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二战原创>墨色格拉夫(长篇小说)

共 8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093398
  • 工分:2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二战原创>墨色格拉夫(长篇小说)

[简介]

1938年,德国吞并奥地利,就此拉开二战序幕。他和她,她和他,他和他,还有她…… 黑色恋曲悄然奏响,1938至1945。迷幻与忧郁之蓝,鲜血与火焰之红,暗夜与死亡之黑。 最终的时刻,一瞬间扬起的寒光。

《墨色格拉夫》

第一部蓝色爵士乐

作者:百目鬼妹

(一)

灰蒙蒙的天空阴沉湿闷,好像要下雨。

横向的石砖路,灰白、空无一人。一排人字顶屋舍,砖木外墙、简朴的窗户,座座都暗无灯光,死气沉沉。从外朝里看,黑乎乎不见人影。

一种废弃的荒凉仿佛无限延展。

屋舍与屋舍之间,夹着一条上坡的小巷,尽头露出教堂的尖顶。巷道间,戴头盔持轻机枪的德军士兵身影。

几个德军端着轻机枪往上走去,踏着整齐的步伐,前面押着一群人。人们脚步钝重,缓慢地走着。

在德军的冷声喝令下,他们默默进入教堂的院子。

全副武装的纳粹士兵围在院子四角,一声喝令,被赶到院中的人们停了下来。雨前的早晨潮湿而闷热,人们却抖瑟着,像御寒般挤拥成一团。

一个党卫军上尉走过来。他约三十岁,身材修长,体态均匀,有短短的浅金色头发和碧蓝眼睛,鼻梁坚毅而挺拔,低颧骨薄嘴唇,典型的雅利安美男子长相。

此时,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冷硬的直线。他站住,交叉双臂注视,脸色同样硬冷。

人们站着打颤,神色惊慌。

上尉盯着他们看,毫无表情地开口,声音像在冰窑里冻过,硬梆梆的冷。

“昨天我们的一名士兵被打死,在你们的地方。杀死他的是谁?”

沉默。没有任何话语,只有细微的小声音传出,像衣服摩擦声,肩部的剧烈抖动,关节的格格响声。

上尉的目光巡视,从人们的脸上扫过。一张张脸除了害怕不安,就是茫然无措。没一个回答,好像都吓呆了。

“有没有人知道?说出来,我就放过你们。”

阴沉沉的静寂。军官仔细注视他们。荷枪实弹的士兵从各个方面威胁地看押人群。

“没有人吗?”军官声音略扬,一字一顿:

“有人死了,在你们附近被打死,不可能没人知道。”

人们张皇不已,蜷缩在衣服里。上尉用阴冷的目光久久注视他们。

“是没有人知道,还是,不肯告诉我?”

声音压低下去,充满威胁的压迫,周围空气冷凝起来。众人冷汗直冒,冷得直打哆嗦。

“真遗憾。”上尉轻轻一摇头,作了个手势,走到一边。士兵们端起枪,逼近人群。人群紧紧拥簇,来不及喧嚷,响起了噼噼啪啪的枪声。机枪发出连续的白光,一阵迅猛的枪声跳动,压倒一片尖叫。

混乱过去,阴森悲惨的寂静。

上尉上前,和士兵们审视满地的躯体。他们把压在上面的尸体踢开,发现动弹的呻(*)吟的就补上一枪。

上尉眼神冷静,一丝不苟好像车间流水线作业。他绕着尸堆巡睃,像出厂前的最后一道工序,对制成品进行最后的调整检查。

蓦然,他一眼瞥见下面露出一只小手。那手轻微动了一下。他一脚将尸体踢开,正要补枪,刚一抬手,却愕然定住。

尸体下,有一对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紧紧抱着女孩儿。女孩儿垂着俩条金黄的小辫,发梢散开,刘海蓬松,俩眼紧闭,平仰的脸孔白皙得跟瓷娃娃似的。

男孩儿侧着身,细瘦的胳膊环着女孩儿,整个身体紧紧覆住她。金棕色头发垂落遮住他半张面颊,却挡不住他清秀的轮廓。

俩人都十二、三岁模样,秀气,纤巧,尤其是女孩,美丽得像天使。

尸体掀开的一霎那,上尉感到了令人窒息的美。有那么一刹,心脏在心口停止跳动,手指也控制不住板机。

那是许久没有的冲动。军官呆愣片刻,收起了枪,无视身边士兵好奇探究的目光,发出指令:

“看看他们!有没受伤!”

他说,径直将女孩儿抱了起来,放到墙根。男孩被士兵抱离地面,一道鲜血从他的肩膀流出,顺胳膊淌落。

“这个胳膊受伤了,女孩没事,只有点擦伤。”士兵检查后说。

上尉看着他们,女孩儿应该是着地的时候右胳膊与地面摩擦,有些小瘀伤,男孩的则是左肩被子弹灼伤。他可以想象,男孩儿在开枪的一瞬间把女孩儿扑倒,保护了她。

“医药包!”一个士兵匆忙提来了便携式的医药包。上尉从包里取出酒精和伤药,给男孩消毒上药,绑上绷带。不过给女孩儿擦药的时候,他更加认真细致,好像在擦拭精美易碎的瓷器。

“要下雨了,抱到里面去。”听到他说,一个士兵一脚把教堂的门踢开。

教堂也空荡荡的,这是一次肃清活动。他们来到休息室,把俩个孩子轻放到长椅上。

俩人都没醒,也许是惊吓过度,枪的冲击也是很强的。

“水。”上尉简短地说。士兵拿来军用水壶,上尉倒出一点,把毛巾濡湿,轻轻给女孩儿擦拭额头和面颊。

女孩儿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覆着眼睑,皮肤细致光滑。他慢慢擦着她的额角,掌心不自觉滑过她柔嫩的脸颊。

忽然,他目光一顿,与一道幽亮的目光交集。

另一张长椅上的男孩已经醒来,张开深亮透彻的眼,默默盯视他的动作。

那是与年龄不符的深沉目光,深幽幽瞧不出情绪,却似乎把一切都看得透彻分明。

上尉放下毛巾,回视他。

“她没事吧?”男孩儿首先开口。

“她没事,只是擦伤,你把她保护得很好。”上尉说,瞄了瞄他肩上的绷带,“你伤比她重多了。”

“我没事。”男孩儿好像一点没感觉疼痛,一心系着女孩儿,“那她怎么没醒?”

“没事自然会醒。”上尉淡淡说。

男孩儿没问其他人,仿佛再没开口的必要,默默闭上嘴。静悄悄的房间,俩人一对一的注视。是一种猜测,观察,试探。

稍顷,上尉打破僵局。

“要喝水吗?”他随意地问。

男孩儿点点头。上尉递来水壶,他伸手接过——白净纤长干净的手——拧开,仰起脖子喝了一口,亮出细长的脖子,微凸的喉结小巧漂亮,随吞咽轻微地移动。

“她是你妹妹?”上尉问,平静得像聊家常。

男孩儿点点头,重新拧上盖子,把水壶递还给上尉。

上尉目不转睛盯视他,轻描淡写地问:“可你们不像?”

他的语调轻松并无所谓,眼光一时却如鹰隼一般犀利。

男孩垂下目光,秀长的眼睫在眼睑下方投下一抹淡淡的阴影,语气平淡不变。“我们是表兄妹。”

上尉点点头似乎对这一回答感到满意,口气愈发温和:“孩子,你叫什么?”

“米歇尔。”

“全名?”

“米歇尔.林格。”

“你妹妹呢?”

“艾丽,”他顿了一顿,似乎考虑了一下该不该说,“艾丽.林格。”

说到艾丽的名字,米歇尔深深地看一眼女孩儿,与一直的平静内敛不同,此刻他的目光充满柔情疼惜,夹杂着深重的担忧。

上尉眼睛锐利地一闪,疑虑陡生:“你们姓一样的姓?”

“我母亲是艾丽的姨妈,我不知道父亲是谁,所以户藉上是姨父的孩子。”米歇尔说得很自然。

上尉不再问,一边看他一边思考。脸色冰冷时令人望而生畏,冷静时又静的让人心中打鼓。

这回答并不令人满意,父亲也占了孩子血统的一半。

米歇尔偏过头望着女孩儿。“别担心,”上尉看透他的不安,正色说,“我会保证你们的安全。是我救了你们。”

米歇尔一动不动凝视他半分钟,眼中多的是不可置信,而后轻轻垂下头:“只要别伤害她……”

一个“她”,他放得特别轻柔,小心翼翼怕呵化了手中的雪,磕破了掌心之宝。

女孩儿轻轻一声呻(*)吟,微微睁开眼。她的目光有些迷惘,不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正在什么地方。但没花俩秒她认出了米歇尔,眼底发出微微的亮光。米歇尔快捷地坐到她身边,用没受伤的胳膊扶住她的肩。

片刻她注意起自己身处何处,缓缓地四下张望,恍惚中一个黑色身影映入眼帘,修长均匀的姿态,冷静至极的面孔,顿时可怕的一幕在她脑海闪现:闪烁的白光,剧烈跳动的枪声,沉甸甸的尸(*)体的重压……

“啊——”她尖叫一声,受到惊吓。米歇尔搂住她的肩,紧紧拥住她。

“米歇尔!米歇尔!妈妈、爸爸!不——”她凄惨地哭叫着,哀嚎着,使劲摇晃着头。

“不要哭不要哭!艾丽!都过去了!”

“不!没有!没有!”艾丽朝上尉瞪大眼睛,直往后退,往米歇尔的身上躲,胳膊重重压住米歇尔的伤口。他轻蹙一下眉,一声不吭地忍受着。

“别乱动,别碰到伤口。”上尉冷冷说。

艾丽叫得更大,动得更凶了。

“别怕!艾丽!别怕!”米歇尔抱着她,哀求地看向上尉:“能不能——请您出去?”

他舔舔嘴唇,小声加上一句:“就一会。”

上尉脸望着他说:“你最好告诉她,要不是我,你们都是冰冷的尸(*)体了。能保护你们的只有我,记住!”

“好了,没事了,他走了……”米歇尔柔声细语说,手指抚过艾丽的鬓角、额发,要给她一个有力的支撑似的,把她更紧地搂在胸前,胳膊小心避开她擦伤的部位。“我在这里,不要怕!不要怕……”

上尉轻声掩上门,耳边飘过一句轻柔细语。他点着了一支烟,一缕白烟升起,眼睛有些迷离的朦胧。

女孩儿眼睛张开的一瞬,他产生了一瞬间的恍惚感。与他想的一样,是淡淡、轻柔、纯粹的蓝——鸢尾花的颜色,明丽、灿烂。

也是米娅的颜色。

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米娅。

突出的眉骨下,细长深邃的眼睛向远处凝望,幽蓝幽蓝。(待续)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9/8/2 12:45:4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此文是我原创,首发于晋江,一直连载中,现在搬文到铁血,希望能在此站长驻,把这篇长文完成!希望贵站的编辑与读者们多多支持!)

      《墨色格拉夫》

      第一部

      蓝色爵士乐

      作者:百目鬼妹

      (三)

      ————如果你不属于我,为何你我的手会如此贴近?

      米歇尔轻快地推开椅子,几乎没发出一点声响。他总是很轻,轻到无声。他牵着艾丽的手,离开桌子。女佣带他俩上楼。

      粹军官目送他们出去,眼光满是好奇与探究。“沃尔夫上尉,您肯定他们不是犹太人?”马科斯对上尉说话,眼光盯着门口。“很明显不是,他们是奥地利人。”“女孩儿也许,可是男孩……”马科斯疑惑未解,“您不觉得他头发和眼睛的颜色太深了吗?”“可他的皮肤很白。”上尉慢慢说,露出思索的眼神,“脸也很秀气。”

      他一面说一面寻思,回想男孩的模样。男孩看起来文弱,清秀,脸庞净白清瘦,尖下巴,鼻子秀挺;头发看来是金棕色,闪着小麦的光泽;一双大眼,双眼皮又细又薄,清晰鲜明,眼睑掩映下眼珠就像深藏地下的宝石,深得看不出它的本色,变幻莫测。“他是挺漂亮,俩人都很漂亮。”年轻中尉幽幽开口,话锋一转尖锐起来,“您可别被容貌给骗了。他们都是老鼠、蟑螂、臭虫……”他像是咒骂般地说了一连串的肮脏名词。上尉轻扫他一眼,隐隐带出不悦。可是中尉没有罢休。

      可是中尉没有罢休。“他有点像瑞典人,又有点像希腊人特点,不过脸颊像日尔曼人,头形很好看……他的轮廓比欧洲人精致,又比亚洲人要深,”中尉胡乱猜测着,“不,我不能确定他是哪国人,他综合太多特征,又偏偏哪种都不像,或许,他就是个混血杂种!”说着,中尉作出十分厌恶的样子。另一个军官倾向上尉,低声问道:“您真的确定他俩是表亲?”

      上尉宽和地笑笑,好像丝毫不以为意。

      厨房里,壁炉的火燃烧着。艾丽泡在一只大铁皮桶里,厨娘拿一块毛巾帮她搓背,很小心不碰到她胳膊的伤口。

      “孩子,你从哪里来的?是这里人吗?”

      艾丽的神情仍有些呆滞,好像没从浩劫中缓过神来。对厨娘的问话,她只是瞪大眼看着前面,什么也不说。这副模样,愈加显得可怜又可爱,让人看了心酸,忍不住想要好好安慰。

      米歇尔背对她站在窗边,望着黑下去的天色。厨娘眼里流露出同情与无奈,女佣拿着毛巾走来,帮她把头发擦干。

      传来开门声,上尉走进来。

      房里静了片刻,女佣慌忙把毛巾展开披在艾丽身上。

      艾丽一看清来人,突然怔住,浑身直打哆嗦,呼吸急促起来。

      米歇尔迅速转身,半蹲在铁桶边,用身体挡住她的视线。

      厨娘犹豫一下,走上来说:

      “长官先生,作为一位绅士,不应该在女人洗澡的时候闯进来。”

      屋里人屏住呼吸紧张地瞧着。

      “她还是个孩子,我只想看看他们的伤。”

      “已经是个小姑娘了,先生。”厨娘鼓起勇气说,“能不能请您出去?”

      “洗好后给他们敷上这个。”上尉把一只药瓶给她,和气地说。

      “好的,谢谢您关心,长官先生。”

      上尉旋转脚步,跨步走向门外,并未朝艾丽这边多看一眼。艾丽的颤抖慢慢平息下来,仍然喘息不休。到门口上尉突然停住,沉吟一下,又迈着大步折回,径直停在厨娘跟前。

      “明天找一个裁缝来,这里最好的裁缝。”

      “是,先生。”厨娘谨慎地回应,谦恭地点头,心里涌起微妙的不安。

      上尉终于走了,厨娘用手按住胸口,紧张得气都喘不上了。

      米歇尔默默地瞧着眼前这一切,眼神越发深湛。

      艾丽并拢膝盖,抱住双肩,仿佛要把自己缩得越小越好。

      牧师的书房作为纳粹的办公室。他的卧室作为上尉的寝室。它的隔壁,女佣铺好了俩张床,房间整洁,被褥床单也很干净。

      “有需要就告诉我。”女佣说,扶着艾丽的肩走到床边,拉开被子。

      艾丽惊魂未定,还在瑟瑟发抖,但她乖巧顺从地脱了衣服和鞋子,躺下了,女佣给她盖好被。

      米歇尔快快地脱下一身,一语不发钻进被子。

      “需要灯吗?”女佣问,得不到回答,她把灯关上了,“盥洗室在走廊左边尽头,我就在它的隔壁住,叫我很方便,我叫雷奥妮。”

      灯灭,门关上,房间一片昏黑。

      米歇尔侧头,眼睛在黑暗里亮闪闪的。

      艾丽的床上,被子起伏抖动个不停。

      米歇尔试着轻唤一声:“艾丽?”回应他的是一声啜泣:“米歇尔……”

      能感觉到艾丽把头埋在枕头里呜咽,肩头一耸一耸的。

      “胳膊痛吗?”米歇尔问。他下了床,走到艾丽床边,手覆上她露出的手,紧紧攥在掌心。

      温度传来,艾丽转身侧躺,另一只手也握上他的手。

      “我害怕,米歇尔……我不要一个人……”

      米歇尔凝视她一会,轻轻启齿:“我陪你睡吧。”

      他掀开被角,躺在她身边。单人床虽然窄小,他却好像没占什么地方。艾丽贴住他的身体,全身哆嗦。

      米歇尔撑起左臂半躺着,忍受着左肩的隐痛,用右手抱住她:“睡吧。”

      艾丽依然睁大眼睛看着黑暗的虚空,默默紧贴在他身侧。米歇尔感到她哆嗦得更厉害了,好像骨骼血肉都在发抖。

      “妈妈,爸爸……”她抽泣了一下,“他们……死了对吧?”

      米歇尔缄默不语,把她的被角压好。

      “妈妈,爸爸,姨妈……全都……”她声音呢喃,断断续续。她好像才明白一样,伤心地哭泣起来,一边哭一边低唤:“妈妈!妈妈!……”她越哭越大,蜷缩起来,把脸埋进被子里。

      米歇尔把她紧紧搂着,轻轻拍她的背,无声地安抚,宛如哄哭闹的婴儿入睡。

      哭声持续一段时间,由大变小,由小变弱,转为一声一顿的抽泣,又变为有一声没一声的呜咽。

      哭累的她四肢瘫软下来,陷入并不深沉的睡眠,一大颗泪珠停留在腮上。月光射进室内,泪珠如露珠一样闪闪发光。米歇尔注视她,用手指将泪水擦去。凝视她好一阵,听到她呼吸变得均匀,沉稳,他才毫无声息地溜下床,没有立刻回到自己床上,而是蹑手蹑脚到门前,拉了拉门。木门嘶嘎沉闷的一响,他停下手,立在黑暗中聆听静待,而后,悄悄然回到自己床上。

      上尉静静地睡在床上,耳朵却不自觉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动静。多年的军旅生涯使他养成猫一样易睡警醒的习惯,枕头下永远压着一把上了膛的手(*)枪。

      一旦入睡,听觉神经会自然紧绷,变得更加敏感,起初听到艾丽的哭声,他并不留心,假装没听见,待隔壁门扉传来一声低沉的嘶哑,他再度醒来。第一反应是有人要上洗手间,可是没有走动声,隔着墙壁也能体会到门边那人的犹豫不决。是哪一个孩子?不会是艾丽,她已怕得失去了行动力。上尉想到了米歇尔,一声不响的人往往值得提防,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也许他在试图离开,上尉希望他没那么傻,这个时候溜出去,很容易被当作可疑分子,成为哨兵的标靶。再不见第二声动静,对方似乎已经放弃,或者,只是一种试探。上尉双手交握放于腹前,陷入浅浅的睡眠,朦胧中,他的右手轻轻抚盖到左手无名指一个凉丝丝的金属环上。

      清早的阳光柔暖明媚,微风轻拂,氛围中混合清新与安宁。

      普普通通的村镇,别有一番宁静与和谐。

      人影开始在楼道晃动,军靴铮铮的脚步在楼上楼下响起,德军们忙着洗涮,整装。

      门外响起重重军靴声。艾丽脸涮白,闪到米歇尔背后。

      门推开了,一个士兵探头看了看:“起来了吗?早餐准备好了,沃尔夫上尉要你们洗洗干净快点下来,他在楼下等你们。”

      他的背后站着厨娘,她手里拿着干净的肥皂和手巾,匆匆带他们去盥洗室。

      洗涮完毕着装整齐,他俩下楼进入饭厅,上尉先生神情悠然坐在餐桌边。厨娘和女佣来来往往送餐具,摆桌子。

      上尉侧了下头,盯着艾丽的脸。艾丽俩眼红肿,神情沮丧。

      “怎么?昨晚没睡好吗?”他温声问道。

      “没事,先生,”米歇尔接口,“只是换了张床,她睡不习惯。”

      上尉仍然直盯着艾丽,面带微笑:“艾丽,你不能自己对我说吗?”

      他的话音愈见和蔼,脸上露出少见的温柔。

      “……”艾丽畏缩着眼前一切,无形的压力令她越来越恐惶。

      雷奥妮和厨娘呆在一边,屏息观望。

      米歇尔刚想张口,忽然感到后脑一阵冰凉,一件冰冷坚硬的东西抵上他的后脑勺:“没人问你。”

      声音跟枪口一样冰冷。那个中尉站在他身后,手(*)枪抵着他脑后。

      中尉脸俯在他头顶,说:“我——最讨厌你这种自作聪明的家伙!”

      冷冷的威胁,如蛇爬上旁观者的脊背。

      “米歇尔!”艾丽不禁尖叫一声,吓得浑身颤栗,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

      面不改色、冷眼直视的上尉,坐着纹丝不动,没有制止这一切。

      中尉下视的眼眸收缩,弥漫出森冷杀意,手中响起打开枪保险的声音。

      声音虽轻,有如雷鸣。

      厨娘,雷奥妮看得惊心动魄,预感到血淋淋的一幕,不由捂住了嘴。

      米歇尔站得直直,很稳定地看着眼前一点,眼神平淡好像无所动容,甚至有一种置身事外的从容。

      一分一秒,时间过得漫长。也许一分钟,也许半分钟?

      上尉发话了:“行了!费力克斯!玩笑开够了!”

      叫作费力克斯的中尉停顿了几秒,怏怏地扣上保险,把枪插回枪套:“好吧,小子!算你走运!”

      上尉和颜悦色对艾丽说:“费力克斯喜欢开这种玩笑,虽然除了他没人肯笑。过来,一起吃吧!”

      米歇尔很自然地握住艾丽的手,感觉她的手比先前更猛烈的颤抖,他不禁把手握紧了几分,安抚她内心的惶恐。他拉着艾丽在上尉对面坐下,再把手缓缓放开。

      “你从昨晚就没怎么吃,感觉好点了吗?”上尉问道,拿起一块三明治,递给艾丽。他说话的神态语气轻松自若,笑容温婉。

      艾丽畏惧地抬了抬眼皮,求助似的望向米歇尔。米歇尔伸手接过面包,放到她盘子里,眼望着上尉,像什么事也没发生,替艾丽说道:“谢谢!”

      说完,他也拿起一块面包,涂上黄油,一脸平常地吃起来。

      艾丽机械般把面包一点点撕碎,塞入口中,表情如同嚼蜡,难以下咽。

      上尉用小羹搅动咖啡,细细瞧着米歇尔的眼睛,带点审视带点玩味。稍顷,他转移视线问厨娘:

      “对了,裁缝什么时候来?”

      口气严肃略带质问。厨娘垂下眼睛,规规矩矩回应:“应该快到了,长官先生。”

      上尉不再留意,偏回头优雅地捏起咖啡杯,轻轻啜一口,慢慢品着。

      米歇尔微微低头,垂下的刘海稍稍遮挡了眼睛。

      (待续)

      2019/8/2 22:43:17
      左箭头-小图标

      (此文是我原创,首发于晋江,一直连载中,现在搬文到铁血,希望能在此站长驻,把这篇长文完成!希望贵站的编辑与读者们多多支持!)

      《墨色格拉夫》

      第一部

      蓝色爵士乐

      作者:百目鬼妹

      (三)

      ————如果你不属于我,为何你我的手会如此贴近?

      米歇尔轻快地推开椅子,几乎没发出一点声响。他总是很轻,轻到无声。他牵着艾丽的手,离开桌子。女佣带他俩上楼。

      粹军官目送他们出去,眼光满是好奇与探究。“沃尔夫上尉,您肯定他们不是犹太人?”马科斯对上尉说话,眼光盯着门口。“很明显不是,他们是奥地利人。”“女孩儿也许,可是男孩……”马科斯疑惑未解,“您不觉得他头发和眼睛的颜色太深了吗?”“可他的皮肤很白。”上尉慢慢说,露出思索的眼神,“脸也很秀气。”

      他一面说一面寻思,回想男孩的模样。男孩看起来文弱,清秀,脸庞净白清瘦,尖下巴,鼻子秀挺;头发看来是金棕色,闪着小麦的光泽;一双大眼,双眼皮又细又薄,清晰鲜明,眼睑掩映下眼珠就像深藏地下的宝石,深得看不出它的本色,变幻莫测。“他是挺漂亮,俩人都很漂亮。”年轻中尉幽幽开口,话锋一转尖锐起来,“您可别被容貌给骗了。他们都是老鼠、蟑螂、臭虫……”他像是咒骂般地说了一连串的肮脏名词。上尉轻扫他一眼,隐隐带出不悦。可是中尉没有罢休。

      可是中尉没有罢休。“他有点像瑞典人,又有点像希腊人特点,不过脸颊像日尔曼人,头形很好看……他的轮廓比欧洲人精致,又比亚洲人要深,”中尉胡乱猜测着,“不,我不能确定他是哪国人,他综合太多特征,又偏偏哪种都不像,或许,他就是个混血杂种!”说着,中尉作出十分厌恶的样子。另一个军官倾向上尉,低声问道:“您真的确定他俩是表亲?”

      上尉宽和地笑笑,好像丝毫不以为意。

      厨房里,壁炉的火燃烧着。艾丽泡在一只大铁皮桶里,厨娘拿一块毛巾帮她搓背,很小心不碰到她胳膊的伤口。

      “孩子,你从哪里来的?是这里人吗?”

      艾丽的神情仍有些呆滞,好像没从浩劫中缓过神来。对厨娘的问话,她只是瞪大眼看着前面,什么也不说。这副模样,愈加显得可怜又可爱,让人看了心酸,忍不住想要好好安慰。

      米歇尔背对她站在窗边,望着黑下去的天色。厨娘眼里流露出同情与无奈,女佣拿着毛巾走来,帮她把头发擦干。

      传来开门声,上尉走进来。

      房里静了片刻,女佣慌忙把毛巾展开披在艾丽身上。

      艾丽一看清来人,突然怔住,浑身直打哆嗦,呼吸急促起来。

      米歇尔迅速转身,半蹲在铁桶边,用身体挡住她的视线。

      厨娘犹豫一下,走上来说:

      “长官先生,作为一位绅士,不应该在女人洗澡的时候闯进来。”

      屋里人屏住呼吸紧张地瞧着。

      “她还是个孩子,我只想看看他们的伤。”

      “已经是个小姑娘了,先生。”厨娘鼓起勇气说,“能不能请您出去?”

      “洗好后给他们敷上这个。”上尉把一只药瓶给她,和气地说。

      “好的,谢谢您关心,长官先生。”

      上尉旋转脚步,跨步走向门外,并未朝艾丽这边多看一眼。艾丽的颤抖慢慢平息下来,仍然喘息不休。到门口上尉突然停住,沉吟一下,又迈着大步折回,径直停在厨娘跟前。

      “明天找一个裁缝来,这里最好的裁缝。”

      “是,先生。”厨娘谨慎地回应,谦恭地点头,心里涌起微妙的不安。

      上尉终于走了,厨娘用手按住胸口,紧张得气都喘不上了。

      米歇尔默默地瞧着眼前这一切,眼神越发深湛。

      艾丽并拢膝盖,抱住双肩,仿佛要把自己缩得越小越好。

      牧师的书房作为纳粹的办公室。他的卧室作为上尉的寝室。它的隔壁,女佣铺好了俩张床,房间整洁,被褥床单也很干净。

      “有需要就告诉我。”女佣说,扶着艾丽的肩走到床边,拉开被子。

      艾丽惊魂未定,还在瑟瑟发抖,但她乖巧顺从地脱了衣服和鞋子,躺下了,女佣给她盖好被。

      米歇尔快快地脱下一身,一语不发钻进被子。

      “需要灯吗?”女佣问,得不到回答,她把灯关上了,“盥洗室在走廊左边尽头,我就在它的隔壁住,叫我很方便,我叫雷奥妮。”

      灯灭,门关上,房间一片昏黑。

      米歇尔侧头,眼睛在黑暗里亮闪闪的。

      艾丽的床上,被子起伏抖动个不停。

      米歇尔试着轻唤一声:“艾丽?”回应他的是一声啜泣:“米歇尔……”

      能感觉到艾丽把头埋在枕头里呜咽,肩头一耸一耸的。

      “胳膊痛吗?”米歇尔问。他下了床,走到艾丽床边,手覆上她露出的手,紧紧攥在掌心。

      温度传来,艾丽转身侧躺,另一只手也握上他的手。

      “我害怕,米歇尔……我不要一个人……”

      米歇尔凝视她一会,轻轻启齿:“我陪你睡吧。”

      他掀开被角,躺在她身边。单人床虽然窄小,他却好像没占什么地方。艾丽贴住他的身体,全身哆嗦。

      米歇尔撑起左臂半躺着,忍受着左肩的隐痛,用右手抱住她:“睡吧。”

      艾丽依然睁大眼睛看着黑暗的虚空,默默紧贴在他身侧。米歇尔感到她哆嗦得更厉害了,好像骨骼血肉都在发抖。

      “妈妈,爸爸……”她抽泣了一下,“他们……死了对吧?”

      米歇尔缄默不语,把她的被角压好。

      “妈妈,爸爸,姨妈……全都……”她声音呢喃,断断续续。她好像才明白一样,伤心地哭泣起来,一边哭一边低唤:“妈妈!妈妈!……”她越哭越大,蜷缩起来,把脸埋进被子里。

      米歇尔把她紧紧搂着,轻轻拍她的背,无声地安抚,宛如哄哭闹的婴儿入睡。

      哭声持续一段时间,由大变小,由小变弱,转为一声一顿的抽泣,又变为有一声没一声的呜咽。

      哭累的她四肢瘫软下来,陷入并不深沉的睡眠,一大颗泪珠停留在腮上。月光射进室内,泪珠如露珠一样闪闪发光。米歇尔注视她,用手指将泪水擦去。凝视她好一阵,听到她呼吸变得均匀,沉稳,他才毫无声息地溜下床,没有立刻回到自己床上,而是蹑手蹑脚到门前,拉了拉门。木门嘶嘎沉闷的一响,他停下手,立在黑暗中聆听静待,而后,悄悄然回到自己床上。

      上尉静静地睡在床上,耳朵却不自觉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动静。多年的军旅生涯使他养成猫一样易睡警醒的习惯,枕头下永远压着一把上了膛的手(*)枪。

      一旦入睡,听觉神经会自然紧绷,变得更加敏感,起初听到艾丽的哭声,他并不留心,假装没听见,待隔壁门扉传来一声低沉的嘶哑,他再度醒来。第一反应是有人要上洗手间,可是没有走动声,隔着墙壁也能体会到门边那人的犹豫不决。是哪一个孩子?不会是艾丽,她已怕得失去了行动力。上尉想到了米歇尔,一声不响的人往往值得提防,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也许他在试图离开,上尉希望他没那么傻,这个时候溜出去,很容易被当作可疑分子,成为哨兵的标靶。再不见第二声动静,对方似乎已经放弃,或者,只是一种试探。上尉双手交握放于腹前,陷入浅浅的睡眠,朦胧中,他的右手轻轻抚盖到左手无名指一个凉丝丝的金属环上。

      清早的阳光柔暖明媚,微风轻拂,氛围中混合清新与安宁。

      普普通通的村镇,别有一番宁静与和谐。

      人影开始在楼道晃动,军靴铮铮的脚步在楼上楼下响起,德军们忙着洗涮,整装。

      门外响起重重军靴声。艾丽脸涮白,闪到米歇尔背后。

      门推开了,一个士兵探头看了看:“起来了吗?早餐准备好了,沃尔夫上尉要你们洗洗干净快点下来,他在楼下等你们。”

      他的背后站着厨娘,她手里拿着干净的肥皂和手巾,匆匆带他们去盥洗室。

      洗涮完毕着装整齐,他俩下楼进入饭厅,上尉先生神情悠然坐在餐桌边。厨娘和女佣来来往往送餐具,摆桌子。

      上尉侧了下头,盯着艾丽的脸。艾丽俩眼红肿,神情沮丧。

      “怎么?昨晚没睡好吗?”他温声问道。

      “没事,先生,”米歇尔接口,“只是换了张床,她睡不习惯。”

      上尉仍然直盯着艾丽,面带微笑:“艾丽,你不能自己对我说吗?”

      他的话音愈见和蔼,脸上露出少见的温柔。

      “……”艾丽畏缩着眼前一切,无形的压力令她越来越恐惶。

      雷奥妮和厨娘呆在一边,屏息观望。

      米歇尔刚想张口,忽然感到后脑一阵冰凉,一件冰冷坚硬的东西抵上他的后脑勺:“没人问你。”

      声音跟枪口一样冰冷。那个中尉站在他身后,手(*)枪抵着他脑后。

      中尉脸俯在他头顶,说:“我——最讨厌你这种自作聪明的家伙!”

      冷冷的威胁,如蛇爬上旁观者的脊背。

      “米歇尔!”艾丽不禁尖叫一声,吓得浑身颤栗,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

      面不改色、冷眼直视的上尉,坐着纹丝不动,没有制止这一切。

      中尉下视的眼眸收缩,弥漫出森冷杀意,手中响起打开枪保险的声音。

      声音虽轻,有如雷鸣。

      厨娘,雷奥妮看得惊心动魄,预感到血淋淋的一幕,不由捂住了嘴。

      米歇尔站得直直,很稳定地看着眼前一点,眼神平淡好像无所动容,甚至有一种置身事外的从容。

      一分一秒,时间过得漫长。也许一分钟,也许半分钟?

      上尉发话了:“行了!费力克斯!玩笑开够了!”

      叫作费力克斯的中尉停顿了几秒,怏怏地扣上保险,把枪插回枪套:“好吧,小子!算你走运!”

      上尉和颜悦色对艾丽说:“费力克斯喜欢开这种玩笑,虽然除了他没人肯笑。过来,一起吃吧!”

      米歇尔很自然地握住艾丽的手,感觉她的手比先前更猛烈的颤抖,他不禁把手握紧了几分,安抚她内心的惶恐。他拉着艾丽在上尉对面坐下,再把手缓缓放开。

      “你从昨晚就没怎么吃,感觉好点了吗?”上尉问道,拿起一块三明治,递给艾丽。他说话的神态语气轻松自若,笑容温婉。

      艾丽畏惧地抬了抬眼皮,求助似的望向米歇尔。米歇尔伸手接过面包,放到她盘子里,眼望着上尉,像什么事也没发生,替艾丽说道:“谢谢!”

      说完,他也拿起一块面包,涂上黄油,一脸平常地吃起来。

      艾丽机械般把面包一点点撕碎,塞入口中,表情如同嚼蜡,难以下咽。

      上尉用小羹搅动咖啡,细细瞧着米歇尔的眼睛,带点审视带点玩味。稍顷,他转移视线问厨娘:

      “对了,裁缝什么时候来?”

      口气严肃略带质问。厨娘垂下眼睛,规规矩矩回应:“应该快到了,长官先生。”

      上尉不再留意,偏回头优雅地捏起咖啡杯,轻轻啜一口,慢慢品着。

      米歇尔微微低头,垂下的刘海稍稍遮挡了眼睛。

      (待续)

      2019/8/2 22:43:16
      左箭头-小图标

      (此文是我原创,首发于晋江,一直连载中,现在搬文到铁血,希望能在此站长驻,把这篇长文完成!希望贵站的编辑与读者们多多支持!)

      《墨色格拉夫》

      第一部

      蓝色爵士乐

      作者:百目鬼妹

      (三)

      ————如果你不属于我,为何你我的手会如此贴近?

      米歇尔轻快地推开椅子,几乎没发出一点声响。他总是很轻,轻到无声。他牵着艾丽的手,离开桌子。女佣带他俩上楼。

      粹军官目送他们出去,眼光满是好奇与探究。“沃尔夫上尉,您肯定他们不是犹太人?”马科斯对上尉说话,眼光盯着门口。“很明显不是,他们是奥地利人。”“女孩儿也许,可是男孩……”马科斯疑惑未解,“您不觉得他头发和眼睛的颜色太深了吗?”“可他的皮肤很白。”上尉慢慢说,露出思索的眼神,“脸也很秀气。”

      他一面说一面寻思,回想男孩的模样。男孩看起来文弱,清秀,脸庞净白清瘦,尖下巴,鼻子秀挺;头发看来是金棕色,闪着小麦的光泽;一双大眼,双眼皮又细又薄,清晰鲜明,眼睑掩映下眼珠就像深藏地下的宝石,深得看不出它的本色,变幻莫测。“他是挺漂亮,俩人都很漂亮。”年轻中尉幽幽开口,话锋一转尖锐起来,“您可别被容貌给骗了。他们都是老鼠、蟑螂、臭虫……”他像是咒骂般地说了一连串的肮脏名词。上尉轻扫他一眼,隐隐带出不悦。可是中尉没有罢休。

      可是中尉没有罢休。“他有点像瑞典人,又有点像希腊人特点,不过脸颊像日尔曼人,头形很好看……他的轮廓比欧洲人精致,又比亚洲人要深,”中尉胡乱猜测着,“不,我不能确定他是哪国人,他综合太多特征,又偏偏哪种都不像,或许,他就是个混血杂种!”说着,中尉作出十分厌恶的样子。另一个军官倾向上尉,低声问道:“您真的确定他俩是表亲?”

      上尉宽和地笑笑,好像丝毫不以为意。

      厨房里,壁炉的火燃烧着。艾丽泡在一只大铁皮桶里,厨娘拿一块毛巾帮她搓背,很小心不碰到她胳膊的伤口。

      “孩子,你从哪里来的?是这里人吗?”

      艾丽的神情仍有些呆滞,好像没从浩劫中缓过神来。对厨娘的问话,她只是瞪大眼看着前面,什么也不说。这副模样,愈加显得可怜又可爱,让人看了心酸,忍不住想要好好安慰。

      米歇尔背对她站在窗边,望着黑下去的天色。厨娘眼里流露出同情与无奈,女佣拿着毛巾走来,帮她把头发擦干。

      传来开门声,上尉走进来。

      房里静了片刻,女佣慌忙把毛巾展开披在艾丽身上。

      艾丽一看清来人,突然怔住,浑身直打哆嗦,呼吸急促起来。

      米歇尔迅速转身,半蹲在铁桶边,用身体挡住她的视线。

      厨娘犹豫一下,走上来说:

      “长官先生,作为一位绅士,不应该在女人洗澡的时候闯进来。”

      屋里人屏住呼吸紧张地瞧着。

      “她还是个孩子,我只想看看他们的伤。”

      “已经是个小姑娘了,先生。”厨娘鼓起勇气说,“能不能请您出去?”

      “洗好后给他们敷上这个。”上尉把一只药瓶给她,和气地说。

      “好的,谢谢您关心,长官先生。”

      上尉旋转脚步,跨步走向门外,并未朝艾丽这边多看一眼。艾丽的颤抖慢慢平息下来,仍然喘息不休。到门口上尉突然停住,沉吟一下,又迈着大步折回,径直停在厨娘跟前。

      “明天找一个裁缝来,这里最好的裁缝。”

      “是,先生。”厨娘谨慎地回应,谦恭地点头,心里涌起微妙的不安。

      上尉终于走了,厨娘用手按住胸口,紧张得气都喘不上了。

      米歇尔默默地瞧着眼前这一切,眼神越发深湛。

      艾丽并拢膝盖,抱住双肩,仿佛要把自己缩得越小越好。

      牧师的书房作为纳粹的办公室。他的卧室作为上尉的寝室。它的隔壁,女佣铺好了俩张床,房间整洁,被褥床单也很干净。

      “有需要就告诉我。”女佣说,扶着艾丽的肩走到床边,拉开被子。

      艾丽惊魂未定,还在瑟瑟发抖,但她乖巧顺从地脱了衣服和鞋子,躺下了,女佣给她盖好被。

      米歇尔快快地脱下一身,一语不发钻进被子。

      “需要灯吗?”女佣问,得不到回答,她把灯关上了,“盥洗室在走廊左边尽头,我就在它的隔壁住,叫我很方便,我叫雷奥妮。”

      灯灭,门关上,房间一片昏黑。

      米歇尔侧头,眼睛在黑暗里亮闪闪的。

      艾丽的床上,被子起伏抖动个不停。

      米歇尔试着轻唤一声:“艾丽?”回应他的是一声啜泣:“米歇尔……”

      能感觉到艾丽把头埋在枕头里呜咽,肩头一耸一耸的。

      “胳膊痛吗?”米歇尔问。他下了床,走到艾丽床边,手覆上她露出的手,紧紧攥在掌心。

      温度传来,艾丽转身侧躺,另一只手也握上他的手。

      “我害怕,米歇尔……我不要一个人……”

      米歇尔凝视她一会,轻轻启齿:“我陪你睡吧。”

      他掀开被角,躺在她身边。单人床虽然窄小,他却好像没占什么地方。艾丽贴住他的身体,全身哆嗦。

      米歇尔撑起左臂半躺着,忍受着左肩的隐痛,用右手抱住她:“睡吧。”

      艾丽依然睁大眼睛看着黑暗的虚空,默默紧贴在他身侧。米歇尔感到她哆嗦得更厉害了,好像骨骼血肉都在发抖。

      “妈妈,爸爸……”她抽泣了一下,“他们……死了对吧?”

      米歇尔缄默不语,把她的被角压好。

      “妈妈,爸爸,姨妈……全都……”她声音呢喃,断断续续。她好像才明白一样,伤心地哭泣起来,一边哭一边低唤:“妈妈!妈妈!……”她越哭越大,蜷缩起来,把脸埋进被子里。

      米歇尔把她紧紧搂着,轻轻拍她的背,无声地安抚,宛如哄哭闹的婴儿入睡。

      哭声持续一段时间,由大变小,由小变弱,转为一声一顿的抽泣,又变为有一声没一声的呜咽。

      哭累的她四肢瘫软下来,陷入并不深沉的睡眠,一大颗泪珠停留在腮上。月光射进室内,泪珠如露珠一样闪闪发光。米歇尔注视她,用手指将泪水擦去。凝视她好一阵,听到她呼吸变得均匀,沉稳,他才毫无声息地溜下床,没有立刻回到自己床上,而是蹑手蹑脚到门前,拉了拉门。木门嘶嘎沉闷的一响,他停下手,立在黑暗中聆听静待,而后,悄悄然回到自己床上。

      上尉静静地睡在床上,耳朵却不自觉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动静。多年的军旅生涯使他养成猫一样易睡警醒的习惯,枕头下永远压着一把上了膛的手(*)枪。

      一旦入睡,听觉神经会自然紧绷,变得更加敏感,起初听到艾丽的哭声,他并不留心,假装没听见,待隔壁门扉传来一声低沉的嘶哑,他再度醒来。第一反应是有人要上洗手间,可是没有走动声,隔着墙壁也能体会到门边那人的犹豫不决。是哪一个孩子?不会是艾丽,她已怕得失去了行动力。上尉想到了米歇尔,一声不响的人往往值得提防,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也许他在试图离开,上尉希望他没那么傻,这个时候溜出去,很容易被当作可疑分子,成为哨兵的标靶。再不见第二声动静,对方似乎已经放弃,或者,只是一种试探。上尉双手交握放于腹前,陷入浅浅的睡眠,朦胧中,他的右手轻轻抚盖到左手无名指一个凉丝丝的金属环上。

      清早的阳光柔暖明媚,微风轻拂,氛围中混合清新与安宁。

      普普通通的村镇,别有一番宁静与和谐。

      人影开始在楼道晃动,军靴铮铮的脚步在楼上楼下响起,德军们忙着洗涮,整装。

      门外响起重重军靴声。艾丽脸涮白,闪到米歇尔背后。

      门推开了,一个士兵探头看了看:“起来了吗?早餐准备好了,沃尔夫上尉要你们洗洗干净快点下来,他在楼下等你们。”

      他的背后站着厨娘,她手里拿着干净的肥皂和手巾,匆匆带他们去盥洗室。

      洗涮完毕着装整齐,他俩下楼进入饭厅,上尉先生神情悠然坐在餐桌边。厨娘和女佣来来往往送餐具,摆桌子。

      上尉侧了下头,盯着艾丽的脸。艾丽俩眼红肿,神情沮丧。

      “怎么?昨晚没睡好吗?”他温声问道。

      “没事,先生,”米歇尔接口,“只是换了张床,她睡不习惯。”

      上尉仍然直盯着艾丽,面带微笑:“艾丽,你不能自己对我说吗?”

      他的话音愈见和蔼,脸上露出少见的温柔。

      “……”艾丽畏缩着眼前一切,无形的压力令她越来越恐惶。

      雷奥妮和厨娘呆在一边,屏息观望。

      米歇尔刚想张口,忽然感到后脑一阵冰凉,一件冰冷坚硬的东西抵上他的后脑勺:“没人问你。”

      声音跟枪口一样冰冷。那个中尉站在他身后,手(*)枪抵着他脑后。

      中尉脸俯在他头顶,说:“我——最讨厌你这种自作聪明的家伙!”

      冷冷的威胁,如蛇爬上旁观者的脊背。

      “米歇尔!”艾丽不禁尖叫一声,吓得浑身颤栗,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

      面不改色、冷眼直视的上尉,坐着纹丝不动,没有制止这一切。

      中尉下视的眼眸收缩,弥漫出森冷杀意,手中响起打开枪保险的声音。

      声音虽轻,有如雷鸣。

      厨娘,雷奥妮看得惊心动魄,预感到血淋淋的一幕,不由捂住了嘴。

      米歇尔站得直直,很稳定地看着眼前一点,眼神平淡好像无所动容,甚至有一种置身事外的从容。

      一分一秒,时间过得漫长。也许一分钟,也许半分钟?

      上尉发话了:“行了!费力克斯!玩笑开够了!”

      叫作费力克斯的中尉停顿了几秒,怏怏地扣上保险,把枪插回枪套:“好吧,小子!算你走运!”

      上尉和颜悦色对艾丽说:“费力克斯喜欢开这种玩笑,虽然除了他没人肯笑。过来,一起吃吧!”

      米歇尔很自然地握住艾丽的手,感觉她的手比先前更猛烈的颤抖,他不禁把手握紧了几分,安抚她内心的惶恐。他拉着艾丽在上尉对面坐下,再把手缓缓放开。

      “你从昨晚就没怎么吃,感觉好点了吗?”上尉问道,拿起一块三明治,递给艾丽。他说话的神态语气轻松自若,笑容温婉。

      艾丽畏惧地抬了抬眼皮,求助似的望向米歇尔。米歇尔伸手接过面包,放到她盘子里,眼望着上尉,像什么事也没发生,替艾丽说道:“谢谢!”

      说完,他也拿起一块面包,涂上黄油,一脸平常地吃起来。

      艾丽机械般把面包一点点撕碎,塞入口中,表情如同嚼蜡,难以下咽。

      上尉用小羹搅动咖啡,细细瞧着米歇尔的眼睛,带点审视带点玩味。稍顷,他转移视线问厨娘:

      “对了,裁缝什么时候来?”

      口气严肃略带质问。厨娘垂下眼睛,规规矩矩回应:“应该快到了,长官先生。”

      上尉不再留意,偏回头优雅地捏起咖啡杯,轻轻啜一口,慢慢品着。

      米歇尔微微低头,垂下的刘海稍稍遮挡了眼睛。

      (待续)

      2019/8/2 22:43:16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093398
      • 工分:2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此文是我原创,首发于晋江,一直连载中,现在搬文到铁血,希望能在此站长驻,把这篇长文完成!希望贵站的编辑与读者们多多支持!)

      《墨色格拉夫》

      第一部

      蓝色爵士乐

      作者:百目鬼妹

      (三)

      ————如果你不属于我,为何你我的手会如此贴近?

      米歇尔轻快地推开椅子,几乎没发出一点声响。他总是很轻,轻到无声。他牵着艾丽的手,离开桌子。女佣带他俩上楼。

      粹军官目送他们出去,眼光满是好奇与探究。“沃尔夫上尉,您肯定他们不是犹太人?”马科斯对上尉说话,眼光盯着门口。“很明显不是,他们是奥地利人。”“女孩儿也许,可是男孩……”马科斯疑惑未解,“您不觉得他头发和眼睛的颜色太深了吗?”“可他的皮肤很白。”上尉慢慢说,露出思索的眼神,“脸也很秀气。”

      他一面说一面寻思,回想男孩的模样。男孩看起来文弱,清秀,脸庞净白清瘦,尖下巴,鼻子秀挺;头发看来是金棕色,闪着小麦的光泽;一双大眼,双眼皮又细又薄,清晰鲜明,眼睑掩映下眼珠就像深藏地下的宝石,深得看不出它的本色,变幻莫测。“他是挺漂亮,俩人都很漂亮。”年轻中尉幽幽开口,话锋一转尖锐起来,“您可别被容貌给骗了。他们都是老鼠、蟑螂、臭虫……”他像是咒骂般地说了一连串的肮脏名词。上尉轻扫他一眼,隐隐带出不悦。可是中尉没有罢休。

      可是中尉没有罢休。“他有点像瑞典人,又有点像希腊人特点,不过脸颊像日尔曼人,头形很好看……他的轮廓比欧洲人精致,又比亚洲人要深,”中尉胡乱猜测着,“不,我不能确定他是哪国人,他综合太多特征,又偏偏哪种都不像,或许,他就是个混血杂种!”说着,中尉作出十分厌恶的样子。另一个军官倾向上尉,低声问道:“您真的确定他俩是表亲?”

      上尉宽和地笑笑,好像丝毫不以为意。

      厨房里,壁炉的火燃烧着。艾丽泡在一只大铁皮桶里,厨娘拿一块毛巾帮她搓背,很小心不碰到她胳膊的伤口。

      “孩子,你从哪里来的?是这里人吗?”

      艾丽的神情仍有些呆滞,好像没从浩劫中缓过神来。对厨娘的问话,她只是瞪大眼看着前面,什么也不说。这副模样,愈加显得可怜又可爱,让人看了心酸,忍不住想要好好安慰。

      米歇尔背对她站在窗边,望着黑下去的天色。厨娘眼里流露出同情与无奈,女佣拿着毛巾走来,帮她把头发擦干。

      传来开门声,上尉走进来。

      房里静了片刻,女佣慌忙把毛巾展开披在艾丽身上。

      艾丽一看清来人,突然怔住,浑身直打哆嗦,呼吸急促起来。

      米歇尔迅速转身,半蹲在铁桶边,用身体挡住她的视线。

      厨娘犹豫一下,走上来说:

      “长官先生,作为一位绅士,不应该在女人洗澡的时候闯进来。”

      屋里人屏住呼吸紧张地瞧着。

      “她还是个孩子,我只想看看他们的伤。”

      “已经是个小姑娘了,先生。”厨娘鼓起勇气说,“能不能请您出去?”

      “洗好后给他们敷上这个。”上尉把一只药瓶给她,和气地说。

      “好的,谢谢您关心,长官先生。”

      上尉旋转脚步,跨步走向门外,并未朝艾丽这边多看一眼。艾丽的颤抖慢慢平息下来,仍然喘息不休。到门口上尉突然停住,沉吟一下,又迈着大步折回,径直停在厨娘跟前。

      “明天找一个裁缝来,这里最好的裁缝。”

      “是,先生。”厨娘谨慎地回应,谦恭地点头,心里涌起微妙的不安。

      上尉终于走了,厨娘用手按住胸口,紧张得气都喘不上了。

      米歇尔默默地瞧着眼前这一切,眼神越发深湛。

      艾丽并拢膝盖,抱住双肩,仿佛要把自己缩得越小越好。

      牧师的书房作为纳粹的办公室。他的卧室作为上尉的寝室。它的隔壁,女佣铺好了俩张床,房间整洁,被褥床单也很干净。

      “有需要就告诉我。”女佣说,扶着艾丽的肩走到床边,拉开被子。

      艾丽惊魂未定,还在瑟瑟发抖,但她乖巧顺从地脱了衣服和鞋子,躺下了,女佣给她盖好被。

      米歇尔快快地脱下一身,一语不发钻进被子。

      “需要灯吗?”女佣问,得不到回答,她把灯关上了,“盥洗室在走廊左边尽头,我就在它的隔壁住,叫我很方便,我叫雷奥妮。”

      灯灭,门关上,房间一片昏黑。

      米歇尔侧头,眼睛在黑暗里亮闪闪的。

      艾丽的床上,被子起伏抖动个不停。

      米歇尔试着轻唤一声:“艾丽?”回应他的是一声啜泣:“米歇尔……”

      能感觉到艾丽把头埋在枕头里呜咽,肩头一耸一耸的。

      “胳膊痛吗?”米歇尔问。他下了床,走到艾丽床边,手覆上她露出的手,紧紧攥在掌心。

      温度传来,艾丽转身侧躺,另一只手也握上他的手。

      “我害怕,米歇尔……我不要一个人……”

      米歇尔凝视她一会,轻轻启齿:“我陪你睡吧。”

      他掀开被角,躺在她身边。单人床虽然窄小,他却好像没占什么地方。艾丽贴住他的身体,全身哆嗦。

      米歇尔撑起左臂半躺着,忍受着左肩的隐痛,用右手抱住她:“睡吧。”

      艾丽依然睁大眼睛看着黑暗的虚空,默默紧贴在他身侧。米歇尔感到她哆嗦得更厉害了,好像骨骼血肉都在发抖。

      “妈妈,爸爸……”她抽泣了一下,“他们……死了对吧?”

      米歇尔缄默不语,把她的被角压好。

      “妈妈,爸爸,姨妈……全都……”她声音呢喃,断断续续。她好像才明白一样,伤心地哭泣起来,一边哭一边低唤:“妈妈!妈妈!……”她越哭越大,蜷缩起来,把脸埋进被子里。

      米歇尔把她紧紧搂着,轻轻拍她的背,无声地安抚,宛如哄哭闹的婴儿入睡。

      哭声持续一段时间,由大变小,由小变弱,转为一声一顿的抽泣,又变为有一声没一声的呜咽。

      哭累的她四肢瘫软下来,陷入并不深沉的睡眠,一大颗泪珠停留在腮上。月光射进室内,泪珠如露珠一样闪闪发光。米歇尔注视她,用手指将泪水擦去。凝视她好一阵,听到她呼吸变得均匀,沉稳,他才毫无声息地溜下床,没有立刻回到自己床上,而是蹑手蹑脚到门前,拉了拉门。木门嘶嘎沉闷的一响,他停下手,立在黑暗中聆听静待,而后,悄悄然回到自己床上。

      上尉静静地睡在床上,耳朵却不自觉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动静。多年的军旅生涯使他养成猫一样易睡警醒的习惯,枕头下永远压着一把上了膛的手(*)枪。

      一旦入睡,听觉神经会自然紧绷,变得更加敏感,起初听到艾丽的哭声,他并不留心,假装没听见,待隔壁门扉传来一声低沉的嘶哑,他再度醒来。第一反应是有人要上洗手间,可是没有走动声,隔着墙壁也能体会到门边那人的犹豫不决。是哪一个孩子?不会是艾丽,她已怕得失去了行动力。上尉想到了米歇尔,一声不响的人往往值得提防,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也许他在试图离开,上尉希望他没那么傻,这个时候溜出去,很容易被当作可疑分子,成为哨兵的标靶。再不见第二声动静,对方似乎已经放弃,或者,只是一种试探。上尉双手交握放于腹前,陷入浅浅的睡眠,朦胧中,他的右手轻轻抚盖到左手无名指一个凉丝丝的金属环上。

      清早的阳光柔暖明媚,微风轻拂,氛围中混合清新与安宁。

      普普通通的村镇,别有一番宁静与和谐。

      人影开始在楼道晃动,军靴铮铮的脚步在楼上楼下响起,德军们忙着洗涮,整装。

      门外响起重重军靴声。艾丽脸涮白,闪到米歇尔背后。

      门推开了,一个士兵探头看了看:“起来了吗?早餐准备好了,沃尔夫上尉要你们洗洗干净快点下来,他在楼下等你们。”

      他的背后站着厨娘,她手里拿着干净的肥皂和手巾,匆匆带他们去盥洗室。

      洗涮完毕着装整齐,他俩下楼进入饭厅,上尉先生神情悠然坐在餐桌边。厨娘和女佣来来往往送餐具,摆桌子。

      上尉侧了下头,盯着艾丽的脸。艾丽俩眼红肿,神情沮丧。

      “怎么?昨晚没睡好吗?”他温声问道。

      “没事,先生,”米歇尔接口,“只是换了张床,她睡不习惯。”

      上尉仍然直盯着艾丽,面带微笑:“艾丽,你不能自己对我说吗?”

      他的话音愈见和蔼,脸上露出少见的温柔。

      “……”艾丽畏缩着眼前一切,无形的压力令她越来越恐惶。

      雷奥妮和厨娘呆在一边,屏息观望。

      米歇尔刚想张口,忽然感到后脑一阵冰凉,一件冰冷坚硬的东西抵上他的后脑勺:“没人问你。”

      声音跟枪口一样冰冷。那个中尉站在他身后,手(*)枪抵着他脑后。

      中尉脸俯在他头顶,说:“我——最讨厌你这种自作聪明的家伙!”

      冷冷的威胁,如蛇爬上旁观者的脊背。

      “米歇尔!”艾丽不禁尖叫一声,吓得浑身颤栗,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

      面不改色、冷眼直视的上尉,坐着纹丝不动,没有制止这一切。

      中尉下视的眼眸收缩,弥漫出森冷杀意,手中响起打开枪保险的声音。

      声音虽轻,有如雷鸣。

      厨娘,雷奥妮看得惊心动魄,预感到血淋淋的一幕,不由捂住了嘴。

      米歇尔站得直直,很稳定地看着眼前一点,眼神平淡好像无所动容,甚至有一种置身事外的从容。

      一分一秒,时间过得漫长。也许一分钟,也许半分钟?

      上尉发话了:“行了!费力克斯!玩笑开够了!”

      叫作费力克斯的中尉停顿了几秒,怏怏地扣上保险,把枪插回枪套:“好吧,小子!算你走运!”

      上尉和颜悦色对艾丽说:“费力克斯喜欢开这种玩笑,虽然除了他没人肯笑。过来,一起吃吧!”

      米歇尔很自然地握住艾丽的手,感觉她的手比先前更猛烈的颤抖,他不禁把手握紧了几分,安抚她内心的惶恐。他拉着艾丽在上尉对面坐下,再把手缓缓放开。

      “你从昨晚就没怎么吃,感觉好点了吗?”上尉问道,拿起一块三明治,递给艾丽。他说话的神态语气轻松自若,笑容温婉。

      艾丽畏惧地抬了抬眼皮,求助似的望向米歇尔。米歇尔伸手接过面包,放到她盘子里,眼望着上尉,像什么事也没发生,替艾丽说道:“谢谢!”

      说完,他也拿起一块面包,涂上黄油,一脸平常地吃起来。

      艾丽机械般把面包一点点撕碎,塞入口中,表情如同嚼蜡,难以下咽。

      上尉用小羹搅动咖啡,细细瞧着米歇尔的眼睛,带点审视带点玩味。稍顷,他转移视线问厨娘:

      “对了,裁缝什么时候来?”

      口气严肃略带质问。厨娘垂下眼睛,规规矩矩回应:“应该快到了,长官先生。”

      上尉不再留意,偏回头优雅地捏起咖啡杯,轻轻啜一口,慢慢品着。

      米歇尔微微低头,垂下的刘海稍稍遮挡了眼睛。

      (待续)

      2019/8/2 22:43:16
      左箭头-小图标

      《墨色格拉夫》

      第一部

      蓝色爵士乐

      作者:百目鬼妹

      (三)

      ————如果你不属于我,为何你我的手会如此贴近?

      米歇尔轻快地推开椅子,几乎没发出一点声响。他总是很轻,轻到无声。他牵着艾丽的手,离开桌子。女佣带他俩上楼。纳粹军官目送他们出去,眼光满是好奇与探究。“沃尔夫上尉,您肯定他们不是犹太人?”马科斯对上尉说话,眼光盯着门口。“很明显不是,他们是奥地利人。”“女孩儿也许,可是男孩……”马科斯疑惑未解,“您不觉得他头发和眼睛的颜色太深了吗?”“可他的皮肤很白。”上尉慢慢说,露出思索的眼神,“脸也很秀气。”他一面说一面寻思,回想男孩的模样。男孩看起来文弱,清秀,脸庞净白清瘦,尖下巴,鼻子秀挺;头发看来是金棕色,闪着小麦的光泽;一双大眼,双眼皮又细又薄,清晰鲜明,眼睑掩映下眼珠就像深藏地下的宝石,深得看不出它的本色,变幻莫测。“他是挺漂亮,俩人都很漂亮。”年轻中尉幽幽开口,话锋一转尖锐起来,“您可别被容貌给骗了。他们都是老鼠、蟑螂、臭虫……”他像是咒骂般地说了一连串的肮脏名词。上尉轻扫他一眼,隐隐带出不悦。可是中尉没有罢休。“他有点像瑞典人,又有点像希腊人特点,不过脸颊像日尔曼人,头形很好看……他的轮廓比欧洲人精致,又比亚洲人要深,”中尉胡乱猜测着,“不,我不能确定他是哪国人,他综合太多特征,又偏偏哪种都不像,或许,他就是个混血杂种!”说着,中尉作出十分厌恶的样子。另一个军官倾向上尉,低声问道:“您真的确定他俩是表亲?”上尉宽和地笑笑,好像丝毫不以为意。

      厨房里,壁炉的火燃烧着。艾丽泡在一只大铁皮桶里,厨娘拿一块毛巾帮她搓背,很小心不碰到她胳膊的伤口。“孩子,你从哪里来的?是这里人吗?”艾丽的神情仍有些呆滞,好像没从浩劫中缓过神来。对厨娘的问话,她只是瞪大眼看着前面,什么也不说。这副模样,愈加显得可怜又可爱,让人看了心酸,忍不住想要好好安慰。米歇尔背对她站在窗边,望着黑下去的天色。厨娘眼里流露出同情与无奈,女佣拿着毛巾走来,帮她把头发擦干。传来开门声,上尉走进来。房里静了片刻,女佣慌忙把毛巾展开披在艾丽身上。艾丽一看清来人,突然怔住,浑身直打哆嗦,呼吸急促起来。米歇尔迅速转身,半蹲在铁桶边,用身体挡住她的视线。厨娘犹豫一下,走上来说:“长官先生,作为一位绅士,不应该在女人洗澡的时候闯进来。”屋里人屏住呼吸紧张地瞧着。“她还是个孩子,我只想看看他们的伤。”“已经是个小姑娘了,先生。”厨娘鼓起勇气说,“能不能请您出去?”“洗好后给他们敷上这个。”上尉把一只药瓶给她,和气地说。“好的,谢谢您关心,长官先生。”上尉旋转脚步,跨步走向门外,并未朝艾丽这边多看一眼。艾丽的颤抖慢慢平息下来,仍然喘息不休。到门口上尉突然停住,沉吟一下,又迈着大步折回,径直停在厨娘跟前。“明天找一个裁缝来,这里最好的裁缝。”“是,先生。”厨娘谨慎地回应,谦恭地点头,心里涌起微妙的不安。上尉终于走了,厨娘用手按住胸口,紧张得气都喘不上了。米歇尔默默地瞧着眼前这一切,眼神越发深湛。艾丽并拢膝盖,抱住双肩,仿佛要把自己缩得越小越好。

      牧师的书房作为纳粹的办公室。他的卧室作为上尉的寝室。它的隔壁,女佣铺好了俩张床,房间整洁,被褥床单也很干净。“有需要就告诉我。”女佣说,扶着艾丽的肩走到床边,拉开被子。艾丽惊魂未定,还在瑟瑟发抖,但她乖巧顺从地脱了衣服和鞋子,躺下了,女佣给她盖好被。米歇尔快快地脱下一身,一语不发钻进被子。“需要灯吗?”女佣问,得不到回答,她把灯关上了,“盥洗室在走廊左边尽头,我就在它的隔壁住,叫我很方便,我叫雷奥妮。”灯灭,门关上,房间一片昏黑。米歇尔侧头,眼睛在黑暗里亮闪闪的。艾丽的床上,被子起伏抖动个不停。米歇尔试着轻唤一声:“艾丽?”回应他的是一声啜泣:“米歇尔……”能感觉到艾丽把头埋在枕头里呜咽,肩头一耸一耸的。“胳膊痛吗?”米歇尔问。他下了床,走到艾丽床边,手覆上她露出的手,紧紧攥在掌心。温度传来,艾丽转身侧躺,另一只手也握上他的手。“我害怕,米歇尔……我不要一个人……”米歇尔凝视她一会,轻轻启齿:“我陪你睡吧。”他掀开被角,躺在她身边。单人床虽然窄小,他却好像没占什么地方。艾丽贴住他的身体,全身哆嗦。米歇尔撑起左臂半躺着,忍受着左肩的隐痛,用右手抱住她:“睡吧。”艾丽依然睁大眼睛看着黑暗的虚空,默默紧贴在他身侧。米歇尔感到她哆嗦得更厉害了,好像骨骼血肉都在发抖。“妈妈,爸爸……”她抽泣了一下,“他们……死了对吧?”米歇尔缄默不语,把她的被角压好。“妈妈,爸爸,姨妈……全都……”她声音呢喃,断断续续。她好像才明白一样,伤心地哭泣起来,一边哭一边低唤:“妈妈!妈妈!……”她越哭越大,蜷缩起来,把脸埋进被子里。米歇尔把她紧紧搂着,轻轻拍她的背,无声地安抚,宛如哄哭闹的婴儿入睡。哭声持续一段时间,由大变小,由小变弱,转为一声一顿的抽泣,又变为有一声没一声的呜咽。哭累的她四肢瘫软下来,陷入并不深沉的睡眠,一大颗泪珠停留在腮上。月光射进室内,泪珠如露珠一样闪闪发光。米歇尔注视她,用手指将泪水擦去。凝视她好一阵,听到她呼吸变得均匀,沉稳,他才毫无声息地溜下床,没有立刻回到自己床上,而是蹑手蹑脚到门前,拉了拉门。木门嘶嘎沉闷的一响,他停下手,立在黑暗中聆听静待,而后,悄悄然回到自己床上。

      上尉静静地睡在床上,耳朵却不自觉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动静。多年的军旅生涯使他养成猫一样易睡警醒的习惯,枕头下永远压着一把上了膛的手(*)枪。一旦入睡,听觉神经会自然紧绷,变得更加敏感,起初听到艾丽的哭声,他并不留心,假装没听见,待隔壁门扉传来一声低沉的嘶哑,他再度醒来。第一反应是有人要上洗手间,可是没有走动声,隔着墙壁也能体会到门边那人的犹豫不决。是哪一个孩子?不会是艾丽,她已怕得失去了行动力。上尉想到了米歇尔,一声不响的人往往值得提防,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也许他在试图离开,上尉希望他没那么傻,这个时候溜出去,很容易被当作可疑分子,成为哨兵的标靶。再不见第二声动静,对方似乎已经放弃,或者,只是一种试探。上尉双手交握放于腹前,陷入浅浅的睡眠,朦胧中,他的右手轻轻抚盖到左手无名指一个凉丝丝的金属环上。

      清早的阳光柔暖明媚,微风轻拂,氛围中混合清新与安宁。普普通通的村镇,别有一番宁静与和谐。人影开始在楼道晃动,军靴铮铮的脚步在楼上楼下响起,德军们忙着洗涮,整装。

      门外响起重重军靴声。艾丽脸涮白,闪到米歇尔背后。门推开了,一个士兵探头看了看:“起来了吗?早餐准备好了,沃尔夫上尉要你们洗洗干净快点下来,他在楼下等你们。”他的背后站着厨娘,她手里拿着干净的肥皂和手巾,匆匆带他们去盥洗室。

      洗涮完毕着装整齐,他俩下楼进入饭厅,上尉先生神情悠然坐在餐桌边。厨娘和女佣来来往往送餐具,摆桌子。上尉侧了下头,盯着艾丽的脸。艾丽俩眼红肿,神情沮丧。“怎么?昨晚没睡好吗?”他温声问道。“没事,先生,”米歇尔接口,“只是换了张床,她睡不习惯。”上尉仍然直盯着艾丽,面带微笑:“艾丽,你不能自己对我说吗?”他的话音愈见和蔼,脸上露出少见的温柔。“……”艾丽畏缩着眼前一切,无形的压力令她越来越恐惶。雷奥妮和厨娘呆在一边,屏息观望。米歇尔刚想张口,忽然感到后脑一阵冰凉,一件冰冷坚硬的东西抵上他的后脑勺:“没人问你。”声音跟枪口一样冰冷。那个中尉站在他身后,手(*)枪抵着他脑后。中尉脸俯在他头顶,说:“我——最讨厌你这种自作聪明的家伙!”冷冷的威胁,如蛇爬上旁观者的脊背。“米歇尔!”艾丽不禁尖叫一声,吓得浑身颤栗,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面不改色、冷眼直视的上尉,坐着纹丝不动,没有制止这一切。中尉下视的眼眸收缩,弥漫出森冷杀意,手中响起打开枪保险的声音。声音虽轻,有如雷鸣。厨娘,雷奥妮看得惊心动魄,预感到血淋淋的一幕,不由捂住了嘴。米歇尔站得直直,很稳定地看着眼前一点,眼神平淡好像无所动容,甚至有一种置身事外的从容。一分一秒,时间过得漫长。也许一分钟,也许半分钟?上尉发话了:“行了!费力克斯!玩笑开够了!”叫作费力克斯的中尉停顿了几秒,怏怏地扣上保险,把枪插回枪套:“好吧,小子!算你走运!”上尉和颜悦色对艾丽说:“费力克斯喜欢开这种玩笑,虽然除了他没人肯笑。过来,一起吃吧!”米歇尔很自然地握住艾丽的手,感觉她的手比先前更猛烈的颤抖,他不禁把手握紧了几分,安抚她内心的惶恐。他拉着艾丽在上尉对面坐下,再把手缓缓放开。 “你从昨晚就没怎么吃,感觉好点了吗?”上尉问道,拿起一块三明治,递给艾丽。他说话的神态语气轻松自若,笑容温婉。艾丽畏惧地抬了抬眼皮,求助似的望向米歇尔。米歇尔伸手接过面包,放到她盘子里,眼望着上尉,像什么事也没发生,替艾丽说道:“谢谢!”说完,他也拿起一块面包,涂上黄油,一脸平常地吃起来。艾丽机械般把面包一点点撕碎,塞入口中,表情如同嚼蜡,难以下咽。上尉用小羹搅动咖啡,细细瞧着米歇尔的眼睛,带点审视带点玩味。稍顷,他转移视线问厨娘:“对了,裁缝什么时候来?”口气严肃略带质问。厨娘垂下眼睛,规规矩矩回应:“应该快到了,长官先生。”上尉不再留意,偏回头优雅地捏起咖啡杯,轻轻啜一口,慢慢品着。米歇尔微微低头,垂下的刘海稍稍遮挡了眼睛。

      (待续)

      2019/8/2 22:15:17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093398
      • 工分:2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此文系原创,首发于晋江网,现在搬过来,希望与大家同享。)

      《墨色格拉夫》

      第一部

      蓝色爵士乐

      (二)

      ————不知道未来会有什么,我只知道,你现在正与我一起。

      雨下起来,不大不小的雨,谈不上粗暴也说不上温柔的,一下一下有节奏地击打在屋顶和路面上。

      士兵把盖上粗帆布的弹药箱和重型机枪搬上卡车。一名士兵迈步到上尉面前,行个抬手礼,等候指示。

      “准备出发!”上尉一点头掐灭了烟,返身推开房门。

      艾丽蜷着腿坐在椅子上,米歇尔侧坐着,用手指梳理她松散的头发,细心地、不紧不慢地编扎辫子。艾丽不再叫喊,抱着膝盖一声不吭,两眼红通通泪汪汪的。

      门一下打开,她陡然一惊,眼中闪现出极大惊惧,身子猛地往后一缩。米歇尔抱住她,细细安抚、轻声劝慰。艾丽埋下头,藏到米歇尔身后。

      “当心碰到伤口。”米歇尔的声音轻轻细细,满心的小心与安定。

      上尉望着他们,目光一点点软下来:

      “跟我走。”

      艾丽还在退缩躲闪,米歇尔拉起她的手。手指交叉相握之际,艾丽像找到依靠似的,乖乖由他牵着,跟在上尉后面。

      走到卡车前,上尉回身抱起女孩。艾丽身体顿时一僵,反射性地挣扎起来,却被他抱得更紧。上尉把她抱上卡车,胳膊有力而动作轻柔。有士兵向米歇尔伸出手,米歇尔用右手拉住卡车门板,仅凭一只手两个动作便翻上卡车,站到艾丽身边。

      军用卡车缓缓开动,渐渐加速。

      雨逐渐小下来,天空慢慢放晴。

      雨后的天空水洗似的蓝,一时凉爽宜人。树木经雨水洗涤更加鲜绿,苍翠,湿漉漉水莹莹的绿。

      宁静和谐的村庄,周围是茂密的树木,叶脉般的小路。树影紧紧笼罩着鸽舍般的农屋,火焰似的草垛,矮矮的篱笆墙。

      村里的最大最宽敞的房屋,莫过于教堂和它的副楼。副楼一般是供牧师及相关人员住,也用于收留孤儿。此刻副楼里,住满了德军。

      牧师的厨娘和女帮佣忙里忙外。

      餐室里,长方形硬木桌上,摆满了面包、奶酪、肉和酒。德军围着餐桌吃喝。

      男孩和女孩贴着墙站在角落里,掌心贴着掌心,手握着手,眼睛睁得大大地盯着。在褪色而变得灰白陈旧的墙壁映衬下,俩人显得格外白净细秀,像蔓花生白白细细的茎从地被里伸出来。

      “饿了吧?过来吃吧。”上尉对他们说。

      俩人不动,仰脸望着上尉。艾丽露出怕怕的瑟缩样子,好像随时要哭出来。米歇尔捏了捏她的手,暗暗给她鼓劲。

      “过来,来吧。”上尉招呼着,嘴角噙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表情变得更加柔和,完全异于屠镇时那个冷酷残忍专横的人。

      “来吃啊,漂亮的小东西。”一个年轻中尉切了块面包拿在手里,逗引着艾丽,像逗一条无家可归的小狗。上尉冷冷瞄他一眼,他不由地合上嘴,抽回手。

      艾丽目光转向满桌食物,把持不住有点动摇不定。人在悲伤中首先会忘掉饥饿,可是在美食的诱惑前又往往会忘记悲伤。米歇尔瞅了瞅她的反应,牵起她的手带到桌边。

      “来,坐这儿。”上尉挪动位置,让他俩坐到身边。

      “天!她可真美丽!”女佣惊叹。上尉嘴角微微一动,面露几分自得,动手给他们切面包。

      女佣把满满一盘食物放到米歇尔面前,又给他盛好一碗汤:“请慢用,漂亮的小伙子。”

      她的故作殷勤引来德军们的取笑。

      “她喜欢上你了!幸运的小子!”

      “你要什么,告诉她,”一个身材粗壮的低级军官挤眉弄眼对米歇尔暗示,“她都能满足你。”

      周围一阵哄笑。

      “马科斯,现在说这句,不觉得早了几年吗?”

      被叫作马科斯的军官一本正经说:

      “不早啦,我第一个女友可是九岁认识的。”

      “行啊!马科斯!真看不出!”那个年轻中尉笑着说,看似夸奖又像嘲笑。

      “哈哈哈!”

      其中有人不忘问一声米歇尔:“小子,你多大?”

      米歇尔把面包抹上果酱,看也没看他一眼:

      “十三。”

      说完,他似乎觉得不够准确,又补上一句:

      “十三差二十七天。”

      “不小了!马科斯,他比你有出息!”

      军官们发出更大的笑声。米歇尔毫不怕生,若无其事地啃面包,喝汤,不急不慢。

      艾丽手脚颤抖,面包都掉了。她明明很饿,却怎么也吃不下,这些笑声在她听来,无异于豹吼狼嚎。他们越开心,她越害怕。

      米歇尔手伸过来,十指相握,伴着抚平伤口的温热。

      “吃呀,艾丽。”上尉投来关切的目光,声音亲切自然,“你叫艾丽对不对?”

      “……”艾丽哆嗦了一下,半晌点点头。

      “你多大了?”

      “十二……”好半天才有回答。

      “他是谁?”上尉目光指了下米歇尔,看似不经意地问。

      “米歇尔……我表哥。”艾丽的声音比蚊子还细小。

      “真可爱。”上尉摸摸她的头,贴近她耳朵问,“喜欢唱歌吗?”

      艾丽不知如何回答,眼神迷茫。

      上尉不易觉察地微微一笑,在她耳畔低语:

      “听我给你唱歌。”

      “……”艾丽张张嘴,愣住了。上尉轻咳一声,周围安静下来,他挺直身站起,端一杯酒,高声唱起来:

      今天我们要行军

      要尝试新的行军

      在美丽的西部森林

      吹过的风是如此的寒冷

      哦 美丽的西部森林

      尽管吹过的风是如此寒冷

      但是微弱的阳光依然能照进我的心灵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淳厚富有磁性,量感十足,眼神坚毅,展露无限信心。满屋的人静静聆听。唱歌的间歇,他斜过身来,望着艾丽微笑。

      艾丽听得愣神,茫然。米歇尔默默无声地喝汤。

      上尉唱完第一段,一气喝完杯中酒,引来一片喝彩掌声。他低头朝艾丽浅笑,拂拂她的头发,偏过头拍了拍米歇尔的肩,接着唱第二段:

      克里特和汉斯

      在周末愉快的共舞

      因为跳舞真开心

      充满爱的心在微笑

      周围德军开始应和,齐声唱起来:

      因为跳舞真开心

      充满爱的心在微笑

      哦 美丽的西部森林

      尽管吹过的风是如此寒冷

      但是微弱的阳光依然能照进我的心灵

      他们开始打拍子,和着节拍吹口哨。

      但是微弱的阳光

      依然能照进我的心灵

      他们把歌唱了一遍又遍,越唱越激昂。马科斯拉过旁边的女佣,搂着她忘形地舞蹈。军官们看着他俩边笑边唱,击掌吹口哨。牧师想上前阻止,被推开一边。

      气氛热烈而乱糟糟的场面,令艾丽大为惊骇,目瞪口呆。她想捂住耳朵,声音止不住地灌进来,在耳膜震荡;她想逃出去,双脚像变成棉花,软软的使不出劲儿,手按住桌面才能坐稳。她想哭,又不敢哭,挪动身子,尽力往米歇尔身边靠。

      米歇尔看见她眼里的恐惧,握紧她的手,轻声细语:

      “别怕,没什么好怕。”

      上尉坐下,俯首看看她,把手放到她纤弱的肩上。艾丽身子一下僵直,神经绷得死死的,眼珠一动不动,好一阵,才僵硬地抬起小脸,意外地接触到一双幽悠流转的眼眸,温润如无云的天空,湛蓝如洒满阳光的海面。

      “喜欢我的歌吗?我们的歌。”温软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缓缓渗入。

      “先生,”开口的是米歇尔,“我们可以去休息了吗?”

      “怎么,你累了吗?”上尉淡淡出声,眼眸微闪泄出一道锐利的精光,直射过来。

      米歇尔目光迎视他,没有丝毫退缩:

      “我想艾丽累了,她比我小。”

      “是吗,艾丽?”上尉脸上依然挂着微笑,声音轻且柔,目光透出分锐利,仔细读着她的表情。

      “哎……”好像被他的目光穿透内心,艾丽只觉心慌意乱难以控制,害怕极了,紧张得说不出话,脖子好像变硬了点点头都好吃力。

      上尉眼中锐光收起,带出几分疼爱怜惜。他把女佣叫过来,吩咐她:“快点把床铺好,再烧点水,让他们好好洗一洗。他俩身上有伤,一定要注意。”

      “是,先生。”

      随即他想到什么,叫住女佣:

      “他们房间要安排在我隔壁,我不想意外发生。”

      “是。”

      米歇尔听着,望了上尉一眼,眼睛很深很安静,不知道在想什么。

      (第二章完,待续)

      2019/8/2 13:51:5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7条记录] 分页:

      1
       对<二战原创>墨色格拉夫(长篇小说)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