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神仙难知晓 民警来断案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9299401
  • 工分:16620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神仙难知晓 民警来断案

2019年6月23日16时许,正在办公室忙碌着,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一看是所接警台的电话,不用听又该来警了。接通电话,手机里发出了嘈杂的吵架声,接警员小吴告诉我:大厅里来了两个老人和一个妇女,双方为借款的事发生纠纷,要求民警帮助处理。

听说是主动来所,免去了来回的奔波,心中不禁暗喜,。我立即丢下手头的工作,连忙来到接警大厅。见是两个年约70的老人和一个40多岁的妇女,双方的争吵十分激烈。

经了解得知:两位老人是债主,2012年借给了妇女1万元现金,一直没有归还,今天向妇女要钱,对方却说钱早已归还。我便问老人:“你有借条吗?”老人说:“当时她是让我打张借条,我说打什么条子啊!都是一个村子的不用打,也是处于对她的信任,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

当时,两位老人越说越生气。妇女却是一脸的委曲,轻声的对我说:“村里人都认为我赖债,我怎么可能赖老人1万元钱呢?这不影响我的名声,让我以后在村里怎么做人。”

我十分相信妇女的话,认为她不会是这样的人,是不是老人上了年龄,由于还钱时间太久给忘了。我告诉老人:“如没有借条,就是到法院打官司,也不可能打赢。面对这种情况,谁都无法解决,到底给没给,现在也只有你们自己心里清楚,那就要凭各自的良心。”双方听了都说我说的对,分别指责对方,要凭自己的良心,也不知谁到底没有良心。

老人向我解释:“她主动提出要给我一点补偿,如真得给了,会说出这样的话。”

妇女听了说:“我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把钱丢了,我可以再给你一点钱。”妇女的话,也让我不可理解,这么多的钱除非是忘了,怎么可能是丢失要钱。

我本想打发他们走人,可老人始终不肯离开。我便问老人:借钱这么久了一直不要,为什么到现在才想起要钱?老人说:“当时是看她可怜,临时借给她用的,也不要她的利息,两个月之后,因儿子买房需钱,向她要钱就是不给,打她电话也打不通,总是说不在服务区,不知怎么设置的,就是有意躲着不想给钱。今天还是我女儿碰见她,特意打电话通知我的,我还十分高兴,以为是给我还钱,谁知和我赖债。”

首次求证

我问:“那她过年过节不是回来吗?怎么不向她要呢?也好提醒还钱一事啊!”

老人说:“过年过节她很少回来,最多呆天把就走了,我想见都见不到。”

我便问妇女:“是这么回事吗?”

妇女反驳说:“不是,我每年过年过节都回来,一呆都是好几天。”

听双方说话明显不一,我想验证一下到底谁说的是实话,便问他们所在的村民组有没有村干部?得知有一个村干部,我们很熟悉。我走出室外,立即拨通村干部的电话。从村干部的口中,得知妇女常年定居在无锡,过年过节回来只是在母亲家呆一、两天就走了,村里确实很难见到。这名村干部说:现在钱到底给没给,神仙也难知道,肯定有一方撒了谎,现在只有用测谎仪才能测出。老人曾是生产队长,为人十分直爽,按说应该不会,感觉妇女有点问题,主动提出给老人一点补偿。上午他们在村里吵了一上午,我们无法解决这事,便叫双方到你们派出所去。

原来又是村干部出的主意。我知道许多村干部都是这样,群众不管遇到什么矛盾纠纷找到村里,有的事完全是村里的事,可村干部总是让群众打电话报警,直接把难题踢到派出所。正因为这样,也练就了我们民警,一个个都成了调解矛盾纠纷的行家里手。

从妇女的眼神和言词中,我也渐渐地发现她说话有问题,通过村干部的了解,妇女说话不够真诚。

二次求证
我问妇女:“你还钱时,还有谁在场?”

妇女回答:“没有别人,当时就我们两个人。”

我接着问:“你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还的钱?”妇女一下子答不上来,便用手摸摸自己的头说:“你让我来好好的理一理,我是2012年借的钱,两个月之后他提出要钱,当时母亲答应借钱给我,我便让他上母亲家去取,可他一直没有去,是第二年回去拿钱给他的。”

我便让妇女拨通她母亲的电话,说警察有事要问她。拨通后,我走到一边问老人:“几年前,你女儿是不是说要向你借一万元钱,你借给她了吗?”老人听了说:“她是向我借钱还债,我哪有那么多钱借给她啊!并没有借钱给她。”

挂断电话,我问妇女:“你母亲说并没有借钱给你,你怎么说一万元钱是母亲借给你的呢?”

妇女听了说:“我看这老人真是老糊涂了,我那一万元钱是从自己家里拿的。” 当时,我后悔自己问话不够细致,相信如果是诺言,肯定能找到它的漏洞。我立即反驳道:“尽管是这样,那你说的也不对啊!你母亲说她根本没有这么多钱,也没有答应借钱给你,你怎么还让对方到母亲家取钱呢?说明你根本没有讲实话啊!”

妇女气得再次拨通母亲的电话,在电话中不停地埋怨母亲。

三次求证

我问妇女:“你那一万元钱也就是说从无锡拿的,是吧?”

妇女回答说:“是的,我的家在无锡,家里有钱啊!”

我问:“你拿钱的时候,你丈夫知道吗?”

女答:“知道。”

我问:“这个钱是你亲自拿的,还是丈夫拿给你的?”

女答:“是丈夫拿给我的。”

我再次让妇女拨通她丈夫的电话。走到一边,我问男子:“你家借村里老人一万元钱还了吗?”

男答:“还了啊。”
我问:“什么时候还的?”
男答:“还好几年了。”
我问:“这钱是你给的妻子吗?”
男答:“是的。”
我问:“钱是从家里拿的,还是上银行取的啊?”
男答:“是上银行取的。”
我问:“一万元钱都是从银行取的吗?”
男答:“是的,都是从银行取的。”
从电话中,男子说话语气明显不够坚定,感觉是顺着我的话在猜。挂断电话,我问妇女:“当时的钱是从家里拿的,还是上银行取的?”
女答:“当时是刚买的房子,家中哪里还有钱存到银行,当然是从家中凑的钱。”
面对我不时的问话,妇女有些措手不及,回答时不是自相矛盾,就是语无伦次,不知是否因谎言而紧张。当我把她丈夫所说的话告诉她时,妇女又气得再次拨通丈夫的电话,在电话中不停地指责丈夫。
最终定音

原本认为不可调解的纠纷,没想到逐渐让我揭开真相。我让妇女回忆下还钱的具体时间,她想了想,十分肯定的说,就在2013年中秋节。我问妇女:也就是说2013年中秋节前几天,你丈夫从银行取了一万元钱给你,你便回家把这钱还给了老人,是吗?

妇女回答:“是的。”
我说:那银行肯定能查到取款记录,现在无论你从无锡哪家银行,只要能够查到这笔取款,就证明你的钱已经还给老人了。如果你提供不了,就说明老人的钱你没有还,你认同吗?
妇女听了说:“行,我认同。”
我接着问老人:“如果对方提供了取款证据,不管这个钱有没有给你,都证明这个钱已给了你,你认同吗?”
老人听了说:“我认同,没有给我也不要了,那我就自认倒霉。”
经过两个小时的努力,我让双方的争执找到了共点。临走时,老人显得胸有成竹,妇女却是垂头丧气,满脸的不高兴,一个人独自离开。
常言道:“亲兄弟,明算账”。说的是亲人之间,如涉及到经济问题,一定要弄得明明白白,免得产生不必要的矛盾。上述的事例,提醒大家:不管是多么好的亲戚朋友,因借款产生债务时,千万要留下字据,以防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不仅伤了和气,也伤了感情。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9/6/27 16:53:4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欠债不还的全家死光光

      2019/6/27 20:43:5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神仙难知晓 民警来断案回复