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波茨坦的丑陋和被遗忘的遗产

共 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波茨坦的丑陋和被遗忘的遗产

布拉德利·布鲁尔

布莱德利·j·布鲁尔(Bradley J. Brewer)是2015年密西西比州立大学历史学博士,专攻现代欧洲历史。

波茨坦的丑陋和被遗忘的遗产

对美国人来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美国最伟大之处。它代表着美国人的勇敢、牺牲、刚毅和同情心。毕竟,这是一场值得打下去的战争,一场在太平洋和欧洲无法避免的战争。但无论哪个国家从战争和缔造和平的进程中走出来时,无论在肉体上还是意识形态上,都没有一个国家是没有伤痕的,包括美国在内。

1945年8月2日,波茨坦会议结束。会议由美国、英国和苏联在德国波茨坦举行,目的是讨论占领德国和赔款的计划。领土问题,如波兰西部边界的位置,发生了短暂的讨论,但被推迟到最后的和平会议。关于领土问题的谈判可能已经被推迟,但随着《波茨坦协议》最终草案中加入了第十三条,数百万德意志族人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了。第十三条规定,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和匈牙利的德意志族少数民族人口(本条只涉及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在由三大盟国的代表组成的盟军控制委员会的领导下应以有序和人道的方式转移到德国。

第十三条的制定是有原因的。1945年春天德国军队的撤退使得捷克斯洛伐克的大部分地区和波兰西部全部被苏联军队占领。在这片新征服的领土上,生活着数以百万计的德意志族人,其中许多人自14世纪以来一直生活在捷克斯洛伐克的苏台德和沿奥德-尼斯线(勃兰登堡、丹齐格、西里西亚、波美拉尼亚和东普鲁士)新获得的波兰领土上。多年来,德国人、捷克人和波兰人之间的关系变得相当有争议,战争一结束,两国的公民和政府官员就抓住机会,自发地、残酷地将他们眼中在各自境内麻烦不断的德意志族少数民族赶走。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政府这样做是为了驱逐尽可能多的德意志族人,并在未来的和平会议上向盟国提出既成事实。在1945年5月至6月间的不受管制的野蛮驱逐中,政府、独立和军事组织驱逐了75万苏台德德意志族人离开捷克斯洛伐克,20万至130万德意志族人离开波兰。然而,这些数字只是一个估计值,并且根据研究的不同而有所不同。

第十三条的实施是为了控制野蛮的驱逐行为。美国国务卿詹姆斯·f·伯恩斯(James F. Byrnes)希望采取措施,减缓德意志族人的转移,以减少对他们的随随性和暴力行为。伯恩斯也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他意识到驱逐德意志族人永远不会完全停止,但至少可以受到盟国的监控,这样捷克和波兰人的注意力就会集中在驱逐德国人上,而不是对纳粹犯下的战争暴行进行报复。1946年1月25日,为使驱逐行动尽可能有秩序和人道,实施了组织管理。在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波茨坦会议后的驱逐与1945年的野蛮驱逐几乎没有什么不同,德意志族被驱逐者被赶到集会中心,在那里他们被抢劫,据德国历史学家西奥多·谢德(Theodor Schieder)说,他们先是遭受身体虐待,然后挤上火车车厢,被运往德国,在那里他们到达时处于“身体和精神匮乏”的状态。然而,在1946年夏盟军控制委员会的规章得到充分执行后,情况确实有所改善。1947年底,当驱逐行动停止时,捷克斯洛伐克的约1415,135名苏台德德意志族人被驱逐到美国占领区,75万名德意志族人被驱逐到俄罗斯占领区,150万名德意志族人被驱逐到英国占领区。

实际上,第十三条使波茨坦会议之前的驱逐行为合法化,这种驱逐行为既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考虑到这种驱逐行为将如何影响欧洲的人口和政治格局。西方盟国赋予第十三条的合法性,使通过强迫驱逐来转移人口的行为在法律上受到实际上是种族清洗的尊重。因此,美国在使20世纪发生的最大的种族清洗事件合法化方面是同谋,从1945年春天到1947年底,有1 200万至1 600万德意志族人被从东欧和中欧的历史家园驱逐出境。

美国批准驱逐德意志族人既可以解释,也无法解释。可以解释的是,不管美国是否参与其中,驱逐德意志族人都可能发生,但作为这个过程的一部分,美国占领官员可以控制时间,驱逐将在何处、如何进行,但不能完全控制局势。另一方面,美国对驱逐行动的批准令人费解。大批德意志族人从他们的历史家园迁出,似乎违背了道德和正义的意识形态基础,而美国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与我们所宣称的战争目标背道而驰。在现实与意识形态经常发生冲突的战争中,实现和平比战争的开始更为复杂。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9/7/25 17:05:5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波茨坦的丑陋和被遗忘的遗产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