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张学良的“黄埔军校”国立东北中学,因反抗法西斯管理被肢解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084004
  • 工分:3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张学良的“黄埔军校”国立东北中学,因反抗法西斯管理被肢解

抗战时期,为了打破日本“泯灭中华文化,灭绝中华民族”的罪恶战略,国民政府开始收容流亡学校,组建国立中学,为中华民族薪火传承打下基础。

其中有一所国立中学却中途被“肢解”,也是唯一一所遭此哀运的学校,有些学生受到严惩,这就是国立东北中学,究其原因,则是因为后期国民党派任的校长实施法西斯管理,激起学生哗变。

张学良的“黄埔军校”国立东北中学,因反抗法西斯管理被肢解

国立东北中学被收编为国立中学前是一所私立中学,创建者是张学良将军。

它与国立东北中山中学没有任何联系,甚至在它们都迁到四川,成为邻居之后,也没有任何瓜葛。唯一的缘分是,国立东北中学后来被“肢解”,有些学生被国立东北中山中学接收。

1931年“9·18”事变后,东北三省相继沦陷,东北爱国人士9月27日在北平商议,成立民间救亡团体“民众抗日救国会”。救国会社会局找到张学良,说难民所要成立一所东北学院,收容流亡到北平的东北学生,培养抗日骨干力量。张学良一听,好事,就答应下来,还兼任董事长和校长,学校分为大学部和中学部,资金当然由少帅出了,学校暂定名字为东北学院。

张学良的“黄埔军校”国立东北中学,因反抗法西斯管理被肢解

1932年大学部迁走了,校董会就把学校改建为东北中学,按照学历设置初、高中10个班,共约400多人,全部免费入学。到1942年的十年时间里,先后有张学良、王华一、孙恩元、马廷英、王汉倬、杨予秀等担任校长。

这所学校与其他任何中学都不一样,几乎是一所军校,不仅上文化课,还有繁重的军事课,文武并举。

特别是建校伊始,张学良把这座学校几乎当成了他的“黄埔军校”,他给学校配备了各种武器,600多支九七步枪,6挺重机枪,11挺轻机枪,还有手枪若干支,子弹10万余发,学生军训操练时每人可领到步枪一支,每学期还要组织学生参加真枪实弹演习。

张学良的“黄埔军校”国立东北中学,因反抗法西斯管理被肢解

学校就是军营,不仅设有武警、校警,学校大门也戒备森严,军事操典训练全部按照军队标准,严格进行,刻苦操练。男女学生管理也是军事化,师生一律穿着军装,带大檐帽,扎皮带,打绑腿。男生全部剃光头,女生一律剪成齐耳短发,生活起居则无论起床、就寝、吃饭,或者上下课,都要以军号为令。学校还特别重视爱国主义教育和危机教育,每年到“9·18”这一天,师生们要同吃高粱米饭,共饮黄连水,举行多种国耻纪念活动。

东北中学的学生因为训练有素,纪律严明,连续数年在北平大中学校的军训检阅评选活动中大放异彩,赢得多项冠军、优胜奖励,颇受市民瞩目。

1933年3-5月,在国民革命军(东北军、西北军、中央军等)发起的长城抗战期间,东北中学和东北大学师生共同组成学生军,开赴前线,参与守卫古北口要塞战斗,一些学生战死疆场。

1935年华北局势紧张,从意大利考察回国的张学良,被国民政府任命为鄂豫皖“剿匪”副总司令。他上任后,为照顾东北子弟学习,就把东北中学迁到了河南信阳的鸡公山上。

张学良的“黄埔军校”国立东北中学,因反抗法西斯管理被肢解

1936年底,张学良、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逼蒋抗日。后来在共产党主持下,事件和平解决,张学良护送蒋介石回南京后被羁押,他的部队等都受到清算。东北中学董事长兼校长是张学良,东北中学因此也要受到清算,河南绥靖主任刘峙计划“搜捕东北中学,将该校学生押解出山海关”,全部充军。后经孙一民校长上告武汉行辕主任,民国政府忌惮文化名人们威望,只好放弃了这一决定,学生们才免于出关。但是刘峙还是感觉不解气,派出两个团的士兵,大冬天的夜晚,把学生们从被窝里楸起来,让他们只穿着衬衣在操场挨冻,然后将枪支弹药全部收缴。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全面抗战开始,东北中学为躲避日军,迁往湖南邵阳桃花坪。此时,教育部派来军事教官文诚,训育主任白伯坚,这两个人一个是严酷的军阀,一个是政治党棍,他们实行法西斯管理,克扣经费,致使学校伙食很差,学生们忍无可忍,引发学潮。

湖北省教育厅长是周天放是CC派,重视控制学生,他为了控制东北中学,借机会要强行撤换校长,换上他的亲信赵雨时。消息传来,遭到全校师生激烈反对,他们认为教育部派来两个主任就把学生们压迫的够呛,如果再派校长来,学生们还能活吗?因此他们举行了罢课,自发组织起来,日夜站岗放哨,将赵雨时等人拒之门外。

张学良的“黄埔军校”国立东北中学,因反抗法西斯管理被肢解

赵雨时一看这还了得,这分明是要造反吗?他就想出一个阴招,在东北中学附近挂上了“东北中学临时办事处”牌子,分化学生们的实力。

学生们一看这不行,马上就要把学校架空了,就集体去找赵雨时斗争,赵雨时的卫兵竟然对着手无寸铁师生们开枪,一名教师被打伤后不治而死,这引起了更大骚动。

1937年12月底,国民党当地驻军头目也是CC,与周天放一个体系,周天放找到他,要他派士兵强行护送赵雨时入校,把校长赶出学校,占领了校长办公室。

这种罕见的军队弹压行为激怒了师生,第二天山中大雪,学生们全部罢课,三五成群分散行动,乘着雪夜,抄小路下山,突破军队包围圈,最后集合了100多人赶赴武汉,打起横幅示威游行,向湖北教育厅请愿。

张学良的“黄埔军校”国立东北中学,因反抗法西斯管理被肢解

这学潮闹得忒大了,而且持续数月,引起国内外高度关注,军统也在背后打压,惊动朝野。1938年4月,湖北省教育厅只好撤换了赵雨时,另派地质学家马廷英为东北中学校长,同时,教育部对学校进行收编,给了一个番号为“国立东北中学”。

不久,随着日军南侵,国立东北中学只好南迁,先是到达了湖南的桃花坪,然后又向四川迁徙,行程10个月,最后落脚在四川省威远县自流井静宁寺。

那个时候,战争年代生活无比艰苦,学校迁到这个偏远的山村后,生活条件本来已经很差,可是学校的三青团支部还要解聘一些进步教室,开除进步学生,这再次激怒了富有反抗精神的学生,他们经过商议,分工,联合起来把三青团头目驱逐出学校。

这样的反抗触犯了国民党的底线,他们怀疑学校有共产党组织和活动,害怕这所学校最后成为赤色学校,1942年冬,国民党调来一个营的保安队,包围了学校,要解散学校。

张学良的“黄埔军校”国立东北中学,因反抗法西斯管理被肢解

师生们赤手空拳进行抵抗,他们上房子揭下瓦块,利用教室的桌椅板凳进行搏斗,持续战斗了3天3夜。最后,学生们过度疲劳,缺衣少食,又无武器,抵挡不住保安队的进攻,学校被占领,学生们被关押,保安团宣布,奉命解散学校,把所谓有政治问题的学生逮捕抓走,把剩下的学生全部赶走,分别并入川北三台县的国立第十八中学和国立东北中山中学。

张学良的“黄埔军校”国立东北中学,因反抗法西斯管理被肢解

国立东北中学在抗战时期创造了两个第一:成立最早的流亡迁徙学校,1932年成立于北平,前后迁徙几千公里;反抗最多的学校,前后举行反抗法西斯管理罢课3次;解散最早的国立中学,1942年被“肢解”终止。

国立东北中学先后培养了1500多名学生,他们大部分成为抗日战士,为民族兴亡战斗。其中,闫海文烈士是中华民国的空军英雄,后来牺牲在与日寇空战中;李涛建国后曾经是辽宁省委书记;戴临风则是中央电视台副台长,他拍板拍摄了87版的电视精品,电视剧《红楼梦》。

抗战期间,国立中学还在不断建立,迁徙,他们各自命运不同,但都挺过了艰苦卓越的抗日战争,为中华民族培养造就了一大批国之栋梁。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9/7/9 21:23:4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张学良的“黄埔军校”国立东北中学,因反抗法西斯管理被肢解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