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孙策转战江东后重返曲阿的过程,以及袁术两次封赏孙策的时间考论

共 8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0268548
  • 工分:6840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孙策转战江东后重返曲阿的过程,以及袁术两次封赏孙策的时间考论

小A点评三国风云人物:孙策(九)梅陵寻踪

文:小A斯蒂芬

孙策渡江以后的作战过程在《三国志孙策传》中的记载是比较模糊的,他具体是如何攻打曲阿刘繇的,基本上没有明确的说明。所以包括秣陵之战的过程,都必须从其他辅助材料中去获取信息。

据《江表传》记载,孙策在秣陵之战中放弃攻打“地势险固”的笮融营之后“攻破繇别将於海陵,转攻湖孰、江乘,皆下之。”也就是说孙策在拿下秣陵,并放弃了继续与困守在孤营中的笮融进行纠缠,而攻打了刘繇的另一个屯驻在海陵的别将,然后又转攻了湖孰和江乘,并且都非常顺利的打了下来。

表面上看这段记载好像没什么问题。但如果你去看地图就会发现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我们今天的海陵作为地理名称是一个区的名字,他是今天江苏省泰州市下辖的一个区,叫做海陵区。也即是说当时的海陵县就在今天的泰州市境内。而这个位置在汉末时期是隶属于徐州的广陵郡。这里距离秣陵要远很多。

从地图我们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孙策在秣陵放弃了攻打笮融营后,按着《江表传》在这里的说法,他是一路向东北挺进,越过了曲阿,去到广陵郡攻打了海陵,然后又转回来秣陵去攻打了湖孰和江乘。按着《三国志吴书周瑜传》和《三国志吴书程普传》中的记载,在这之后孙策率领的部队才攻打了曲阿。实际上就等于是在说孙策他兜了一个圈子,终于完成了“渡江转斗”的作战经过。

孙策为什么要兜这么大一个圈子呢?从现实逻辑来看,这显然是不真实的。所以《江表传》中的这段记载是非常有问题的。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很显然就是出在海陵的地理位置上。不过这个问题并不难以解决,据司马光在《资治通鉴》兴平二年条目下记载“时彭城相薛礼、下邳相丹杨笮融依繇为盟主,礼据秣陵城,融屯县南,策皆击破之。又破繇别将于梅陵,攻湖孰、江乘,皆下之,进击繇于曲阿。

也就是说司马光判断,孙策放弃笮融营后,从秣陵所攻打的下一个地点是梅陵,而不是海陵。

很显然,在这里司马光认为《江表传》中的记载是存在错误的,由于梅陵和海陵的称呼,只存在一个偏旁部首的不同,所以《江表传》中的记载是属于流传过程中的传抄错误。这就是司马光的观点。

那么梅陵的具体位置是在哪里呢?由于我们现在没有具体的史料可以佐证《资治通鉴》中记载的“梅陵”说法是否正确,也不知道司马光采用的这种说法的原始来源是什么。所以搞清楚“梅陵”的具体位置成了佐证这条史料的重要方向。

关于梅陵的具体位置,由于其已经不具备现在行政区域划分的属性,所以我查了许多地图也没有找到这个地方。不过还好,最终在《方舆纪要》中找到了答案。

《方舆纪要》是清朝初年地理学家顾祖禹所编撰的一部古代中国历史地理、兵要地志专著,又叫做《二十一史方舆纪要》或《读史方舆纪要》。在2005年中华书局曾经出版过全版。

在这本地志专著中明确记载,在南宋祝穆所编撰的地理类书籍《方舆胜览》中,有这样一段话“雨花台在城南一里,据冈阜高处,俯瞰城[yīn],江山四极,无不在目,即聚宝山之东巅也。山麓为梅冈,或谓之梅陵,相传汉梅鋗屯兵地。孙策破刘繇别将于梅陵,即此。

所谓的雨花台,就是南京聚宝山最高处,因南朝梁武帝时期,高僧云光法师常在此地高座寺后的山顶设坛讲经,每有花雨飘散,故而得名。从这段记载来看“梅陵”指的就是聚宝山东侧山麓上的一个高岗。虽然《方舆胜览》认为这里是汉初名将梅鋗(读音[juān]或[xuān]或[juàn])屯兵的地方,但也只是“相传”而已。不过从地理位置来看,孙策倒是极有可能到过这里,所以《江表传》中孙策放弃笮融营后,所攻打刘繇别将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的这个梅陵,而不可能是广陵郡的海陵。

在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说明,就是在《三国志吴书周瑜传》和《三国志吴书程普传》中都没有提到孙策攻打梅陵的相关记载。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两部传记中的相关记载原文:

《三国志吴书周瑜传》“乃渡江击秣陵,破笮融、薛礼,转下湖孰、江乘,进入曲阿,刘繇奔走,而策之众已数万矣。

《三国志吴书程普传》“策到横江、当利,破张英、于麋等,转下秣陵、湖孰、句容、曲阿,普皆有功,增兵二千,骑五十匹。

从这两段记载来看,虽然都没有提到孙策攻打梅陵的战役,但是这并不能以此否认梅陵之战的存在。因为这两段记载是以传主为出发点来进行记载的,所以其实他说的是周瑜和程普的作战经历,而不是孙策的作战经历。也就是说周瑜和程普极有可能并没有参与孙策攻打梅陵的战役。孙策应该是自己或者是和其他的将领一起率兵攻打了驻扎在梅陵的刘繇别将的。

孙策拿下梅陵之后,就率领着周瑜程普等将领一起继续向曲阿进兵,先后转战湖孰、江乘、句容等地,最终来到了曲阿城下。

此时此刻的刘繇其实已经失去了在曲阿的主动权,毕竟这里曾经是孙氏家族的根据地,否则孙坚也就不会安葬在这里了。

据《三国志刘繇传》记载,刘繇迫于孙策的压力,于是就“奔丹徒,遂溯江南保豫章,驻彭泽。

丹徒就是今天江苏省镇江市的丹徒区,它是位于曲阿的北方,而豫章则在南方。从这里“遂溯江”的记载来看,刘繇是要到丹徒乘船走水路南下豫章的。他之所以要南下去豫章发展,在《袁宏汉纪》中给出过一个解释。据《袁宏汉纪》记载“刘繇将奔会稽,许子将曰:‘会稽富实,策之所贪,且穷在海隅,不可往也。不如豫章,北连豫壤,西接荆州。若收合吏民,遣使贡献,与曹兖州相闻,虽有袁公路隔在其间,其人豺狼,不能久也。足下受王命,孟德、景升必相救济。’繇从之。”

这里说的许子将,就是汝南名士许劭。

许劭,字子将,汝南平舆(今河南平舆县射桥镇)人。汉末著名人物评论家,也是汉末著名评论活动“月旦评”的发起人之一。他最有名的一件事就是对曹操说了那句品评曹操的名言“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据《后汉书许劭传》记载,刘繇为扬州刺史占据曲阿的时候,许劭投奔到刘繇的手下成为刘繇的幕僚。从《袁宏汉纪》中许劭说的这段话来看,他对孙策的举动可以说已经看的非常透彻。对于刘繇未来的发展方向中的利弊关系,也已经讲的非常清楚,基本上算是做出了正确的规划。只不过他错误的估计了曹操和刘表的能力以及态度,为日后刘繇团队在豫章的发展所遭遇到的困境埋下了伏笔。他自己也和刘繇相继病死在了豫章。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孙策进驻曲阿之后,应该是做了短暂的休整。《三国志吴书》在这里写下了这样一段对于孙策的溢美之词“策为人,美姿颜,好笑语,性阔达听受,善於用人,是以士民见者,莫不尽心,乐为致死。刘繇弃军遁逃,诸郡守皆捐城郭奔走。”在《江表传》中更是出现了“百姓闻孙郎至,皆失魂魄”以及“民乃大悦,竞以牛酒诣军”的记载。这里所说的“百姓闻孙郎至,皆失魂魄”可不是说百姓一见到孙郎就丢掉了性命,而是说百姓见到英俊的孙策,就被其所折服,竟然有些失魂落魄。而百姓以“牛酒诣军”的事情也应该是属于实情,不论这些百姓是迫于威慑还是出于真心,都符合事物正常的发展过程。这也是孙策下令军士禁止掳掠,与民秋毫无犯“鸡犬菜茹,一无所犯”的必然结果。

有了百姓的支持以及其所贡献的这些“牛酒”,也就是牛和酒,孙策应该会安排有一场犒劳封赏将士的宴会。之后,归纳起来孙策应该是做了这样几件事。

一个是派人将之前安置在阜陵的母亲及家人迎接重返曲阿,证据就是“遣将陈宝诣阜陵迎母及弟”的记载。

二个是下令接收刘繇、笮融遗部的军兵。《江表传》记载孙策“告诸县,其刘繇、笮融等故乡部曲来降首者,一无所问;乐从军者,一身行,复除门户;不乐者,勿强也。”这件深得人心的举措为孙策进一步迎来了口碑,也为孙策迎来了“见兵二万馀人,马千馀匹”的结果。奠定了他“威震江东,形势转盛”的基础。

三个就是制定下一步的发展计划。据《三国志吴书周瑜传》记载“刘繇奔走,而策之众已数万矣。因谓瑜曰:‘吾以此众取吴会平山越已足。卿还镇丹杨。’也就是说孙策佣兵数万以后,就让周瑜率领本部代为管理丹阳郡,而他自己则率兵继续去平定“吴会”讨伐山越豪强。

所谓吴会,我们现在一般理解是有四层意思。第一层是秦和西汉时期会稽郡的郡治是在吴县,郡县的连称为吴会。第二层含义是东汉时期将会稽郡一分为二,为吴郡和会稽郡,而吴会则是这两个郡的并称或简称。第三层意思就是今天对吴郡和会稽郡的故地的一种泛称。第四层含义就是在唐朝以后对平江府,也就是今天的江苏省苏州市的一种俗称。

在孙策这段“吾以此众取吴会平山越已足”的话中,“吴会”一词很明显是指吴郡和会稽郡的并称简称,也就是第二层含义。

孙策在曲阿休整期间,还发生了一件重要的大事,就是袁术派人到曲阿封赏孙策为“殄寇将军”这件事。

在《三国志吴书》的记载中,袁术在孙策起兵离开寿春去协助吴景孙贲攻打江东的时候,为了孙策领兵方便,袁术给孙策封了一个“折冲校尉,行殄寇将军”军衔。原文记载是这样:“策乃说术,乞助景等平定江东。术表策为折冲校尉,行殄寇将军,兵财千馀,骑数十匹,宾客愿从者数百人。

在这段记载中,“折冲校尉”和“殄寇将军”的军衔是同时出现,而且是并行兼容的存在,所以让人有一种两种军衔称呼同时授予孙策的感觉。但是校尉和将军,都是属于军衔级别中划分属性的官职,而且将军的级别肯定是要高于校尉的,所以这两种军衔同时赋予孙策的可行性根本不可能存在。真实的情况应该是袁术封孙策为折冲校尉在前,而封孙策为殄寇将军在后。那么这两个封赏的具体时间是在什么时候呢?

个人感觉,袁术应该是在孙策从寿春出发的时候封孙策为折冲校尉的。“校”是军事单位的编制,而“尉”则就是军官的意思。“校尉”连在一起就是掌管一定军事部队的长官。袁术当时给了孙策一千多人的兵马,所以给孙策封一个校尉是合理的情况。

那么殄寇将军的军衔又是在什么时候授予给孙策的呢?个人分析认为,应该就是孙策屯驻曲阿的期间。而且在《吴录》中所记载的一篇孙策写给朝廷的表文中,也明确有“兴平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於吴郡曲阿得袁术所呈表,以臣行殄寇将军;至被诏书,乃知诈擅。”的记载。

可见,殄寇将军的军衔的确是袁术在孙策屯驻曲阿时期授予孙策的。

袁术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派人授予孙策这样一个将军的军衔,应该是有两种考虑。首先当然是对孙策职务的一个升级。这个时候的孙策,手下已经统领着一支两万多人的部队,再继续以校尉的身份领兵显然是缺乏权威性的,所以给他升级为将军更为合理一点。其次就是对孙策忠心程度的一次考察。

史书中并没有记载袁术这次是派遣了谁为使者去给孙策封的官,但是想来这个使者一定是袁术深为信任的人物。这个使者来到曲阿,除了给孙策封官以外,他最重要的任务是要来观察孙策实力大增以后的动向问题。也即是说,在这个时候的孙策还承不承认自己是袁术的属下,他有没有背叛袁术的想法,有没有造反之心。只有确认了孙策没有背叛造反之心,袁术才能够进一步实施自己称帝的计划。

那么孙策将会如何应对呢?他到底有没有造反之心呢?请看下一篇纪传体三国评传为您继续解读。

小A斯蒂芬发表于2019年9月23日。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3495703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9/9/23 9:26:4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孙策转战江东后重返曲阿的过程,以及袁术两次封赏孙策的时间考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