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李威伦回忆录——侨居马来亚

共 10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090538
  • 工分:3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李威伦回忆录——侨居马来亚

我因机缘巧合结识了北京语言大学退休老师李威伦,李老师1936年出生在马来亚吡叻州和丰镇,他的父亲是一名马来亚共产党员,在吡叻州等地从事抗日报纸编辑工作,李老师姐弟三人和妈妈一起生活在乡下,儿童时期亲历了日军的侵略行径和抗日军与日军的种种斗争,虽然李老师今天已经80多岁了,但对这段经历仍然记忆犹新。今年七七事变纪念日之后,我有幸听李老师介绍了他儿童时期在马来亚生活时的经历,使我更了解了当年华人在东南亚生活的不易,和日军对华人的暴行,更感到今天的和平和幸福来之不易,我感觉很有必要让更多的国人了解那段往事,了解我们这个民族过去的坎坷,才会更懂得珍惜今天幸福的来之不易。以下内容由李老师自己编辑发布在微信群,我只是代为整理转载。

侨居马来亚

(连载)(1) 锡胶之乡

我于1936年9月14日出生在马来亚吡叻州和丰镇。房子在一座高地下方,房前是钖矿场,房后是橡胶园,典型的钖胶之乡。小时候常到橡胶园挖盛胶瓶里残留的橡胶,捏成团当皮球玩,因为不规则一拍就乱蹦,好赖也算个玩具。傍晚钖矿工人下班后,我们就去推翻斗车玩,有时被管理员追打,吓得我们赶紧跑回家。

(连载)(2) 兴中学校

高地上座落一所兴中学校,父亲是校长,母亲当教员。1941年姐姐读一年级,我很羡慕,闹着也要上学。母亲让姐姐带我去蹭课,坐在姐姐和一位女生之间,那女生不高兴,嫌我挤,在课桌上划一条中线,不许我越雷池半步。我感到很委屈,第二天就不去了。不久日本鬼子占领马来亚,学校也停办了。

(连载)(3) 宣传抗日

面对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行径,父亲通过写文章、编歌曲积极宣传抗日,还组织大规模的捐献活动,在当地颇有影响。当时我还跟着唱《卖花歌》:先生,买一朵花吧!太太,买一朵花吧!这是爱国的花呀,这是抗日的花呀。买了花,救了国家。在幼小的心灵里已播下抗日爱国的种子。

(连载)(4) 迁居异地

为避难我们迁到比较偏僻的加基路,开始还办学,附近有不少孩子来学习。因为地方有限,不同年龄的孩子挤在一起,倒也热闹。后来学校不办了,为了谋生,开了一家杂货铺兼咖啡店,家长们都来光顾,生意还算兴隆。

(连载)(5) 虎口脱险

日军占领和丰后,学生中出了叛徒,向日本人告密,抓捕抗日分子,我父亲首当其冲。有一天,父亲戴着大笠帽,骑车进城办货。汉奸带着日本鬼子开车来抓人,双方擦肩而过。母亲见来者不善,急中生智,谎称父亲早就跟别的女人走了。事后我叔叔赶到城里,找到父亲,通报情况。于是父亲秘密参加了抗日军,从此将近四年与我们失去联系。

(连载)(6) 水稻旱稻

父亲走后,母亲带着我们姐弟三人,除经营咖啡店外,还与别人合伙种水稻,並雇人在一座山上把树砍倒,晒了一段时间后,一把火烧成灰,种植旱稻。大人用尖头木棒在地上杵一个小洞,我们小孩抓一把稻种放入洞里。上山干活必须穿过一片树林,树上布满山蚂蝗,黑黑的,个头很小,人一走过,就落到人身上。所以必须穿长裤长袖衣,戴帽子,裹得严严的。山上闷热潮湿,一天下来,浑身都湿透了。

(连载)(7) 剁断手指

那时候做饭烧水都要用柴火,我经常和姐姐到附近的橡胶林捡干树枝,捆绑好,扛回家,再剁断。有一次,我不小心,把左手大拇指剁掉一小截,我捂着手赶紧找妈妈。我弟弟把掉在地上的那截指尖捡起,递给妈妈说:“在这里”。妈妈一看忙说:“快扔掉!”旁边一只母鸡立刻啄食。至今我左手的拇指短了一截。

(连载)(8) 全家抗日

母亲加入了抗日游击队的外围组织,时不时地到周围农村,通过唱山歌、说快板宣传抗日。晚上我亲眼看着母亲为抗日军缝制军旗军帽。我和弟弟还经常为游击队站岗放哨。有一次日军突然来袭,两位游击队员来不及躲避,把几份文件塞到我衣服里。日军把所有人赶到马路上,架起机关枪。游击队员让我蹲在小沟旁边,说日本人一开枪就跳进沟里。幸亏日军没开枪,逃过一劫。

(连载)(9) 妹妹之死

我有一个妹妹,非常可爱。父亲走后,母亲因负担太重,把她送给好友,我们经常去看她,分别时总是依依不舍。可是有一次,她得了重病,朋友把她送回来。因缺医少药,不治身亡。母亲请人用木板钉一口棺材,把妹妹葬在附近一座山上。那人不负责任,把坑挖得太浅,被野猪拱起,把屍体吃掉。我可怜的妹妹啊!

(连载)(10) 惩治汉奸

在我家附近有一座商店,店主当了汉奸,被抗日游击队发现,对他进行惩治。一天晚上,来了一批游击队员,把该汉奸抓走,並抄了他的家。母亲参与了这次行动,我也到现场观看,一位游击队员还给了我一把缴获的香蕉。这个汉奸平时对人态度不好,我很讨厌他,这次被抓,我也算出了口气。

(连载)(11) 伏击日官

有一次,日本军官驱车到加基路尽头的一家橡胶制品厂。游击队得知消息后,在不远的一个拐弯处埋伏,等汽车出来,便开枪射击。可惜没把那家伙打死,只重伤了他。事先游击队通知大家,等枪一响,就赶紧逃难。我们到一位学生家长在山沟里的住家躲避。过了一段时间,见没什么动静,又回到原来的住处。

(连载)(12) 日本投降

1945年8月,日本投降。抗日军下山,到处敲锣打鼓,庆祝胜利。英军派飞机给加基路的游击队空投物资。记得那天在空旷的田野里,游击队生起三堆火作为信号,老百姓都在周围观看。飞机抛下降落伞,游击队员捡起物资,把部分罐头食品分给老百姓。妈妈还用降落伞的绸布给我们做了几件衬衫,穿在身上非常凉爽。

(连载)(13) 全家团圆

马来亚光复后,我们四处打听父亲的下落,却杳无音信。突然有一天,父母的一位学生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他在《北马导报》上看到父亲的名字,他也把我们的情况告诉了父亲。于是我们乘报社送报的汽车到了太平,见到日夜思念的父亲,幸福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当时父亲是马共机关报《北马导报》的主编。

(连载)(14) 渴望知识

1945年我已经9岁了,还没上过学。幸亏妈妈经常教我识字,唱革命歌曲,背诵古诗,说拗口令,猜谜语等,打下一定的文化基础。见到爸爸后,学习他编的入门教材。至今还记得第一课:我是人,你是人,大家要相爱。第二课:男人,女人,大家要平等。第三课:鸟在天空飞,鱼在水里游,人生在世上,也要求自由。第四课:商商量,商商量,大家有事大家商;帮帮忙,帮帮忙,大家有事大家帮。

(连载)(15) 就读夜校

不久,由于《北马导报》抨击英国当局,被查封。父亲转到吡叻州首府怡保,在《怡保日报》任主编,这也是马共的喉舌。我们也搬到怡保,学校还没复课,我们先在马来亚人民抗日军第五独立队退伍同志会上夜校。经过礼堂,老能看到马、恩、列、斯、毛的画像。学的是抗日课本。记得老师讲民主集中制,举了个例子:一群人想看电影,大家发表意见,去哪家电影院,这是民主;通过表决,多数人同意去京都电影院,那就去京都电影院,这叫集中。

(连载)(16) 跳级学习

三德学校开课,我去上一年级。不到半年,转到务边路三英里的培才学校,上二年级。三年级没上完,到新加坡爱同学校上四年级。六年级只上了几个月,回国在老家的丙镇中学上初一。初一只上了一学期,到广州广雅中学上初二。这样就把耽误的时间补回来了。只是小学阶段的基础不够扎实。好在我比较用功,学习成绩一直优良。

(连载)(17) 不许叫妈

在培才学校上二年级时,母亲是我的语文老师。我在课上有时会叫她“妈”,母亲立刻纠正我:“不许叫妈,叫老师。”有一次,我和一个同学闹矛盾,双方还动了手,被母亲看见,把我们带到办公室,交给校长。校长让我们罚站,好好反省。我开始有点埋怨母亲,后来一想,这也是为我好。站了约半小时,校长问:“知道错了吗?”我们说知道了。又问:“以后还打吗?”我们回答不打了。校长说:“那好,两人握握手,走吧!”从此两人成了好朋友。

(连载)(18) 演叫花子

培才学校举行晚会,我参加演出小歌剧《面包歌》。只有三个角色:妈妈、女儿和叫花子。情节也很简单,妈妈给女儿买了面包,叫花子来要饭,女儿说服妈妈,把面包分一半给叫花子。我演叫花子,姐姐演女儿,一名高年级女生演妈妈。记得我有一段唱词:谢谢你好太太,再谢谢这位善心的小姑娘。常常行好事,功德大无量。何必跟着迷信人,上庙去烧香。此剧对我影响很大,让我变得善良。一生同情弱者,乐于帮助他人。

(连载)(19) 南侨日报

由于抨击英国殖民当局,替老百姓说话,《怡保日报》也被查封。得知此消息,胡愈之先生邀请父亲到新加坡《南侨日报》任发行部主任。胡愈之先生是该报社的社长,他是中国世界语运动的领军人。我在报社见过他几次,我叫他胡伯伯,他问我多大,上几年级,仅此而已。但我对他的相貌印象非常深刻。我当时並不知道他是世界语者,也没听说过世界语。没想到后来我在他的领导下从事世界语活动,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连载)(20) 爱同学校

《南侨日报》是著名爱国华侨陈嘉庚先生办的,他还在新加坡办了四所中小学:爱同学校(男校),崇福小学(女校),中华中学(男校),南侨女中。我和弟弟上爱同学校,姐姐上崇福小学。妈妈在爱同学校教书,所以我们不用交学费。班主任陈彼得老师不了解情况,认为我没交学费,让我罚站,还拧我的眼皮(这是他惩罚学生惯用的手法)。我向他说明情况后,他向我表示道歉,说:“今天委屈你了,请不要告诉妈妈哟。”

(连载)(21) 小马戏班

五年级时,我演了一出儿童剧《小马戏班》,在一群动物里,我演了调皮的猴子。老板外号叫红鼻子,很坏,强迫动物们长时间表演,却不给大家吃饱。动物们都非常恨他,猴子经常骂他:“红鼻子,鼻子红,你的鼻子跟我的屁股一样红。”最后,大家忍无可忍,在驯兽师的带领下,把老板赶走,另立马戏班。通过演出,我体会到,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对坏人就得斗争;团结就是力量。

(连载)(22) 控诉蒋帮

1948年,在新加坡先后在两处举办了相同的展览会,控诉国民党反动派镇压学生反内战、反饥饿的游行集会。展览会展出了大量的图片和实物,触目惊心。看着那些军警特务殴打青年学生的场面,血淋淋的衣物,带钉的棍棒等等,我义愤填膺。两处展览我都看了,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暴行恨之入骨。

(连载)(23) 狠揍美军

一天晚上,我们到快乐世界游玩。和往常不一样,随处碰到一些美国水兵。他们调戏妇女,拿东西不给钱,还做出一些污辱华人的动作。中国商人忍无可忍,奋起反抗。当时我们正要离开快乐世界,已走到门口,见一群华人追打美国水兵,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摆手示意华人停止攻击,华人那肯罢休,好几把椅子扔过去,吓得他落荒而逃。我们议论,这帮美国佬就该揍,中国人有志气,大快人心,今晚的快乐世界真让人快乐。

(连载)(24) 共产党好

我有一个同班同学叫叶文朔,学习一般,父亲是国民党员,当然向着国民党。有一次我们两人争论,是共产党好还是国民党好,我也是旗帜鲜明。争了半天,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我说:“咱们等着瞧吧,事实将证明我是对的。”两人不欢而散。不知此公现在是否还活着,如果活着,不知作何感想。

(连载)(25) 重庆号舰

有一天,我和母亲走在马路上,过来两个穿着海军服的军人,用普通话问路,母亲告诉他们以后问:“你们是哪条军舰的?”他们说是重庆号的。不久,从报上看到,重庆号起义,投奔中国人民解放军。又过了不久,报纸登载,重庆号被国民党的飞机炸沉,不知那两位军人命运如何。

(连载)(26) 插上红旗

我们每天都阅读《南侨日报》,十分关注解放战争的消息。看到解放军节节胜利的战况,全家欢欣鼓舞。于是买了一张中国地图,挂在家里,解放军每占领一座城市,就在上面插一面红旗,有时还标上解放军的番号和将领的名字。所以解放后。对那些元帅和将领的名字了如指掌。我们尤其为叶剑英元帅感到骄傲,因为他是我们的老乡。

(连载)(27) 紧急法令

1948年,英国殖民当局颁布紧急法令,迫害马共和抗日人士。一天,父亲去上班,正要拐入街角,发现门口停了警车。他意识到大事不好,赶紧躲到朋友住处,没敢回家。在朋友的帮助下,乘荷兰的万福士轮船去香港。开船前,姓郑的叛徒还带着警察上船搜捕。父亲和一位女同志假扮夫妻,躺在底仓,用报纸遮住脸,叛徒张望了一下就走了。在香港,经地下党组织的安排,加入东江纵队,迎接广东省的解放。

(结束)(28) 回归祖国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9/7/19 23:38:3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李威伦回忆录——侨居马来亚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