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无人作战如何重塑作战观

共 3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7462240
  • 工分:664630 / 排名:1045
  • 本区职务:版主
左箭头-小图标

无人作战如何重塑作战观

2019年07月11日 15:15:56 来源: [i]解放军报 [/i]

无人作战如何重塑作战观

机械化时代的战争史是一部武器装备大型化、大功率和作战行动大规模、高毁伤的进化史。进入信息化时代,战争由“大吃小”变成了“快吃慢”。而无人作战则可能改变战争的制胜法则,即先进无人作战平台的大量运用正使作战规则向着“快吃慢”加“小吃大”转变,从而导致未来战场上出现“尺度不均衡对抗”局面。

不同的时代条件、不同的战争方式,塑造着人们不同的作战观念。随着无人系统在实战中的应用领域、应用范围、应用空间不断拓展,无人作战力量构成日趋多元,无人作战可能成为未来联合作战的主导性作战样式或方式,推动着传统作战观念急剧发生改变。

“人机联合”的力量观

马克思指出:“随着新作战工具即射击火器的发明,军队的整个内部组织就必须改变了,各个人借以组成军队并能作为军队行动的那些关系就改变了,各个军队相互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随着无人作战系统的发展,各类无人作战力量已作为新的兵种构成出现在军队中,无人作战力量在联合作战力量体系的构成比重日益上升,这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军队领导体制、兵力结构、武器装备编配等问题,从而改变军队的编制体制。当前,一些发达国家军队已组建大量无人机部队,大到无人机旅团,小到无人机连排,陆上无人战车、水面无人艇、水下无人潜航器也开始陆续装备部队并运用于实战,这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改变了军队的编制结构。而且,各国军队在调整结构、削减编制规模的同时,均将无人作战力量突出出来,作为新型作战力量不断增加和扩编,有的成为独立编制,有的则融入传统部队变成混合编制。未来随着无人系统大量装备部队,军队的编制结构必将发生根本性变化。

编制结构的改变将导致作战编成与编组的改变。过去以及现在,无人作战力量规模有限,仅作为配角辅助有人作战力量行动;未来,无人作战力量可能成为作战的主体,将协同有人作战力量作战或独立遂行作战任务,人机关系将从过去由人支配主导的“主仆”关系向人机优势互补的平等“伙伴”关系转变,有人、无人协同作战将成为未来联合作战中力量运用的主要模式。因此,未来战场上,将以“有人作战力量与无人作战力量对等联合性作战编组,无人作战力量为主体与适当有人指控引导力量的融合性作战编组,不同类型无人作战力量的混合性独立作战编组”等多种组织形式出现,并通过构建融合无人与有人作战平台于一体的新型作战力量体系实施联合作战,实现有人作战与无人作战能力“双增”,有效提升联合作战的整体作战能力。

“界限模糊”的交战观

机械化战争时代,平时与战时、前方与后方、进攻与防御、战略战役与战术层级等之间的界限较为分明,到了信息化战争时代,这些界限逐渐变得模糊。随着无人作战力量的大量运用,无人作战水平不断提升,各类界限开始真正趋于模糊。

就平时与战时来讲,长航时、侦察与打击一体的多功能无人作战平台的使用,可长期在对方前沿处于察打或半休眠部署状态,平时侦察监视对方的一举一动,需要时可随时发起攻击。比如,水下无人潜航器,续航时间长达数月,可携带水雷、鱼雷或其他攻击性武器,进入对方沿海区域实施持续监视、秘密布雷或攻击。这种多功能无人作战平台使平时侦察与战时打击难以判别,作战发起的界线难以明显区分。特别是一些小型、微型无人飞行器/机器人能够随意进入对方任何活动空间,获取情报或进行网络、电磁攻击,甚至对节点目标进行“微创性”的高能爆炸破坏,这些“无形、无声”的行动是不是开启战争,很难判定。

就前方与后方来讲,无人作战是遥控作战或自主作战,大量人员由原来的“场上搏斗”转变为“场外操控”,退居后台指挥或监视无人作战平台战斗,人与无人作战平台相距数百、数千千米或上万千米,前方激烈厮杀,后方冷静观察。比如,美军在阿富汗执行任务的大型无人机,在阿富汗境内或其周边国家发射和回收,而飞行控制、作战指挥则在本土,操纵人员像公司员工一样上下班,这种作战模式已经很难区分前线与后方、平时与战时了。尤其是目前正在研制的高超声速打击武器,能在本土发射,一小时打遍全球,如果投入使用,前后方的界限将荡然无存。

就作战层级来讲,随着协同、控制技术发展,大量无人作战平台集群使用,蜂拥而至,能够对战略、战役、战术目标实施真正的全纵深同时精确突击,可能不再需要通过数次战术、战役作战效果累积实现战略企图,而是直接达成战略目的;加之无人作战通过网络化的指挥控制系统对无人作战力量实施控制,战略指挥可随时介入战术层次甚至单个平台,这就进一步模糊了战略、战役、战术的层级界限。

“以小克大”的制胜观

机械化时代的战争史是一部武器装备大型化、大功率和作战行动大规模、高毁伤的进化史,大炮克小炮、大舰打小舰,坦克、舰艇、飞机也逐代增大,武器威力越来越大。进入信息化时代,战争由“大吃小”变成了“快吃慢”。但是,这种“快吃慢”的原理是以OODA作战循环周期为视角,在“大吃小”前提下的“快吃慢”,只有“大吃小”不成为问题的情况下,“快与慢”才能上升为双方对抗的焦点,并具有直接决定战争进程和结局的作用,这实质上仍然是“大吃小”在发挥效应。而无人作战则可能改变战争的制胜法则,即先进无人作战平台的大量运用正使作战规则向着“快吃慢”加“小吃大”转变,从而导致未来战场上出现“尺度不均衡对抗”局面。

从总体上看,无人作战平台与现有同类有人作战平台相比,尺寸要小得多,但单个平台的作战效能并没有降低甚至还稍高。比如正在研制的“神经元”“雷神”等无人作战飞机,其载弹量与当前主力战机相当,机动性却更强、作战距离更远,加之“平台无人”的优势,作战效能会更高。另外,小微型的无人作战平台,其单个作战能力虽然有限,但通过集群使用,可多方向同时实施突击,快速致敌重要目标损毁或关键系统瘫痪,陷敌于四面受袭,难以有效应对,最终以数量优势消耗敌防御能力,致敌于“打不起、防不着”的被动局面。比如,利用无人机群实施反潜作战,可对整个海域全覆盖,只要被一架无人机发现,潜艇将失去隐身性能,并遭遇瞬时攻击,无力抵抗,改变了过去只有少数高性能船只和有人驾驶飞机在可能海区或航线的搜索与攻击。正如有人对无人作战集群的描述:面对成百上千个“小家伙”,“大个儿”不得不东躲西藏,并发现情况对它越来越不利——特别是当它必须一个不漏地摧毁成千上万个“小家伙”才能生存时。因此,未来的无人作战,不同量级、不同空间、不同功能的无人作战平台混合编组成不同的作战集群,对敌实施多个方向、多重毁伤模式的突袭作战,能够快速瘫痪敌作战体系、迅速达成作战目的,达成“小而多”胜“大而少”的效果,未来战场上可能会出现“蚂蚁啃大象”和“小鬼擒巨魔”的“以小制大、以微制巨”的战争奇观。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9/7/12 11:13:58

      网友回复

      • 军衔:海军少校
      • 军号:9659169
      • 工分:42448
      左箭头-小图标

      陆军研究院某所所长李家福在发言中指出:“美俄等无人作战系统在阿富汗和叙利亚的战争实践表明,战争复杂性日益加剧,人类智能局限性突显,武器装备正从迁移、延伸人的体能技能向智能迈进。

      2019/7/13 17:30:14
      左箭头-小图标

      来自军队科研院所、地方院校代表以及军工集团、高新企业代表的200余名代表就陆军无人化智能化建设运用问题展开了研讨。

      2019/7/12 20:21:20
      左箭头-小图标

      来自军队科研院所、地方院校代表以及军工集团、高新企业代表的200余名代表就陆军无人化智能化建设运用问题展开了研讨。

      2019/7/12 20:21:20
      左箭头-小图标

      来自**科研院所、地方院校代表以及*工集团、高新企业代表的200余名代表就陆*无人化智能化建设运用问题展开了研讨。

      2019/7/12 20:07:02
      • 军衔:海军少校
      • 军号:9659169
      • 工分:42368
      左箭头-小图标

      近日,“陆上智能-2019”陆军无人化智能化建设运用论坛在京召开,

      2019/7/12 14:42:4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6条记录] 分页:

      1
       对无人作战如何重塑作战观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