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美国空军如何走向强大——民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一)

共 269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美国空军如何走向强大——民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一)

美国空军的成长之路——民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政府的力量

作者:章和言(《全球使命》译者)

[原创]美国空军如何走向强大——民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一)

亨利?哈利?阿诺德(Henry Harley Arnold,1886-1950),历任美国陆军航空兵总司令、主管航空兵事务的陆军副参谋长、陆军航空队总司令等职,陆军、空军双料五星上将,绰号“Hap”(快乐的阿诺德),被称为“美国现代空军之父”。1911年向莱特兄弟学习飞行,是美国陆军的首批飞行员之一,长期坚定地为组建独立空军而努力奋斗,主张实施“战略轰炸”,即具有战略意义的飞机轰炸作战,对盟国军事战略产生了重要影响。他的回忆录讲述了自己参与、见证美国空军从无到有的发展历程,全书约60万字,2019年4月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

1945年二战结束的时候,阿诺德将军指挥着世界上最庞大的空中力量,包括15个航空队,下辖234个作战航空大队,共计230万人,约7.2万架飞机,是同盟国赢得二战的重要战略力量。如果从1903年12月17日莱特兄弟的“飞行者一号”第一次飞上天、人类动力航空史拉开帷幕开始起算,也不过短短四十年。在翻译、研究这种神奇的机械装置从无到有、在军事领域得到应用并逐步完善成熟、最终发展成独立军种的过程中,译者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推动这一历史进程的发展?

[原创]美国空军如何走向强大——民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一)

1903年12月17日,“莱特飞行者”首飞,驾驶飞机的是奥威尔·莱特,地面上跑动的是威尔伯·莱特

译者认为,在这个历史进程中,有民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政府的力量在相互影响、彼此催化地发挥着作用。

一、民间有伟力

民力是无穷的。三种力量之中,译者感触最深的就是民间力量发挥的伟大作用。其实除了人们所熟知的莱特兄弟之外,在20世纪初期的航空业起始阶段,美国还有一大批优秀的企业家、科技人员投身到这场新鲜、惊险、刺激的事业之中,人才辈出,屡创传奇,精彩纷呈,凝聚起巨大的资金、人力和物力,推动了航空事业的蓬勃发展。

[原创]美国空军如何走向强大——民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一)

航空业先驱格伦?寇蒂斯

格伦?哈蒙德?寇蒂斯(Glenn Hammond Curtiss,1878-1930),美国第一位驾驶自制水上飞机实现水面起飞并安全降落的驾驶员,美国航空先驱、飞行家、著名飞机设计师,他的飞机开创了从舰上起飞和舰上降落的先河,他的水上飞机创造了多项世界纪录,寇蒂斯的成就使当时航空工业落后于欧洲的美国后来居上。年轻时寇蒂斯从事制造自行车和摩托车,在电话发明家亚历山大?贝尔帮助下,1906年寇蒂斯研制出美国第一台航空发动机,次年和贝尔等航空爱好者创建了美国航空实验协会,并制造出了他们的第一架飞机“红翼号”。1909年寇蒂斯制造的双翼飞机赢得法国兰斯第一届国际飞行竞赛大会的高登?贝赖特奖。1910年11月14日,在时任美国海军物资局局长助理华盛顿?欧文?钱伯斯海军上校的支持下,“寇蒂斯”式双翼飞机在加装木质平台的“伯明翰号”轻型巡洋舰上起飞成功,1911年1月18日又在改装的“宾夕法尼亚号”巡洋舰上成功降落,推动了美国海军航空兵种的发展。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寇蒂斯开办了飞机制造公司,以生产水上飞机和教练机著称。1914年研制出H型双发动机船身式水上飞机,美国海军购买了124架,成为世界上第一种大批量生产的水上飞机。

[原创]美国空军如何走向强大——民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一)

一战中寇蒂斯JN-4在训练飞行

1916年设计出JN-4型教练机,并进行大批生产,被许多国家广泛使用,从JN-2到JN-6各型共生产7400架。从1925年起,寇蒂斯飞机公司为美国军方研制的P-1“鹰”系列单座战斗机受到军方赞赏,“P-6E”战斗机成为美国陆军航空队重要机种之一。1929年莱特航空公司和寇蒂斯飞机公司合并为寇蒂斯-莱特公司。

[原创]美国空军如何走向强大——民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一)

寇蒂斯霍克75战斗机

说到霍克75大家可能都比较陌生,其实它就是大名鼎鼎的飞虎队御用战机P-40(霍克81)的前身。该机是寇蒂斯公司于1934年开始研制的一款金属悬臂下单翼战机,美国陆军航空队于1937年7月订购了210架的自用版P-36A,并于1938年下半年开始装备。该机性能优越,出口泰国、荷兰、挪威、法国、英国、中国等多个国家。1937年8月,宋美龄以3万5千美元购买了一架霍克75H赠送给空军顾问陈纳德作为私人座机。淞沪会战中,陈纳德驾机多次在空中观战、侦察敌情。

[原创]美国空军如何走向强大——民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一)

飞虎队的P-40M

寇蒂斯飞机公司研制的各型飞机,在第一、二次世界大战中成为美国军用飞机的主力,其中1938年问世的P-40战斗机共生产13738架,成为美国及盟国的主力战斗机之一,也是抗战期间“飞虎队”装备的主要机型。根据《租借法案》,美国将P-40战斗机大量援外,总数达到5492架,其中分配给英国2799架,苏联2069架,中国仅分到少量的377架。中国空军获得的P-40包括E、K、M及N等4型,其中以N型最多,达299架。

飞越大西洋的孤鹰——查尔斯·林德伯格

[原创]美国空军如何走向强大——民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一)

查尔斯?奥古斯都?林德伯格(Charles Augustus Lindbergh,1902-1974),又译查尔斯?林白,美国著名飞行员、作家、发明家、探险家与社会活动家。1927年5月20日至21日,林德伯格驾驶单引擎飞机“圣路易斯精神号”(机型:莱安NYP-1),从纽约市飞至巴黎,跨过了大西洋,其间并无着陆,共用了33.5小时。巴黎有15万人在欢迎他的到来,庆祝他成为历史上首位单人不着陆飞越大西洋的人。人们称其为“飞越大西洋的孤鹰”,林德伯格成为象征那个时代美国民族精神的标志性人物。

[原创]美国空军如何走向强大——民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一)

圣路易斯精神号

在欧洲法西斯主义盛行时,林德伯格数次奉美军之命前往德国。1938年,赫尔曼?戈林授予其德国荣誉勋章,林德伯格接受并拒绝将勋章交还德国,声称这样做是对纳粹首领“不必要的侮辱”。虽然不曾将勋章交还,但当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质问其忠诚时,林德伯格从美国陆军航空队辞职。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林德伯格得到孤立主义和亲德政治派系的支持,是反战组织“美国第一委员会”的主要发言人,曾于1941年1月在国会提案建议美国和希特勒建立中立关系,并公开批评犹太人背后操纵美国加入同盟国。珍珠港事件后,他想回到航空团,却得不到同意,便一直以平民顾问身份协助美国陆军航空队,培训飞行员如何长距离飞行以及延长航程,并飞行过50次战斗任务,其中一次还击落过一架日本战机,只是这个纪录当时没有公开。

[原创]美国空军如何走向强大——民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一)

1953年林德伯格出版自传《圣路易斯精神号》,并获得1954年的普利策奖,同年艾森豪威尔总统批准授予林德伯格准将军衔。2004年6月21日,由鲁坦(Burt Rutan)以及美国缩尺复合体(Scaled Composites)公司制造的“太空船一号”完成第一次私人资本人类太空飞行,将《圣路易斯精神号》送上了太空,以向这位英雄致敬。

[align=center]航空事业的狂热赞助商——古根海姆父子

[原创]美国空军如何走向强大——民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一)

1925年时的丹尼尔·古根海姆

丹尼尔?古根海姆促进航空发展基金会(Daniel Guggenheim Fund forthe Promotion of Aeronautics):由美国熔炼公司总裁丹尼尔?古根海姆和他的儿子哈里?古根海姆(Harry Guggenheim)1926年6月创立。

[原创]美国空军如何走向强大——民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一)

哈里·古根海姆与吉米·杜立特合影

哈里?古根海姆是一战中美国海军飞行员,战后父子二人成为航空技术发展的狂热支持者。1920年代,他们设立“丹尼尔?古根海姆奖章”,奖励在航空工程技术上取得成就的人。1926年至1930年间,基金会发放了300万美元,推动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乔治亚理工学院、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等十余所高等学府的航空航天研究。1927年,丹尼尔?古根海姆提供15万美元奖金,发起“古根海姆安全飞机竞赛”,要求参赛飞机能够在恶劣天气中稳定飞行,虽然参赛机型未投入实际生产,但间接促进了飞机安全性能的提高。

1927年5月,美国著名飞行员、社会活动家查尔斯?林德伯格完成历史上首次单人不着陆飞越大西洋;7月到10月,古根海姆基金会赞助林德伯格和他的“圣路易斯精神号”进行了行程长达22350英里的美国飞行之旅,途径48个州、82个城市,其间林德伯格发表了147场促进航空事业发展的演讲。

如何应对残酷到难以想象的战损率

飞行员往往被称为“天之骄子”,要求具有较好的知识基础和身体素质,还要经过最严苛的层层选拔和专业培训,是军队中最金贵的人力资源。但是在战争中,这往往也是伤亡率最高的兵种,有多少青年才俊鹰击长空、灰飞烟灭。但飞行员的战损率究竟有多少?如何测算并规划好后续装备、兵员的补充、培训工作,是维持这个兵种持久战斗力的关键。《全球使命》一书第十章对此有专门的记述,战损率之高残酷的令人难以接受:“时至今日,这个数据可以公开了——我们当时预计,飞机和战斗人员每个月将有25%的损耗率。所有培训学校、工厂和部队中后备力量的估计,都是基于这个数据的。幸运的是,在整个战争期间,只有一、两个月当中,我们的损失率达到了这个比例。

如何应对这每个月25%的损耗率呢?这是对一个国家人力资源素质、组织发动能力耐受程度的严峻考验。二战当中,美国军方依靠的还是蕴藏在民间的巨大能量。阿诺德将军回忆:

我邀请了国内最好的民间飞行学校的管理人士到我办公室,请他们提供建议。我告诉他们,目前我手里没有任何预算,但是我肯定能够在下一批的拨款计划中得到国会的支持。他们各家是否愿意出钱,在自己的私人飞行学校里,为陆军航空兵建设诸如食堂、宿舍之类的设施,并且培训飞行学员(当然,仅仅是初级培训)。眼下,我们需要培训出10万名飞行员,而我们自己的培训能力只有一年750名。根据我的设想,整个工作进程大致如下:

他们将自己的飞行教练先送去伦道夫机场,在那里学习陆军航空兵的飞行员培训方法。我们将为他们提供飞机和少量必要的监管人员;他们将按照完成培训的学生人数获得报酬,同时被淘汰的人数也会按照相对低一点的标准计算报酬。我保证,将由西点军校的毕业生来向他们授课,并且按照伦道夫机场目前这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帮助他们建立类似的培训模式。我手下的培训专家们都觉得我有点儿疯了。

起初,这些民间学校的代表们大为吃惊。当他们开始交头接耳讨论的时候,我离开了会议室。过了一会儿,他们派了几名代表来到我的办公室。代表们说:“好的,我们可以做这份工作,但是每一间学校需要先投入2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我回答道:“在我得到国会拨款之前,你们可以先贷款,不是吗?”他们觉得可以。那天下午稍晚些时候,他们又来找过我一次,告诉我没有任何问题了——他们能够做到!

他们做到了!是的,他们真的做到了!东圣路易斯大学帕克斯航空学院的奥利弗?P?帕克斯;加利福尼亚州格兰岱尔市寇蒂斯&莱特技术学校的C?C?摩斯利;奥克兰州波音航空学校的提阿非罗?李;以及以下众多学校的管理者们:阿拉巴马航空学院,芝加哥航空技术学校,达拉斯航空技术学校,内布拉斯加州的林肯飞机和飞行学校,圣地亚哥的莱恩航空技术学校,加利福尼亚州圣玛丽亚的圣玛丽亚飞行学校,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的斯巴达航空技术学院——这些学校教练团队为我们培训出来的学生都非常出色。

在1939年的整个春季,我们的进步很大,问题也不少。最为突出的成绩便是在民间飞行学校的陆军飞行员初级培训大获成功。起初我们给这些学校的目标是一年培养出2400名飞行员。这个目标很快便提高到12000名一年,后来,到了1939年底时,成了30000名一年。面对着层层加码的指标,这些民间飞行学校应对自若,毫无为难之色。

1940年5月14日,在白宫召开的会议上,总统同意给我们拨款1.06亿美元,用于培训项目,包括培训学校的建造成本、汽油、运输费用,以及初级、基础和高级培训飞机的购置。

国会一批准这项行政命令,我们就启动了每期培养6300名飞行学员的培训行动。我们的新方案能够使航空兵以每年7000名的速度快速培训飞行员,并且在一年之内确保为我们提供12000名飞行员。在新的培训机制下,我们每年还可以从民间飞行学校得到大约10批、每批400名的毕业生,这个数量后来提高到每批1000名。事实证明这个方法非常成功,到战争结束之前的1945年,我们培养飞行员的速度达到了每年105000名。在其他专业人员的培训方面,诸如机械师(现在每期可以培训5000名)、导航员、投弹手、无线电报务员、射击手以及各种地勤人员,也保持了与飞行学校一致的增长速度

规模惊人的“民间替补队员”

一战结束以后,数百名民间飞行员购买了战后退役的“珍妮式”和“DH系列”的飞机,在全国进行巡回飞行表演,并且尝试各种小型的商业化运作,在民间激发了“航空热”,学习飞行成为一件刺激而时髦的爱好。这种和平时期民间人士对飞行的热爱和投入,为二战期间民间航空力量分担辅助类国防任务和源源不断地提供后备飞行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阿诺德将军在《全球使命》第十八章中回忆:

1942年,德国潜艇对大西洋的威胁日益严重,糟糕到美国人在南部沿海沙滩散步的时候,可以看到U型潜艇临时在沙洲旁停靠,还敢放小船下来,有时候则任意地在浅水区巡航。光知道打电话报警是没用的。我开始越来越关注“民间义务航空巡逻队”的工作。我的老朋友——航空专家、民用航空业的权威人士、一战时期的陆军飞行员,吉尔?罗伯?威尔逊早在1938年的时候就来找过我,提出过这个想法,时间就在《慕尼黑协定》签订之后不久。一起协助他的还有《科利尔周刊》的汤姆?贝克,盖伊?甘尼特,都是报纸出版商和航空爱好者。民间义务航空巡逻队最终建成了一个有点像在“列克星敦和康科德”打响独立战争第一枪的半官方的民兵组织——“飞行民兵”。

当时海军和陆军所用的飞机都严重短缺,几乎没有用于执行海岸警戒巡逻的飞机。我们不得不寻找其他资源解决巡逻机和驾驶员的问题——哪怕是一时的。义务航空巡逻队的民用飞行员大多数都是开着自己的私人小飞机,帮着发现希特勒派出的那些目中无人的海上入侵者,很快就扭转了局面。最终,义务航空巡逻队一共吸纳了大约8万人从事各方面的工作。他们驾驶的飞机大多是风笛手公司制造的“幼兽”型低速、短程飞机,此前很少有人敢进行穿越大面积水域的飞行,但现在他们都在这样做,无论男人还是女人,表现相当不错。而且他们变得越来越专业,始终充满工作热情,尽管补贴他们全部飞行费用的金额每次不会超过8美元。也有几个州政府,比如吉尔所在的新泽西州,为他们提供的补贴和协助更好一些。

有一次,一位义务航空巡逻队的飞行员发现一艘潜艇在浅海水域航行,对这种从头顶上飞过的、不构成直接威胁的小型飞机,潜艇一般是不会在意的。飞行员说他把飞机飞得足够低,朝潜艇扔了一把扳手,还砸中了它。但U型潜艇在浅水里继续航行,样子就好像是一艘带客舱的小型游艇。后来这艘潜艇从浅滩的防御空隙穿过,击沉了一艘轮船。

我找来吉尔?威尔逊,问他义务航空巡逻队的人会不会因为穿便装和没有军人身份而反对在他们的小型飞机上携带炸弹?威尔逊像往常一样兴致很高,反问我:“我们有必要担心吗?”

为此,我让某个空军基地生产了一种特殊的炸弹挂架——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安装到小型飞机上。我们还生产了成本较低的轰炸瞄准器,从那以后大部分义务航空巡逻队的飞机都带上了一种50磅重的炸弹,飞行员可以用来轰炸潜艇。他们都知道,如果自己穿着便装被俘虏,将不会被看作是正规军队的战俘,而是游击队。

在战争结束之前,义务航空巡逻队的飞行里程超过了2400万英里,大部分都是使用单引擎、小型陆基飞机在海面上飞行。他们同时也执行一些其他任务。比如航空通讯服务,为防空炮兵连拖靶,配合探照灯训练,沿墨西哥边境搜寻间谍的警戒飞行任务。他们还帮助发现和扑灭森林火灾,当发生洪水或其他灾害的时候执行紧急救援任务,在山区和森林地带搜寻失事飞机。除此之外,他们还为陆军航空队提供了一个军官生和兵员的蓄水池。他们在战争期间的工作非常出色,而且确实还炸沉了一些德国潜艇

[/align]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9/10/17 11:59:3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激发蕴藏在民间的能量,对推动发展至关重要。

      2019/10/21 16:11:46
      左箭头-小图标

      好文章!

      2019/10/18 20:59:3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美国空军如何走向强大——民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