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征初期红军如何摆脱危局

共 46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2565068
  • 工分:5315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征初期红军如何摆脱危局

中央红军渡过湘江后,即按既定的前往湘西的目标,沿着红六军团的行军路线,从越城岭西行,计划从大埠头出湖南城步,和红二、六军团会合。但此时,这个行军路线敌情严重,充满凶险。

蒋介石在部署于湘江沿线围歼中央红军的同时,制定了其计不逞后的下一个方案——“湘水以西地区剿匪计划大纲”,指令湘、桂、黔军阀分区守备,“围剿该匪于黎平、锦屏、黔阳以东,黔阳、武冈、宝庆以南,永州、桂林以西,龙胜、洪州以北地区,以消灭之”。对此,亟谋保全其统治地盘的湖南军阀、国民党“追剿”军总司令何键执行得非常卖力,在湘江战役之前就在湘西南广征民工,构筑碉堡封锁线。在12月1日中央红军突破湘江包围圈的当天,他将所辖军队编组为三个兵团,除以一个“预备兵团”对付在湘西活动的红二、六军团外,令刘建绪第一兵团(7个师8万余人)迅速转至湘西的城步、绥宁、靖县、会同一带,遮断中央红军北去湘西的道路,令薛岳第二兵团(8个师又1个支队11万余人)向武冈一带集结作为机动,策应第一兵团,“扼要堵剿”。与此同时,桂系军阀为防堵红军深入广西,以5个师兵分两路尾追中央红军。

长征初期红军如何摆脱危局

湘江之战

就在中央红军沿着湘桂边界崇山峻岭中的崎岖山路前进之时,国民党军利用其优势条件,迅速进入湘西地区,构筑了四道严密的碉堡防线。刘建绪将一部置于城步、绥宁,一部尾追红军,主力集结于靖县。薛岳所部以一部置于黔阳、芷江,主力集结于洪江、会同,并向靖县推进,扼守通往湘西的要道。桂军开进到湘桂边界的龙胜、古宜等地,抄袭红军侧背。围堵的国民党军是中央红军的五至六倍,在中央红军去路上设置了一个大口袋阵,张网以待。

面对严重敌情,博古、李德固守既定之策,坚持去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12月9日,他们在给各军团首长的命令中重申“总的前进方向不得改变”。此时,如果继续原定行军计划,势将陷入敌重兵围攻的境地,这对于刚刚经历湘江鏖战、遭到重大损失而且相当疲惫的中央红军来说,将不仅是又一场恶战,而且面临全军覆没的极端危险。

12月12日,中共中央负责人在湖南绥宁县芙蓉[1951年划归通道侗族自治县]侗寨的古庙木林庵举行临时紧急会议,讨论战略行动方针问题,参加者有博古、周恩来、张闻天、毛泽东、朱德、王稼祥和李德。会上,李德坚持去湘西的主张,并认为其是可行的:“让那些在平行线上追击我们的或向西急赶的周部(周浑元)和其他敌人超过我们,我们自己在他们背后转向北方,与二军团建立联系。我们依靠红二军团的根据地,再加上贺龙和肖克的部队,就可以在广阔的区域向敌人进攻,并在湘黔川三省交界的三角地带创一大片苏区。”毛泽东根据破译敌台的电报材料指出:国民党军队正以五六倍于红军的兵力构筑起四道防御碉堡线,张网以待,“请君入瓮”!无论如何不能照原计划去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了;各路敌军中以在黔东布防的黔军最弱,建议改向敌军力量薄弱的贵州西进。

长征初期红军如何摆脱危局

民国时绥宁县辖区

这是红军摆脱险境的唯一抉择,因为在各路国民党军中,黔军兵力小,武器装备较差,缺乏训练,纪律涣散,战斗力低下,而且内部派系林立,王家烈、侯之担、犹国才、蒋在珍等军阀各据一方,矛盾重重,难以形成统一的作战力量,便于红军各个击破,争取主动。讨论中,王稼祥、张闻天支持毛泽东的意见,周恩来、朱德明确表示应采纳毛泽东的建议。博古坚持去湘西的既定目标,但认为从贵州北上湘西,可能遇到的抵抗小。由此,会议决定红军转向西进贵州,史称"通道转兵会议"。通道会议的这个决定,提出了中央红军实行战略方针转变的重大问题,开启了中央红军摆脱危局的序幕,意义重大。

但是,在进入贵州之后,博古、李德多次指示中革军委仍按原定计划部署行动,绕道黔东,“寻求机动,以便转入北上”湘西,同时向贺龙、任弼时等发出“火急”电,命令红二、六军团由常德一带向湘西北发展,接应前去会合的中央红军。此时此刻,行军方向决定着红军的命运,决定着中国革命的前途。因此在通道会议后,中央领导层围绕北上湘西还是西进贵州发生意见分歧,毛泽东和张闻天、王稼祥与北上论者展开争论。

根据严峻的形势和为了解决分歧,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贵州黎平召开会议,继续讨论红军战略行动的方向问题。博古、李德坚守一个固定的认识,就是必须落脚根据地,放下行李,才能打仗,因此坚持由黔东北上湘西同红二、六军团会合。毛泽东坚决主张继续向贵州西北进军,在川黔边敌军力量薄弱的地区建立新根据地。会议就此发生激烈争论,经过毛泽东的努力说服,与会多数人接受了他的意见。会议据此通过的《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指出:“鉴于目前所形成之情况,政治局认为过去在湘西创立新的苏维埃根据地的决定在目前已经是不可能的,并且是不适宜的。”“政治局认为新的根据地区应该是川黔边区地区,在最初应以遵义为中心之地区,在不利的条件下应该转移至遵义西北地区。”黎平会议明确放弃了前往湘西的计划,明确做出进军贵州的决策。会议还决定在适当时机开会总结第五次反“围剿”以来军事指挥上的经验教训。

长征初期红军如何摆脱危局

黎平会议

黎平会议的决策,解决了当时最为紧迫、关系全局的进军方向问题,把通道会议提出的“转兵”主张变成了现实,由它使中央红军摆脱了深陷国民党重兵围堵、面临全军覆没的严重危险,而且一下子把十几万敌军甩在了湘西,改变了红军面临的严峻军事态势。因此它是党解决严重危机的成功范例。黎平会议更大的意义在于,这是第五次反“围剿”以来,毛泽东的意见第一次得到了中央多数同志的赞同,毛泽东提出的正确主张对“左”倾教条主义斗争取得了带有决定性的胜利,为继而展开遵义会议做了重要的准备。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9/6/29 18:10:08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老毛真是人类历史上杰出之极的军事大家,长征就是在毛具体指挥下的军事奇迹!

      2019/7/7 18:15:03
      左箭头-小图标

      12楼 qingbeisi2018
      谁有《红军长征纪实丛书》?可以上传共享么?
      回复:长征初期红军如何摆脱危局

      2019/7/1 0:06:11
      左箭头-小图标

      谁有《红军长征纪实丛书》?可以上传共享么?

      2019/6/30 23:47:26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吴永治WW
      湖南省2008年民政厅批复认定 1934年12月12日下午,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在绥宁县第四区的芙蓉寨(现划归通道县)召开了具有战略意义的紧急会议,史称“转兵会议”,确定了西进方针,挽救了红军。

      贵州省党政和人民都认定 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黎平二郎坡胡荣顺店铺内召开(今德凤镇二郎坡52号),史称“黎平会议”。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3楼 天荒地老兵
      “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你这个说法与事实不符吧?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于2002年5月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2002年2月被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公布为湖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5楼 吴永治WW
      一、时任红军军委宣传部长的陆定一,他在[长征大事记]里记着:[1934年]12月12日、晴,一军团主力经长古到新都,二师在通道[县溪镇]休整;三军团主力进到黄土塘辰口[今属双江镇辰口村],先头师进到[今属牙屯堡镇]团头、头所:五八军团经辰口至麻隆塘:九军团进到通道县城[县溪镇]:军委二纵队[红章纵队]到芙蓉附近,野战军司令部[军委一纵'红星纵队']到芙蓉。

      二、时任红军中央军委三局政委的伍云甫,他在[长征日记]里这样记载:[1934年]12月11日、晴,队伍7时自[广西]平等出发,余随一分队11时出发,17时左右到[今属通道侗族自治县下乡乡]流源宿营。12月12日,大队伍6时出发,余守候一分队发'5363'、'5413'、'5458'等台电报,下午到达芙蓉宿营。12月13日、晴,自芙蓉[村]出发,经芦[炉]溪到播阳所......

      三、绥宁大事记[中华民国]:1934年12月12日,周恩来、博古、王稼祥、张闻天、朱德、毛泽东、李德等在芙蓉一座古庙[木林庵]召开会议,决定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省进军,史称'转兵会议'。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四、[万万火急]电报的日期与时间:1934年12月12日19时半。

      五、彭绍辉长征日记里记录:1934年12月12日、晴,行军。部队7时即准备出发,因'红星纵队'未过完,我师也未动。朱、周、博、洛、毛等同志也随'红星纵队'在此通过,我师才等到下午1时才出发,由两江口渡浮桥,经底艮[即地连村]、职笑洲[即菁芜洲],'红星纵队'在此宿营[补充说明:当时蒋家堡村、九龙桥村、芙蓉村三村统称'芙蓉'或'芙蓉乡',距离菁芜洲和地连村很近]。

      然而记录1934年12月12日毛主席和中央军委领导人在县溪镇的有力历史证据根本没有,当时任李德翻译官的伍修权同志在后来也反对县溪镇恭城书院作为转兵会址地,他说: "一纵队是指挥机关,二纵队是随军委行动机关,我没有过县溪浮桥,在通道老县城召开通道会议是不可能的。" 不但县溪镇没有,而且在通道竟争转兵会址地的全部地方都没有,只有芙蓉才有多处记录存在。所以,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的党史著作《湖南人民革命史》和《中共湖南地方史》采用了通道会议的会址在通道芙蓉木林庵的说法。湖南党史纪念馆这样记叙通道转兵:1934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和军委主要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红军前进的战略方向问题。毛泽东力主放弃去湘西会合二六军团的意图,改向敌人兵力薄弱的贵州前进,争取主动。他的正确主张得到了与会大部分同志的赞同。史称“通道转兵”。它不仅使红军避免遭受全军覆没的命运,而且为黎平会议乃至遵义会议的召开创造了条件。

      8楼 天荒地老兵
      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

      2013年08月06日14:12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在这关系到中国革命和红军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中共中央负责人于1934年12月12日,在通道县老县城的县溪召开了一次临时的紧急会议(史称“通道会议”),讨论红军当前迫在眉睫的行军路线问题。参加这次会议的有:苏维埃政府主席毛泽东,军委副主席、总政委周恩来,中革军委主席、总司令朱德,人民委员会主席张闻天,军委副主席、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中央总书记秦邦宪(博古),国际共产主义军事顾问李德。会议由周恩来主持。会上,博古、李德仍坚持北上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方针。长征以来第一次有在会议上发言机会的毛泽东,在分析敌我当前形势后,提出了放弃原定方针,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进军的主张。与会多数同志赞成和支持毛泽东提出的转向的方针。博古也不得不在口头上表示同意向贵州进军。最后形成了会议决定。这是从第五次反“围剿”开始以来,毛泽东第一次在军事问题上有了发言权,也是最高“三人团”第一次接受了毛泽东正确的军事主张。会后,19时半,以军委名义向各军团纵队首长发出了西入贵州“万万火急”的进军电报,13日,中央红军从通道分两路西进,把几十万敌军抛在湘西南地区,使蒋介石在湘西消灭红军的企图彻底破灭。通道会议作出“通道转兵”的决策为党和红军转危为安奠定了基础。为纪念这一重要事件,湖南将当年红军活动地恭城书院作为纪念设施加以保护利用。

      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于2002年5月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2月被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公布为湖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9楼 吴永治WW
      后人所写不可信,请您读一读2016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出版的<<红军长征纪实丛书一一日记卷>>,可一目了然。谢谢关注!

      在长征中,中央红军和红二、六军团长征途经湖南怀化的通道境内时召开了一次生死攸关的重要会议,史称通道会议。当时因情况紧急,此次会议的召开又是在行军路上进行,人称"飞行会议",史书上没有详细记载,是鲜为人知的一次重要会议。

      虽然通道会议召开的确切位置有争议但我觉得还是应该统一认识以党史记录为准

      2019/6/30 13:31:41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 天荒地老兵 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

      2013年08月06日14:12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在这关系到中国革命和红军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中共中央负责人于1934年12月12日,在通道县老县城的县溪召开了一次临时的紧急会议(史称“通道会议”),讨论红军当前迫在眉睫的行军路线问题。参加这次会议的有:苏维埃政府主席毛泽东,军委副主席、总政委周恩来,中革军委主席、总司令朱德,人民委员会主席张闻天,军委副主席、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中央总书记秦邦宪(博古),国际共产主义军事顾问李德。会议由周恩来主持。会上,博古、李德仍坚持北上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方针。长征以来第一次有在会议上发言机会的毛泽东,在分析敌我当前形势后,提出了放弃原定方针,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进军的主张。与会多数同志赞成和支持毛泽东提出的转向的方针。博古也不得不在口头上表示同意向贵州进军。最后形成了会议决定。这是从第五次反“围剿”开始以来,毛泽东第一次在军事问题上有了发言权,也是最高“三人团”第一次接受了毛泽东正确的军事主张。会后,19时半,以军委名义向各军团纵队首长发出了西入贵州“万万火急”的进军电报,13日,中央红军从通道分两路西进,把几十万敌军抛在湘西南地区,使蒋介石在湘西消灭红军的企图彻底破灭。通道会议作出“通道转兵”的决策为党和红军转危为安奠定了基础。为纪念这一重要事件,湖南将当年红军活动地恭城书院作为纪念设施加以保护利用。

      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于2002年5月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2月被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公布为湖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后人所写不可信,请您读一读2016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出版的<<红军长征纪实丛书一一日记卷>>,可一目了然。谢谢关注!

      回复:长征初期红军如何摆脱危局

      回复:长征初期红军如何摆脱危局

      2019/6/30 6:09:2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吴永治WW
      湖南省2008年民政厅批复认定 1934年12月12日下午,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在绥宁县第四区的芙蓉寨(现划归通道县)召开了具有战略意义的紧急会议,史称“转兵会议”,确定了西进方针,挽救了红军。

      贵州省党政和人民都认定 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黎平二郎坡胡荣顺店铺内召开(今德凤镇二郎坡52号),史称“黎平会议”。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3楼 天荒地老兵
      “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你这个说法与事实不符吧?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于2002年5月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2002年2月被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公布为湖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5楼 吴永治WW
      一、时任红军军委宣传部长的陆定一,他在[长征大事记]里记着:[1934年]12月12日、晴,一军团主力经长古到新都,二师在通道[县溪镇]休整;三军团主力进到黄土塘辰口[今属双江镇辰口村],先头师进到[今属牙屯堡镇]团头、头所:五八军团经辰口至麻隆塘:九军团进到通道县城[县溪镇]:军委二纵队[红章纵队]到芙蓉附近,野战军司令部[军委一纵'红星纵队']到芙蓉。

      二、时任红军中央军委三局政委的伍云甫,他在[长征日记]里这样记载:[1934年]12月11日、晴,队伍7时自[广西]平等出发,余随一分队11时出发,17时左右到[今属通道侗族自治县下乡乡]流源宿营。12月12日,大队伍6时出发,余守候一分队发'5363'、'5413'、'5458'等台电报,下午到达芙蓉宿营。12月13日、晴,自芙蓉[村]出发,经芦[炉]溪到播阳所......

      三、绥宁大事记[中华民国]:1934年12月12日,周恩来、博古、王稼祥、张闻天、朱德、毛泽东、李德等在芙蓉一座古庙[木林庵]召开会议,决定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省进军,史称'转兵会议'。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四、[万万火急]电报的日期与时间:1934年12月12日19时半。

      五、彭绍辉长征日记里记录:1934年12月12日、晴,行军。部队7时即准备出发,因'红星纵队'未过完,我师也未动。朱、周、博、洛、毛等同志也随'红星纵队'在此通过,我师才等到下午1时才出发,由两江口渡浮桥,经底艮[即地连村]、职笑洲[即菁芜洲],'红星纵队'在此宿营[补充说明:当时蒋家堡村、九龙桥村、芙蓉村三村统称'芙蓉'或'芙蓉乡',距离菁芜洲和地连村很近]。

      然而记录1934年12月12日毛主席和中央军委领导人在县溪镇的有力历史证据根本没有,当时任李德翻译官的伍修权同志在后来也反对县溪镇恭城书院作为转兵会址地,他说: "一纵队是指挥机关,二纵队是随军委行动机关,我没有过县溪浮桥,在通道老县城召开通道会议是不可能的。" 不但县溪镇没有,而且在通道竟争转兵会址地的全部地方都没有,只有芙蓉才有多处记录存在。所以,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的党史著作《湖南人民革命史》和《中共湖南地方史》采用了通道会议的会址在通道芙蓉木林庵的说法。湖南党史纪念馆这样记叙通道转兵:1934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和军委主要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红军前进的战略方向问题。毛泽东力主放弃去湘西会合二六军团的意图,改向敌人兵力薄弱的贵州前进,争取主动。他的正确主张得到了与会大部分同志的赞同。史称“通道转兵”。它不仅使红军避免遭受全军覆没的命运,而且为黎平会议乃至遵义会议的召开创造了条件。

      8楼 天荒地老兵
      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

      2013年08月06日14:12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在这关系到中国革命和红军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中共中央负责人于1934年12月12日,在通道县老县城的县溪召开了一次临时的紧急会议(史称“通道会议”),讨论红军当前迫在眉睫的行军路线问题。参加这次会议的有:苏维埃政府主席毛泽东,军委副主席、总政委周恩来,中革军委主席、总司令朱德,人民委员会主席张闻天,军委副主席、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中央总书记秦邦宪(博古),国际共产主义军事顾问李德。会议由周恩来主持。会上,博古、李德仍坚持北上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方针。长征以来第一次有在会议上发言机会的毛泽东,在分析敌我当前形势后,提出了放弃原定方针,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进军的主张。与会多数同志赞成和支持毛泽东提出的转向的方针。博古也不得不在口头上表示同意向贵州进军。最后形成了会议决定。这是从第五次反“围剿”开始以来,毛泽东第一次在军事问题上有了发言权,也是最高“三人团”第一次接受了毛泽东正确的军事主张。会后,19时半,以军委名义向各军团纵队首长发出了西入贵州“万万火急”的进军电报,13日,中央红军从通道分两路西进,把几十万敌军抛在湘西南地区,使蒋介石在湘西消灭红军的企图彻底破灭。通道会议作出“通道转兵”的决策为党和红军转危为安奠定了基础。为纪念这一重要事件,湖南将当年红军活动地恭城书院作为纪念设施加以保护利用。

      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于2002年5月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2月被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公布为湖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后人所写不可信,请您读一读2016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出版的<<红军长征纪实丛书一一日记卷>>,可一目了然。谢谢关注!

      2019/6/30 2:26:2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吴永治WW
      湖南省2008年民政厅批复认定 1934年12月12日下午,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在绥宁县第四区的芙蓉寨(现划归通道县)召开了具有战略意义的紧急会议,史称“转兵会议”,确定了西进方针,挽救了红军。

      贵州省党政和人民都认定 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黎平二郎坡胡荣顺店铺内召开(今德凤镇二郎坡52号),史称“黎平会议”。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3楼 天荒地老兵
      “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你这个说法与事实不符吧?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于2002年5月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2002年2月被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公布为湖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5楼 吴永治WW
      一、时任红军军委宣传部长的陆定一,他在[长征大事记]里记着:[1934年]12月12日、晴,一军团主力经长古到新都,二师在通道[县溪镇]休整;三军团主力进到黄土塘辰口[今属双江镇辰口村],先头师进到[今属牙屯堡镇]团头、头所:五八军团经辰口至麻隆塘:九军团进到通道县城[县溪镇]:军委二纵队[红章纵队]到芙蓉附近,野战军司令部[军委一纵'红星纵队']到芙蓉。

      二、时任红军中央军委三局政委的伍云甫,他在[长征日记]里这样记载:[1934年]12月11日、晴,队伍7时自[广西]平等出发,余随一分队11时出发,17时左右到[今属通道侗族自治县下乡乡]流源宿营。12月12日,大队伍6时出发,余守候一分队发'5363'、'5413'、'5458'等台电报,下午到达芙蓉宿营。12月13日、晴,自芙蓉[村]出发,经芦[炉]溪到播阳所......

      三、绥宁大事记[中华民国]:1934年12月12日,周恩来、博古、王稼祥、张闻天、朱德、毛泽东、李德等在芙蓉一座古庙[木林庵]召开会议,决定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省进军,史称'转兵会议'。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四、[万万火急]电报的日期与时间:1934年12月12日19时半。

      五、彭绍辉长征日记里记录:1934年12月12日、晴,行军。部队7时即准备出发,因'红星纵队'未过完,我师也未动。朱、周、博、洛、毛等同志也随'红星纵队'在此通过,我师才等到下午1时才出发,由两江口渡浮桥,经底艮[即地连村]、职笑洲[即菁芜洲],'红星纵队'在此宿营[补充说明:当时蒋家堡村、九龙桥村、芙蓉村三村统称'芙蓉'或'芙蓉乡',距离菁芜洲和地连村很近]。

      然而记录1934年12月12日毛主席和中央军委领导人在县溪镇的有力历史证据根本没有,当时任李德翻译官的伍修权同志在后来也反对县溪镇恭城书院作为转兵会址地,他说: "一纵队是指挥机关,二纵队是随军委行动机关,我没有过县溪浮桥,在通道老县城召开通道会议是不可能的。" 不但县溪镇没有,而且在通道竟争转兵会址地的全部地方都没有,只有芙蓉才有多处记录存在。所以,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的党史著作《湖南人民革命史》和《中共湖南地方史》采用了通道会议的会址在通道芙蓉木林庵的说法。湖南党史纪念馆这样记叙通道转兵:1934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和军委主要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红军前进的战略方向问题。毛泽东力主放弃去湘西会合二六军团的意图,改向敌人兵力薄弱的贵州前进,争取主动。他的正确主张得到了与会大部分同志的赞同。史称“通道转兵”。它不仅使红军避免遭受全军覆没的命运,而且为黎平会议乃至遵义会议的召开创造了条件。

      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

      2013年08月06日14:12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在这关系到中国革命和红军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中共中央负责人于1934年12月12日,在通道县老县城的县溪召开了一次临时的紧急会议(史称“通道会议”),讨论红军当前迫在眉睫的行军路线问题。参加这次会议的有:苏维埃政府主席毛泽东,军委副主席、总政委周恩来,中革军委主席、总司令朱德,人民委员会主席张闻天,军委副主席、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中央总书记秦邦宪(博古),国际共产主义军事顾问李德。会议由周恩来主持。会上,博古、李德仍坚持北上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方针。长征以来第一次有在会议上发言机会的毛泽东,在分析敌我当前形势后,提出了放弃原定方针,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进军的主张。与会多数同志赞成和支持毛泽东提出的转向的方针。博古也不得不在口头上表示同意向贵州进军。最后形成了会议决定。这是从第五次反“围剿”开始以来,毛泽东第一次在军事问题上有了发言权,也是最高“三人团”第一次接受了毛泽东正确的军事主张。会后,19时半,以军委名义向各军团纵队首长发出了西入贵州“万万火急”的进军电报,13日,中央红军从通道分两路西进,把几十万敌军抛在湘西南地区,使蒋介石在湘西消灭红军的企图彻底破灭。通道会议作出“通道转兵”的决策为党和红军转危为安奠定了基础。为纪念这一重要事件,湖南将当年红军活动地恭城书院作为纪念设施加以保护利用。

      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于2002年5月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2月被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公布为湖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2019/6/30 0:49:50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吴永治WW
      湖南省2008年民政厅批复认定 1934年12月12日下午,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在绥宁县第四区的芙蓉寨(现划归通道县)召开了具有战略意义的紧急会议,史称“转兵会议”,确定了西进方针,挽救了红军。

      贵州省党政和人民都认定 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黎平二郎坡胡荣顺店铺内召开(今德凤镇二郎坡52号),史称“黎平会议”。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3楼 天荒地老兵
      “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你这个说法与事实不符吧?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于2002年5月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2002年2月被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公布为湖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5楼 吴永治WW
      一、时任红军军委宣传部长的陆定一,他在[长征大事记]里记着:[1934年]12月12日、晴,一军团主力经长古到新都,二师在通道[县溪镇]休整;三军团主力进到黄土塘辰口[今属双江镇辰口村],先头师进到[今属牙屯堡镇]团头、头所:五八军团经辰口至麻隆塘:九军团进到通道县城[县溪镇]:军委二纵队[红章纵队]到芙蓉附近,野战军司令部[军委一纵'红星纵队']到芙蓉。

      二、时任红军中央军委三局政委的伍云甫,他在[长征日记]里这样记载:[1934年]12月11日、晴,队伍7时自[广西]平等出发,余随一分队11时出发,17时左右到[今属通道侗族自治县下乡乡]流源宿营。12月12日,大队伍6时出发,余守候一分队发'5363'、'5413'、'5458'等台电报,下午到达芙蓉宿营。12月13日、晴,自芙蓉[村]出发,经芦[炉]溪到播阳所......

      三、绥宁大事记[中华民国]:1934年12月12日,周恩来、博古、王稼祥、张闻天、朱德、毛泽东、李德等在芙蓉一座古庙[木林庵]召开会议,决定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省进军,史称'转兵会议'。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四、[万万火急]电报的日期与时间:1934年12月12日19时半。

      五、彭绍辉长征日记里记录:1934年12月12日、晴,行军。部队7时即准备出发,因'红星纵队'未过完,我师也未动。朱、周、博、洛、毛等同志也随'红星纵队'在此通过,我师才等到下午1时才出发,由两江口渡浮桥,经底艮[即地连村]、职笑洲[即菁芜洲],'红星纵队'在此宿营[补充说明:当时蒋家堡村、九龙桥村、芙蓉村三村统称'芙蓉'或'芙蓉乡',距离菁芜洲和地连村很近]。

      然而记录1934年12月12日毛主席和中央军委领导人在县溪镇的有力历史证据根本没有,当时任李德翻译官的伍修权同志在后来也反对县溪镇恭城书院作为转兵会址地,他说: "一纵队是指挥机关,二纵队是随军委行动机关,我没有过县溪浮桥,在通道老县城召开通道会议是不可能的。" 不但县溪镇没有,而且在通道竟争转兵会址地的全部地方都没有,只有芙蓉才有多处记录存在。所以,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的党史著作《湖南人民革命史》和《中共湖南地方史》采用了通道会议的会址在通道芙蓉木林庵的说法。湖南党史纪念馆这样记叙通道转兵:1934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和军委主要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红军前进的战略方向问题。毛泽东力主放弃去湘西会合二六军团的意图,改向敌人兵力薄弱的贵州前进,争取主动。他的正确主张得到了与会大部分同志的赞同。史称“通道转兵”。它不仅使红军避免遭受全军覆没的命运,而且为黎平会议乃至遵义会议的召开创造了条件。

      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

      2013年08月06日14:12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在这关系到中国革命和红军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中共中央负责人于1934年12月12日,在通道县老县城的县溪召开了一次临时的紧急会议(史称“通道会议”),讨论红军当前迫在眉睫的行军路线问题。参加这次会议的有:苏维埃政府主席毛泽东,军委副主席、总政委周恩来,中革军委主席、总司令朱德,人民委员会主席张闻天,军委副主席、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中央总书记秦邦宪(博古),国际共产主义军事顾问李德。会议由周恩来主持。会上,博古、李德仍坚持北上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方针。长征以来第一次有在会议上发言机会的毛泽东,在分析敌我当前形势后,提出了放弃原定方针,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进军的主张。与会多数同志赞成和支持毛泽东提出的转向的方针。博古也不得不在口头上表示同意向贵州进军。最后形成了会议决定。这是从第五次反“围剿”开始以来,毛泽东第一次在军事问题上有了发言权,也是最高“三人团”第一次接受了毛泽东正确的军事主张。会后,19时半,以军委名义向各军团纵队首长发出了西入贵州“万万火急”的进军电报,13日,中央红军从通道分两路西进,把几十万敌军抛在湘西南地区,使蒋介石在湘西消灭红军的企图彻底破灭。通道会议作出“通道转兵”的决策为党和红军转危为安奠定了基础。为纪念这一重要事件,湖南将当年红军活动地恭城书院作为纪念设施加以保护利用。

      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于2002年5月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2月被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公布为湖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2019/6/30 0:49:49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吴永治WW
      湖南省2008年民政厅批复认定 1934年12月12日下午,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在绥宁县第四区的芙蓉寨(现划归通道县)召开了具有战略意义的紧急会议,史称“转兵会议”,确定了西进方针,挽救了红军。

      贵州省党政和人民都认定 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黎平二郎坡胡荣顺店铺内召开(今德凤镇二郎坡52号),史称“黎平会议”。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3楼 天荒地老兵
      “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你这个说法与事实不符吧?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于2002年5月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2002年2月被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公布为湖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一、时任红军军委宣传部长的陆定一,他在[长征大事记]里记着:[1934年]12月12日、晴,一军团主力经长古到新都,二师在通道[县溪镇]休整;三军团主力进到黄土塘辰口[今属双江镇辰口村],先头师进到[今属牙屯堡镇]团头、头所:五八军团经辰口至麻隆塘:九军团进到通道县城[县溪镇]:军委二纵队[红章纵队]到芙蓉附近,野战军司令部[军委一纵'红星纵队']到芙蓉。

      二、时任红军中央军委三局政委的伍云甫,他在[长征日记]里这样记载:[1934年]12月11日、晴,队伍7时自[广西]平等出发,余随一分队11时出发,17时左右到[今属通道侗族自治县下乡乡]流源宿营。12月12日,大队伍6时出发,余守候一分队发'5363'、'5413'、'5458'等台电报,下午到达芙蓉宿营。12月13日、晴,自芙蓉[村]出发,经芦[炉]溪到播阳所......

      三、绥宁大事记[中华民国]:1934年12月12日,周恩来、博古、王稼祥、张闻天、朱德、毛泽东、李德等在芙蓉一座古庙[木林庵]召开会议,决定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省进军,史称'转兵会议'。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四、[万万火急]电报的日期与时间:1934年12月12日19时半。

      五、彭绍辉长征日记里记录:1934年12月12日、晴,行军。部队7时即准备出发,因'红星纵队'未过完,我师也未动。朱、周、博、洛、毛等同志也随'红星纵队'在此通过,我师才等到下午1时才出发,由两江口渡浮桥,经底艮[即地连村]、职笑洲[即菁芜洲],'红星纵队'在此宿营[补充说明:当时蒋家堡村、九龙桥村、芙蓉村三村统称'芙蓉'或'芙蓉乡',距离菁芜洲和地连村很近]。

      然而记录1934年12月12日毛主席和中央军委领导人在县溪镇的有力历史证据根本没有,当时任李德翻译官的伍修权同志在后来也反对县溪镇恭城书院作为转兵会址地,他说: "一纵队是指挥机关,二纵队是随军委行动机关,我没有过县溪浮桥,在通道老县城召开通道会议是不可能的。" 不但县溪镇没有,而且在通道竟争转兵会址地的全部地方都没有,只有芙蓉才有多处记录存在。所以,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的党史著作《湖南人民革命史》和《中共湖南地方史》采用了通道会议的会址在通道芙蓉木林庵的说法。湖南党史纪念馆这样记叙通道转兵:1934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和军委主要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红军前进的战略方向问题。毛泽东力主放弃去湘西会合二六军团的意图,改向敌人兵力薄弱的贵州前进,争取主动。他的正确主张得到了与会大部分同志的赞同。史称“通道转兵”。它不仅使红军避免遭受全军覆没的命运,而且为黎平会议乃至遵义会议的召开创造了条件。

      2019/6/29 22:49:3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吴永治WW
      湖南省2008年民政厅批复认定 1934年12月12日下午,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在绥宁县第四区的芙蓉寨(现划归通道县)召开了具有战略意义的紧急会议,史称“转兵会议”,确定了西进方针,挽救了红军。

      贵州省党政和人民都认定 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黎平二郎坡胡荣顺店铺内召开(今德凤镇二郎坡52号),史称“黎平会议”。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3楼 天荒地老兵
      “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你这个说法与事实不符吧?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于2002年5月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2002年2月被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公布为湖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一、时任红军军委宣传部长的陆定一,他在[长征大事记]里记着:[1934年]12月12日、晴,一军团主力经长古到新都,二师在通道[县溪镇]休整;三军团主力进到黄土塘辰口[今属双江镇辰口村],先头师进到[今属牙屯堡镇]团头、头所:五八军团经辰口至麻隆塘:九军团进到通道县城[县溪镇]:军委二纵队[红章纵队]到芙蓉附近,野战军司令部[军委一纵'红星纵队']到芙蓉。

      二、时任红军中央军委三局政委的伍云甫,他在[长征日记]里这样记载:[1934年]12月11日、晴,队伍7时自[广西]平等出发,余随一分队11时出发,17时左右到[今属通道侗族自治县下乡乡]流源宿营。12月12日,大队伍6时出发,余守候一分队发'5363'、'5413'、'5458'等台电报,下午到达芙蓉宿营。12月13日、晴,自芙蓉[村]出发,经芦[炉]溪到播阳所......

      三、绥宁大事记[中华民国]:1934年12月12日,周恩来、博古、王稼祥、张闻天、朱德、毛泽东、李德等在芙蓉一座古庙[木林庵]召开会议,决定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省进军,史称'转兵会议'。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四、[万万火急]电报的日期与时间:1934年12月12日19时半。

      五、彭绍辉长征日记里记录:1934年12月12日、晴,行军。部队7时即准备出发,因'红星纵队'未过完,我师也未动。朱、周、博、洛、毛等同志也随'红星纵队'在此通过,我师才等到下午1时才出发,由两江口渡浮桥,经底艮[即地连村]、职笑洲[即菁芜洲],'红星纵队'在此宿营[补充说明:当时蒋家堡村、九龙桥村、芙蓉村三村统称'芙蓉'或'芙蓉乡',距离菁芜洲和地连村很近]。

      然而记录1934年12月12日毛主席和中央军委领导人在县溪镇的有力历史证据根本没有,当时任李德翻译官的伍修权同志在后来也反对县溪镇恭城书院作为转兵会址地,他说: "一纵队是指挥机关,二纵队是随军委行动机关,我没有过县溪浮桥,在通道老县城召开通道会议是不可能的。" 不但县溪镇没有,而且在通道竟争转兵会址地的全部地方都没有,只有芙蓉才有多处记录存在。所以,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的党史著作《湖南人民革命史》和《中共湖南地方史》采用了通道会议的会址在通道芙蓉木林庵的说法。湖南党史纪念馆这样记叙通道转兵:1934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和军委主要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红军前进的战略方向问题。毛泽东力主放弃去湘西会合二六军团的意图,改向敌人兵力薄弱的贵州前进,争取主动。他的正确主张得到了与会大部分同志的赞同。史称“通道转兵”。它不仅使红军避免遭受全军覆没的命运,而且为黎平会议乃至遵义会议的召开创造了条件。

      2019/6/29 22:49:3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吴永治WW
      湖南省2008年民政厅批复认定 1934年12月12日下午,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在绥宁县第四区的芙蓉寨(现划归通道县)召开了具有战略意义的紧急会议,史称“转兵会议”,确定了西进方针,挽救了红军。

      贵州省党政和人民都认定 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黎平二郎坡胡荣顺店铺内召开(今德凤镇二郎坡52号),史称“黎平会议”。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你这个说法与事实不符吧?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于2002年5月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2002年2月被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公布为湖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2019/6/29 22:42:45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吴永治WW
      湖南省2008年民政厅批复认定 1934年12月12日下午,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在绥宁县第四区的芙蓉寨(现划归通道县)召开了具有战略意义的紧急会议,史称“转兵会议”,确定了西进方针,挽救了红军。

      贵州省党政和人民都认定 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黎平二郎坡胡荣顺店铺内召开(今德凤镇二郎坡52号),史称“黎平会议”。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你这个说法与事实不符吧?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纪念地(恭城书院)于2002年5月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2002年2月被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公布为湖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2019/6/29 22:42:45
      左箭头-小图标

      湖南省2008年民政厅批复认定 1934年12月12日下午,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在绥宁县第四区的芙蓉寨(现划归通道县)召开了具有战略意义的紧急会议,史称“转兵会议”,确定了西进方针,挽救了红军。

      贵州省党政和人民都认定 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黎平二郎坡胡荣顺店铺内召开(今德凤镇二郎坡52号),史称“黎平会议”。为什么湖南怀化通道不敢说出"12月12日中央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通道会议呢?"

      2019/6/29 21:33:1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4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征初期红军如何摆脱危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