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庐江之战真实过程,曲阿之战真实背景,扬州袁术双线作战下的转机

共 25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0268548
  • 工分:6840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庐江之战真实过程,曲阿之战真实背景,扬州袁术双线作战下的转机

小A点评三国风云人物:孙策(四)策拔庐江

文:小A斯蒂芬

孙策丹阳募兵被泾县大帅祖郎所击败之后,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继续留在丹阳募兵自由发展。由于有袁术的授权,孙策继续留在丹阳发展合理合法。但是他募兵的难度系数已经加大,毕竟在战乱时期兵源本就不足,何况之前还损失了数百人马。另一条路就是返回寿春去见袁术,继续索要自己父亲孙坚的旧部以及各种政治利益。虽然这种软磨硬泡的做法难免有些厚脸皮的嫌疑,但是这仍然不失为是一条快速崛起的捷径。而且对于孙策来说,丹阳募兵失败的惨状或许可以用来粉饰自己的忠诚,以博取袁术对自己的同情。

于是,孙策很自然的选择了返回寿春去见袁术。个人猜测,孙策一定会以攻打泾县大帅祖郎,报仇雪耻为由,再次提出向袁术讨要父亲孙坚旧部的请求。而这一次袁术于情于理无论如何都已经无法拒绝。

据《江表传》记载“术以坚馀兵千馀人还策”。 袁术不但将孙坚旧部还给孙策,为了弥补孙策官职低微领兵难以服众的不足,还让时在寿春的太傅马日磾“以礼辟策,表拜怀义校尉”。

在孙策被表拜怀义校尉之后在这里《三国志》记载了一件比较特殊的事情“术大将乔蕤、张勋皆倾心敬焉”。

乔蕤和张勋是袁术非常信任与重用的属下将领,曾经参加过袁术许多重要的战事。按照常理来说在袁术的手下,能够得到他们两个人的尊敬,对于孙策来说称得上是比较有成就感了。可问题是,当时的孙策并没有为袁术立过什么像样的功劳,一次丹阳募兵还是以失败收场。这样看来乔蕤和张勋对孙策的这种尊敬应该并非来自于真心,这种记载或多或少还是有浮夸的成分。这恐怕还是跟袁术对孙策的重视程度较其他人为重有关。

袁术重视孙策的主要表现,除了上一篇我们讲过的袁术意图收孙策为义子的“使术有子如孙郎,死复何恨!”这句话以外,还有一件实实在在的事情,那就是孙策在袁术营中杀逃兵的事情。说是有一次孙策手下的一个骑兵犯了罪,逃到了袁术的军营里躲避,估计这个骑兵与袁术营中的内厩官关系不错,所以才躲到了内厩之中。所谓内厩,其实就是宫中或者军营里的马厩,主要就是管理马匹和车辆。但由于马匹是冷兵器时代的主要交通工具,所以一般内厩官都由比较信任的人来担任。孙策的这个骑兵之所以逃进袁术的军营躲避,应该是判断孙策不敢进营来抓人。可是没想到,孙策不但带兵擅自进了袁术的军营抓人,还让手下就在袁术的营中将这个逃兵就地斩首。

这件事一般理解孙策其实是做的有些过分了,毕竟是在袁术的军营里,擅自进营中抓人已经是逾越制度,还直接在袁术的军营里杀人,这简直是不把军营主人放在眼里。所以这件事肯定不能就此了事。所以杀人之后,孙策就直接去向袁术谢罪。

我们可以想见,当时应该是有许多人都在看着袁术会如何处理这件事。作为袁术的内厩官应该有着与袁术比较亲近的关系,他之所以私自藏匿孙策的骑兵应该也是有着特殊关系的原因。而孙策进袁术的军营杀人这件事又是属于孙策越级擅自行事,所以其实我们有理由为孙策捏一把汗。孙策这一次恐怕是要凶多吉少。

不过,这件事情的结果却是出人意料,而又在情理之中。袁术问明了前因后果之后,并没有怪罪孙策,也没有追究任何责任。袁术对孙策说道:“兵人好叛,当共疾之,何为谢也?”意思是说“对于士兵叛变这种事,我们应该都很痛恨这种行为,你有什么好谢罪的地方啊?”

结果就这样不了了之的结束了。但是在这件事之后,史书记载“军中益畏惮之”,也就是说从这件事之后在袁术的军中都开始对孙策畏惧忌惮。毕竟不是谁都能在袁术的军营里杀人而又安然无恙的。

不管怎么说,孙策终于部分的要回了自己父亲的旧部,虽然只有一千多人,但这是真正的孙家军,孙氏家族的嫡系部队,非其他藩属可比。

孙策得到孙家军部队以后,第一件事当然是要去讨伐祖郎,以雪前耻。据《三国志吴书妃嫔传》记载“孙策与孙河、吕范依景,合众共讨泾县山贼祖郎,郎败走”。这算是孙策领兵以后的第一场胜仗。这场胜仗应该是为孙策换来了袁术许为九江太守的口头承诺。不过,袁术又很快反悔,改用丹阳陈纪担任了九江太守。这件事过去以后,袁术也不可能让孙策歇着,找了个借口发起了攻打庐江的战事。具体来说就是袁术为了打徐州而向庐江太守陆康借粮,遭到陆康的拒绝。结果袁术就大怒,借机命孙策带兵攻打庐江。

这件事倒是正中了孙策的下怀,因为在之前孙策一家在庐江居住的时候,孙策因为某些事情曾经前去求见陆康,却遭到了陆康只让主薄接见自己的冷遇。孙策正惦记着如何报这个仇,正好与袁术攻打庐江的计划谋和到一起。更何况袁术还将庐江太守的职位许诺给了孙策。

在《三国志孙策传》中,孙策攻打庐江太守陆康的记载比较简单,只有“策攻康,拔之”这样区区五个字。感觉上孙策好像是轻轻松松的就打了个大胜仗。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这件事在历史上其实还有一个不一样的版本。

陆康这个人在大家的认知里似乎不太有名,但其实他可是江东陆氏家族的重要人物,他的儿子就是留下二十四孝典故之一“陆郎怀橘”中的陆绩,后来“火烧连营”的陆逊,也是陆康家族中人。在《后汉书》中陆康也是有过传记的重要人物。

据《后汉书陆康传》记载“时袁术屯兵寿春,部曲饥饿,遣使求委输兵甲。康以其叛逆,闭门不通,内修战备,将以御之。术大怒,遣其将孙策政康,围城数重。康固守,吏士有先受休假者,皆遁伏还赴,暮夜缘城而入。受敌二年,城陷。月余,发病卒,年七十

从这段记载来看,孙策被袁术派遣去攻打庐江似乎并没有那么顺利,恰恰相反孙策虽然对庐江太守陆康实行了“围城数重”的强力打击,但是由于陆康的人气超高,他许多的不在城中的手下吏士或者朋友全都纷纷赶回,甚至有的还趁夜偷偷的潜入城中协助守城。最终导致孙策的这场庐江攻围战打了两年之久,才终于攻破庐江郡的治所舒城,取得最终的胜利。

在《后汉书》中,还特别记载了庐江失守以后,陆氏家族“宗族百余人,遭离饥厄,死者将半”的状态。从这段记载我们可以感觉到,在陆康的时代,陆氏家族就已经是江东名门大族、望族了。而且除了他们的老家吴郡以外,庐江郡也已经成为了陆氏家族的重要聚集地。这与陆康担任庐江太守是分不开的。

那么,《三国志孙策传》中所记载的庐江之战和《后汉书陆康传》中多记载的庐江之战,哪一个版本更为真实呢?

由于这两段记载在史书中都是属于孤证(《三国志程普传》中虽然有程普跟随孙策“从攻庐江,拔之”的记载,但是由于其与孙策传中庐江之战的叙述方式类似,所以可以看做是相同的记载)的记载,所以很难分辨出哪一个更为真实。

不过,我个人在对《三国志孙策传》中的一个词所产生的深度猜想中或许可以证明《后汉书陆康传》中的记载才是真实的。这个字眼就是扬州刺史刘繇霸占曲阿迫逐吴景和孙贲之后,袁术又派遣故吏琅邪惠衢带领吴景孙贲反攻刘繇,并与刘繇的部将樊能、于麋、张英展开大战的“连年不克”四个字。

刘繇的故事我们以前曾经专门讲过,他被任命为扬州刺史是在兴平元年,由于扬州的州治在寿春,已经被袁术所占领,所以刘繇就决定绕过九江郡打算直接去江东发展。过江以后,他所面对的第一个重要城市就是曲阿。由于这里当时是孙氏家族的势力范围,所以他必须先与孙氏家族的代理人进行沟通才能够顺利的进驻曲阿作为自己的根据地。这样一来当时的丹阳太守吴景以及丹阳都尉孙贲就成了刘繇所要说服的人。

事情进展的也颇为顺利,据《三国志刘繇传》记载,刘繇“欲南渡江,吴景、孙贲迎置曲阿”,也就是说刘繇能够顺利的进驻曲阿全都是得益于吴景和孙贲的认可。

吴景和孙贲的这种“迎置”态度,其实是代表了他们是有拥护刘繇为扬州刺史的这种想法的。

那么,吴景和孙贲为什么要拥护刘繇呢?要知道他们当时可是袁术的属下。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大概主要是有两点,一点是刘繇拥有朝廷的正式任命诏书,虽然这份诏书只能算是个空头支票,但是毕竟还是朝廷正式任命的,具有合法的地位。另一点就是孙氏家族几代掌门人对于袁术出尔反尔的灰心所致。

孙坚时代袁术数次答应让孙坚担任豫州刺史的,但是始终没有兑现承诺。孙贲接管孙家军的时候,也曾经答应让孙贲做豫州刺史,可是转眼就又反悔,最后只让孙贲做了个丹阳都尉。这些都让吴景和孙贲看透了袁术的为人,所以在他们的心里早就有另投明主的想法。而刘繇的到来恰恰让他们看到了机会,于是在暗中背叛袁术投效刘繇,并协助刘繇在曲阿站稳脚跟。

应该就是在这之后不久,爆发了袁术派遣孙策攻打庐江太守陆康的庐江之战。在庐江之战战事的初期,刘繇就做出了迫逐吴景和孙贲的决定。刘繇之所以这样做,应该是考虑到吴景孙贲是袁术所任命的官吏又与攻打庐江的孙策为同一利益集团,害怕他们会联合起来对付自己。

吴景孙贲不得不向袁术求援,好在之前他们秘密帮助刘繇的事情并没有暴露出来,于是就发生了袁术任命琅邪人惠衢为扬州刺史,带领吴景和孙贲反攻江东,拉开了曲阿之战的序幕。

也就是说孙策攻打庐江的庐江之战与惠衢、吴景和孙贲反攻江东的曲阿之战,一前一后基本上是在同时进行。个人猜测,对于刘繇和陆康来说,这两场战役恐怕还存在着互为呼应的协作关系。刘繇和陆康都是朝廷亲自任命的官职,所以在心理上他们应该是存在着相互的认同感。而且两场战役全都陷入到了鏖战的地步。首先就是曲阿之战袁术方的“连年不克”。

所谓“连年不克”,就是至少要经历一个年关,也就是从兴平元年一直打到兴平二年,而且始终在打却一直没有结果。不过,在这个时候西部的庐江战场却迎来了终结的曙光。

孙策发动的庐江之战,其实应该并没有像《三国志孙策传》中所描述的那样轻松简单,而是应该像《后汉书陆康传》中所记载的那样达到历时两年的时间。只不过这个两年可不是两周年24个月的两年,而是像我们前面刚刚说过的那样是度过一个年关的两年,也就是民间传统算“虚岁”的两年。考虑到陆康家族在庐江的稳定地位,孙策能够打下庐江可能至少也要在六个月以上的时间。不过,最终孙策经过艰难的鏖战还是拿下了庐江,结束了庐江之战。

可是,在这个时候,袁术再一次食言,没有兑现自己任命孙策为庐江太守的承诺,而是改用了自己的心腹故吏刘勋担任了庐江太守。

袁术虽然重视孙策,但是一直都并不重用孙策。即便是在交给孙策兵权以后也是如此。这一点主要是袁术对孙氏家族的发展长久以来的担心与畏惧所致。但这件事反过来从袁术的角度来讲也是无可厚非,必定袁术也是预见到孙氏家族崛起的可能性的。所以才一直限制着包括孙贲以及孙策在内的孙氏子弟的发展,即便是孙策立下再大的功劳,也不会换来实质性的利益结果。这一点以孙策的聪明也不会不懂。所以在面对袁术前后两次失言的情况之下,《三国志》写下了“策益失望”四个字。

我们可以想见到,孙策在面对这一切的时候所表现出的失望与无奈。在这种失望与无奈之下,应该怎么办,成了孙策及其团队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不过,在那之前孙策还有一件必须要去解决的事情,那就是刘繇霸占曲阿,迫逐舅舅吴景和从兄孙贲这件事。这个仇孙策一定要报!更何况,自己的母亲以及家人之前正在曲阿居住,而曲阿现在正在刘繇的控制之下。

小A斯蒂芬发表于2019年8月26日。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9/8/26 17:26:0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庐江之战真实过程,曲阿之战真实背景,扬州袁术双线作战下的转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