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吃菜要吃白菜心 当兵要当新四军 ——访新四军老兵殷长奎

共 14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570259
  • 工分:13605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吃菜要吃白菜心 当兵要当新四军 ——访新四军老兵殷长奎

吃菜要吃白菜心 当兵要当新四军

——访新四军老兵殷长奎

顾少俊

新四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支抗日队伍,崛起于江南战场,驰骋在长江两岸,把人民当作重生父母,把革命当作生命,以铁的纪律,一次次战斗的胜利,赢得老百姓的信任和爱护。

“吃菜要吃白菜心,当兵要当新四军,打仗总是打胜仗,从来不欺老百姓,老百姓,老百姓,人人拥护新四军。”殷长奎就是听着这首歌参加新四军的。

殷长奎,1924年出生于扬州市江都县乡下一个偏僻的小村庄。殷长奎家乡很美。一条小河穿村而过,河水清澈甘甜。河边靠岸的地方长着芦苇。春夏之季,青翠欲滴的苇叶,在水面上洒下一片绿荫。肥大的苇秆间是鱼儿嬉戏的乐园。晚上,在河边布网,早上准能收获到大大小小活蹦乱跳的鱼虾。这里的老百姓世世代代过着“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田园生活。

[原创]吃菜要吃白菜心  当兵要当新四军 ——访新四军老兵殷长奎

1937年11月,鬼子沿长江西犯,江苏沿江重要城市相继沦陷。鬼子在扬州一家旅馆设立司令部,除了在扬州城里烧杀抢夺外,对与扬州相邻的江都、高邮等县城及一些大的集镇也不放过。1940年,汪伪政权成立后,伪军在县城、大集镇上榨不出太多的油水,把触角伸到各乡村,老百姓苦不堪言。

在殷长奎的家乡,军队走马灯似的来来去去,有打着抗日旗号拉壮丁的,有打着“曲线救国”名义向村长要钱要粮的……殷村长虚与委蛇,为维护村里老百姓的安全煞费苦心。

殷长奎明白“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可参加什么样的部队才能救国呢?他一时拿不定主意。

1941年,日伪军出重兵,围剿苏锡常一带的新四军。新四军主力部队突破一道道封锁线渡江北上,转移到江都、高邮、宝应、兴化一带。为了适应新的斗争形势,苏中1师决定对部队进行整编。全师保留4个主力团,其余部队成立独立团与各县武装合作。

江都独立团由林辉才任团长。林辉才是福建人,1932年参加红军,经历过中央苏区第四、五次反围剿作战。1934年,在闽西苏区坚持了3年游击战。

林团长带部队来到殷长奎的家乡。殷长奎感到这支部队和其他部队不一样。新四军的官兵待人和气,一百多号人住进各家各户,与村民们同吃同住。他们把在战场上缴获的衣服、毛毯等战利品分给村民们。

林团长住殷长奎的邻居家,他每天很早就起床了,带士兵们到打谷场上训练。平时,林团长和村民们促膝谈心,宣传共产党的政策,讲抗战形势。他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村民们都愿意和他交心。林团长对手下士兵也很体贴,有一次,房东送两个熟鸡蛋给林团长补身子,林团长把鸡蛋送到一个生病战士的床前。

殷村长一改以往对日伪军只说好话不办实事的作风,整天忙东跑西,组织妇女给新四军做衣做鞋,动员青年参军……他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部队,这是一支真正为老百姓打天下的部队。”

殷长奎的堂哥殷长海也在新四军部队。殷长海几年前到江南打工,后来加入新四军。他对殷长奎说:“鬼子占领东北,只允许十户人家用一把菜刀。亡国的日子不好过,我们唯有参军新四军,把鬼子赶出中国才能过上好日子。新四军的部队是共产党领导的,官兵平等,一心救国,全心全意为了老百姓,中国的未来肯定属于共产党。你参加新四军吧!”殷长海还教殷长奎唱《新四军军歌》、《救中国》、《打倒日本》、《白菜心》等抗日歌曲。

“吃菜要吃白菜心,当兵要当新四军,打仗总是打胜仗,从来不欺老百姓,老百姓,老百姓,人人拥护新四军。”《白菜心》这首歌给殷长奎印象最深,歌词生动形象地表达了新四军是一支威武之师、仁义之师。

[原创]吃菜要吃白菜心  当兵要当新四军 ——访新四军老兵殷长奎

在殷长海的动员下,殷长奎参加了新四军,分到独立团8连1排。8连长是童国林,跟随林团长在闽西打了3年游击战,作战经验丰富。

殷长奎参军那天,粟裕师长来了。粟师长微笑着和新兵们亲切交谈,问寒问暖,一点没有架子,给殷长奎留下难忘的印象。他感到新四军的部队确实和其他部队不一样,官兵平等。

一天,十几个老百姓找到林辉才团长,痛哭流涕:“兴化伪军下乡抢粮,奸掳烧杀啊!……”

这十几个老百姓是兴化县城南边董家村的村民。两天前,驻兴化城外的伪军到董家一带抢粮牵牛,打伤了好几个老百姓,还烧了房子。

林团长眼圈红了,弯下身子安慰了这个又劝那个……蓦地,林团长的眼里掠过一道愤怒的波光,胸膛起伏,他站直了身子,大声说:“乡亲们!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是人民的队伍。我向你们保证,一定能把你们保护好!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林团长稳定来人的情绪后,派童连长带部队到董家村帮老百姓重建家园。

一个星期后,兴化伪军到董家村西边的河口村抢粮,董连长奉命带部队伏击。殷长奎第一次参加战斗,他埋伏在班长旁边,心里有点紧张。后来,枪一响,殷长奎跟着班长一起冲锋时,心里一点也不怕了。那是一场漂亮到伏击战,打死了几个伪军。从那以后,兴化的伪军再不敢轻易下乡了。

参加新四军的青年越来越多,部队壮大了,团部给各连队划活动区域,各连队的具体任务是在各村建立基层抗日政权,继续发展壮大队伍。8连分到郭村一带。

8连一到郭村,就安抚当地老百姓,帮老百姓修盖被战火毁坏的房屋,恢复生产。郭村一带的老百姓拥护新四军。

1942年,日伪军调集优势兵力把8连部队围困在荒田里,敌人封锁水路和大路,但堵不住纵横交错的田间小路,老百姓把白花花的大米悄悄送给新四军,自己吃杂粮。一位村长对童连长说“你们是真正为老百姓打仗的部队,我们支持你们。”

日伪军的多次疯狂扫荡,游击连伤亡不少,极需药品。童连长找林团长要药品。林团长说:“有一批药品已从江南运过来了。因为日伪军盘查很严,一时送不来,你到邵伯镇上找老沈商量一下。”

情报员老王的助手小李病了,童连长让殷长奎和老王一起去。第一次执行侦察任务,殷长奎心中新鲜、兴奋,又有点紧张,他问老王:“要不要带枪?”老王笑了笑:“你化装成什么人,就把自己当做什么人。”老王的镇定感染了殷长奎,他心中感到轻松了许多。

邵伯镇是个古镇,明朝时期设邵伯巡检司,民国设邵伯市,辖15庄5镇。日军占领邵伯镇后,在镇北建了个大碉堡,指挥部也建在那里。北门那边盘查较严,老王和殷长奎两个人化装成商人从西门进了邵伯镇。

地下党老沈在镇上开了一家茶馆作掩护,从事情报工作。老王和殷长奎走进茶馆,见一个中年人在看账本,老王取下礼帽,问:“老板在吗?给我们用刚烧开的水沏壶龙井茶。”这是地下党约定好的暗语。

那中年人抬头看了老王和殷长奎一眼,赶紧站起来说:“鄙人姓沈,就是这里的老板。屋里有刚烧的开水,请到里面品茶!”

进屋后,沈老板紧紧拉着老王的手说:“可把你们盼来了!”沈老板和老王谈好如何交接药品的事后,从屋里取出一份情报交给老王,老王收好情报后出了茶馆。

这次任务完成得很顺利,老王和殷长奎决定立即赶回去向林团长汇报。大街上,叛徒小张带着十几个伪军巡逻。小张认出化了装的老王,大喊一声:“他是新四军,抓住他!”老王拉着殷长奎拐进一个小巷里。一个老大爷在挑粪,见俩人跑过来,赶紧指着小巷东边一间破屋说:“快躲进去!”他俩刚藏好,后面的伪军追过来了,问老大爷:“看见两个新四军了吗?”“什么?新四军?刚才俩个跑过来的人是新四军?”“废话!快说!往哪跑了?”老汉往南边一指:“往那边跑了。”老王和殷长奎躲过这伙伪军,从东门出了邵伯镇。

小张原是团部警卫部队的,在一次战斗中被俘。老王想:“小张对独立团内部的情况太熟悉了,他的叛变对我们威助很大,必须立即采取措施。”

老王停下来,掏出笔和纸用暗语写了一封信,对殷长奎说:“小张不认识你,你再回一趟邵伯镇,把这封信亲手交给老沈。”殷长奎对刚才大街上发生的一幕还心有余悸,但想到老王让自己再回去送信,肯定还有重要的事要办,他没有犹豫。

老沈看完信,让殷长奎转告老王:“静候佳音。”殷长奎不知什么意思,又不好问。回到驻地,老王听了殷长奎的汇报,笑了笑。殷长奎想问,但他想起情报人员严守秘密的纪律,话到嘴边又咽下。是什么重要的信,让自己冒风险潜回邵伯镇,这成了殷长奎心中的一个谜。直到30多年后,殷长奎在扬州遇到老王,才知道,当年老王用暗语让老沈利用我方潜伏在日伪军内部的同志,放出风声:小张是新四军独立团林团长密派诈降的,今天他在大街上放跑了新四军情报员。

鬼子接到情报后立即调查,小张在大街上追捕老王和殷长奎未果的事,引起了鬼子的怀疑,对小张不敢重用了。后来,鬼子把小张调离邵伯镇。

8连刚到郭村时只有几十号人,不到两年时间发展到了200多人,童连长又组建了一个连队。殷长奎作战勇敢,童连长让他到新组建的连队担任班长。1944年初,林团长让童连长带8连到真武镇高家楼村一带待命。童连长把殷长奎调回1排任班长。

殷长奎到真武镇才知道,独立团的团部就驻在真武镇高家楼村。该村距离日伪军盘据的邵伯镇直线距离不到20里。由于群众基础好,团部一直没有被日伪军谍报人员发现。

8连调来后,林团长亲自抓部队训练,他说:“你们还没有和鬼子正式交过手,鬼子的战斗力远远超过伪军,没有过硬的军事素质,在战场上会付出血的代价。”

那些天,上午指导员讲战术理论和文化课,教唱抗战歌曲。下午,到野外操练。

有一天,林团长亲自安排殷长奎所在连队演习攻打鬼子据点。

据点前面是一条河,连长带机枪手和狙击手在正面吸引对方火力,1排、2排从两面包抄,3排断敌退路,殷长奎带爆破组泅水抵近“鬼子”据点。

爆破组成功摧毁据点,殷长奎带战友和残敌白刃战。他们奋不顾身,把假想敌人当着真的敌人,近用刀刺,远用枪打。

有一个战士子弹卡壳,被敌击中,退出演习。事后,林团长把这件事当作一个教训,在全团大会上强调“战前多准备,战时少流血”。

因为这件事,殷长奎被连长批评了,他很快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战场残酷无情,不会因为任何意外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枪是军人的生命,必须认真爱护。以后,殷长奎养成了每天检查士兵枪支的习惯。

晚上,林团长组织官兵们学习,学习的内容有《论持久战》、《新人生观》、《社会发展史》等。

经过一段时间的严格训练,8连战斗力大幅度提高。

1944年11月15日大早,100多日伪军从邵伯镇出发,直扑真武镇扬庄和周家庄扫荡,沿途抢了好几条民船。扬庄离团部驻地只有5里地。

林团长接到报告后,一拍桌子:“我要让他们有来无回!”转身喊警卫员,“通知警卫排和8连紧急集合。”

林团长命令童连长带1排抄敌后路,切断日伪军水陆退路,其余部队奔赴扬庄。

林团长带人赶到扬庄时,日伪军正押着十几条装满物资的船往邵伯方向开。林团长喊了一声“打!”手中的盒子枪瞄准最前面一条船上的舵手开了火。“当当”两枪,舵手中弹倒下,船在河中打横,后面的船成了活靶子,日伪军仓皇弃船上岸逃跑。林团长命令部队上船,把船上的物资全部运到岸上。

上岸的日伪军往邵伯方向逃去,没跑多远进了童连长的伏击圈,日伪军猝不及防,丢下几具尸体,退往周家庄南,凭借十几间民房负隅顽抗。童连长包围了这伙敌人,正准备全歼,突然背后响起歪把子机枪的枪声,鬼子乘4艘铁板船从邵伯方向过来救援。

鬼子登岸后,机关枪扫射,架炮轰炸。童连长乘鬼子架炮时,命令部队顺着田间的排水沟后撤50米。部队刚离开阵地,鬼子的几门小钢炮就吼起来了,炮弹落在他们刚刚撤离的地方炸开了。

这伙鬼子的枪法很准,战术动作也很迅速,殷长奎身边不断有战友中弹倒下,被围的伪军趁机冲出包围圈和鬼子汇合。日伪军的火力一下子强了起来,他们气势汹汹向1排发起猛烈进攻。1排的士兵大多是老战士,个个枪法不错,协同作战非常默契。一开始,他们面对鬼子一连串一气呵成的进攻战术,虽感愕然,但很快镇定下来,凭借地形,有板有眼地开枪还击,鬼子和伪军一时无法靠近,双方处于对峙状态。

林团长带大部队过来,独立团很快占了上风。冲锋号吹响了。殷长奎一跃而起,率先冲了上去。殷长奎没跑几步,突然感到胸口、右胳膊同时被重锤击中,几乎同时,一颗炮弹在他旁边炸响……殷长奎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殷长奎从昏迷中醒来,感到又饥又渴,身子下面是一滩血,东边的朝霞血红。“我躺在这里多久了?”一阵冷风吹来,殷长奎的脑子开始清醒起来,他想起受伤时的情景,一颗子弹打在胸口,一颗子弹打在右胳膊上。他当时好像还听到炮弹的爆炸声,以后的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他很惊讶——我还活着?!

殷长奎努力抬起头,发现自己躺在麦田里。早晨下了霜,青青的麦苗上,一片雪白。远处村子里不时传来鸡鸣声。

一阵杂乱而匆忙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带队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快!看看有没有活着的。”

“是我们的人。”殷长奎心中一喜,用尽力气喊了声“同志!”又昏了过去。

殷长奎再次醒来时,已躺在后方医院的病床上了。医生说:“小伙子,你的命真大!一颗子弹贯穿你的右胳膊,我们已经给你包扎了。一颗子弹打在你胸口,幸好有块银元挡了一下,银元凹下去了,却救了你的命。你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你的右胳膊将来很难再举起来了。

殷长奎身上有银元的事引起政治部门的注意。那时新四军部队除了发生活用品外,不发军饷。新四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一切缴获归公。新四军的干部没有一个人有私产。殷长奎身上的银元是从哪里来的?政治部门的一位同志找殷长奎谈话。

[原创]吃菜要吃白菜心  当兵要当新四军 ——访新四军老兵殷长奎

来人礼节性的问候后,开门见山:“这银元是从哪里来的?”殷长奎说:“银元是假的。”“假的?”来人感到有点意外,脸色微变。殷长奎讲了这块假银元的来历。

殷长奎的奶奶为人善良。有一年春节前,她去镇上买年货,看见街上有了个妇女在哭。原来,那妇女的奶奶病了,家里没钱买药,就把家里一只生蛋的老母鸡拿到集市上卖。有人给那妇女一块银元,把鸡买走了。妇女到药店买药,老板说这银元是假的。那妇女再找买鸡的人,哪里还有影子啊!急得哭了起来。殷长奎的奶奶接过银元,轻轻敲了一下,发现是假的。

“这银元是真的吗?”那妇女声音忐忑。殷长奎的奶奶正想说明,抬头看见那妇女悲伤的面容,话到嘴边却变了:“是真的,就是有点旧了,我换个新的给你。”那妇女如释重负,高兴地接过钱,到药店买药去了。

后来,殷长奎参军,奶奶到庙里求了个护生符袋,假银元就放在袋里。参军后,殷长奎接受共产主义思想教育,思想境界提高了,觉得把护生符袋放在身上太可笑了,就把袋子扔了。假银元是奶奶行善积德的见证,他一直带在身上。想不到当年奶奶的一念之善,救了别人的急,几十年之后,又救了自己一命。

这次战斗打死了十几个伪军,鬼子伤亡数目不详,因为尸体被鬼子运走了。缴获机枪1挺,步枪十余支,截获了敌人抢去的所有物资。物资全部还给原主。我方牺牲了19名战士。19位烈士的遗体就地安葬。建国后,扬庄人民在村庄西首,邵盐河边建了一座陵园。19位烈士的遗体迁到陵园重新安葬。

陵园大门朝东,东西长30米,南北70米,正中矗立着“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的纪念碑,巍峨雄伟。纪念碑的两边各有一块大石板,上面分别刻着“解放邵伯战斗简介”、“扬庄保卫战简介”。

纪念碑的北面是“烈士公墓”,埋着19位烈士的遗骸。公墓后面的围墙上刻着烈士们的名字和年龄。他们最小的17岁,最大的22岁。

[原创]吃菜要吃白菜心  当兵要当新四军 ——访新四军老兵殷长奎

[原创]吃菜要吃白菜心  当兵要当新四军 ——访新四军老兵殷长奎

守陵的老人叫周向平,今年80岁,在这里守护陵园已经20多年了。周老每天到陵园打扫,修剪树木。交谈中得知,周老的收入很少,可他不在意报酬多少,他说:“抗战期间,里下河一带有很多支部队,国民党的正规军,张星炳是‘野三旅’……他们的武器装备都比新四军好。可地盘越打越大,最终坚持到抗战胜利的是新四军。新四军为了人民不怕流血牺牲,共产党一心想着人民!能在这里陪伴烈士们是我的幸福。”

[原创]吃菜要吃白菜心  当兵要当新四军 ——访新四军老兵殷长奎

新四军能够不断打胜仗,离不开人民的支持。新四军能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依靠群众,不是靠物质上的给予,而是信仰的力量。这种力量在周老身上传承了。

建国后,殷长奎一直生活在农村,过着简陋平淡的生活。殷长奎90岁时,开始有志愿者来看他,殷老很开心。他告诉志愿者:“我的右胳膊几十年不能举起来,现在能举过头顶了。这是托你们的福啊!”

有一次,志愿者问他:“您有没有什么困难,需要我们帮忙?”殷老摇摇头说:“你们来看我,说明没有把我忘记,我很高兴!我现在生活很好,没有困难。”他指着家门口不远处的一处土坟说:“那是我的引路人堂哥殷长海的坟。我参军不久,他就牺牲了。牺牲时不到20岁。我以前经常去扬庄烈士陵园看望牺牲的战友,和他们相比,我不知幸福多少呢!”

这位善良乐观的抗战老兵让人满怀敬意。我们要继承这种精神,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好,早日实现强国富民的中国梦!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3500796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9/10/10 22:05:56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487271
      • 工分:172219
      左箭头-小图标

      温暖老兵,继承老兵信仰!

      2020/2/10 20:22:0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吃菜要吃白菜心 当兵要当新四军 ——访新四军老兵殷长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