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我的老兵:孟照起

共 7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650296
  • 工分:1077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的老兵:孟照起

我的老兵:孟照起

我的老兵:孟照起

我的老兵:孟照起

我的老兵:孟照起

我的老兵:孟照起

姓名:孟照起曾用名: 性别:男 民族:汉 出生年月:1930.02籍贯:山东家庭住址:阜阳市颍州区文峰办事处身体状况:健康子女情况:1儿3女婚姻状况:老伴一起生活经济状况:离休生活状况:入伍时间:1948年11月入伍地点:山东垦利县部队番号:部队职务: 部队长官: 部队战友:参加战斗: 从军经历: 祖籍山东阳谷,民国间,黄河入海口改道,淤积大片平原。韩复渠招募人去开荒,我们家过去了。一个劳力给30亩地,那地真肥啊,种庄稼,收成都不赖。后来,日本鬼子侵占了山东,年景一年不如一年~~ 1948年11月,家里穷,吃不饱饭。哥哥是主劳力,他得留家里,我就自愿报名当兵。当时叫补充团,随部队南下渡江后,编入20军89师175团3营9连。军长廖成国(人名、地名皆音译,下同)、师长戴克林,说话有点结巴,团长洪顶太是老红军。渡江后打杭州,杭州的守军起义了。接着打上海,我们在上海的六里桥与敌人打了一仗。连长就是在那牺牲的。在追悼会上蔡刚指导员说:同志们要勇敢战斗!为连长报仇!我们班负责打下一个敌人的碉堡,全班就12个人,班长是山东人。从战壕里往前冲,我在前面,看到一支枪露出来,我一低头,一梭子弹过来,打中了我身后的班长。我回头一看,班长前胸全是血。我抱起他,连着喊班长,班长~~后面郭守贺说别喊了,班长死了,我们往上冲!最后,我们绕到山上,从高处往碉堡里投手榴弹把碉堡给消灭了。但那一仗我们班就剩三个人,郭守贺和我,还有一位记不得名字了;我们仨也全受伤了。 上海解放后,我们在龙华路的原国民党造船厂驻防,不久又调防江苏昆山、嘉定等地。最后在一个叫洋玲口的入海口训练,说准备收复台湾。每个人挨个大冬天的到海里游泳,游个十来分钟上来烤火。有时雇老百姓的船出海训练,一个船能坐十来个人。~~ 大概是1950年吧,刚过国庆节,部队开动员会说我们准备往北到有山有水有平原的地方~~我们议论着可能去朝鲜。但领导知道了,不让瞎打听。后来,坐闷罐车一路没下车就到了东北沈阳。听说是朱总司令亲自来送行,但我们没下车,没看到~~下面的人往车里塞饼干、罐头啥的。从沈阳经四平,从江镇过的鸭绿江,反正没从丹东过。 我们到朝鲜第一天就挨了美国飞机的炸弹。于是在山窝里部队做动员,说我们这是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来解放朝鲜人民的~~我们不出手,美国打过朝鲜就打到我们东北了。于是,我们就一路往南打。 我们爬鸭蛋岭(就是薛仁贵东征的地方)时爬了整整一夜。那还有小火车路通到上面,上面还有房子、车站。我们到那打的是第二次战役。当时领导给我们讲,38军被敌人围住了。我们20军从山窝里摸进去往外打,来解38军的围。当时天气冷得很,我们穿的都是来时在上海国民党仓库的力士鞋,冬衣都薄,情况紧急来不及发棉衣帽子、棉鞋、头戴的是大盖帽,后来的27军配备都齐了棉袄棉裤,都不冷了。 有一次,我们部队没侦察好,快攻进了美军营,他们都在被窝里睡着。要早知道就消灭掉他们了,我们惊动了他们,他们才醒过来与我们打~~那一仗我们没打好。我们20军部队减员,光冻死冻伤的也不少。我们身上露出来的都冻肿了,耳朵跟铃铛样,手冻得都不能扳枪栓,看着敌人逃,我们手冻的不会扣扳机了。中间有一个星期因后勤上不来,连吃的也没有。我们没有制空权,没有飞机的保护向前线运粮食,粮食都被炸掉了。我们的伙食班长是模范党员,他想着法给我们弄吃的。从老百姓家买点土豆给我们炖两桶挑上来。谁知,半山腰一滑,他摔跤了,桶也滚下去了。他下去弄上来才发现土豆一个都没少,原来都冻住了。挑到山上后,用东西又砸又敲,每个人分了三个土豆吃。后来,他不知从哪弄的萝卜樱子,熬两桶汤,外面用棉被包住挑上来,才保证我们喝上热乎的。 我们一个加强连,有180人,说多了也该有200人,但是我们下来时还有40多个人。当时打仗谁还能说怕死,就是一个念头,人在阵地在!只要有一个人也得要打。40多个人撤到后防,在一个伙食房头一顿喝的稀米饭,我一口气喝了好几碗。一到后方住老百姓的屋子,有一个姓孙的老乡要烤火。我说不行,他不听,他说冻得受不了~~他烤火后他的脚最后没保住。就那样,天上也来飞机轰炸。房子被炸塌了,一个叫吕树发的浑身是火逃了出来。我让他赶快在地下打滚,他才留下一条命。随后来了担架把他抬到后方医院,我看他衣服都烧没了,肯定冷啊。就对那抬担架的说你反正走路热,不妨你的大衣脱下来给他穿~~后来,他回到国内治疗养伤,还给我写信说谢谢老孟,要不是你,我就烧死在那了~~我也冻伤到后方医院,我的脚冻肿了,鞋袜都是用剪刀剪开的。我养伤是在朝鲜老百姓家,我们对他们好,他们对我们也好。我们临走时,朝鲜人都哭了,不舍得我们走,我们也是哭~~ 我们那次一个人发一袋高粱米背身上,我知道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9/6/29 9:36:5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我岳父是1947年入伍64军l92师574团3营的老兵,现健在,想寻在世的老战友

      2019/7/12 8:01:2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我的老兵:孟照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