3的民用对地观测卫星。根据日本媒体报道,该卫星将搭载由日本防卫省研发的“双波长红外线传感器”的试验载荷。它可以使用中红外线以及远红外线两个领域的波长来提高探测识别能力。同时,“双波长红外线传感器”还可以将两个波长的图像相融合,从而清晰地捕捉燃烧后产生的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等碳酸气体,能够明确地判断导弹实体的形状和排放出的气体。

对于能够研制多种类型卫星和运载火箭的日本而言,研制导弹预警卫星技术障碍并不多。

ALOS-3是可以连续观测全球范围陆地区域的地球观测卫星,将在669千米的轨道上运行。如果试验获得成功,日本将根据需要在2025年之后发射导弹预警卫星。

“日本使用民用对地观测卫星搭载导弹预警卫星相关载荷展开先期试验,主要原因一方面是降低成本;另一方面是观察国际社会的反应,等待合适的时机发射专门的导弹预警卫星。这也是日本发展许多武器的常用套路。”黄志澄分析指出。

“现在导弹预警卫星主要在高轨道运行,伊朗导弹袭击美军基地表明,低轨道导弹预警卫星也非常重要。日本未来可能最先发射高轨道导弹预警卫星,满足覆盖全球的需求。”黄志澄说。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1/16 23:59:2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本盯上导弹预警卫星,谋求完善反导预警网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