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欺骗日:罗斯福与珍珠港的真相

共 42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欺骗日:罗斯福与珍珠港的真相

J·阿尔弗雷德·鲍威尔,2019年7月24日

二战修正主义

《欺骗日:罗斯福与珍珠港的真相》(纽约,自由出版社,2000年)

欺骗日:罗斯福与珍珠港的真相

罗伯特·斯汀内特是一名二战时期的海军无线电报务员,后来转行当了记者。他当时在加州贝尔蒙特的国家档案馆里,研究一本关于乔治·布什在南太平洋战争时期海军空中侦察生涯的连载图画书,遇到了珍珠港截获的日本海军无线电密码传输记录未索引的副本——关于珍珠港实际发生的事情以及如何发生的书面证据。

经过8年的深入研究,并根据《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在法律上进行了旷日持久的诉讼,以获得这些材料的部分公开,斯汀内特后来出版了《欺诈日》(Day of fraud)。可以理解的是,一年内就出现了日文译本。

斯汀内特在大量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据和不言而喻的准确分析的基础上证明,罗斯福总统监督了一项严密保密的秘密计划的策划和部署,该计划旨在刺激日本人袭击珍珠港,并在他们袭击珍珠港时对他们进行监视。斯汀内特假设罗斯福这样做是为了促使不情愿的美国公众支持二战,但无论动机或目的是什么,事实现在已经非常清楚了。斯汀内特用大量的书面证据证明了他的论点,包括47页的附录[p.261 - 308],展示主要官方记录的摄影复制品,以及正文中复制的许多其他记录,以及65页[p.309-374]详尽的参考资料。

这一证据证明了斯汀内特的事实主张、论点和结论。他的研究文件和笔记存放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欺骗日》是纪实史学的典范。斯汀内特的书解决了关于珍珠港袭击背景的理性、坦诚、诚实、基于事实的讨论和辩论。

欺骗日:罗斯福与珍珠港的真相

正如斯汀内特所示,罗斯福的计划是在1940年10月初根据一份“日期为1940年10月7日的八项行动备忘录开始实施的。编制者是海军情报办公室远东办公室主任亚瑟·h·麦科勒姆(Arthur H. McCollum)中校。”当然,麦科勒姆不太可能是主动起草的,但这正是斯汀内特的书面记录的起点。“它的八项行动实际上是要煽动日本袭击美国在夏威夷的地面、空中和海军部队,以及英国和荷兰在太平洋地区的殖民地前哨……”[p.6 - 8;备忘录转载在261-267页]:

A:与英国达成协议,使用英国在太平洋的基地,特别是新加坡的基地。

B.与荷兰就使用荷兰东印度群岛(现印度尼西亚)的基地设施和采购用品作出安排。

C:向蒋介石政府提供一切可能的援助。

D:派遣一支远程重型巡洋舰师前往东方、菲律宾或新加坡。

E:派两师潜艇到东方去。

F:保持美国舰队的主要力量,现在在太平洋,在夏威夷群岛附近。

G:坚持要求荷兰拒绝答应日本提出的不适当的经济让步要求,特别是石油方面的让步。

H:与大英帝国实施的类似禁运合作,全面禁止与日本的所有贸易。

随着计划的展开,日本外交和海军无线电通信受到严密的拦截解码监控。麦科勒姆从1940年初到1941年12月7日负责通讯情报传递,并向总统提供有关日本军事和外交战略的情报报告。每一份寄往白宫的截获和解码的日本军事和外交报告,都要经过他负责的“远东地区ONI”部门。

该部门是各类情报报告的交换中心。麦科勒姆为总统编写的每一份报告都是基于由美国军事密码学家和无线电拦截操作员收集拦截和解码的无线电…在美国政府或军队中,很少有人像麦科勒姆那样了解日本的活动和意图。[8]对该计划的了解是保密的,仅限于罗斯福政府的13名成员和首席军官,以及海军情报和相关行动的21名成员[见附录E 307-308]。当麦科勒姆写备忘录时,项目C已经是美国的政策了。项目F于1940年10月8日开始实施,项目A、B和G于1940年10月16日开始实施,项目D和E于1940年11月12日开始实施。 [Chap. 1 n. 8 p. 311-312; 120 ff. etc.]。

与此同时,也是在1940年的秋天,10月30日,罗斯福总统在波士顿竞选第三个总统任期时说:“我以前说过这句话,但我将一遍又一遍地说:你们的孩子不会被派去参加任何外国战争。”11月1日,他在布鲁克林说:“我在为让我们的人民远离外国战争而战。我将继续战斗。”2日,他在罗切斯特说:“你们的国家政府……同样是一个和平的政府——一个打算为美国人民保持和平的政府。”

(待续)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9/7/30 16:57:1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随后,海军上将基梅尔和肖特将军的军事法庭立即开始掩盖珍珠港事件,在战争期间和战后,通过八项国会调查,清除和扣留了参与者和其他人的文件和伪证 [253-260 & passim; 309-310] 并坚持通过1995年由斯特罗姆·瑟蒙德主持的国会听证会[257-258]。

      在斯廷内特出版之日(2000年),许多文件仍然被保留或以经过严格审查的形式发布。但是,正如任何公正的读者都能看到的那样,他的案例是在他所提供的证据的基础上得到最终证明的。反驳或揭穿这一说法的唯一方法是证明他的书面证据是伪造的,并加以证明。面对这一证据的特点,这个想法是荒谬的。

      斯汀内特研究的一个关键突破是他在战争结束后的贝尔蒙特(加利福尼亚)国家档案馆发现了日本海军无线电密码传输记录未索引的副本,在华盛顿特区的档案文件消失很久之后,这些文件仍然保存在那里。

      最近,一些作家假装揭穿了斯汀内特的证据,重新提出了有关日本海军密码没有被破译、日本舰队保持无线电沉默的说法——这些说法几十年来一直被反复驳斥。著名的是,美国“马里波萨号”(Mariposa)邮轮的无线电操作员截获了驶往夏威夷的日本舰队的重复信号,并将其前进方向转播给了海军。在战争期间,太平洋商船队的美国海员都知道这一点,并在公开的叙述中提到。

      谎称日本的海军和外交密码没有破译1943年在芝加哥联邦法院首次被驳回。正如她的传记作家拉尔夫·g·马丁所述,西茜·帕特森,《华盛顿时报先驱报》1941年12月7日总编辑

      (在此之前和之后的几十年)都反对美国介入另一场世界大战——像她80%的美国同胞一样,包括她的哥哥乔·帕特森,《纽约新闻》的出版人,她的堂兄罗伯特·麦考密克是《芝加哥论坛报》的出版人。罗伯特作为一名战地军官在法国服役,他受了伤,两次被毒气击中,并因英勇而被授予勋章。他的《芝加哥论坛报》,就像他的堂兄弟们的报纸和其他许多报纸一样,尤其是在东海岸以外,在珍珠港事件之前一直是公开反对干预主义的。

      在《西茜》(纽约,西蒙与舒斯特出版社,1979年)马丁写道:“随着(珍珠港)灾难的消息不断地传到(《华盛顿时报先驱报》的新闻编辑室),西茜痛苦地问(她的周日编辑)罗伯茨关于罗斯福的事,‘你听到了吗?后来,当她得知美国密码学家在珍珠港事件之前破解了日本密码时,她确信罗斯福事先就知道日本人打算发动袭击。”[418]“《芝加哥论坛报》、《华盛顿时报先驱报》和其他二十多家报纸后来刊登了一篇由《芝加哥论坛报》战地记者撰写的文章,文章指出,美国在中途岛取得了胜利,因为日本的密码被破译了……美国司法部决定起诉《芝加哥论坛报》和《华盛顿时报先驱报》泄露美国军事机密。总检察长弗朗西斯·比德尔(Francis Biddle)认为,披露这一突破无异于叛国,因为它给了日本人修改密码的机会。Waldrop [《华盛顿时报先驱报》编辑]被召到芝加哥,在大陪审团面前作证…在证词中,海军透露海军审查员通过了论坛报的文章。比德尔被迫放弃这个案子,他说他“感觉自己像个傻瓜”。[431-432]他并不是唯一一个这样做的人。

      2019/8/1 8:12:51
      左箭头-小图标

      随后,海军上将基梅尔和肖特将军的军事法庭立即开始掩盖珍珠港事件,在战争期间和战后,通过八项国会调查,清除和扣留了参与者和其他人的文件和伪证 [253-260 & passim; 309-310] 并坚持通过1995年由斯特罗姆·瑟蒙德主持的国会听证会[257-258]。

      在斯廷内特出版之日(2000年),许多文件仍然被保留或以经过严格审查的形式发布。但是,正如任何公正的读者都能看到的那样,他的案例是在他所提供的证据的基础上得到最终证明的。反驳或揭穿这一说法的唯一方法是证明他的书面证据是伪造的,并加以证明。面对这一证据的特点,这个想法是荒谬的。

      斯汀内特研究的一个关键突破是他在战争结束后的贝尔蒙特(加利福尼亚)国家档案馆发现了日本海军无线电密码传输记录未索引的副本,在华盛顿特区的档案文件消失很久之后,这些文件仍然保存在那里。

      最近,一些作家假装揭穿了斯汀内特的证据,重新提出了有关日本海军密码没有被破译、日本舰队保持无线电沉默的说法——这些说法几十年来一直被反复驳斥。著名的是,美国“马里波萨号”(Mariposa)邮轮的无线电操作员截获了驶往夏威夷的日本舰队的重复信号,并将其前进方向转播给了海军。在战争期间,太平洋商船队的美国海员都知道这一点,并在公开的叙述中提到。

      谎称日本的海军和外交密码没有破译1943年在芝加哥联邦法院首次被驳回。正如她的传记作家拉尔夫·g·马丁所述,西茜·帕特森,《华盛顿时报先驱报》1941年12月7日总编辑

      (在此之前和之后的几十年)都反对美国介入另一场世界大战——像她80%的美国同胞一样,包括她的哥哥乔·帕特森,《纽约新闻》的出版人,她的堂兄罗伯特·麦考密克是《芝加哥论坛报》的出版人。罗伯特作为一名战地军官在法国服役,他受了伤,两次被毒气击中,并因英勇而被授予勋章。他的《芝加哥论坛报》,就像他的堂兄弟们的报纸和其他许多报纸一样,尤其是在东海岸以外,在珍珠港事件之前一直是公开反对干预主义的。

      在《西茜》(纽约,西蒙与舒斯特出版社,1979年)马丁写道:“随着(珍珠港)灾难的消息不断地传到(《华盛顿时报先驱报》的新闻编辑室),西茜痛苦地问(她的周日编辑)罗伯茨关于罗斯福的事,‘你听到了吗?后来,当她得知美国密码学家在珍珠港事件之前破解了日本密码时,她确信罗斯福事先就知道日本人打算发动袭击。”[418]“《芝加哥论坛报》、《华盛顿时报先驱报》和其他二十多家报纸后来刊登了一篇由《芝加哥论坛报》战地记者撰写的文章,文章指出,美国在中途岛取得了胜利,因为日本的密码被破译了……美国司法部决定起诉《芝加哥论坛报》和《华盛顿时报先驱报》泄露美国军事机密。总检察长弗朗西斯·比德尔(Francis Biddle)认为,披露这一突破无异于叛国,因为它给了日本人修改密码的机会。Waldrop [《华盛顿时报先驱报》编辑]被召到芝加哥,在大陪审团面前作证…在证词中,海军透露海军审查员通过了论坛报的文章。比德尔被迫放弃这个案子,他说他“感觉自己像个傻瓜”。[431-432]他并不是唯一一个这样做的人。

      2019/8/1 8:12:51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欺骗日:罗斯福与珍珠港的真相

      2019/7/31 14:53:24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欺骗日:罗斯福与珍珠港的真相

      2019/7/31 14:53:24
      左箭头-小图标

      **,我 爱 你

      2019/7/31 11:58:06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077007
      • 工分:793645 / 排名:722
      左箭头-小图标

      我不太相信楼主的这篇文章。

      2019/7/31 10:52:33
      左箭头-小图标

      怎么传不上去,请版主检查一样。

      2019/7/31 8:44:34
      左箭头-小图标

      同一天,罗斯福在布法罗宣称:“你们的总统说,这个国家不会发动战争。”[威廉·亨利·钱伯林,《富兰克林·罗斯福如何把美国卷入战争》,载于哈利·埃尔默·巴恩斯,《为永久和平而战》(考德威尔,爱达荷州,卡克斯顿,1953),第八章,第485-491页]。

      太平洋舰队司令理查森上将反对罗斯福在珍珠港部署舰队的命令,认为这将使舰队处于危险之中。ONI的安德森上将,作为坎摩尔在珍珠港的第三任指挥官,他在坎摩尔不知情的情况下监督那里的无线电拦截行动。[10 - 14;33-34]“安德森被派往夏威夷担任情报把关人”[36]。当他到达后,他在远离珍珠港的地方建立了自己的私人住宅,远离即将到来的袭击。

      尽管他是七艘战列舰的指挥官,这七艘战列舰在这次袭击中首当其冲,造成两千多人丧生,但当袭击发生时,安德森将军却安然无恙地呆在山的另一边。 [36-37; 244, 247]与此同时,夏威夷的指挥官们,“海军上将丈夫基梅尔和中将沃尔特·肖特被剥夺了得到可能使他们对罗斯福政策所带来的风险更加警觉的情报,但他们服从了1941年11月27日和28日的直接命令:‘美国希望日本首先做出公开的(敌对)行动。’”[6-8]后来,他们被刺伤了肩胛骨。

      1941年1月初,日本决定,如果与美国发生敌对行动,他们将首先对珍珠港发动突然袭击。美国情报机构于1月27日[30-32]获悉了这一计划。1941年7月21日,麦科勒姆中校的H计划点燃了导火索。直到11月底,白宫还在继续阻止日本外交官协调一致地讨论和解方案。[在这段外交史上,可以看看查尔斯·比尔德,《美国外交政策的制定》(1946年)和《罗斯福总统和战争的来临》(1948年);弗雷德里克·洛克威尔·桑伯恩,《为战争设计》(1951);以及查尔斯?坦西尔,《战争的后门》(1952)]。

      从1941年11月16日开始,无线电拦截显示日本舰队在日本北部的千岛群岛附近集结,从11月26日到12月的第一个星期,追踪到它横跨太平洋到达夏威夷[41-59等]。海军作战部长斯塔克上将(34名知情人士之一)命令坎摩尔派遣他的航空母舰和一支庞大的护航舰队,运送飞机前往威克岛和中途岛。“在华盛顿的命令下,坎摩尔将他最古老的船只留在珍珠港,并派出21艘现代战舰,包括他的两艘航空母舰,向西驶向威克岛和中途岛……离开后,留在珍珠港的战舰大多是27年前的一战遗物。”

      也就是说,在珍珠港沉没的战舰及其船员被用作诱饵[152-154]。1941年11月22日,日本舰队开始集结一周后和开往瓦胡岛的四天前,英格索尔海军上将发布了一项“空海”命令,清除了航道上的所有船只。11月25日,他命令坎摩尔撤回巡逻该地区的船只,空袭将在该地区展开[144-145]。富兰克林·罗斯福密切关注着这一阴谋的最终展开,同时无线电拦截继续追踪日本前往夏威夷的航程[161-176]。

      斯汀内特评论道:“珍珠港的战列舰队和它破旧的战舰成为了一个令人垂涎的目标。但这对帝国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战略错误。日本的360架战机本应目标珍珠港的大型油库……摧毁海军的干船坞、机厂和维修设施的工业能力”[249]。珍珠港事件发生六个月后,在珊瑚海战役(1942年5月4日至8日)和中途岛战役(6月4日至7日),太平洋舰队永久性地摧毁了日本海军在东太平洋作战的进攻能力,也永久性地削弱了日本海军在西太平洋的防御能力。此后,正如知情的观察家所理解的那样,日本袭击或入侵美国西海岸在后勤上变得完全不可能了。

      回复:欺骗日:罗斯福与珍珠港的真相

      2019/7/31 8:35:14
      左箭头-小图标

      同一天,罗斯福在布法罗宣称:“你们的总统说,这个国家不会发动战争。”[威廉·亨利·钱伯林,《富兰克林·罗斯福如何把美国卷入战争》,载于哈利·埃尔默·巴恩斯,《为永久和平而战》(考德威尔,爱达荷州,卡克斯顿,1953),第八章,第485-491页]。

      太平洋舰队司令理查森上将反对罗斯福在珍珠港部署舰队的命令,认为这将使舰队处于危险之中。ONI的安德森上将,作为坎摩尔在珍珠港的第三任指挥官,他在坎摩尔不知情的情况下监督那里的无线电拦截行动。[10 - 14;33-34]“安德森被派往夏威夷担任情报把关人”[36]。当他到达后,他在远离珍珠港的地方建立了自己的私人住宅,远离即将到来的袭击。

      尽管他是七艘战列舰的指挥官,这七艘战列舰在这次袭击中首当其冲,造成两千多人丧生,但当袭击发生时,安德森将军却安然无恙地呆在山的另一边。 [36-37; 244, 247]与此同时,夏威夷的指挥官们,“海军上将丈夫基梅尔和中将沃尔特·肖特被剥夺了得到可能使他们对罗斯福政策所带来的风险更加警觉的情报,但他们服从了1941年11月27日和28日的直接命令:‘美国希望日本首先做出公开的(敌对)行动。’”[6-8]后来,他们被刺伤了肩胛骨。

      1941年1月初,日本决定,如果与美国发生敌对行动,他们将首先对珍珠港发动突然袭击。美国情报机构于1月27日[30-32]获悉了这一计划。1941年7月21日,麦科勒姆中校的H计划点燃了导火索。直到11月底,白宫还在继续阻止日本外交官协调一致地讨论和解方案。[在这段外交史上,可以看看查尔斯·比尔德,《美国外交政策的制定》(1946年)和《罗斯福总统和战争的来临》(1948年);弗雷德里克·洛克威尔·桑伯恩,《为战争设计》(1951);以及查尔斯?坦西尔,《战争的后门》(1952)]。

      从1941年11月16日开始,无线电拦截显示日本舰队在日本北部的千岛群岛附近集结,从11月26日到12月的第一个星期,追踪到它横跨太平洋到达夏威夷[41-59等]。海军作战部长斯塔克上将(34名知情人士之一)命令坎摩尔派遣他的航空母舰和一支庞大的护航舰队,运送飞机前往威克岛和中途岛。“在华盛顿的命令下,坎摩尔将他最古老的船只留在珍珠港,并派出21艘现代战舰,包括他的两艘航空母舰,向西驶向威克岛和中途岛……离开后,留在珍珠港的战舰大多是27年前的一战遗物。”

      也就是说,在珍珠港沉没的战舰及其船员被用作诱饵[152-154]。1941年11月22日,日本舰队开始集结一周后和开往瓦胡岛的四天前,英格索尔海军上将发布了一项“空海”命令,清除了航道上的所有船只。11月25日,他命令坎摩尔撤回巡逻该地区的船只,空袭将在该地区展开[144-145]。富兰克林·罗斯福密切关注着这一阴谋的最终展开,同时无线电拦截继续追踪日本前往夏威夷的航程[161-176]。

      斯汀内特评论道:“珍珠港的战列舰队和它破旧的战舰成为了一个令人垂涎的目标。但这对帝国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战略错误。日本的360架战机本应目标珍珠港的大型油库……摧毁海军的干船坞、机厂和维修设施的工业能力”[249]。珍珠港事件发生六个月后,在珊瑚海战役(1942年5月4日至8日)和中途岛战役(6月4日至7日),太平洋舰队永久性地摧毁了日本海军在东太平洋作战的进攻能力,也永久性地削弱了日本海军在西太平洋的防御能力。此后,正如知情的观察家所理解的那样,日本袭击或入侵美国西海岸在后勤上变得完全不可能了。

      回复:欺骗日:罗斯福与珍珠港的真相

      2019/7/31 8:35:1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0条记录] 分页:

      1
       对欺骗日:罗斯福与珍珠港的真相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