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2019.7.21日寻访亳州原暂编55师老兵王永顺

共 17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650296
  • 工分:1026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019.7.21日寻访亳州原暂编55师老兵王永顺

姓名: 王永顺

曾用名:

性别:男

民族:汉

出生年月:1926年属虎

身份证号码:

籍贯:安徽亳州

家庭住址:亳州市谯城区龙杨镇

身体状况:一般

子女情况: 无

婚姻状况:未婚

经济状况:优抚

生活状况:

入伍时间: 1944年初

入伍地点:

部队番号:(85军)暂编55师3团

部队职务: 士兵

部队长官: 师长李守正,团长袁治山

部队战友:

参加战斗: 鄂北豫西会战

从军经历:日本鬼子来时我见过,开着车从我村头过。我村小,没有吃哩,他们到西北角的李寨停下了。有四五辆车,上面还架着碗口粗的炮。日本鬼子坏的很,逮着老百姓啥好吃的吃啥?吃过喝过还屙老百姓面瓮里。这一段都是听老少爷们说的,因为三里五里离的近,相互一说都知道。但日本鬼子开车路过确实是我亲眼所见的。

我弟兄仨,我是老大。后来,正摊抓壮丁,听说抓到师管区吃不好喝不好,动不动还挨打。我十七八岁,身量子有那么高了;我就与父母商量着自己去当兵,免得抓着去受罪。

那时,太和范井子驻有暂编55师的部队,师长李守正。部队有几匹马,我表夫给马会扎笼头。那年的一二月里,天还怪冷哩,我就随表夫去补名当兵,先在3团副官处当勤务兵。团长叫袁治山(人名、地名皆音译,下同;也可能是袁西山),湖南人。当勤务兵每天就是端水扫地,抹桌子叠被。过了可有一年,我个子长高了,觉得干这活丢人,就找团长说要扛枪。团长就安排我到特务排,排长姓李;特务排不是搞行政的,是个独立排,专门负责团部安全的。这中间我可能因为父亲有病,请假回家一趟。俺村比我大一岁的王四全与我关系好,他知道我当兵情况,没过多久就上部队来当兵,团长安排他到传令班。

部队生活不好,每天两顿饭。发了军服和枪;到了特务排,训练就多了些。后来,随部队到河南,在霸王寨、西峡口、八庙、朱阳关、桃花崖、固口一带与日本鬼子打仗。我主要在后方,没上前线打过仗,但知道我们伤亡很大。王四全说光传令班的人来回到到营里传个命令就死了两三个。团长就在那受伤的,从他抬下去住院治疗,就再也没见过他。团长走后,部队就由副团长黄昌珍代理。 说起日本鬼子投降,还就跟笑话样。我们部队在山上守着,下午来个命令要下山,立即出发。当时都纳闷,也没安排兵接防,这半夜下去干啥?天明到了一个街道,见两边都是插的红旗,说日本鬼子投降了,我们中国胜利了——当兵的都不相信,都发牢骚。就连排长都说:吹啥牛X?老子昨天还在山上打鬼子呢,这一夜就投降了?

日本鬼子投降后,国民党部队整编,我们团撤销,部队被编入胡宗南的部队。好多当兵的就想回家;王四全说咱们回家吧。但我当时屁股上长个疮,不管走;又想着当这么长时间的兵,打跑了日本鬼子,现在回来不是啥也没有吗?就看搁部队可能还混个名堂?副团长黄昌珍心平好,一看大家都要走,不好交差。就跪那给大家磕头说,能否耽误几天,等上面来验了兵再走……当兵的有的根本就听不进去,该走的还是走了…… 我还接着在部队干,被安排在司令部警卫营。警卫营就是负责保卫胡宗南的,平时他一出行,说带一个班或带一个排都是从我们营里挑。胡宗南不高个,胖胖的,不甚白,说话杂毛,就是口(方言,厉害,狠的意思)。随部队到过山东、河南、河北、山西等地,最后在四川广元起义参加了解放军。

说起起义这一段有故事,我知道啥说啥,咱爷俩对脾气,我捡睁眼过目的说。 那是1949年天怪冷哩,我们一个营守着一个关口,要按硬打,解放军一两个师都不一定打赢。一天夜里刚熄灯,接紧急命令,光带枪,啥都不要带,赶紧出发。当时,胡宗南已飞台湾了;部队由副司令裴昌会带领。我们坐上车一夜才走十八里,那是被解放军围住了,就是不打你。到哪方向,哪方向“呯呯”几炮……我是守内勤的,就听裴司令让副官帮找十来个人,另找一匹驮马和一匹乘马。驮马带着锅和粮食,准备到山上打游击。谁知,副参谋长是地下党。天刚明,他带领解放军来接收,都还穿着解放军的衣服。我们值勤的一看都放了枪,原来警卫营里书记官也是个地下党。到此,部队就算起义了。解放军来个首长把我们连级以上的当官全召集一块开会,说你们是功臣,立了一个大功,没有让人民财产得到损失;从今起,你们的吃喝穿戴全由共产党来管……说完就走了。

过几天,北京来电报让副司令去学习,可带一个勤务兵。副司令后来一个人就去了,到那向毛主席交待了咋当的兵,咋当的师长等等;又说他没有打过人骂过人枪毙过人……唯有一次,副参谋长给他八十块大洋,不知是啥意思?其实这一切,副参谋长早都整理好材料报上去了,就看这一回副司令说的可一样?他有啥事,副参谋长还不清楚,整天他们两个在一块?

起义后,部队在四川修铁路,光打窑洞就有两个月。

1950年,忘了也不知是从天水还是宝鸡坐的火车去到山东周村。在那由苏联教官教我们使用苏联产的高射炮;部队属于彭德怀直接指挥的高炮独立13团2连,连长记得可是叫刘红宝。这年冬天,我随部到朝鲜的平壤、新义州参加抗美援朝。整天在山沟里打仗,也很少见到当地人。直到1953年八九月间,我随部队回国。随即回到龙杨老家,年纪已二十八岁。

当兵十来年,就开始在太和当兵回家一趟,这其余没回家一次。父亲在我当兵的两三年吧就死了……提起来婚姻,伤心!……

走访记录:康茂强、李静、福微、徽太郎走访时间:2019.7.21阜阳市爱心拥军志愿者协会走访附记:1.老兵孤寡一生,在光荣院独居一室。无不良嗜好,不开空调,不看电视。他的床铺每天都叠得方正跟部队一样,屋里摆设特别整齐干净利落。2.老人有抗美援朝纪章和政府颁发的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9/7/21 20:59:3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2019.7.21日寻访亳州原暂编55师老兵王永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