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美国情报战略体系解析----1(转)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067936
  • 工分:4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美国情报战略体系解析----1(转)

美国情报界自创建之初,就一直谋求对情报力量的发展、运用和协调进行集中统筹,但始终未能取得理想成效。自发生“9·11”事件及其后颁行《情报改革与恐怖主义防止法》以来,美国陆续出台了数十部情报战略,如《国家情报战略》《国家反情报战略》《国防部网络空间行动战略》《情报界信息共享战略》《情报界人力资本五年战略计划》《国防情报战略》《中央情报局战略意图》以及《空军情报、监视与侦察战略》等,并适时进行修订和更新。这些情报战略既涵盖了国家、部门、情报界、情报机构等多个层级,又涉及到反情报、信息共享、网络空间、人力资本等多个领域,初步构建了层次较为清晰、结构相对完整的情报战略体系。这在一定程度上对美国情报力量的发展、运用和协调进行全局性统筹指导,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可以说,美国情报战略体系构建是美国在情报领域实施全面集中统筹的新尝试,是实施全局性战略指导、把握情报工作和情报力量建设方向的新方法和新工具体现了美国前沿的情报战略思想,为推动美国情报发展做出了新的贡献。

1、美国情报战略体系的概念

战略体系是“由不同层次、不同类型、不同领域的战略构成的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有机整体” 。美国的战略体系层次分明,在国家情报战略正式出台之前,主要由国家战略、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国家军事战略和战区战略等构成。国家情报战略并没有打破美国战略体系的层级,而是处于国家安全战略之下,与国防战略一道,从不同侧面共同支撑国家安全战略,进一步充实和完善了美国的战略体系除国家情报战略之外,美国还出台了分属各层级、各领域的情报战略,初步构建了较为完善的情报战略体系。情报战略体系并非是所有情报战略的简单相加,而是一个由各层级、各领域情报战略所构成的层次清晰、结构有序的有机整体,是引领国家整体情报力量未来发展、运用和协调的系统性宏伟蓝图,也是提升国家整体情报力量、确保拥有情报优势的系列行动指南。由于美国情报战略体系与国家安全及发展全局密切相关,因此它也是国家安全战略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2、美国情报战略体系形成的动因

美国情报战略体系是在美国战略思维传统、国家安全需求以及情报自身发展趋势等多重因素的合力推动下而产生的,具有一定的历史必然性。

2. 1、美国战略思维传统是情报战略体系形成的思想根源摇战略思维是指“思维主体对关系全局的、长远的、根本性的重大问题进行分析、预见、谋划、研判,并由此形成战略思想、战略规划和战略决策的思维活动冶。美国战略思维最早源起于独立战争时期,始于军事战略层面,后扩展到国家安全、经济、科技及情报等战略层面,并且从被动地应付形势到积极主动地制定战略,其演变经历了一个由低级到高级的发展过程。美国战略学家菲利普·克罗嫩伯格(PhilipS.Kronenberg)就指出,战略在美国国家安全规划中必然居于中心地位。传统虽不等于现实,但却毫无疑问地会影响现实中的行为选择。这是因为“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的战略行为,都离不开战略文化传统的孕育,区别只是受文化传统的影响深浅而已冶。因此,长期以来,美国的战略规划一向受到高度重视,并不断根据需求的变化而调整目标,表现为一个持续演变的、活跃的过程。在情报领域,随着情报力量逐渐发展成为一支专业化、现代化的国家安全力量,对其发展、运用和协调进行全局性战略统筹就成为必然。

2. 2、满足国家安全需求是美国情报战略体系形成的重要驱动力摇国家安全是“一个国家生存必须首先考虑的利益,无论是哪个国家,都把安全放在他们所有利益的首位冶[1] 。美国对“国家安全冶这一概念的界定涵盖了国防和对外关系两个方面,目的是获取:a. 超越任何国家、国家集团的军事或国防优势;b. 对外关系中的有利地位;c. 能成功抵御或内或外、或明或暗的敌对或破坏行动的防御态势[5] 。当前,情报正日益成为一支作用于美国国家安全的重要支柱性力量。2015 年1月,时任美国国防部负责情报事务副部长的迈克尔·维克斯(Michael G.Vickers)在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Council)演讲时指出,“情报对于美国国家安全十分重要,也是美国优势的主要来源,在美国面对的一系列威胁面前,情报是发出预警的第一道防线冶。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也曾明确指出,“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美国的第一道防线就是及时、准确的情报。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情报与国家安全紧密相关。情报既可以辅助决策者制定智的国家安全政策,以保持对外关系上的有利地位;又可以有效地支持国家安全行动,在军事或防务上占有对任何外国或国家集团的优势;更可以为有可能出现的突发性、灾难性事件提供有效预警,以成功抵御内部或外部、公开或隐蔽的敌对行动。可以说,情报日益成为一支作用于美国国家安全的重要支柱力量。为此,美国急需全面统筹情报力量的发展、运用和协调,提升整体情报力量,确保国家安全提出的各项目标得以顺利实现。

2. 3、美国情报战略体系形成是顺应情报发展趋势的客观要求摇面对情报机构进一步发展壮大、情报界一体化建设、实现信息共享以及应对信息革命的冲击等涉及情报未来发展趋势的问题,美国情报界需要站在国家安全和情报工作全局的层面,展开科学的统筹规划。首先,美国情报界规模进一步发展壮大需要构建情报战略体系。美国情报界自最初成立至今,经历了力量规模不断壮大的发展过程。由最初的少数几个机构发展到目前的17个机构,不仅拥有反情报、人力情报、图像情报、测量与特征情报、公开来源情报、信号情报以及技术情报等多种情报门类,还形成一套科学完整的计划与指导、搜集处理与加工、分析与生产、分发与整合、评估与反馈的情报流程。如今,美国情报机构组织规模庞大且其实践活动攸关国家安全,亟需科学、合理的全局性战略指导。其次,美国情报界一体化建设需要构建情报战略体系。冷战期间,美国情报机构的主要任务是监视苏联。冷战结束后,美国情报机构在应对传统安全威胁的同时,又要应对包括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以及网络攻击等非传统安全威胁。“9·11”事件和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问题使美国情报界意识到,传统运行模式无法有效应对新安全形势提出的严峻挑战。为此,美国情报界提出一体化建设的新要求,即建成一支整体力量大于部分力量总和的团队[8] 。这就要求情报界整合能力,以一个单一的一体化团队展开行动。然而,每个情报机构都有各自的历史、任务、文化和情报手段,要将17个不同的情报机构凝聚成一体绝非易事。因此,美国情报界需要长期性、全局性的战略指导,才能使一体化建设过程更加协调与高效。为此,将情报战略体系构建作为引领国家整体情报力量发展、运用和协调的系统性宏伟蓝图,指引情报界确定情报工作的战略重点,消除可能存在的任务重叠与冲突,从而推动情报界一体化建设向前发展,是极为有益的新尝试。

再次,实现信息共享需要构建情报战略体系。在经历了“9·11”事件的惨痛教训后,信息共享成为美国政府和情报界需要解决的头等大事。2004 年出台的《情报改革与恐怖主义防止法》,要求国家情报主任按照国家安全需求,确保情报界的信息实现最大程度的可利用性和可获得性。实现信息共享不仅要冲破体制的障碍,更要使各机构在统一的指导下相互协调、相互配合。情报战略体系构建不仅可以为情报界各机构提供协调一致的规划和前景,还可以指导各机构有效推进信息共享项目和倡议,有助于促进形成完全协调、整合的信息共享能力,以更好地了解恐怖分子的意图和计划,提前做好应对和预防工作。

最后,应对信息革命对美国情报领域的冲击需要构建情报战略体系。尤其是当信息革命进入网络和大数据时代后,数据的处理、传播以及储存能力,“几乎是没有止境” 。网络和大数据等信息技术在情报领域的应用,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情报获取和应用的效率,为决策者提供了更加优化的决策依据的同时,也给情报工作带来了诸多挑战。如,通过网络可获取的数据量剧增,远远超出了传统的情报处理与分析方法能够胜任的范畴,以致于很难对其加以合理和有效的利用;网络空间成为了复杂的信息战的新战场;恶意软件对美国政府、军队以及私人信息系统等造成的危害给情报机构带来极大挑战;等等。为应对信息革命所带来的全新挑战,美国亟需构建情报战略体系,在对情报工作和情报力量建设进行集中统筹的基础上,提升国家整体情报力量、确保拥有情报优势。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9/7/6 16:34:4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美国情报战略体系解析----1(转)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