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凝固的回忆——爸爸留下的那支枪

共 175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1281747
  • 工分:115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凝固的回忆——爸爸留下的那支枪

凝固的记忆

凝固的回忆
——爸爸留下的那支枪

王凤征

导读:

2019年1月4日,一支比利时M1900式7.65mm勃朗宁手枪(含枪弹五发)无偿捐赠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简称军博——以下同)。这是军博2019年征集的第一件文物。6月14日,军博文物征集保护室主任程定飞将文物收藏证书(No.190017)发给捐赠人王凤征,并送了一本军博《藏品选》作为纪念。

捐赠人王凤征介绍,这支枪为父亲王子卿所珍藏,是其在解放金积时,接受起义投诚的国民党第128军贺兰军保安第1师师长白郁平赠予的佩枪。那么,这把枪后面埋藏着什么样的风云故事,让我们一起来听捐赠人的讲述。
我的父亲王子卿[b]是河北省新城县人,1937年10月参加革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朝鲜战争。先后担任支队长、团长、师参谋长、副师长、师长、军参谋长、省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1988年,被中央军委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2001年6月24日18时15分,父亲在长春因病逝世,享年八十五岁。[/b]
爸爸一生戎马,忠勇义廉。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员。在他的众多遗物里,有一支手枪引人注目。这支枪,是比利时造的M1900式7.65mm勃朗宁手枪,是把明贵的名牌好枪。虽然时间久远,枪身上瓦蓝色的光泽已经褪去,但枪身外观线条依然精美,性能依然优良,纯牛皮做的枪套更加深红发亮,钢印的号码“26083”和生产厂家“ATIOWALE/PATNWPATNT/ATIOWALE/PATNWPATNT”仍然清晰可见。
这支枪,我在1969年参军以前经常看到父亲擦拭它。父亲擦枪的时候,有时断断续续讲过它的来历,有时轻轻哼着八路军根据地的流行歌曲:“八路好,八路强,八路军打仗为的哪桩?八路军,八路军打仗为得老乡。日本鬼子欺负咱们八年整,八路军帮助咱们打虎又打狼。八路好,八路强,八路军对咱们怎么样?八路军,八路军对咱们不平常。春季里帮助咱们去种地,秋季里帮助咱们割谷又打场……”
父亲逝世以后,2006年春节,我和爱人刘苏英、儿子王北回家看望妈妈刘亚清及家人。在返回北京前的一天下午,妈妈把我叫到楼上,从箱子里取出这支枪给我,还拿来了枪油。在我擦枪的时候,妈妈慢慢讲述了这支枪的来历。
1949年,父亲任中国人民解放军19兵团64军190师参谋长。太原解放后,64军调入第1野战军建制,由山西平遥进入陕西,担负消灭“宁马”(宁夏马鸿逵)、解放大西北的光荣任务。[b]6月,190师随64军强渡黄河进入陕西。7月,在扶(风)眉(县)战役中歼敌四个师、在陇(甘肃)东八百里追歼战中,毙伤俘敌两千七百多名。8月,解放兰州,牵制了“青马”(青海马步芳)。9月,袭占同心城、占领中宁、金积、灵武、银川,迫敌81军、贺兰军保安第1师起义。9月底,宁夏全部解放。[/b]
这支枪,是父亲在敦促[b]金积守敌贺兰军保安第1师起义时获得的。国民党81[/b]军起义后,我64乘胜向金积方向发展进攻,6月20日将金积层层包围。金积是国民党在黄河以东重要据点,守敌是国民党128军指挥的贺兰军保安第1师。师长白郁平不是马家军亲信,青年时期思想比较进步。父亲判断,白郁平面临我大军压境、兵临城下之势,进一步做他的工作,争取他走起义投诚的道路有极大可能。
我军将以上意图很快通告对方。午后,白郁平派副师长崔清平出城求和,并邀请我军代表进城谈判。
在谈判能否成功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深入敌巢有很大危险。为了表示我方诚意,减少敌人戒心,6月20日下午,时任190师参谋长的父亲不顾自身安全,要求作为代表进城与白郁平谈判。
64军首长反复研究后,同意了父亲的意见。当天下午,父亲带了警卫员穆树林随敌副师长崔清平进城。在白郁平的师部,父亲向白郁平反复说明我党我军宽大政策,诚恳劝说其起义投诚。并开门见山地告诫说:“你们已是瓮中之鳖,要战、要和尽快选择。战,则全军覆没;和,我们保证你们全体官兵生命和私人财产安全。”
白郁平欢迎父亲到来,但对起义没有马上表态。父亲理解白郁平的顾虑和犹豫,给他时间考虑。白郁平想了一夜,终于同意起义。21日早6时,父亲和白郁平签字,保安第1师三千多官兵全部放下武器。
为了庆祝起义成功,白郁平提出要和父亲拜把子,认父亲为大哥,还要把他的警卫副官的驳壳枪送给父亲作纪念。原来,谈判期间父亲注意到那支驳壳枪,随口说句“这枪挺好”。白郁平就记在心上。
[size=16.0]谁想,[size=16.0]白郁平的警卫[size=16.0]副官曾当过土匪,脑子里一直怀恨解放军,对起义投诚更是想不通。他偷偷作了手脚,将一团头发塞进枪膛,想以此陷害父亲。因为枪膛若塞进东西,扣动板机击发,就会炸膛伤人。那副官心怀鬼胎,不免脸色紧张,掏枪时动作迟钝。
[size=16.0]白郁平见副官表情不大对劲,以为枪上了子弹,便抢先一步将枪拿过来。拉开枪机,发现了那团头发。他便大发雷霆,追问副官是怎么事,把他狠狠训了一顿。
[size=16.0]白郁平发完火,连声对父亲赔礼道歉。随即解下自己佩带的这支勃朗宁手枪“啪”地拍在桌子上,说:“大哥,这支枪是我最喜爱的自卫手枪,现在送给你作为见证。以后的事都按大哥的意见办,如果我有变卦,你就用它打死我。”
爸爸还在考虑是否要白郁平这支枪的时候,警卫员穆树林上前把枪抓在手里,说:“首长,咱就要了吧”。
金积解放后,父亲被提升为64军191师副师长,保安第1师被整编为191师直属教导团,白郁平任团长。父亲虽然谢绝了拜把子的事,但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和白郁平成了好朋友,保持了淡如清水的君子之交。
这支枪也是两位老人革命友谊的见证。1955年至1962年,父亲先后担任64军192师师长、64军参谋长,随部队奉命驻防旅顺,接替苏军防务。这时,白郁平已担任大连海军某技术学校后勤部部长。
旅顺、大连相距不远,两个人经常来往。聊天时每次说起那件事,白郁平总是感慨万分,感谢父亲救了他,有时还看看这支枪。后来,父亲担任吉林省军区副司令员,全家搬到长春。白郁平调到青岛东海舰队某部后勤部任副参谋长。两位老人见面的机会少了,但书信不断。白郁平离休后,曾携全家到过我家,又看了这支枪,还亲手擦拭了一遍。父亲逝世后,他得知消息,立刻打来电话、发来电报,送了花圈,表示巨大的哀思。
和其他老军人一样,父亲也喜欢收藏好枪。解放后,他曾将一支珍藏多年的左轮手枪赠给旅顺军事博物馆,作为展品教育后人。其它的枪,则送给他人或上交。唯有这支[b]勃朗宁手枪父亲一直随身携带,从国内战场带到朝鲜战场,又从朝鲜带回国内,珍藏了五十多年,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b]
父亲留下的这支枪,凝固着他曾经的烽火记忆和革命情谊,也依托着我们对他的无限哀思。
今年,这支枪在我家已经珍藏整整七十年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妈妈和我们都愿意将它无偿捐赠给军博,愿意让更多的人知道它的故事,知道老一辈革命人为解放祖国、保卫祖国、建设祖国所做的一切……
(2006年3月作于北京,5月妈妈修改后定稿,2019年1月捐枪后再改)

捐赠人王凤征简历:
1951年10月出生,1969年1月参军入伍,先后担任营部书记、排长、师团作训参谋、作训股长、石家庄高级陆军学校学员、营长等职,1984年1月转业。
[原创]凝固的回忆——爸爸留下的那支枪

说明:
1、2019年,是亲爱的爸爸诞辰102周年。1月4日上午,我在征集线索提供人刘顺宁陪护下将这支枪无偿捐赠给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同时送我的文章《爸爸留给我一支枪》,并赠书《开国中将刘金轩》)。给这支枪找到了革命历史最高、最好的归宿,我们也如释重负。见证人:军博文物征集保护室主任程定飞、副主任刘成智、藏品征集保护室干事文宇、征集线索提供人刘顺宁。
2、征集故事《父亲留下的那支枪》,是军博文物征集保护室依据我的文章《[b]凝固的回忆》[/b]改编的。原准备在军博网发出,后军博文物保护室主任程定飞告知:考虑到枪的事情比较“敏感”,报道暂时不发了,并一再请给予谅解、抱歉,向我老妈问好、致敬。我表示理解,因为我的那篇文章主要是为了说明枪的来历,而不是为了发表。

      打赏
      收藏文本
      8
      0
      2019/6/28 19:17:59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96876
      • 工分:11723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6楼 千年潜水员
      你为什么要在这扯蛋呢?实在不明白!
      10楼 马拉
      你不在中国,不知我国的法律,九十年代后期,我就交了两支双管,一枝小口,一支气枪。

      家父在海司,50年代上交了一枝左轮,一支二十响,一支卡宾。

      看到开国元帅们交的各种枪,交一把双背箭牛什么,早该上交了,没见过世面的东西。

      我一直在军械部门工作,这玩意闭着眼也能拆几回,玩过的家伙比你见过的都多。

      私藏武器,够刑法了!

      14楼 千年潜水员
      你说得对,私藏武器违法!可不可以这么说:不是私藏的不违法? 扎杜冷丁属于吸毒,属于违法!医院给癌症患者打杜冷丁就不违法!他合法拥有这支枪,怎么叫做违法?
      15楼 马拉
      请看武器管理条令,从八十年代中早期,上级有文件,他已失去了枪支佩戴者的权利,我军有这么多的高级将领,枪都上交了,我当年也是执行者之一。

      http://bbs.tiexue.net/post_11442051_1.html

      16楼 千年潜水员
      有些作为礼品,藏品的东西不当做武器,应该有例外! 也可能有特殊批准的!但是我实话说,我并不了解当时的管理规定,如果您真是当时的执行者,也许你更有发言权!

      手里有管理规定条文吗?一起研究一下?

      离开部队30多年了,有些条款记不清了,当前禁枪令一些内容,可以看看,国家领导,到国外出访,外国领导赠与的镀金枪支,回来也全部上交,只要不在配发对象范围的武器,个人是无权保存的,我干武器管理和修理这行也20余年了,仓库里各种枪炮都有,在我们眼里跟普通螺丝,扳手没啥区别。给当地GA局治安科(只对他们)修了几十支老枪,后听到交枪的布告,得知GA局长的五连发小口都上交了,咱还有啥说的,我原来留的枪,一是体委赠的健卫8小口和气枪(文革保管有业务来往),再是GA没罚的平双(16号)和立双(12号)猎枪(给他们修枪拉的关系),有了制式猎枪后,把步枪改的猎枪全扔了。

      2019/7/15 22:03:46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马拉
      捏了一把汗,一旦GA发现影踪,三年跑不了。
      6楼 千年潜水员
      你为什么要在这扯蛋呢?实在不明白!
      10楼 马拉
      你不在中国,不知我国的法律,九十年代后期,我就交了两支双管,一枝小口,一支气枪。

      家父在海司,50年代上交了一枝左轮,一支二十响,一支卡宾。

      看到开国元帅们交的各种枪,交一把双背箭牛什么,早该上交了,没见过世面的东西。

      我一直在军械部门工作,这玩意闭着眼也能拆几回,玩过的家伙比你见过的都多。

      私藏武器,够刑法了!

      14楼 千年潜水员
      你说得对,私藏武器违法!可不可以这么说:不是私藏的不违法? 扎杜冷丁属于吸毒,属于违法!医院给癌症患者打杜冷丁就不违法!他合法拥有这支枪,怎么叫做违法?
      15楼 马拉
      请看武器管理条令,从八十年代中早期,上级有文件,他已失去了枪支佩戴者的权利,我军有这么多的高级将领,枪都上交了,我当年也是执行者之一。

      http://bbs.tiexue.net/post_11442051_1.html

      有些作为礼品,藏品的东西不当做武器,应该有例外! 也可能有特殊批准的!但是我实话说,我并不了解当时的管理规定,如果您真是当时的执行者,也许你更有发言权!

      手里有管理规定条文吗?一起研究一下?

      2019/7/15 16:04:07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96876
      • 工分:117237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马拉
      捏了一把汗,一旦GA发现影踪,三年跑不了。
      6楼 千年潜水员
      你为什么要在这扯蛋呢?实在不明白!
      10楼 马拉
      你不在中国,不知我国的法律,九十年代后期,我就交了两支双管,一枝小口,一支气枪。

      家父在海司,50年代上交了一枝左轮,一支二十响,一支卡宾。

      看到开国元帅们交的各种枪,交一把双背箭牛什么,早该上交了,没见过世面的东西。

      我一直在军械部门工作,这玩意闭着眼也能拆几回,玩过的家伙比你见过的都多。

      私藏武器,够刑法了!

      14楼 千年潜水员
      你说得对,私藏武器违法!可不可以这么说:不是私藏的不违法? 扎杜冷丁属于吸毒,属于违法!医院给癌症患者打杜冷丁就不违法!他合法拥有这支枪,怎么叫做违法?
      请看武器管理条令,从八十年代中早期,上级有文件,他已失去了枪支佩戴者的权利,我军有这么多的高级将领,枪都上交了,我当年也是执行者之一。

      http://bbs.tiexue.net/post_11442051_1.html

      2019/7/15 10:06:05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马拉
      捏了一把汗,一旦GA发现影踪,三年跑不了。
      6楼 千年潜水员
      你为什么要在这扯蛋呢?实在不明白!
      10楼 马拉
      你不在中国,不知我国的法律,九十年代后期,我就交了两支双管,一枝小口,一支气枪。

      家父在海司,50年代上交了一枝左轮,一支二十响,一支卡宾。

      看到开国元帅们交的各种枪,交一把双背箭牛什么,早该上交了,没见过世面的东西。

      我一直在军械部门工作,这玩意闭着眼也能拆几回,玩过的家伙比你见过的都多。

      私藏武器,够刑法了!

      你说得对,私藏武器违法!可不可以这么说:不是私藏的不违法? 扎杜冷丁属于吸毒,属于违法!医院给癌症患者打杜冷丁就不违法!他合法拥有这支枪,怎么叫做违法?

      2019/7/15 8:47:38
      左箭头-小图标

      老革命有勇有谋赞一个!

      2019/7/15 8:38:29
      左箭头-小图标

      老革命有勇有谋赞一个!

      2019/7/15 8:38:29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96876
      • 工分:117237
      左箭头-小图标

      此贴不是针对王家。

      2019/7/15 7:13:18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96876
      • 工分:117237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马拉
      捏了一把汗,一旦GA发现影踪,三年跑不了。
      6楼 千年潜水员
      你为什么要在这扯蛋呢?实在不明白!
      你不在中国,不知我国的法律,九十年代后期,我就交了两支双管,一枝小口,一支气枪。

      家父在海司,50年代上交了一枝左轮,一支二十响,一支卡宾。

      看到开国元帅们交的各种枪,交一把双背箭牛什么,早该上交了,没见过世面的东西。

      我一直在军械部门工作,这玩意闭着眼也能拆几回,玩过的家伙比你见过的都多。

      私藏武器,够刑法了!

      2019/7/15 7:06:17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马拉
      捏了一把汗,一旦GA发现影踪,三年跑不了。
      GA是看人下碟子。

      2019/7/6 23:37:41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239502
      • 工分:10124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你是王凤征本人吗?是 还好!

      不是,发这帖子闹什么呀!

      2019/7/6 1:45:08
      左箭头-小图标

      向老爷子致敬,正是他们当年的付出才有今天的新中国。

      2019/7/4 10:01:12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马拉
      捏了一把汗,一旦GA发现影踪,三年跑不了。
      你为什么要在这扯蛋呢?实在不明白!

      2019/7/4 8:15:30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原创]凝固的回忆——爸爸留下的那支枪

      “枪”牌撸子!

      2019/7/3 6:50:55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原创]凝固的回忆——爸爸留下的那支枪

      “枪”牌撸子!

      2019/7/3 6:50:55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96876
      • 工分:117237
      左箭头-小图标

      捏了一把汗,一旦GA发现影踪,三年跑不了。

      2019/7/1 13:05:30
      左箭头-小图标

      http://www.sohu.com/a/219886781_613193

      比利时M1900式7.65mm勃朗宁手枪 枪中君子

      2019/6/30 13:02:0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7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凝固的回忆——爸爸留下的那支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