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北洋时期的好赌之风:江山也可下注,输赢不求胜负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中校
  • 军号:7058448
  • 工分:7878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北洋时期的好赌之风:江山也可下注,输赢不求胜负

清末民初,赌风炽烈,这与各路大大小小的军阀有很大关系。首先,许多军阀本身就是嗜赌如命的大“赌棍”,其行为对北洋时期赌博风行起了带头和推波助澜的作用,如“辫帅”张勋,奉系军阀头目张作霖,旧桂系军阀首领陆荣廷,山东督军张宗昌都是名噪一时,嗜好赌博的赌场无赖。而张宗昌“狗肉将军”的绰号,就直接来源于赌博。“吃狗肉”原为广东赌场上的一句隐语,广东人把“九”读成“狗”,“天九”便读成“天狗”,因此,推牌九就成了“吃狗肉”。由于张宗昌在各种赌博中特别喜欢被称之为“武赌”的推牌九,有一段时间常常在北京与广东来的一些达官显贵“推牌九”,因此便获得“狗肉将军”的“雅号”。

其次,军阀们不仅自己嗜好赌博,而且往往大开赌禁,借赌博以达到平衡矛盾、筹措军饷、中饱私囊的可耻目的,使本来就难以遏制的赌风更是如火如荼,日甚一日。上海滩历来是冒险家的乐园,民国初期中外赌客纷至沓来,东西赌技荟萃于斯,赌博业更显繁荣。天津,地处京畿要地,为满清遗老、皇室、贵胄、下野军阀、宦客的退隐之所,这些人将在位时收刮来的民脂民膏,在天津广购楼宇,以“高级寓公”的身份终日吃酒斗牌,一掷千金。在湖北,当时的湖北督军王占元表面上禁赌捉赌,暗地里则怂恿下属赌博。上行下效,聚赌成风,赌博之风十分猖獗。

在安徽,皖系军阀马联甲不仅自己嗜赌,而且要所辖各县知事和厘金局长陪他赌。一时城乡赌风弥漫。因赌博而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的惨剧时有发生。西南,西北也是赌博猖獗的地方。西南一带以成都最为典型,家庭、客栈、店铺无处不设赌场,三教九流的人员几乎无人不赌,赌场输赢少则几十元,多则上万甚至十几万元不等。民国十六年春节期间,川系军阀刘文辉部旅长覃筱楼,在成都利丰银行当宝官推牌九,一夜就输了二十几万元,当时步枪五十元一支,二十万可买四千支,足可装备一个旅。

在偏僻的西北,宁夏军阀马鸿逵常常在自己的公馆里开赌局。而青海军阀马步芳常常亲自出演一些抓赌闹剧,其实他本人就经常聚众赌博,时人称其为西北地区最大的赌头。在这些军阀“赌王”的带动下,贫瘠的西北城乡赌博风气比中原军阀治下有过之而无不及。至于赌局上的赌注,除了万贯家财,还有分量更重的赌注。热衷赌博的大军阀者,大有人在,他们可在赌桌上谈判、决定江山社稷。皖系军阀骨干靳云鹏组阁出现困难,是保留还是解散,就是由直系军阀与奉系军阀的三位军阀巨头曹琨、张作霖、王占元在牌桌上边打牌,边商量,而最后“敲定”由靳云鹏重新组阁。

此外,他们也可以用赌博,来讨好上司。如“大元帅”张作霖带奉军进京,决定改组中枢“钱袋子”掌柜,次长一席原定为盐务署署长段永彬,但朱有济觊觎这个肥缺。有次段永彬、朱有济与张作霖打牌时,段计较输赢,而朱有济宁可拆掉自己成副的牌,也要让让“大帅”张大帅打“清一色”。到任命书发下时,“朱有济为次长”几个字赫然在目,段永彬见了,目瞪口呆,不知所以,所以说牌桌上之输赢,与胜负得失自然不可相提并论。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9/7/10 11:14:1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北洋时期的好赌之风:江山也可下注,输赢不求胜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