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孙策传位孙权真实意图,一代霸主的英明决断是成就江东基业的根本

共 23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0268548
  • 工分:6840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孙策传位孙权真实意图,一代霸主的英明决断是成就江东基业的根本

小A点评三国风云人物:“霸王”孙策(二十二)江东基业

文:小A斯蒂芬

建安五年四月四日,孙策病重,急召张昭等重臣,以及孙权等家族子弟,前至榻前。史书记载,孙策对张昭等人说道:“中国方乱,夫以吴、越之众,三江之固,足以观成败。公等善相吾弟!”随即,孙策将代表江东最高权力的印绶交到了孙权的手上,对孙权说道:“举江东之众,决机於两陈之间,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举贤任能,各尽其心,以保江东,我不知卿。”至夜,孙策病卒,时年二十六岁。

一代江东霸主,就这样告别了汉末三国的舞台。他似乎还没有正式出场,却已经黯然谢幕。我们无法去预知他如果没有过早的离世,三国的世界究竟会发展成怎样的一种形态。但是在他那如惊鸿一般的短短数年之间里,却给我们留下了不输于任何时空的精彩故事与深刻的印象,也为三国历史的走向埋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许多关于孙策的后世解读中,孙策临终前对孙权所说的话一直被认为是其明智的表现。是其对江东形式精准的判断,以及具有大局意识的正确抉择。

然而,恐怕很少有人关注到孙策这句话中所隐含的另外一种深意,就是其中所具有的反思,检讨,或者说是一种自我否定的意味。

孙策为什么会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出现这样的表现呢?在我们的印象中,孙策一直都是自负,自信,如战神一般的存在,基本上也没有犯过什么重要的错误。那么究竟是什么让孙策发出了“我不知卿”的终极感慨呢?他究竟意识到了什么呢?

从史书记载来看,孙策把江东的大权交给孙权并非临终时的偶然决定,而是早有“预谋”。在《江表传》中的记载里,孙策一直认为自己不如孙权,并且在每次宴请宾客的时候,往往都会指着宾客们对孙权说这样一句话“此诸君,汝之将也。”。也就是说在孙策心理早已经认定孙权就是自己的接班人,而自己一手培植起来的势力以及部下也早晚会是属于孙权所有。

那么,孙策为什么会选择孙权作为自己的接班人呢?他的想法又会是什么呢?

要想回答这些问题,还要将时间推回到孙策初领兵之前,乃至孙坚时代说起。今天就让我们在孙策篇的最后阶段回顾一下这段历史,从孙氏家族发展的四个阶段,捋顺出一个家族发展的心路历程。

一,孙坚对孙氏家族的影响

孙氏家族在江东或者说是在吴郡称不上是大族、望族。虽然凭着孙武之后的名声,也是世代仕吴,但到了孙坚这一代也只是做到县吏。所以孙坚才只能凭借着冒险杀贼立功,获得“显闻”的名声,才能被吴郡太守的府衙关注到,以此被征召为“假尉”。

关于“假尉”这一职务到底是怎样的状况,我们现在很难搞好清楚。原因主要是这里“尉”的指代非常的模糊,再加上一个“假”字就更是琢磨不透了。我个人对“假尉”有一种理解,就是临时的尉官。说白了就是郡守衙门里武官中的一名临时工,用现在流行的话讲算是一种“借调”吧!

虽然是临时工,孙坚却可以出入于府衙,有机会与太守搭上关系。这大概就是他日后能在讨灭会稽妖贼许昌父子的过程中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史书记载“刺史臧旻列上功状,诏书除(孙)坚盐渎丞,数岁徙盱眙丞,又徙下邳丞。”所谓的“丞”又叫县丞,相当于现在所说的副县长。虽然是副职,却也是有一定实权的官职。这时候的孙氏家族才算是在孙坚的带领下,脱离了下层社会正式步入了上升期。

据《江表传》记载,孙坚“历佐三县,所在有称,吏民亲附。乡里知旧,好事少年,往来者常数百人,坚接抚待养,有若子弟焉。

这其实是在说孙坚的养士行为。我们现在可以想象一下,在孙坚“历佐三县”的时期里,在他的家中不断的有门客出入,门庭若市络绎不绝的样子。而这也正是孙策的成长环境。所以我们大可以毫无意外的判断,在孙策的童年时光里,他已经在父亲的影响熏陶下更早的学会了正确的待人接物,也养成了交朋好友的习惯。这些都为他日后的迅速崛起埋下了伏笔。

不过,只有这些当然还不足以让一个家族在当时就拥有崛起的机会。真正让这个家族拥有这样机会的是黄巾之乱。

中平元年,黄巾之乱爆发,朝廷任命车骑将军皇甫嵩和中郎将朱俊率兵征讨。据《三国志》记载,朱俊“表请坚为佐军司马”一同征讨黄巾军。从这句话的表面含义似乎是在说,孙坚是被朱俊征召而前去讨伐黄巾军的。可是朱俊是如何知道孙坚的呢?要知道当时的孙坚不过是一个县丞,而朱俊却是当时的名将,朝廷中的重臣。所以朱俊能够认识,或者说是能够知道孙坚这个人,一定需要有一个过程。个人猜测,这个过程应该是孙坚主动造成的,也就是说这次随军征讨黄巾军的机会是孙坚努力争取来的。是孙坚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或者其家族的政治地位而做出的重要决定。这也是为什么《三国志》中会出现“乡里少年随在下邳者皆愿从”现象的根本原因。

虽然在黄巾之乱被平定之后,孙坚只得到了一个别部司马的官职,但是却进一步提升了自己的知名度,并且在接下来平定凉州之乱的时候,凭借着对董卓之乱的正确分析而官拜议郎。

议郎虽然并不是什么重要的官职,但是却可以出入朝廷也可以参与朝政,对孙坚获得更多的机会起到极大的帮助。

果不其然,荆州长沙郡区星聚众万余人,起兵造反,他攻城掠地,同时又与零陵、桂阳一带的周朝、郭石等势力联合到一起,产生不小的影响。于是,朝廷诏命以孙坚为长沙太守起兵征讨叛军。多年的征战让孙坚拥有了一定的作战经验,使得他轻松的平定了这股叛军。并以此有功被封为

从此之后,孙坚算是正式步入到封疆大吏的行列,成为了一方诸侯。

到这里我们看,孙坚由一个县吏到三任县丞,再到郡守,可以说是一直处在“向上”的状态。那么接下来他所要谋求的应该就是刺史或者是叫做州牧。由于有着这样一种诉求,他与荆州刺史王叡之间的矛盾也就不难理解。他最终“过杀”王叡也就成为了一种必然。

不过,孙坚的这种操之过急的行为,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好处,恰恰相反这让他背负起了谋害朝廷命官的罪名。为了洗脱这种罪名孙坚不得不寻找一个坚实的靠山,而拥有后将军头衔以及四世三公家族背景的袁术恰巧在这个时候来到了荆州南阳发展,成为了孙坚最好的投靠对象。袁术也的确给予了孙坚以豫州刺史的口头承诺。虽然这种承诺并不能算是完全的兑现,但在一定的程度上对孙坚以及孙坚所代表的孙氏家族起到了笼络人心的作用。这才有了后来孙坚讨伐董卓,参与阳城争夺战,以及讨伐荆州之战的一系列为袁术卖命的重大事件。在这一过程中孙坚也为了刺史的目标而付出生命的代价。

我之所以要把孙坚的这一人生经历复述在孙策篇的最后,是因为我个人认为孙坚的这种“向上”的政治诉求,积极的影响力许多后来的孙氏家族重要成员,比如孙贲、孙策、孙权。

孙贲是孙坚去世之后的直接继承人,也曾经被袁术许以豫州刺史的任命。虽然后来由于其个人的才能有限,以及孙策出世后的杰出表现,让孙贲不得不退居了二线。但是他从孙坚身上所承继的这种精神,直接或者间接的又承继给了孙策。使我们不得不惊叹于孙氏家族的这种向心力与凝聚力。

二,孙策东渡被迫下的选择

兴平元年,只有十九岁的孙策从江都来到寿春,正式投靠袁术。

对于当时的孙策来说,要想在乱世中崛起,他只能依靠父亲孙坚的遗产。而孙坚所留下的最大的遗产,就是他与袁术曾经非同一般的从属关系。这种关系是孙坚为了袁术的事业付出生命而换回来的,这让袁术无法轻易拒绝孙策的投靠。

事情也正如孙策所预料的那样,他到寿春之后,受到了袁术非同常人的优厚待遇。《三国志》记载“术甚奇之”《江表传》记载“术甚贵异之”,袁术甚至产生了要收孙策为义子的想法。

然而这些都不是孙策所想要的,他想要的是希望袁术能够兑现曾经许给父亲孙坚的承诺,至少也是部分的兑现。

然而,袁术先是一再的不肯交还孙坚曾经的藩属部队,后来又一再的食言于许给孙策的太守职位。这一过程中,孙策不但没有得到半点好处,还因此而得罪了江东世家大族,也就是他受袁术派遣攻打庐江太守陆康这件事。虽然最终孙策打赢了这场庐江之战,却给孙氏家族带来了不小的灾难,直接导致了扬州刺史刘繇迫逐了吴景和孙贲。也在后来孙策平定江东三郡的过程中造成了极大的阻力,产生了极坏的影响。可以说就连孙策东渡也是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下而产生的直接后果。虽然后世一致认为孙策东渡是江东集团崛起的重要转折,但是在当时这一抉择可以说也是尤为艰难的一步,是被迫下的选择。因为假如孙策不东渡很可能导致孙氏家族直接失去仅有的丹阳郡地盘,走上当年孙坚的老路,彻底的失去崛起的机会。

三,复仇是孙策平定江东三郡最初的真实目的

我这么说恐怕并不会得到太多的认同。甚至我在孙策篇之前的文章中所阐述的观点都是非主流的概念。但是,我坚持认为孙策在攻占曲阿之后所做的决策之中,为父报仇是其最重要的核心思想。一方面是中国传统文化当中最重要的价值观体现,另一方面也是其放弃攻打脚下所处的吴郡,转而去攻打较远距离的会稽郡的合理解释。他无辜屠灭东冶城也是这种复仇思想的终极体现。

而在这种复仇思想的指引之下,虽然可以很好的凝聚家族内部力量,也对集团的向心力起到很好的协助作用。但是却给江东的百姓带去莫大的灾难,也让江东的世家大族或者说是宗族势力产生极大的反抗情绪。甚至连与孙氏家族一向交好的人也都纷纷站在了孙策的对立面上。面对这种局面,孙策不得不大开杀戒,诛杀吴会豪杰,以获得江东这块蛋糕的支配权。

据《吴录》记载“时有乌程邹他、钱铜及前合浦太守嘉兴王晟等,各聚众万馀或数千”这些应该都是当时反对孙策的主要吴郡势力。其中的嘉兴王晟,据称就是与孙坚有过“升堂见妻之分”的至交好友。可是孙策却杀了他一家子弟,要不是孙策的母亲吴夫人求情,连王晟本人都要死在孙策的手里。

除了孙策屠灭东冶城,和诛杀王晟一家之外,在各种史书记载中,还有许多被他杀死的江东极有名望之人。比如许贡,比如高岱。许贡的故事我们之前已经讲过很多,在此就不多做累诉。这里的高岱就是在许贡篇中我们曾经讲到过的,为救故主太守盛宪,有“申包胥之义”的江东名士。

高岱字孔文,吴郡人。史书记载,高岱其人“受性聪达,轻财贵义”。在援助盛宪又从许贡的手里救出母亲之后,高岱心灰意懒隐居在余姚县。后来孙策听说了高岱的名声,于是就派遣时任会稽丞的陆昭前去迎接高岱。

孙策这次派人去请高岱,本身是一番好意,也是慕名而请高岱的,是希望高岱能够辅佐自己的。他听说高岱精通《左传》,于是就事先认真的读了《左传》,准备投其所好与高岱论讲交流一番。可是有一个别有用心的人却对孙策说道:“高岱以将军但英武而已,无文学之才,若与论传而或云不知者,则某言符矣。”然后,这个人又跑去跟高岱说道:“孙将军为人,恶胜己者,若每问,当言不知,乃合意耳。如皆辨义,此必危殆。

高岱也是个实惠人,于是就对这句话信以为真,在见到孙策后,但有所问就真的回答不知道。结果孙策以为高岱轻视自己,就将他抓了起来。以高岱的名望当然会有许多人来为他求情,于是前来求情的人络绎不绝,全都坐在街道上不肯离开。孙策登楼观看,只见城楼下已经人满为患。孙策这才“恶其收众心,遂杀之”将高岱杀了。

与高岱情况相同的还有于吉被杀的故事,都是由于其拥有较高的人气而被孙策忌惮而被杀死的。这其实是孙策作为江东集团外来势力的首脑,统治江东的不自信的表现,他所害怕的就是深得人心的江东世家大族们会继续出现反叛自己的力量。

四,传位孙权是立足江东的永久之计

孙策为了袁术去攻打庐江郡陆康而得罪了吴郡豪强,为了复仇而攻打会稽郡屠灭东冶城又得罪了会稽宗族势力,最终产生的连锁反应下,使得孙策不得不继续大开杀戒,对吴郡和会稽郡实行暴力的高压统治,这其实就是一种暴政。这对他统治江东的初期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是他能够得以统治江东的重要基础。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屠杀行为,或者说是这种暴政下的不良后果逐渐的显现出来。孙策最终被许贡三客所杀就是最好的证据。

事实上孙策在世的时候,对于这件事也是有过预料的。证据在《会稽典录》之中。

据《会稽典录》记载,会稽世族出身的功曹魏腾,曾经出言顶撞孙策。孙策就打算要处死魏腾。当时的士大夫们全都无计可施,极为的恐惧。于是就向孙策的母亲吴夫人求救。吴夫人就招来了孙策并依靠在一口大井的旁边对其说道:“汝新造江南,其事未集,方当优贤礼士,舍过录功。魏功曹在公尽规,汝今日杀之,则明日人皆叛汝。吾不忍见祸之及,当先投此井中耳。

史书记载,孙策听到这句话后“大惊,遽释(魏)腾”。这里的“”读作(jù),就是急忙,赶快,立即,惊慌的意思。这里所说孙策的“大惊”表面上看是对其母亲以死相逼的回应表现,但实际上也是对其母亲的话中所具有的远见卓识的认可。而据《三国志》记载,在孙策去世以后,正是孙策孙权的母亲,这位吴夫人,协助孙权处理军国大事的,史书中在吴夫人协助之下对孙权和江东集团“甚有补益”的记载,应该也是对这种远见卓识的一种肯定。

这恐怕也是孙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对孙权发出“我不知卿”,以及确立孙权作为自己接班人的原因所在。

也就是说,孙策在他生命最后的时光里,注意到了自己在江东的统治所存在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继续在江东杀伐下去,将会越来越不利于孙氏家族在江东的统治,进而失去民望,使得越来越多的世家大族会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上。孙氏家族要想根本的立足江东,处理好与这些世家大族的关系才是重中之重,只有争取到他们的支持才是永久之计。

而孙策应该是注意到了孙权所表现出的这种政治倾向!

尾声:

孙策,以少年立志,就已然能够注意结交社会士大夫名流,是其身份家庭所带来的必然结果。然而,他十七岁丧父,以一己之力托起一个家族的希望,在数年之间未尝败绩的征战中,建立起庞大的江东基业,是其“勇果明断”的成功体现。而在其弥留之际能够抛开自身利益的牵绊,为江东基业的大局切身着想,寻找合适的接班人,更是其难能可贵的地方。正所谓陈寿评价“割据江东,策之基兆也”。没有孙策恐怕就不会有后来江东集团的吴国,也就更不会有三国历史上坐断东南的东吴大帝了!

东吴黄龙元年,即公元229年,孙权在武昌称帝,追谥孙策为长沙桓王,并荫其子孙。(孙策篇完结)小A斯蒂芬发表于2019年12月12日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3524496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9/12/12 22:58:2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孙策传位孙权真实意图,一代霸主的英明决断是成就江东基业的根本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