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2019.7.6日寻访慰问从军十余载的颍东老兵兰云灿

共 5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650296
  • 工分:1026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019.7.6日寻访慰问从军十余载的颍东老兵兰云灿

2019.7.6日寻访慰问从军十余载的颍东老兵兰云灿

姓名: 兰云灿

曾用名:

性别:男

民族:汉

出生年月:1928年属龙身份证号码: 34120319籍贯:家庭住址:安徽省阜阳市颍东区冉庙乡银行账号:(写清楚开户行名称、账号和账号姓名)

联系方式: 张兰,1386

身体状况:坐轮椅十来年

子女情况:一个女儿

婚姻状况:早年丧偶

经济状况:优抚,农业户口,

生活状况:靠女儿伺候入伍时间: 1944年初

入伍地点: 西安部队番号:暂编24师

部队职务:通讯兵

部队长官: 营长兰永英

部队战友:参加战斗:

从军经历:我弟兄俩,我是老大。年轻前兴抓壮丁,家里没法蹲,就在16岁那年的腊月14,随当营长的二叔兰永英(人名、地名皆音译,下同)去当兵。

兰永英当时已结婚,有个儿子,从部队步行回来探家。当时跟他一路的有十多个人,大都还记得名。一个庄上的有兰云祥、兰云霄、兰云备、兰云柱等;前兰庄的有兰云田;康桥的有康志友、康占河;张庄的董春才。我们一路西走,经过上蔡,记得是在河南过的年,当时那有接兵的;然后从漯河坐火车,到了陕西当兵。是暂编24师,师长,团长是谁都记不得了。部队驻防在韩城县的瓦窑头村,后搬到东高门村。

我小,部队让我在营部通讯兵,通讯班长叫范新科。我领了军服和枪;通讯兵就是上往团里送,下到连部送信。都是一个人一班,摊你去,再黑的天也要出发。吃饭与家里差不多,每天两顿饭,也是有面食,有菜没菜就不一定了。每天有时也得军训跑操啥的……

过了可有年把,部队被编人别的部队。我们几个经老团长介绍就到西安城西门里北马道行的西安警官学校把门站岗。在这叫警卫队,服装不一样,穿的是制服,戴的是大盖帽的有两道箍。

在这呆的有年把吧,中间在这过的年。日本鬼子投降时,是满大街上卖“号外”知道的。警卫队队长孬熊的很,我们没少挨他的打。有一次,他一棍子把手打肿得跟气蛤蟆样。我们就想着逃跑,在这离家这么远,早晚还不被打死?兰云霄是堂哥,兰云霄在大车队,他到警官学校看望我,然后我跟班长请假说是送兰云霄,就这样跟着兰云霄一起到大车队。(大车队就是木头辘轳的马车)

我们先跑到宝鸡,当时想着若让队长抓住了,非被打死不可。在宝鸡,大车队正出发,东西装上火车。我们也一路,到西安站还停了下来,我们俩没敢下车,就是怕被队长的人看见。这运输大车队管马草饼料的就是我们这三姓庄的张凤荣,他待我们还行。就随他们一路下来,经河南偃师、洛阳等地,中间去过黄河北的一个叫白坡的庄,在那还住过一段时间。

后来,出门好几年了就商量着与兰云柱回家来了,到家是20岁,记得是二月里的天。

到家还是有抓丁的。当时前面路上过兵去阜阳,这部队中有兰玉柱嫂子娘家的哥哥。他也是被抓壮丁去的,就回家看看,把兰玉柱带走了。后来,部队从阜阳往徐州去,从这路过,兰玉柱又找我去当了兵。

这次当兵,是第二年豌豆开花的时候。知道是独立旅,原来是师整编过来的,但不知啥番号了。部队从这往东经蒙城,到过徐州、山东、河南等地。那一段就是国共两党扯大锯。1949年5月12日,也不知在哪地方投诚参加了解放军。

参加解放军的第二天就随部队去打白崇禧的部队。部队一直往南打。记得在贵州剿匪时,上面来命令去抗美援朝。(女儿插叙,老兵的腿弯上边内侧在四川剿匪时被子弹打穿致伤。医生说你得不停地使劲蹬,否则你将站不起来。于是,他那时坚持锻炼,忍着疼痛蹬,才算恢复了。没成想,老了要坐轮椅了,有十来年了吧)我们在广西的边界坐火车经汉口,一路往北过黄河在晋县停了下来。当时,部队有一种思想想不通,咱武器不好,怎么能打过人家美国?部队在这整训学习了半个月才统一思想。当时,我是通讯营班长,领导让我下去当副排长。我没文化,就不想下去;但拧了一天,还是不行。领导说那你总不能一辈子光呆在营部吧,下去得锻炼锻炼。于是,从那当上了副排长。我们的番号是(复员证上)16军46师138团3营9连。

我是1950年3月入党,是哪一年入朝得想想。但我虽说是志愿军,去没怎么进朝鲜。接着晋县整训说,部队又坐火车经北京去的东北。我们过了鸭绿江就驻防在一个海岛屿上,叫新岛。那岛上都是朝鲜人,说话咱又只不懂。我在那带兵驻防几年,也学会几句。(接着他说几句,可是他不翻译,我们一句也听不懂) 我这一辈子就是不走时运,在这岛上我先后得了四回病。每得一回病,就往上“调”一回。一得病就是发高烧,吐血,肺结核,开始在营部治。好了后,过一段又2019.7.6日寻访慰问从军十余载的颍东老兵兰云灿

2019.7.6日寻访慰问从军十余载的颍东老兵兰云灿

2019.7.6日寻访慰问从军十余载的颍东老兵兰云灿

2019.7.6日寻访慰问从军十余载的颍东老兵兰云灿

犯病,就被拉回国内的后方团部医院治。治好了,回到部队开始“三反五反”和部队评级等。除我们的有一个排长从国民党那边过来,思想顽固被斗争外,其余的都没变。接着,师成立学校,培训干部。学制一年,完成了就是高小毕业。我们连去五个名额:连长、副连长、我(是一排长)、二排长和三排的副排长。快毕业了,我又得了病,弄得7天没吃饭。这回送到师部治疗。治好了,回来到转业大队,过了一段时间说是准备到辽西参加工作。在这节骨眼上,病又犯了,这回送到军部医院。

后来,我好了点转到休养大队。我有个脾气,说干活就得干好,是个闲不住的命。觉得老闲着不是个事,不会写,就托人找人写申请往上递,得找个事干。这一申请,就让我复员回家了。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9/7/8 16:34:5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2019.7.6日寻访慰问从军十余载的颍东老兵兰云灿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